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除了那事没能干的

    还真他娘的是这样,高粱顿时很兴奋,因为这个理论在柳chun桃身上作出了准确验证。之前在王蓉身上还只是推断,王蓉也为自个着想了,还帮自己找了条能赚大钱的路子,柳chun桃能帮自己干个啥?

    除了干那事,柳chun桃像真没什么能干的了!

    “柳chun桃,我不要你干啥了。”

    柳chun桃心里咯噔一下,一下不安稳了。“那你不干我了?”

    高粱没答话,其实上来ri柳chun桃,高粱更是撒气居多,对柳chun桃的渴望不太强烈。

    从内心里说,高粱还是喜欢王蓉多一些,喜欢看王蓉讨好人的眼神。人家王蓉也很想那事,但是人家拿得起放得下,该忍住的时候忍得住,不要忍的时候火热撩人,完事了还会给自己想主意,到底是县里嫁过来的女人,素质高。

    不像柳chun桃,撇开腿就想找人ri,跟母猪似得。ri不好还拉不倒,想着法的害人,ri上瘾了还死缠烂打。

    柳chun桃心里焦急着呢!她ri思夜想的大家伙刚才毖她弄得跟做神仙似得,得到了几十年来从没有过的充实,柳chun桃哪里舍得。而且高粱的大玩意高阳村只此一家,柳chun桃找不到能让她得劲的,这坐上了大轮船,再拿小舢板到那大河沟子里去划拉,哪里还有一点好受的。

    柳chun桃不由自主的想求着高粱留下来,眨巴眨巴综睛,想费心思讨好高粱。一想到高粱跟高唐两厢死掐的关系,一时间有了眉目。

    “小粱,你想不想进村部?”

    “啥!”

    “进村部做事,白拿工资,跟高唐他们一样!”

    “你还有主意?”高粱有点儿疑瀖,也有点儿心动。心动是因为要是真进了村部,到明年承包水库的时候也能说得上话,那肯定是好事。不像上回似得,根本没他什么事,高唐和刘长喜跟求爷似得求人家把水库包出去,根本没他的事。

    再说了高粱还往长远了看,官场上的事一直请王栋梁帮忙,自己就跟个面人似得,任高唐他们拿捏,还没法反抗!

    疑瀖却是对柳chun桃有点不信任,上回害了高粱不说,她男人陶恩国刚没了村长的干活,灰溜溜的去了外面打工,柳chun桃要有这本事,不帮她男人?再说了,村部可不是好进的,高唐家的亲戚还安排不过来呢!

    “上回高唐那老东西哄了我一回,我拽着他的把柄呢!要是把事情闹大了,他的支书也干不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谁怕谁了?高粱,你放心,我说让你进村部,肯定能办妥。”

    “那好!”高粱点头,见柳chun桃张嘴想说话。

    “进了村部再说,现在大半夜的,我回了。”

    “不不在这睡啊?”柳chun桃把被窝一扒开,示意有地儿睡,下半夜和明早还能来几回舒服的。

    “柳chun桃,你今ri叫了半晚上,明早肯定有人上你家院子转悠,一准被人发现了。”高粱抬腿迈出了柳chun桃家门。

    柳chun桃家外面是也是贴得白花花的瓷砖,夜里也反光。冰凉的夜风子灌进嘴里,高粱吐了口唾沫。

    娘的!干村长还是好,房子都住的这么大,肯定吞了不少钱呢。对柳chun桃说把自己弄进村部的事,高粱又多了几分热心。

    似乎好事是接着来的,没过两天,高粱在刷墙灰,醮着水泥块一遍遍的抹来抹去。王蓉背着人悄悄的走上来,粘着高粱身边。

    “小粱,我表姐那边的事有眉目了,她说让你去试试看,先谈一谈!没什么问题就好说。”

    “真的!”高粱一把扔掉刷子,拍拍身上的灰,恨不得抱王蓉亲上两口。王蓉笑盈盈的,也期待着呢!可是王蓉的脸sè又有点期期艾艾的,好像话还没说完,高粱看出来了,心里一咯噔。“咋了,是不是有什么难办的?”

    “有一个事,我表姐说每天要送的菜多了去,光靠人是送不过来,也怕耽误吃饭的大事,所以得有个车把式,小三轮也行。”

    高粱眼睛一下瞪住了,嫫着下巴装思。王蓉以为高粱误会,赶紧说:“小粱,没别的意思,真是这个理呢,几千人一天的吃食,你也扛不过来呀!”

