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章 日好了有奖(求收藏红票及一切)

    有这么不厚道的么,存心让人遭罪受呢!还是忍不了的大罪。

    “高粱,你个小犊子干个什么玩意呢!亏心的东西,让你好受了也不让我解解馋。来,快点ri一下,婶子下面的嘴皮子更好使,里面更好玩呢!快点弄进来,婶子都被你晾惨了!”

    高粱哗啦一下把大玩意收进裤兜,让柳chun桃急得干瞪眼!瞧着情形高粱也没办法了,柳chun桃这非ri不可的样子,啥主意也支不走了,高粱干脆一狠心,挺着哅脯迎上去,扯大嗓子。

    “柳chun桃,你个sāo浪玩意,被多少男人骑过呢!”

    柳chun桃被吓了一大跳,眼神慌张,高粱的声太大了,引来人呢!

    “呸!你个小犊子,说什么玩意。”回味上意思的柳chun桃脸上一僵。再怎么说对这事女人跟男人不同。男人说道开那是有本事,自豪!女人说道开就抹不开脸,难听!

    高粱也是把心横开了,扯开嗓子就嚷:“柳chun桃,我说我不ri你,因为你是个撇开胯子求人ri的sāo/女人。”

    “你你个损嘴”

    听着高粱的话,柳chun桃肺都要气炸了,那股子没被ri好的浴火一蟼愑就转成怒火。打人还不打脸,揭人不揭短,高粱这招也太损了,柳chun桃不但没想跟他弄一下了,还深深的把高粱恨死了。

    “小牛犊子,瞎叫唤啥!你婶子也不是啥好货,高根明还不知道在外面睡了多少女人呢。成天男人不在家,能忍得住sāoxing,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嫫了门,连你家妹子都不知道有没有被她的野男人睡了没!”

    “妈妈的!”高粱脑门就像被全身的血挤爆了,愤怒的咬牙切齿,眼睛鼓得通红。“柳chun桃,我/ri不死你这个浪货。你才是sāo浪货,一辈子没被男人ri好的贱女人。”

    “呵!小畜生,你来呀!老娘今天摆在这儿光着芘股让你ri,你把老娘ri服帖了,老娘以后啥事都听你的,啥时候都对你掰开腚!就你这小鷄贼,老娘夹死你,没让下就让你吐白沫子求饶。”

    柳chun桃两只手叉腰,两颗大nǎi/子白晃晃的乱晃,黑呼呼的贼大门户往外一露,那个势头,是男人见了都犯怵!

    高粱恨不得好好教训下柳chun桃这个sāo/女人,让她知道厉害。可这样不正着了她的道,这女人啥都不欠,就欠ri!

    论吵架,高粱抵不住柳chun桃上下两张嘴皮子一起使,而且自己还有限制,不能动真格的,所以万万不是对手,只能想其它的办法。娘的,就不要怪小爷了,高粱yin狠狠的盯着柳chun桃,忽然放开了嗓子。

    “来人哟!大家来看咧!有sāo/女人求男人ri咯!没穿衣服撇开胯呢!ri好了有奖呢!就能带回家,啥时候都对你掰开腚”

    高粱学着挑货郎的唱腔,把柳chun桃的话添油加醋的嚷嚷开,生怕别人听不见似得。

    柳chun桃这会儿真怕了,脸sè一下煞白,七手八脚的穿衣服和裤子,心里那个恨呀!恨不得把高粱活扒了皮。“高粱,你这小畜生,老娘迟早整死你。你个缺德孙子,断子绝孙的玩意,一辈子都娶不上媳妇。”

    “小爷就算娶不上媳妇也不ri你。再说,小爷的媳妇儿以后肯定是村里顶漂亮的,比你好多了。”

    高粱神气的恶心柳chun桃,想着高雯丽那肉呼呼的小身子,鲜嫩得跟嫩蘑菇似得,确实比柳chun桃多了。

    “娶上媳妇也要被你ri死去!跟着你活受罪。”柳chun桃恶狠狠的盯着高粱,终于把衣服穿齐整了。也不敢再呆下去,慌慌张张的出门。

    “二五二五”乌嘴一夹尾巴就想去追,高粱赶紧唤回来,别真把柳chun桃给咬伤了,嫫嫫乌嘴的大脑袋。“你个狗东西也闻着sāo味了,想去趴一趴?”

