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我能不能干

    “小粱,你真缺钱啊!要用来干啥?”王蓉瞧着高粱不像开玩笑,说的还挺认真,不由得好奇。

    “跟你说你也不懂,说了也没钱来啊!”一提到这高粱就闹心,心里不畅快,语气也就冷淡了些。

    但是王蓉不以为意,歪着脑袋猜猜也不难,她也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呢!最近高唐可把这事在村部当成重头戏,成天叨叨把龙湾水库承包出去,还拿那富商请他洗桑拿弄小姐的事到处炫耀!

    不过王蓉聪明,也不逆着高粱,心里面一盘算,顿时有了主意,笑呵呵的说道:“小粱,我是不懂,不过要是你能干,我倒是有个能赚大钱的路子。”

    “我能干呢!”高粱兴奋的挺着芘股就拿那大玩意在王蓉的裤裆里钻。“刚才还干得你哭爹喊娘。”

    “呵呵!你个小犊子,还想作害呢!还想来干?”王蓉伸出手煣煣高粱那大玩意,心里面又是一阵惊讶。“小粱,咋还是那么大哟,这是啥做的,要是做你媳妇,真要被你每天干/死了!”

    高粱可没心思跟王蓉说这个,心里被王蓉说得赚大钱的路子弄的洋洋的,急于想知道!

    “说说,是啥路子,我能不能干?”

    王蓉歪着脑袋,正经起来。“我有个表姐在县一上班,管理学生食堂,前段来我这,说想找个人长期送小菜。你想想,学校几千人呢,一天嚼裹的吃食还不是老鼻子了。你能开车,要是能把这个活干上,赚得还真是大钱。不过这事我也只能给你介绍一下,成不成还得看我表姐的意思。”

    高粱听了双眼冒光,砸吧算计一番,供应几千人的吃食,光小菜,一天少也能赚上好几百,可比拉砖头盖房子好赚多了,好事!

    “那行,你帮我给你表姐说道说道,这事要是办成了,我肯定要好好感谢你表姐。王蓉嫂子,我也忘不了你的好处呢!”高粱兴奋的撑起臂膀,把王蓉抱坐起来,在王蓉的哅口大nǎi隔着衣服撮得热乎乎的。

    王蓉舒畅的轻轻吐气,眼神迷离。“小粱,你记着我的好就行了,以后可别亏了我。”说着大冬天的拉下衣服,把高粱的手放进去暖和。高粱是真心感激王蓉,觉着她不像柳chun桃,緡了干那事,没干好还害他,王蓉还为自己着想,关键时候还能帮自己。虽然眼下的事儿还没影,但至少心意足够了。

    “我记着你,现在我让你彻底好受一回”

    “啊还要来啊!”

    等把瓷砖拉回村,都下午了,高粱和王蓉干脆在县城里吃一顿好的,回去刘三元还没问,王蓉就说瓷砖厂拖着不给上车,还说涨了几十块钱,填了饭钱的窟窿。

    高粱也觉着挺佩服王蓉的,这女人刚还跟自己干了好事,舒服得哭爹喊娘,转眼瞧自己的男人还底气足足的,一点也不亏心。

    对王蓉说给县一供小菜的事,高粱可是上足了心,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乡里的集市里转一圈,不为别的,光了解小菜的价钱,还拿小本记上一小页整整的,基本上啥都有。

    然后又赶着回来给王蓉家干活,这一来一去十几里的路,白天还要干体力活,晚上散工了,高粱尽琢磨这些道道,一门心思铺上面。尽管王蓉的话还没给高粱回,高粱却事先把准备做足了,下定决心要拿下这好事。

    “嗯!大白菜就上葛矮子家买,他家地头里的又大颗又白嫩,生嚼都有味儿。”高粱用笔在大白菜后面一项写上葛矮子的名字。

    “茄子每家的院子里都有,挨个的收,不是难事!”

    “大白萝卜?翁叔公倒是有,可这老头拗得很,硬是不卖,说要留给城里的儿子。娘的,好大一块地呢,喂猪都够了!结果往年全烂在地头里。不行,找找去,他家的萝卜甜着呢!可不能随便找个瞎糊弄,要是别人不看好,还害小爷没捞着金饭碗!”

    高粱咬着笔头,说干就干,天都蒙蒙黑了,也下了小砖房直奔翁叔公家去。

    高粱才刚下了山坳子,夜已经悄然来临,冬ri里没有星星月光给亮,到处是黑麻麻的一大片。要不是高粱路熟,一准跌沟里吃泥。

    穿过半山的高粱地,到了村里,高粱的脚步声引得一串串狗叫,尤其是前面那家,叫得欢呢!

    “叫唤个卵子,下回叫乌嘴来,母狗ri死,公狗咬死!”

    高粱跺两脚,驱一驱身上的寒气,可这两声响却把动静闹得更大,村里的狗齐齐叫起来,把屋里的人都引出来瞧一瞧!

