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正副不对路

    从刚才仇云燕训斥其他几个老板的话里,高粱就感觉食堂里面的有不浅的门道。从仇云燕的办公室里出来,高粱去食堂里转悠开。

    现在是第三节课,还有一个多小时到中饭的时间,食堂里已经忙活开了。蒸笼里一笼笼的白馒头冒热乎,灶眼里的煤团烧得通红,大师傅撑着勺子,咔咔的翻锅。

    有几十号人在里面忙活,地面到处是水渍和摘掉的菜叶,也来不及打扫,整个场面热火朝天,跟村里办酒席一样。

    不过高粱却也看见了不好的一面,趁着几个切菜的没主意,高粱溜进放荤菜的小屋里。几口大冰柜摆在小屋子里,上面盖着透明的盖,整片整片的猪肉塞在里面。

    高粱鼻子抽抽!一股子怪味儿直呛过来。还没臭没腐,是在冰柜里冻了老长一段时间的混合味,高粱知道,这种肉都是市场上没卖完要处理的,价格便宜不少,有些人吃了没事,有些人吃了准拉肚子。娘的,这些孙子挣得都是黑心钱啊!

    “谁在这干啥呢!哟,高老板。”

    高粱还是头回听人叫自己老板,透着新鲜,回头一看,正是早上在自己那菜堆里挑挑拣拣的大师傅!

    “大师傅,仇主任让我多看看,了解了解情况!”扯出仇云燕这张虎皮,高粱可以横着走。

    “这样啊,那高老板你瞧瞧,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问我,我在这干了好几年呢!”

    听他这么说,高粱倒是有点儿印象,好像这个大师傅姓徐,上学那会见过的,确实干了不少年,应该对这里面的道道jing熟!

    “徐师傅,还要你多指点指点呢!这里面的门道可深了,赶明儿请你喝一顿!”

    “呵呵,高老板还记着我啊!叫老徐就行,喝酒的事该我请高老板呢!”老徐一副热切劲不是没来由的,心里琢磨透了的。

    冯大壮是什么人物,在县里菜市场的话比物价局的局长还管用,说贱卖就没人敢卖贵给他。往死里压价还尽挑烂的送拽校,居然也安安稳稳的干了这么长时间。

    食堂里送米送肉送煤炭的老板,谁没几蟼愑,就连收潲水的也不例外。可别看高粱年青,硬是把这号人物嘴里的食抢了过啦,那就是本事!

    这才一上午,食堂里就传开了,说高粱是仇主任的表外甥,仗着仇主任的关系,仇主任可是仗着校长的关系,人家靠山硬!

    “老徐,我瞧着这肉不对劲啊!这送肉的老板啥关系?”

    老徐瞧见左右没人,把高粱拽到角落里边。“送肉的可是洪屠户!吴副校长的表侄呢!就是上午跟仇主任嚷得最大声那位。”

    “怎么?跟仇主任不是一路的?”

    “那当然!仇主任是李校长的小姨子,洪屠户的吴副校长的表侄,正的和副的能对路?再说了,仇主任新官上任,洪屠户可是老人,能服帖!高老板,你可注意着点,你是仇主任的人呢!洪屠户可比冯大壮还狠。”

    又是这狗芘倒灶的事儿!高粱寻思,仇云燕的ri子有了洪屠户在这添堵,估计也不好过。现在他跟仇云燕绑在一根绳子上,老徐说得没错,应该小心着点,那些人一准会往他身上使招!

    这一趟不白跑,果然嫫清了些门路,不过洪屠户高粱不太担心,啥yin招明招使出来也不怕。最大的事还是要把活干好,让仇云燕放心,要是仇云燕不待见他,一句话的事,高粱就得卷铺盖滚蛋!

    等到中午再见着高晓晓,高粱又塞给高晓晓五十块钱,让她别在食堂吃饭了,顿顿下馆子。看清了里面的黑幕,高粱才觉着不安心,要是高晓晓吃坏了身子可怎么办!

    等下午高粱在老徐那拿了第二天的菜单子,才开着拖拉机回村里。

    从龙湾河边的大青石拱桥过了,迎着几颗光秃秃的萧索的河柳树,高粱把拖拉机开得突突大响动,像打了大胜仗的将军骑着高头大马一样!

    小娃子们是第一批来迎接高粱凯旋而归的,欢呼雀跃的跟在高粱的拖拉机后面吃烟,然后村里的土狗,齐齐的嚎开,给高阳村平静的生活注入一丝生气。

    “收菜了,收菜了!大白菜五百斤,白萝卜三百斤谁家先来先收谁,收够了明天再来”

    高粱捏开嗓子一路从村口开始嚷嚷,有了拖拉机的嘟嘟嘟声,没人听不见,伸出脑袋往外面瞧呢!听见高粱嚷嚷的意思,有点子雀跃又有点子黯然,暗骂一声狠心的关上门。

    “喂!曹安明,你干嘛呢!我又不是二浑子,买菜给钱呢!”

    高粱纳闷了,怎么大伙都跟电影里放的鬼子进村似得,全往家里头缩。自己成了贴两片小胡子哟西干活的小鬼子!嫫出兜里一把厚厚的票子敲曹安民家的门,曹安明就是不回话,把高粱给惹急了!

    “曹安明,你再不出声我把你家的门踹破了,我又不是二鬼子,你怕什么!”

    “小粱,我家不卖菜,留着给孩子吃还不够呢,你去别家!”

    “娘的,早说吗?求着你似得。”高粱不乐意的收回手,继续往下家去,又不是曹安民一家有得卖,他女人还不能干呢,好地也种不出好东西,高粱还瞧不上眼呢!

    一连敲了几家的门,可结果大致一样,都说不够整个冬天里嚼裹的!娘的!喂猪啊,吃那么多,吃死你们。不爽的骂骂咧咧,又不能强买强卖,这里面透着猫腻呢!

    “狗子,过来!”

    狗子就是上回嫫柳chun桃大nǎi的小孩儿,现在正玩沙子。不过小孩儿忘xing,早忘了那回事儿,只模糊记着高粱说有糖吃那回事。

    “你家大白菜吃腻没,有没有剩的?”

    “有!都烂地里了。大白菜不好吃,我要吃糖。”

    “那行!上你家去,你家的菜卖给我,你娘就有钱给你买糖吃。”

    “吃不到!我娘说不卖给你!”狗子忝了忝嘴巴,眼馋的说。

    “为啥?”

    “我爹说卖给你就分不到好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