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拖拉机上玩车震

    高粱把拖拉机开出来,王蓉换了身衣服。不愧是城里嫁过来的女人,大冬天的还穿裙子,下面套上厚厚的长黑丝/袜子,两条腿比地里拔出来的水萝卜还要圆溜,看上去滑不溜手。

    那身短裙子刚好遮住腿窝子,拦着大腿上面成一条线,这要是一口风撩起来,还不露大胯子咯!刘三元撇撇嘴,啥也没说,王蓉也不需要他说,一撂裙子就上了拖拉机的后座。

    拖拉机哐啷哐啷的摇啊摇,王蓉两条穿着长黑丝/袜子的腿跟着左右研磨起劲,左右还有些乡亲村里人,王蓉还能忍着,等出了村口到了没人的地方,王蓉哗啦从后座起来,搂着高粱的哅口。

    “小粱,咱们终于能单独处了!”王蓉四处张望,这一段空旷旷的,两边是山,前后是长长的大路,冒出个人大老远就能看见,什么反应都做的出来。高粱知道王蓉是忍得快要疯掉,心里面也会意,把拖拉机靠边一停,王蓉就从后面翻过来。

    还是裙子省事,王蓉两条腿一张,直剌剌的坐到高粱身上,隔着丝/袜感受着高粱火热的大话儿,憋了几个月的王蓉一蟼愑就酥麻了。嘴滣张合呼气,脑袋乱摆,上上下下的就开磨,先过一阵干瘾。

    “小粱,被你害死了,这么长的ri子,过的没滋没味,魂都好想跑掉了。我不等了,现在就弄一回,这里没人,咱们像上次样,快一点儿。

    冬天里衣服厚实,但是王蓉今天算好了要舒服一回,所以穿得少,厚实的丝/袜下面就是裤衩,上身也就一件单毛衣。可王蓉被清yu催发的根本没有一点儿寒意,身上滚烫,扭着身子往高粱怀里钻。

    干瘾不够止渴,王蓉从高粱的身上滑下来,三两下扒掉高粱的裤头,牵出那硕大的让人魂牵梦绕的大话儿。再次实实在在的拿在手里,王蓉喉咙发干,咕哝一阵口水咽下去

    高粱也是好久不干那事了,王蓉特意打扮一番,然后火热的动作,心里面特别舒服。女人的身子火辣辣的在怀里扭来扭去,软软糯糯的,裤兜里的大家伙早就有了反应,硬烫的跟烧热滇濟钳子一样。

    里面火热滚烫,被王蓉一牵出来,外面凛冽的寒风吹过来。这忽冷忽热的让人猛的一哆嗦,就跟掉进了冰窟窿似得,大话儿一下就发软了。

    王蓉喉咙里的咕哝声一响,高粱一看,正蜷着身子蹲下呢,俏媚的脸蛋就在大玩意跟前,见大玩意一下松软了,赶紧用手撸两下想给撸直了。

    “王蓉,用嘴给我砸吧几口!外面太冷了,这玩意不受冻,要坏咯!”高粱抬抬芘股把大话儿送上去,王蓉有点儿想躲。她还从来没给男人使嘴呢,上回也是情不自禁的给高粱亲了一口大玩意,实际他男人刘三元可从来不敢对她提这事。头一遭,王蓉本能的有点想后退。

    可高粱拿着大玩意穷追不舍,王蓉的脑袋一退,就被后面的方向盘顶住了,高粱的大话儿一下就凑到王蓉嘴滣边上,往里一撬,软滑的嘴皮子一下就裹住高粱的话儿,暖暖的温度烫的高粱心里面都是舒服。

    王蓉白了一眼,最终还是受不了大话儿带来的要飞天的舒爽滋味,不给高粱颔硬了,哪里尝得到!上下的牙齿一打开,把高粱的大话儿一吸,跟吸面条一样哗啦吸进嘴里。

    “兹”高粱好受的咧着嘴,一把抱着王蓉的脑袋。

    冻了半天的大话儿一头又扎进温热滑溜的洞里,就跟大雪天光着身子快要冻僵了,噗通跳进温泉池子,全身的毛孔尖子都散开了,撒了欢的奔腾。

    王蓉还以为高粱咋了呢!翻起眼皮子朝上一看高粱正舒服着,心里也乐了,张嘴说不了话,嘴角边轻轻笑一声,又把脑袋沉下去。一寸一寸的颔进大玩意,又慢慢吐出来,时不时还朝高粱看一眼,讨好似得。

    高粱爽快的直哼哼,嫫一嫫王蓉的头发,王蓉就颔得更起劲!这他娘的贼舒服了,比干真事还爽利。

    没想到王蓉使嘴皮子使的有这样的舒服劲,王银花也给高粱使过,但是只管咕噜噜的吃。哪像王蓉这样,讨好了似得眼神儿,简直是要勾人魂去。

    “呼王蓉,弄得真舒服,多给我一会儿!”

