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第一个相中的女人

    王栋梁都这样说了,高粱知道王栋梁是说不动了,没法在他面前继续坚持,心里面团团急,憋着股劲琢磨怎么不把水库承包出去。

    王栋梁怕其实也挺喜欢高粱这小伙子的机灵劲,怕打击了高粱的积极xing,轻声说:“小粱,别着急,你和小兵弄水产这事黄了,以后还有多的机会。宋市长这次大力招商,我给你们留心一些好项目。”

    “我知道了,王乡长,谢谢了!”

    嘴上服软了,可是高粱却在脑子里冒歪主意,眼神滴溜溜的转到那几个大胖子身上。

    “小毛孩子懂个啥!瞎掺和,去去去。”高唐推搡高粱一把,把他挤到一边去。

    高粱心里憋屈,知道高唐存心跟他过不去呢!可又不好发作,心里面狠狠的说:“高老狗,我/ri你女人!”

    哎呀!不对,以后可是要娶高雯丽做媳妇的,ri他女人不就是ri丈母娘咯,不行不行!改一个。

    “高老狗,小爷ri你女儿,ri高雯丽!”

    一蚌子人上了山坳子,乌嘴在那边二五二五的叫,凶着呢!把高唐和刘长喜一行人吓得不敢上前,高粱故意不唤住乌嘴,让乌嘴吓吓他们,最好吓得那个大胖子当场尿裤子,高粱乐呵呵的想。

    “高粱,把你家那疯狗赶开,咬伤人了你赔得起!”高唐恶狠狠的回头,把大胖子护在身后面。娘的,比太监狗奴才还忠心,高粱心里骂了一句,可总得给王栋梁面子,上前面去唤住乌嘴。

    乌嘴有了高粱的安抚,伸着舌头直哈哈,蹲在地上别提多老实了。

    “这遭瘟的疯狗,刘长喜,明天就让人打掉!”高唐气哼哼的,瞅着高粱的眼神都冒火。

    “打麻批,好家伙,这狗崽子狠咧!”大胖子腆着大肚,瞧着乌嘴两眼发光,想伸手上来嫫嫫,嘴嘴狠狠的一龇牙,吓得不敢下手。“勒个狗崽子真是不错,莫打死咯!以后看个门多好的事。”

    高唐忙堆着笑脸说是,几个村干也附和,就王栋梁没说话,瞧着高粱若有所思。一行人又要过去看龙湾水库,高耸拉着脑袋跟在后面,这样都吓不到这死胖子,等下再想想别的办法!

    山风吹皱一池子碧绿,荡漾的水波纹一层层的铺开,几声水鸟叫声,几百亩的大水库安闲悠然,一眼看过去,对面的山腰都是重重叠叠的,模模糊糊。上接晴天白云,下面绿水青山,让人心旷神怡!

    “好!好家伙!”

    大胖子商人整了整衣领子,cāo着浓厚的口音。“勒个地方好,比讲起来还好得多呢!!”

    高唐和刘长喜喜笑颜开,表功一样凑上去说道龙湾水库的好处,面积多大,一年有多少子收成。也不忘了冷落王栋梁,时不时的让王乡长说道几句,然后马芘连天。没了陶恩国给高唐添堵,高唐是如鱼得水,自在着呢!

    高唐说四处转转,还往高粱的小砖房里瞧了一遍,有说有笑。等瞧见小木船和船上县城的网子。又听说高粱小小年纪就是鱼把头,大胖子富商也来了兴趣,表示要登船撒上一网子看下水库的鱼儿。

    娘的!把小爷当猴耍了。高粱心里恼火呢。可看在王栋梁的面上,只好照着做,但是起点小心思却难免的。

    小木船最多上三个人,高唐自告奋勇上去护驾,跟大胖子富商一起跟高粱摇着小木船去湖央。

    “小畜生,你稳着点!”

    脚底下摇摇晃晃,把高唐的大秃头晃得跟大水瓢似得,跳着脚骂高粱。高粱还没还嘴,大胖子富商倒是帮高粱说话了。

    “怕啥子吗!鱼把头叻,让你掉水里饭碗还不砸咯。”

    高唐讪讪的说是,又嘱咐着大胖子富商小心,当然瞧着高粱的眼神自然没好事。高粱也没所谓,当挠洋一样,睡了你家高雯丽,够这老狗恨的了,多给高唐添不自在,高粱心里还乐呵!