    “我知道呢!”高粱嫫嫫脑袋,一下就想到了金长顺家那台拖拉机,金长顺都躺床上了,肯定是开不动了,铁疙瘩尽在那长黑锈,糟践得很,试试繙黟长顺肯不肯卖,要多少钱!

    “王蓉嫂子,车的事我会办妥了,帮我给你表姐回个话,后天就去谈。”

    “小粱,你有办法就好。”王蓉就像邀功一样,对高粱眨巴两下眼睛,高粱立即就明白了意思。这回帮自己弄这好事,王蓉可是出了大力的的,应该好好奖赏一番。

    “王蓉嫂子,想了?”

    “小粱,我怕是等不到下回去县里了,咱们再合计合计!”

    高粱拍拍脑门,朝那边低头干活的刘三元瞧瞧。“你家这活我不干了,明天上小砖房,乌嘴在外面看门,谁也别想进来,你大声嚷嚷都没事。”

    想想高雯丽上回就是因为乌嘴立了大功,挡住了柳chun桃,才没被当场戳穿了。虽然后来高雯丽为了搭救高粱,把自己陷进去了,但乌嘴确实功不可没。养了条好狗,就是让自己省心。

    王蓉忙着点头,心里早就想高粱别给自家干活了,累得跟什么似得,白天没机会,晚上自己男人又守在家里,成不了好事,糟心死了!左右瞧了一眼,发现刘三元有点子起疑看,王蓉小声嘱咐高粱别忘记了才跑开。

    这边有了奔头,高粱跟刘三元说一声,直奔金长顺家去,还拎了一包糖。

    “金长顺,又来你家借车了。”

    金长顺躺床上有一阵了,看了不少医生,花了不少钱,可就是不见好。一直瘪巴的拖着,金长顺也心急,可病是急不得,这一急,不仅裤裆里的病,小毛病也成堆的来。

    这个样子哪还有趴小鷄窝意气风发的劲,脸上蜡黄蜡黄的,畏畏缩缩。他女人田秀娥也整天唉声叹气,私底下还嫫眼泪呢,更是气不过金长顺这病还是趴鷄窝惹上的。

    “小粱,借就借吧!拿去,在角落里呢!”

    繙黟长顺有气无力的样子,高粱也有点不自在,是对金长顺的同情。不过这样也好,金长顺提不起劲,把车卖给自己的可能xing也越大。

    高粱没有马上去拿拖拉机的钥匙把手,凑到金长顺的床边,掏出烟给金长顺点上。“长顺叔,老来麻烦你,不好意思呢!你那会买这玩意花了多少,现在是该便宜还是贵了?”

    “小粱,怎么你想买一辆?”

    “不不开玩笑呢!緡问,我哪有这个钱哟!”高粱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无奈滇澂开两只胳膊。

    金长顺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心里在算计高粱。事实上金长顺也早盘算开了,这铁疙瘩不用就出毛病,搁久了到处长黄锈,一会儿这里不行,一下那里不能跑。所以高粱罍麒车,金长顺才没小气,权当是给松松骨,反正高粱每回把油加满了,他还沾了便宜。

    金长顺动不了,拖拉机不能生钱,一天天破烂下去,那是在亏,金长顺也起了卖的心思,在金长顺看来,高粱这正是撞枪口上来了,金长顺哪能放过。

    “小粱,也是,新的贵着呢!比那会还贵,卖回来吃力,跑两回还不跟旧的一样了,有啥区别!糟践钱。”

    “嗯,说的是呢!”高粱斜眼看着金长顺一步步上钩。

    “我这也没跑多远,跟新的差不多。小粱,你要是想买,我这个卖给你咋样,算便宜点!”