    “叫毛,欠ri啊!”高粱夜里大声嚷一句。

    夜里风冷,也没人想爬出来,瞅两眼黑呼呼的夜sè又钻被窝里去了,里面有暖呼呼的女人身子呢!

    “哟!哪个不用的东西在我家面前叫唤了!”脚步声嗖嗖的过来,就有人较上劲了,而且是高粱听着很熟悉的声音。

    柳chun桃!

    高粱一听这声音哅口的怒火便止不住的冒上来,柳chun桃这sāo/女人差点害死他,要不是高雯丽出面,高粱都要进派出所吃牢饭了,不然高雯丽不会走那么快,高唐不会把自己恨那么死,连水库也要弄出去,都是这个没ri好的sāo/女人闹的!就是因为没把她ri畅快么!

    就像狼闻到血腥味似得,高粱的眼睛冒出了血sè!多ri来的不痛快事积压的怒火被柳chun桃全部点燃了,他要狠狠的报复柳chun桃。

    “柳chun桃,是我!”

    “啊”

    柳chun桃跑近了,看见是高粱,就像见到鬼一样,发了疯似得往回跑。“要死了,要死了!”

    柳chun桃惊慌失措,她可知道高粱不会饶她,还不知道要怎么揍她呢!那副要把人吃了的样,这大冻天黑呼呼的,她男人又不在家,前前后后就一个人,就是把她揍死了也可能!柳chun桃心里怕得要死。

    柳chun桃往家里跑,高粱在后面紧追。手长脚长的,柳chun桃倒是不慢,但是高粱更快,跟头小豹子似得。

    前面就是门了,只要栓上门才能安全,柳chun桃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推开大门进屋,刚要转身过来锁门高粱就来了,一把将大门推开,连着柳chun桃推倒在地上。

    柳chun桃惊恐的望着高粱凶神恶煞的样子,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得往后退,哆嗦个没完。

    “柳chun桃,你个大sāo/货,你不是欠干么?我来干/死你!”高粱脑子都是热的,瞧着柳chun桃的模样,有种强烈的畅快感,冲上去一把拎起柳chun桃。

    身材高大的柳chun桃被高粱拎小鷄一样拎着,胆子早就吓破了,平时那股子嚣张sāo浪的气焰哪里还找得到半分,嘴皮子不停的哆嗦开。

    “高粱,别揍我,饶命啊!”柳chun桃不停的张嘴求饶,可是落在高粱眼里,就跟露出大门户求ri一样。

    “娘的!蹲下!”

    高粱一把将柳chun桃按跪在地上,心里面的怒火熊熊的燃烧,要好好的琇辱柳chun桃一顿,才能解恨!

    柳chun桃听话得跟什么似得,生怕惹得高粱不痛快,大耳刮子就扇上来,赶紧两条腿吧唧跪在高粱面前,正准备磕头求饶!

    “抬起头!柳chun桃你不是大吗?今天我让你看看什脺餍大,用大家伙ri死你!”高粱一只手按着柳chun桃的脑袋,一只手解开裤头。

    硕大的玩意哗啦一下被放出来,感受到了高粱的怒火,小伙伴也同样愤怒得跟头暴龙。这个姿势有点眼熟,第一回柳chun桃扒高粱的裤裆就是这样的,那一次柳chun桃还被大玩意给挑飞了。那开始以后柳chun桃就跟什么似得,整天都是这么大的玩意在眼前晃。

    等再次用同样的方式出现在柳chun桃面前的时候,柳chun桃还没来得及看仔细,高粱就愤怒的一抬芘股,大话儿噗嗤一下,撑开柳chun桃的大嘴,硬生生的顶进去,长驱直入,一捅到底。

    “呕”柳chun桃被陡然弄到嘴里的大话儿噎得直翻白眼,高粱那话儿太大了,上回柳chun桃是软瘫的时候吃进去的,这次是全力发挥,高粱带着狠狠的报复心理,一点余力也不留,而且也不往后退,死死的往前顶。

    “呜呜!”柳chun桃被撑的慢慢的,气都出不了,挥着手掌乱挥,全身绷的紧紧的,发神经病一样,一张脸帮得通红,眼珠子都鼓出来了。

    “噗”高粱猛得一撤,柳chun桃整个人就像被抽干了一样,呼吸畅通后,柳chun桃吸进去的气都是凉丝丝的,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第一回是把王银花顶得翻白眼,这一回高粱发狠了的弄,把柳chun桃同样弄得喘不过气,差点儿昏死过去,这还是柳chun桃,要是换了别人,那还有气?

    “柳chun桃,我的大不大?小爷干/死你这sāo/女人。”

    高粱不需要柳chun桃回话,大话儿噗嗤一下又挺进柳chun桃的大嘴巴里面,一下下不要命的往前顶,就跟小电影里那些男人弄女人一样,根本不嗅澺。高粱觉得柳chun桃就是那样的女人,就需要那样的弄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