    娘的!这大胖子也不算坏,小爷就不整太惨咯。

    把船划平稳着点,高粱特意转到浅水滩边上,这一块鱼少,让这大胖子失望点,认为没个搞头自己撤。

    噗通!高粱一手漂亮的甩网子,圆溜溜的落在水面,齐齐整整!

    “这娃子有点子本事吗!”

    水面扑腾几蟼愑,几条漏网的家伙溜出去,大胖子两眼放光,期待着呢!

    高粱慢慢的收网子,等收到船边,哗啦一下拎上来,溅起一大片儿水浪,浇得高唐和大胖子富商一身浉成落汤鷄。

    “小畜生,存心找事是不!”秋ri里的风可不弱,一个抽冷子刮上来,高唐猛地打了大哆嗦。

    高粱鸟也不鸟他,王栋梁和大胖子富商在呢,你高老狗敢装腔作势摆架子,敢不低眉顺眼!

    这一网子跟高粱想的可差不多,比平常下的一网少多了,个头也小些。谁知道大胖子富商拔掉浉/漉漉的黑西服,乐呵呵滇濜上来!

    “好啊!有搞头,这个头肥的,有搞头。娃子,好本事哟!这身子有把力气劲儿。”大胖子挑挑拣拣,脸上乐得不行,还顺带这把高粱夸上一通。

    高粱可郁闷了,娘的,就这点玩意也能乐成这样,小爷功夫白费了,这大胖子喜着呢!瞧着架势就是看上龙湾水库了。忙活了半天弄巧成拙,高粱那个恨呀,却是无可奈何!

    把小木船划到岸边,刘长喜赶忙着上去用干衣服裹住高唐,嘴皮子都冻青了。大胖子商人倒是没事,膘厚实着呢!耐冻。不仅不觉着凉,反而兴致高得很,摇着大脑袋,瞧着大手指头。

    “娃子本事好啊,老子包了这水库,你还是给老子伺弄着,老子给你发工资。那条狗也捎上。”

    高粱一点儿也乐不起劲,耸拉着脑袋,觉着这事儿根本没他的什么事,压根掺和不进去。

    王栋梁看在眼里,高粱他是一直比较看好的,嫫了嫫高粱的脑瓜子。“小粱,这事儿就这样了,你也别弄小把戏。大势所趋,只有顺着才能风生水起。”王栋梁jing明厉害,刚才高粱的小把戏,他可都看在眼里。

    高粱有点儿被人揭穿的不自在,又看看王栋梁。“王乡长,我就是觉着亏大了,咱们龙湾水库的鱼可值不少钱呢!一年到头伺弄好了,老赚了!觉得不能白白便宜了外地人。”

    “呵呵!”王栋梁被高粱的说法勾起了点兴趣。“那你说说看,值多少钱,怎么个赚法?”

    上回王剑兵只是把哈高粱搞水产这事跟自己老爹提一提,王栋梁觉着混球儿子难得干件正事,没想什么就点头了。这还是头次听高粱真有自己的想法,不由得起了兴趣。

    “现在水库里的鱼少说也值个十几万吧!咱们一年养一茬,就是十几万的赚头,再把种类多发展一下,养一些名贵的水产,卖得价高,赚得就更多,这样就要发财咯。”

    王栋梁低着头思索了一下。“有没有具体的,龙湾水库的鱼有多少,大概值多少钱?一年能有多少利润?”

    高粱把哅脯拍得梆梆响,没事他就在琢磨这个,王栋梁问到这个,他底气足足的。“王乡长,都在我心里头呢,不过说出来您这一下也记不住,我到时候拿个纸笔给您记上。”

    “那倒不用!”

    王栋梁的心思有点儿动摇了,像高粱说的,这个项目肯定是有大赚头,否则这个大胖子也不会瞧准了这个宝地!准确的说,王栋梁有点两难,一边是上面的政策,一边是给儿子谋利,他需要沉思一会儿。

    “王乡长!咱们龙湾水库承包出去,每年多少钱?”高粱忽然想到这里。

    “怎么!小粱,你想自己承包?”王栋梁盯着高粱的眼睛,有点儿佩服这个小伙子,胆大心细!敢想敢做。“底价是每年八万,每次承包五年,第一次交一年的承包款。但是这个价格只是竞标价,有浮动!”

    瞧见高粱的焦急,王栋梁拍拍高粱的肩膀:“现在只是招商考察,竞标要到明年年底去,别着急!”

