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多灾多难的一日

    刚弄进去个头头,外面就是李美芬的喊声,仇云燕哗啦啦的拉起裤头。高粱的大话儿还夹于里面,仇云燕用手往外面一拔,发出噗的一小声,和着滑子水的咕叽咕叽!

    “云燕,开门呢!你在里面干啥?”

    “你快再躲一阵,藏下面去!”仇云燕把高粱一推,重新塞回柜子里,掩严实了!

    高粱心里那个憋屈啊,这闹的什么玩意哟,才刚冒个头,又得躲,跟女人ri个事儿,咋那么多灾多难呢!娘的,躲毛!不躲了。高粱憋着一肚子气呢,下面涨的难受,拉他娘的倒!

    捂着仇云燕的嘴巴,高粱眼珠子转悠转悠,示意仇云燕别出声,凑到仇云燕耳朵边小声咬嘴皮子。“仇主任别出声,就当你不在,等下问了就说去上厕所了。”高粱说着还朝仇云燕的腿窝子里嫫一把,浉漉/漉的亮给仇云燕看,眼里坏笑呢。

    仇云燕咬咬牙,眼神砸砸,表示答应,不过却把裤头一下拔上来系好,不让高粱到下面去乱弄,因为洋,仇云燕害怕等下弄出什么声儿让别人听见了。

    李美芬在外面敲了半天,却一直没有什么回应,心里顿时有点儿狐疑。这仇云燕是在里面一个人嫫着不见人呢!正要再去拍门。

    “李/老/师,您找仇主任?”

    正当这个时候,走廊边来了位男老师,瞧见李美芬敲门,热切的上来打个招呼。

    李美芬手上一紧,回头看是路过的男老师,立即有点儿不安。她找仇云燕是没错,可来找仇云燕干嘛?来看仇云燕自/嫫的!等下要是这男老师问起了,可要找个什么理由忽悠过去哦。

    “嗯!有点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开门!”

    “不开门还能干啥!出去了呗,这大白天上班谁关着门薄!都出大事了呢,仇主任哪里还待得住!”

    李美芬一怔!原来仇云燕出去了,难怪,随即无趣的摆摆手。“那我下午再来找她。”

    等到外面的脚步声安静了好长一段后,感觉李美芬确实不在了,高粱这才放松下来。搂着仇云燕jing巧的小身段儿,手上又开始不老实了,趁着没人,在仇云燕的nǎi儿殇撮来撮去,好好的弄一番!

    “小粱,你干什么呢!”仇云燕扭着小身子,按着高粱的手。

    “仇主任,干都干了,你刚才还没过上瘾!咱们再来一次!”

    高粱特意把大话儿放到仇云燕的手里,要引诱仇云燕身子再热乎,把刚刚弄到一半卡住的事儿再进行下去。

    仇云燕身子还没凉,被高粱这么撩一下,吞了吞口水,爱不释手的把玩一下,从来没想到过,高粱的大家伙能给她带来这么好的滋味!刚才那个好受,真像李美芬说得,一辈子都忘不了呢!

    可仇云燕却有点儿被吓怕了,刚才李美芬敲门的yin影还没过去,心里面惴惴不安。“小粱,那你会弄多久!”

    高粱嗖嗖的再次提枪上马,先骑上了再说,弄多久谁知道,反正那事舒服上了仇云燕可管不着!

    正当高粱想再来一发,仇云燕也做好了准备的时候,今天的霉运还没走完。

    “仇主任,仇主任,打起来了!”

    仇云燕心急火燎的赶去食堂,后面跟着高粱。这时候高粱也管不上跟仇云燕弄那事了,从食堂跑来报信的人说,洪屠户跟老徐在厨房里直接杠上了,已经动手,原因居然还出在高粱身上。

    高粱和仇云燕赶到食堂,了解事情原委。

    今天中午食堂的菜有一道是蒜苗炒香肠,老徐的侄子掌的勺,等出锅了一瞧,里面黑呼呼的几颗老鼠屎,看起来都恶心坏人了,直接打坏了好大一锅菜。

    仇云燕这阵抓食堂卫生,撤了冯大壮,还特意吩咐上炒菜的大师傅,有啥情况及时汇报有奖。

    老徐的侄子年轻气盛,瞧着仇云燕的jing致身段一扭一扭的有点儿昏头,当场就大声嚷嚷开,说香肠里有老鼠屎,好等下到仇云燕面前表个功!

    恰好送肉食的洪屠户撞进来,于是,事情就闹开了!洪屠户嚣张惯了,当场一巴掌拍到老徐的侄子脸上,说吓了眼的东西,老鼠屎明明的蒜苗里的,敢算到老子头上。

    老徐的侄子正想着等会仇云燕笑着说话表扬自个呢,小嘴儿一张一怔的冲自个笑,被洪屠户一巴掌拍碎了。脑门一充血,拎着大锅勺就朝洪屠户砸开。明明香肠坏了,还有理了!

    洪屠户杀猪卖肉,三两下就把老徐的侄子痛揍一顿,大锅勺哐当扔地下!

    “娘的!谁敢说老子的肉坏了,老子扒了他的皮!那小兔崽子呢,送了烂玩意还敢赖老子头上,去!找仇云燕,看她这事怎么处理!”

    “你的肉没坏,心坏了!”

    “哟!孙子玩意,还敢跟老子横!”洪屠户甩开膀子,一脸黑呼呼的络腮胡子,善凐腾腾!瞧着一起跟仇云燕过来的高粱,凶神恶煞的走上去。

    “洪德宝!你敢在学校闹事?”

    仇云燕挺直小身板,皱着眉头对洪屠户大声说。这里有这么多人呢,仇云燕不像一个人在办公室面对着冯大壮一样,她是后勤管理处主任,站得正,底气足!

    洪屠户狠狠的瞪了仇云燕一眼,瞧着那意思是别多管事!可洪屠户才跨了两步,就不由自主的收住脚。

    那边厢,高粱拎着剔肉骨头用的尖刺,拽的稳稳的,上面冒亮光!

    厨房里到处是切菜剁肉的刀,可是高粱偏偏不拿,瞧准了尖溜溜的刺就拽手里。洪屠户心里一咯噔,杀猪宰羊出身,哪里不认着家伙,边看刀子好使,朝人身上一划就是一条长口子,血乎拉渣,瞧着吓死人!

    可那都是吓唬不懂行的!刀劈了一条痕,顶多流血缝几针。可尖刺才要人命呢,往身上一扎一窟窿,一捅一个准!肚子都要扎穿,不死也要破伤风!缝都没法缝。这才叫要人命的玩意。

    那些个混子打架,见点红就吹嘘挨了多少多少刀,神了一样,挨着玩意扎一下试试,看你死不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