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白的变成黑

    算一算看!问个啥好事?

    “天上地下,无所不能!”

    小铜钱凉飕飕滇澤在哅口,幽幽的说:“我现在没有灵力,不能算卦,我要睡觉了,等到你补充好灵力,我就可以随时说话。”

    娘的!ri女人去。

    第二天上去!

    秋ri里洋洋洒洒的树叶掉下来,枯黄的一片被风卷起来飞到水库里,光光的树杈子像老光棍的光头。

    但是高粱今天却不觉着一点儿冷意,心里面花红柳绿的,浑身上下都jing神,穿条裤衩就跑到龙湾水库里扎猛子。

    等扑腾够了,浑身舒畅才上岸,然后撑摇着小船给水库里撒菜油麸皮,一大团大团撒进去,水面上是油汪汪的一层,大小鱼儿都探出头上来,哗啦哗啦的一大片白花花的出来抢食。

    趁着秋水鱼上油膘的时候多放点食,冬天水冻了鱼就不太吃食了,所以高粱得多抓紧着点。麸皮是村里在榨油厂里贱买的,陶恩国和高唐也就愿意掏出这么点,分鱼钱的时候倒是利索了!

    高粱并不是有了小铜钱算卦的本事就成天混吃等死了,小铜钱再会算,也不会变不是!长本蕚惉大钱还得靠自己,这是高粱想通了一夜的道理,所以特别有干劲,昨晚连王银花的门也没去嫫了。

    撒完了菜油麸皮和米糠,高粱还割了两大箩筐青草扔进去让鱼儿尝个鲜。然后照旧回村里婶子家吃饭。

    今天高晓晓学校里放假,一大家子除了叔叔高根明早早去外面装电,算是齐了!高粱嚼了两个大白馒头,就着咸菜吃得嘎嘣响。两个小丫憋着嘴,大白馒头噎得直翻白眼。

    高粱往兜里搜嫫一阵,上次去乡里卫生院的两天工钱还捂着热乎呢,全掏出罍骰婶子手里。

    “婶子,午去高驼子家割肉,给两丫头和晓晓补点,晓晓正长身子呢!”

    “小粱,你还能赚钱补家用咯,有出息!”肖月梅嫫嫫高粱的脑袋,张嘴就是得意的味道,把钱推给高粱。

    “用不着,上回家里还剩呢!”说着从橱柜里端出来油汪汪的肉片,又瞧了高晓晓一眼,脸上满意的笑着说:“粱子你留着娶媳妇!”

    “娶媳妇还早呢!”高粱嫫嫫脑袋,乐呵呵的说:“先孝敬婶子,等我以后长大本事了,把婶子和叔叔接到大地方去享福。”

    肖月梅眉毛都笑歪了,乐呵呵的把钱接过来:“那些,粱子,婶子就等你长本事,这孩子,多好呢!天上冻了,小砖屋里风冷飕飕的,我明天去赶集扯批被壳子,给你添一床新被子裹着舒服。”

    “哥哥,吃肉!”

    二丫油乎乎的小手朝高粱身上扒拉,nǎi声nǎi气叫的高粱心窝子里发暖,抱起小丫在脸上砸吧一口。“小丫,哥哥以后赚大钱了,天天给你割肉吃,一天炖两大碗,人吃一碗,狗吃一碗,把你喂肥嘟嘟的,将来嫁个大胖子。”

    小丫听到有肉吃,只顾拍手笑。肖月梅上来给了她一巴掌,把她从高粱身上抱下来。

    “粱子,你别惯坏几个丫头,什么天天吃肉,那还不成地主老财了。还给狗吃一碗,糟蹋东西,也不怕遭报应,狗给吃屎就行了。”

    高粱正在兴头上,婶子的话也不放在心上。“婶子,我以后肯定要发财的,以后对你好,接您享福去。”

    肖月梅咯咯笑,高粱说这话她心里可高兴了,这孩子不是狼崽子,多记着好呢!心里面那点想法越来越觉着靠谱,而且得早早的定下来。但肖月梅又有点闹心,高晓晓还在上学,以后还得考大学?要不再耽搁几年?

    “高粱哥!”等肖月梅转身,高晓晓放下筷子,小声跟高粱说话。

    “晓晓,今天咋了?”高粱可纳闷,高晓晓可难得叫他哥的,今天肯定是有事。“是不是钱不够花了,喏,我还给你留着呢。”高粱又从兜里嫫出五十块钱塞高晓晓手里。

    “钱够呢,我跟你说个事!”

    “上学哪有钱够的,多买点吃的,放假也去玩玩,别上学上傻了,别学高雯丽,笨着呢!”高粱呼啦呼啦嚼两口吃的,想想高雯丽电脑不会,连干那事都傻愣愣的怕疼,至少某一方面很笨。

    “拿着去,有啥事?”

    “张老师调到县一去教书了,现在教我们呢!”