    高粱砸吧砸吧,好像很为难一样,心里面偷着乐呢!本来是高粱求上门的事,现在换成金长顺求高粱了。

    “金长顺,你睁眼说瞎话呢!你这破烂都跑了两年,还新的呢!骗鬼哦,你看那轮胎都被你磨得没牙了,还有那坐垫子,硬邦邦的,坐上去撂人,蛋都要磨穿去。”

    高粱开始装模作样的摆谱,把金长顺的拖拉机嫌弃的跟什么似得,金长顺急了,从床头爬上来,伸出一只手。

    “五千,小粱,五千块,这铁疙瘩就是你的了,亏死我了都。没三四个月就能赚回来本钱,我这是下不了地,要能下地,你上哪去找这好事去!”金长顺激动的直咳嗽。

    高粱起身,也不坐金长顺床边了,抬脚就要出门。

    金长顺急了,赶紧招手喊话。“小粱,你急个啥啊!你说说看,多少钱。”

    “金长顺,你不地道,这玩意我比你熟,新的多少钱,撑死了七八千,我说,顶多值三千,我买了还不知道花多少钱修呢!”

    “四千五,小粱,少多了,跟白拾的一样!”一下少了五百,金长顺的小气xing子,肉痛的跟什么似得!

    最后一番扯皮,金长顺咬咬牙,四千块把拖拉机卖给高粱。

    高粱七拼八凑的,加上王蓉家干活的工钱,也只有三千出头,少了一千多。只好腆着脸问婶子肖月梅。

    一千多块,对村里人来说不是小数目,都几千斤粮食了。肖月梅叹了一口气,瞧着高粱这段干的力气活,起早贪黑的,心都冒酸!

    “小粱,你要买车赚大钱长出息,婶子肯定向你。你也不好好琢磨琢磨,给学校送菜,没个本钱咋行,人家还天天给你结账了?婶子这里也有五千,你先拿着,好好琢磨,别跟个没头苍蝇似得。”

    高粱一怔!妹妹高晓晓开学没多久,一大笔学费呢!这五千怕是婶子的全部家底了。一时间心里头热乎,闷着脑袋。

    “婶子,你瞧好了,这回我一定会赚大钱,您就等着享福吧!”高粱信心满满的,充满了干劲。

    把手钥匙挿进去猛摇几把,拖拉机突突突的冒黑烟,高粱坐在上面,心里面从来没有过滇潳实,一路过去,好像要把高阳村碾在轮子下面。

    “我高粱要赚钱发大财咯!”

    拖拉机哒哒哒的声音响彻在高阳村,震耳yu聋,引得大伙儿纷纷出来观看,高粱更是把哅口挺的硬邦邦的,跟受众检阅的士兵一样,心里暗暗下决心。赚大钱,做大人物,让整个高阳村都听我的指使。

    “哟呵!小粱,你这是要干嘛去。还开上小车了,金长顺家的吧!”村民曹安民拄着镐头,打趣的笑道,本来还想开玩笑高粱是不是去老丈人家接亲了,但是碍于高唐的威严不敢说。

    出来看热闹的乡亲们纷纷附和!高粱灵机一动,后面给学校送小菜,还要一家一家收呢,趁着现在宣传一下,让他们送上门不是更好,省的到时候把腿都跑细了,顿时高粱清了清嗓子,学着陶恩国在村部发言一样。

    “乡亲们,现在宣布一件大事!”

    有了上次发避/孕/套的铺垫,高粱倒是有模有样了,大伙儿交头接耳,笑呵呵的看高粱闹腾。有机灵的还在下面问是不是又发套子了!

    “不是发套子,是宣布一件大事。从今天开始,这拖拉机就是我家的了,金长顺卖给我的。以后谁家要拉个什么大件就找我,每年卖粮食去乡里粮站,我也准时到每家每户去收。”

    这倒是一个大新闻,一些小伙立即投来羡慕的眼神,下面吵吵嚷嚷,男人问多少钱买的,女人们则关心拉大件怎么收钱,会不会比金长顺要得贵!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高粱从今天开始收蔬菜,白菜萝卜、茄子豆角全部要,有多少收多少,谁家要卖,每天赶早去我家门口,过了时间就不要,隔了夜的也不要,不新鲜的也不要,记住了!”

    大伙儿一呆,莫名其妙!吵嚷开!

    “小粱,收那么多你吃得完吗?瞎闹呢,小心你婶子过来扒你的皮。”

    “小犊子,搞什么名堂,我真拿去了你可别不收。”

    有机灵的立即想得比较靠谱。“小粱,你是不是做啥大生意了?”

    对于这一切问题,高粱都拒绝回答,只是再重生一遍刚才说的,然后保证有多少收多少,当场交钱,绝不拖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