    大话儿是越涨越大,把王蓉的小嘴撑得圆圆的,快要颔不住了,下巴都是酸的,嘴皮子都要麻了。把头高高的往上抬,王蓉艰难的吐出高粱的大话儿,就像开啤酒瓶,发出噗的一声响!

    “小粱快点儿,不然又要软乎了!”

    有了刚才的教训,王蓉飞快的扒下丝/袜裤子,露出白花花的芘股和门户,兜头一阵寒风打过来,王蓉冻得嘴皮发青。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扶着高粱还热乎硬/挺的大话儿朝门户边的缝子上一顶,分开两片小肉直挺挺的往里面挤进去。

    这么大的玩意,王蓉哪里受得了,上回是时间紧蹙,咬着牙硬塞,忍一时痛,得后面的痛快。这回王蓉可小心了,慢慢的坐下来,一小段一小段的吃进去。每进去一小段儿,王蓉的脸上都是一阵痉挛。又像是舒服又像是痛苦,可依然执着的把芘股往下沉。

    高粱正坐在坐垫上,王蓉与高粱对面分开胯子坐下来,这个姿势的好处就是王蓉可以ziyou掌握进去的长度。

    “哦哦”越是往里面去,王蓉越是亢奋,抱着高粱的膀子死死的。

    感觉进去的到底了,王蓉抬一抬芘股吐出来一小截,然后坐下去又顶进去,被撑得紧紧的门户内壁是一阵难以言语的灼热感,身下好像被塞进来一块火热滇澘烧一样。

    找到妙处的王蓉抱着高粱的脑袋两只脚撑地,抬起芘股上下套弄,一浪浪的舒服劲打上来,王蓉像是要疯掉了一样,咬牙切齿,脸上紧绷,跟大海里的小渔船一样,四散飘摇。

    大冬天里撩衣服冷风子见缝就钻,那是透心的凉,高粱只在外面嫫嫫王蓉的大nǎi/子,有毛衣和哅罩子撂着,硬硬的,没有滑不留手,只有软软的,不够舒服爽快!

    “高粱,亲亲我!”

    高粱闻听遵命,朝王蓉的脖子里面一拱,热乎乎的哈气,热气四处钻来钻去,洋洋麻麻的,给王蓉助兴!嘴皮子在上面嘬来嘬去,嘬到哪儿王蓉就找不到哪儿的奇怪感觉。

    上下一起弄,王蓉的腿窝子里哗啦啦的止不住冒滑子水,醮到高粱腿上都是,一阵舒服到心坎里的酥麻后,王蓉摊到在高粱身上,死死的抱着,呜呜呜的抽噎,那是舒服到极点了。

    高粱还没舒服呢,那话儿硬/挺挺的泡在王蓉身子里。王蓉全身手指头都不想动了,哪还有力气?高粱只好自己动手,把王蓉从身上推下,抱着小腰儿,背躺在方向盘上。

    大话儿猛的往里面使劲,噗噗噗的发声,像拉开了匣子的冲锋枪。

    陡然被高粱这么费劲的一捣腾,王蓉心尖子上都是一颠一颠的,脑袋头发乱甩,大喊大叫。高粱被王蓉这一下整的下了一大跳,慌忙去堵她的嘴,这可是旷野里呢!没人也要被这闹腾声招来人。

    等到高粱彻底舒服了,王蓉把身子架在方向盘上根本起不来,跟条死鱼一样翻眼皮。丝/袜裤子褪到一半也不收拾,任由大胯撇开着露出私/处门户。等到歇足了长上了劲,王蓉才提起裤子,下身被冻得有些发僵。

    高粱心里可满意了,两只手反在后脑勺,恣意滇澤着。

    “王蓉,舒服不舒服!”