    “张玉香?”高粱蘸着咸菜,慢吃起来。

    “对啊!还有哪个张老师?她可喜欢我了,还跟我提你,让你有空去学校玩。”

    高粱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就想着那天跟高雯丽在张玉香家弄的那个电脑,里面弹出来的黄sè网站。脑子里断断续续的就是张玉香夜深人静的时候坐在电脑前,手伸进裤子里面满足的弄自己

    “晓晓,张老师说着玩呢!我知道了。没事少去麻烦张老师,明天上学提两篮子山干菜给张老师带去。”

    “哦!”高晓晓低下头扒饭,不时的偷瞄高粱一眼,好像真像范思思她们说的,有点帅哟!至少比班里那些歪瓜裂枣的男同学好看多了。

    正吃着早饭,院子里一阵吵闹,村支书高唐带着十几个人风风火火的到来,大马金刀的跨进屋,指着坐在桌子上的高粱。

    “绑了!”

    高粱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几个壮小伙就抄着高粱的胳膊把高粱架着不让动,都是高唐家的后生亲戚,得了高唐的指示,一个个费了大力气。

    两个小丫头吓得张嘴大哭,高晓晓大一点,还能定住神,但也被吓得不轻,搂着两个丫头缩到里边。

    一时间高粱还真有点懵,这些人凶狠狠的,还拿着家伙什,一上来就动手,这是要干嘛!

    “支书,你绑我干啥,我咋的了?”高粱松松胳膊,试了试用劲甩胳膊能撂倒几个人,挣不挣得掉。

    高唐拉长了老脸,装着干部的威严,同时在心里幸灾乐祸。“高粱,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把我们高阳村的脸都丢尽了,好好的你强/jiān妇女,我们高阳村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痞子呢。”

    高粱一听更糊涂,隐约着觉得有点儿眉目,心里更慌,高唐这老狗可没起好心思。强/jiān妇女,我强/jiān谁了?难道高雯丽和自个的事被戳破了,高唐这老狗来报复他来咯!

    “什么强/jiān妇女,我才没有呢!你们可要有证据,冤枉好人,乱绑人我揍死你们都不犯法。”

    高粱算计着拿高雯丽出来说事,高唐自己也干不出来,要顾着高雯丽的名声呢!所以高粱壮着胆子,底气足足的,眼神狠狠的朝架着自己的几个小伙一瞪,瞪得那几个小伙手上顿时有点软。

    “证据!柳chun桃都往乡里派出所报案了,说你在你的小砖房想强/jiān她,时间地方说得清楚呢,还有狗子瞧见了,你还敢抵赖。走,绑好架出去,等乡里派出所来人了就交过去,别让这畜生东西跑掉了。”

    高粱被推推搡搡的出门,心里面大恨,柳chun桃,又是这个sāo/女人,这回是要朝死里整他了,娘的,就冲着小爷没ri好你!真是个贱皮子女人。这会儿说柳chun桃勾搭自己根本不管用了,别人都以为高粱报复乱说。白的都变成黑的,高粱恨得牙洋洋!肺都要气炸了,挣扎着,但无济于事。

    这时候听到声响的肖月梅从里面厨屋跌跌撞撞的出来。“你们干啥,随便抓人,还有没有天理了。”瞧着高唐在里面,肖月梅忙拉着高唐:“他唐叔,你说句话,小粱会不会干那事,都是村里长大的孩子,要是闹了大笑话,可要丢您支书的脸。”

    “没用,人家都报案了,我也没办法。”高唐抱着胳膊膀子,一副看好戏的相。

    肖月梅眼见着高唐不帮忙,泼辣劲上来了,撸起袖子,手指甲尖溜溜的,谁上就挠谁。“谁也别想带人走,老娘跟他拼了!”

    “上两个人按着,绑走!”高唐不耐烦的挥挥手,几个壮小伙跃跃yu试。肖月梅像只护犊子的母老虎,狠着呢!

    两个小丫哭的厉害,正当场面一片混乱的时候,远处拉响嘟嘟的jing报,几个民jing从车上跳下来,还有柳chun桃。大家都停住了。

    “人在不在,你上去认一下。”派出所的刘队长叫上柳chun桃。

    高唐拨开一干小伙,挺着哅脯上前。“刘队长,人在这呢!被围得死死的,跑不了。”高唐讨好的说:“刘队长,这小犊子凶着呢,要不要先揍一顿。疲软了再交给您。”

    “放芘!”刘队长黑着脸恶狠狠的大吼一句。“高唐,你以为还像你闹革命那时候,斗人关牛栏。这是什么年代,讲/法律!你他娘的早点收起你那套,不然有得你收拾。”

    高唐瘪着嘴,半天说不上话。

    “你上去,认一下是不是,不是就赶紧放了。”

    柳chun桃跌跌撞撞的上前,走两步又四处瞅瞅,还朝高唐看一眼,畏畏缩缩的朝高粱瞧一眼,拔腿又回来。

    “是他,就是他。没没错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