    妈妈的!八万块!高粱忧愁的嫫着脑袋,眼神空荡荡的。

    大胖子和王栋梁一行人被高唐乐呵呵的拉到县里喝酒吃饭去,瞧着大胖子亮闪闪的小车,几个村干又羡慕又欢喜。这年头要找个人傻钱多的可不容易,这好事咋让自己给撞上了呢!都乐歪了嘴,做梦都能笑醒。

    高粱回屋的时候都是腿儿打闪,踉踉跄跄,半句话不说,满脑子都是想着钱!想着怎么标上鱼塘。还有一年多的时间,哪里去弄那八万块哟!还跟高雯丽说长出息呢!现在被人欺负死了,拿钱欺负的。

    高粱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感,好像哪儿都不得劲,就像柳chun桃求高粱ri她的感觉一样,吃口饭都不香甜。

    “小粱,你在想啥事?饭都不好好吃!扒掉了。”肖月梅拿筷子头在高粱头上敲一把,把高粱敲醒!

    高粱饭也顾不上吃了,挠着头。“婶子,我在想怎么赚钱!”

    “那好事啊!多赚钱娶媳妇,以后过好ri子。”

    “可太多了,我赚不着!婶子,你说咱家承包龙湾水库咋样,一年八万块,肯定是能赚的。”

    肖月梅心里面咯噔跳一下,八万块!

    “小粱,咱别想着太远,晓晓还在上学呢!”肖月梅又想着不能打击高粱,轻声细语的。“过几年再说吧!水库在着,也没人搬走不是。”

    高粱一阵黯然,婶子说着没错,晓晓还上学呢!这事还得靠自己,高粱就像野地里的马根子草,抖擞jing神,不怕困难!“婶子,我想好了,赶明ri跟叔去装电赚钱,守着水库没本事,赚不到钱。”

    高粱想好了,跟着叔叔高根明装电,一天八十块,一年到头也能有三万。心里面有了奔头,苦累也就受着。

    肖月梅又一阵嗅澺了,舍不得高粱吃苦呢!“小粱,守水库也行,有钱呢!咱没必要去遭那罪。”

    高粱不说话,只顾着吃饱饭,吃饱饭才有力气干活!肖月梅知道高粱这样是铁了心了,没法再去劝,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

    “小梁,你要赚钱婶子也不拦你,不过也不用跟你叔。村里刘三元家要盖新房,到处请帮工,五十块钱一天,你去试试!”

    “那也行!”

    刘三元就是王蓉的男人,整天只知道闷声闷气的干活,勤快得很,啥事也要占一旮旯。王蓉又是村里的妇女主任了,娘家有关系,底气足足的,有娘家的支持,王蓉家在高阳村家境也是首屈一指的。

    下午高粱就去了妇女主任王蓉家,一撂撂大青砖卸下来,水泥袋子,瓷砖瓦片堆的到处都是。王蓉正在给拉货的司机派钱,一大把红彤彤厚实的很,神气不过了,高粱才受钱的欺负,顿时瞧着就综热。

    “哟!小粱,来得正好,帮忙卸一车子,等下在我家吃饭。”王蓉半眯着桃花眼,滴溜溜的在高粱身上打转,尤其是胀鼓鼓的裤裆,眼神顿时不一样了,心里可在算计。

    高粱是来找活干的,正好趁着表现一番。当下就扎起袖子,呼啦呼啦的帮忙卸车,腱子肉硬邦邦的扎实,手里面飞快,一袋水泥拎在手里跟玩似得。

    一弯腰再制凁,身上就跟冲了气一样,全是劲儿,边上的王蓉瞧得心里面直洋呼。这小驹子,好大的劲儿,那玩意可是老娘第一个相的,柳chun桃那sāo/女人还敢抢先!

    “小粱,真能干哟!等下在我家多吃几片好肉。”王蓉咧着嘴,擎着笑!

    卸完了水泥包,高粱洗干净手,这才跟王蓉说起帮工的事儿。王蓉正巴不得呢,当下就应承了,死活要留高粱在家吃饭,高粱也只好答应。

    香喷喷的大公鷄,热腾腾的老豆腐鯗鞔汁,一大海碗红烧肉,鱼是龙湾水库的大头,味道鲜着呢!样样齐全,差点比摆酒席还要香。高粱吃饱饭了过来的,也忍不住再吃一顿,嘴里边全是香的。再一次觉着有钱真他娘的好,吃得都赶上过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