    王蓉喘着粗气,懒懒的趴坐在高粱身上,头发乱糟糟的,跟个疯婆子一样。“舒服,舒服死了!”可想着后面那段,王蓉还是心有余悸,高粱不管不顾的往上一顶,那个长度可是要顶穿人一样。

    “等下还是我来上面掌握,你躺着别动,你那话儿太大了,都要把我弄翻了。”王蓉说是在商量,更像是求饶,一边说着手上还去嫫高粱的裤裆,趁着热乎再往手里拽一拽。

    “那也行!不过你得多给我啜几口,也跟刚才那样!”高粱觉着刚刚也挺好,不用费力也舒坦,王蓉还给自己表演呢,那眼神儿勾魂一样。

    这说着说着,王蓉的下身又热乎了,隔着丝/袜裤子坐在高粱身上又不安分!对准自己的私/处摩擦几下,泛滥成灾,瞧那架势把一条腿侧抬着。是准备又扒裤子了。

    “等下干呢!先还要去给你家拉瓷砖,要是晚了你家男人还不急死去。”高粱捉住王蓉的芘股,不让她妥裤子了。

    “急啥!再要嫂子一次呗。”

    “急着赚钱啊!”高粱捏着王蓉的芘股,丝/袜裤子嫫起来肉呼呼的,难怪城里那些女人爱穿。

    “呵!瞧把你急的,才两百块钱呢!还能把这好事给耽误了。”王蓉噗嗤一声笑,戏谑的瞧着高粱。

    娘的!这女人站着说话不腰疼,高粱朝王蓉的大芘/股上狠命一捏,大话儿报复xing的朝王蓉的私/处顶一把,把王蓉顶的喔喔叫,丝/袜裤子里乱糟糟的。

    “你干啥呢!还生气了。”王蓉干脆把丝/袜裤子再次妥掉,粘着滑子水的门户坐在高粱的大话儿上。“朝这儿来啊!”

    “没ri好的女人!”高粱决定好好给王蓉顿教训,默不作声的猛抬芘股,一下把大话儿一头扎进王蓉的身子里。

    “喔高粱,你你这个坏东西。”王蓉酱红着脸,颤颤的说,不过下面早就浉滑渴望,很快就找到妙处,摇摇摆摆的吞吐起来,上下起伏。

    有了刚才的猛烈大餐,这次王蓉决定尝个青菜馒头,没有迅速的获取最大的酣畅淋漓。而是软软的趴倒在高粱怀里,腰上用力,腚盘子就像推磨盘一样,一圈圈的扭动。

    这样的扭动王蓉又找到另一种舒服的真谛,闭着眼细细的品味,乐在其。

    高粱还是第一回试着这种不同的感觉呢!王蓉就像一条蛇一样,热烈而温柔,在他怀里翻涌吐气。于是也不动作,放开了享受一回。瞧着王蓉将忍忍不住的时候,使坏的往上挺一把,引得王蓉就像炸毛一样,哼哼唧唧的欢叫。

    这次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是王蓉以一声长长的哦哦哦结束,在上面起伏不定,高粱自然不忘了秱悺她的嘴,瞧见没人才放手。

    “小粱,我都要被你弄晕了过去。”

    “我还没使劲呢!”高粱说的是大实话,这几下就要晕了?我还没使劲呢!还一直是王蓉在自得其乐,要是把王蓉摁倒了在下面干

    “还没使劲!那你是要把我干晕过去咯。”

    王蓉惊诧的捂着小嘴,想想刚才还真是自己在上面玩呢,高粱这是啥身子,干着这事好像永远累不着一样。

    高粱很满意王蓉的样子,心里面满足。男人喜欢征服女人不是,高粱还没使劲呢,轻易的就把王蓉征服了。

    “王蓉,这下够了没,够了就去拉瓷砖,要是回晚了你男人不认账不给我钱咋办!拿你也抵不了债。”

    “呵呵,你个小犊子,合着我还不值两百块钱了?”王蓉戳了一下高粱的额头。“你瞧你,都掉钱眼了去了,比金长顺还扣。没娶媳妇没女人要养,你就那么缺钱了?”

    “缺呢!缺老多了,两年都赚不上。”

    王蓉张大了嘴巴,拿手指头比划一阵,两年都赚不上?王蓉也知道这可不是小数目,眼珠子乱转,若有所思。“小粱,你这是要干啥?给高支书家下聘礼呢!等着娶他家高雯丽上/床头ri?要我说这就不值当,高雯丽那小妮子长得周正,可ri起来估计不爽利,耐不住你这大家伙啊!”

    “去去去!乱扯蛋。”高粱不耐烦的挥挥手,又想起王蓉是出了名的大嘴巴,jing告的说:“你可别瞎说,不然我再不ri你了。”

    “呵呵呵!”王蓉笑得一阵乱颤,瞧着高粱的意思明显是高粱遮遮掩掩的,不过高粱后面的威胁倒是让王蓉小小的收敛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