    高粱捏着嗓子,朝柳chun桃怪叫:“柳chun桃,要不借我家乌嘴给你使使!”

    柳chun桃只觉得受到了莫大的琇辱,脚下快跑,心里面暗暗发狠。“高粱你个小畜生,害得老娘厉害,老娘迟早要你这小畜生向老娘讨饶”

    慌不择路,柳chun桃乱跑一气,左右还要担心人看见,心里虚着呢!对高粱恨得更加的厉害。

    “来人哟!大家来看咧!有sāo/女人求男人ri咯!没穿衣服撇开胯呢!ri好了有奖呢!就能带回家,啥时候都对你掰开腚”

    “小畜生,老娘阉了你!”柳chun桃火了,她长这么大都是欺负男人,还没被男人欺负成这样,都追上了!回头一看,草堆子里狗子拖着鼻涕贼头贼脑的跟着,捏着鼻子学高粱的声音。

    柳chun桃见不上高粱,心里松了一大口气,可马上又火了,捡块土坷垃就朝狗子扔过去。“小兔崽子,连你也欺负上老娘了,老娘揪掉你的鷄儿。”

    狗子被柳chun桃吓得小腿儿赶紧跑,可跑不过柳chun桃手长脚长啊!一下就被柳chun桃抓住。

    “瞎叫唤啥,扯掉你的玩意!”

    狗子赶紧拽着,小脸煞白,两条腿乱蹬,不让柳chun桃嫫他裤裆里的小鷄/鷄!

    见狗子被自己吓得不轻,柳chun桃才放下来好好问。“小兔崽子,刚刚说的玩意上哪学的?”

    “在水库边听高粱说的!”

    “你都看见啥了?”柳chun桃赶紧问,嘴皮子有点儿发白。

    “我没看见,不敢走近了,有狗呢!”

    柳chun桃暗地里吐了口长气,皱着眉头吓唬狗子。“狗子,在水库边听的话不能说知道不,不然我揪掉你的小鷄/鷄,让你蹲着撒/尿。”

    “我不说,不说!烂肚子里。”狗子连忙挥着小手。

    “那行,听话,我让你嫫嫫nǎi儿好不好,可好玩了!”柳chun桃撩起衣服,把狗子的手按上去在上面捏一把。狗子煣面团一样煣了两把,乐呵呵的在上面玩。“chun桃阿姨真好,我妈不让我玩呢,老打我手。”

    “只要你不说,chun桃阿姨羔濎让你嫫个够,好不!”

    狗子忙点头说好,手还舍不得放开,柳chun桃又让狗子嫫了一阵,才让撒手收起衣服。等狗子走远了,柳chun桃还在把高粱恨得牙洋洋,这小畜生,害的老娘都要在全村人面前丢脸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高粱瞧着柳chun桃走远了,才去麻袋子后面把高雯丽叫出来。听了好长一会儿墙根子,被柳chun桃那sāo浪话说得,高雯丽又琇又气,一上来就提高粱的耳朵。

    “高粱,你这臭流氓,都干的什么呢!害的我听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恶心死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啊啊要掉了,轻点儿!”高粱只好求饶,心里面可觉着憋屈呢,小爷忍了半天啥事也没干,结果还是被你掐了,不行!得在高雯丽身上讨回来。

    “你也听到了,啥也没干呢!柳chun桃自己要扑上来,我可没答应她,心里惦记着你呢。”高粱笑嘻嘻的在高雯丽身边逗笑,挨着高雯丽的身子嫫嫫搂搂的,说话的热气都打在高雯丽脸上,弄的高雯丽洋呼呼的。

    “呸!高粱,别想碰我,你刚刚不是嫫得舒服么!你去嫫啊。”高雯丽撅着小嘴坐床边,小手臂抱着哅口,两片小nǎi儿挤得圆鼓鼓的,不给高粱好脸sè。歪脑袋想了一会儿,高雯丽觉着有些奇怪。

    “高粱,你说柳chun桃那样她图什么?怎么就粘上你了?”

    “图我的大家伙呗!”见高雯丽又翻白眼了,高粱心里面冒歪主意。“女人不是都喜欢大的么!柳chun桃这是想舒服呢,你看她那样,给口人参也不换,就知道那事是真有意思。高雯丽,我们试试弄一下好不?”

    “柳chun桃说的,这事真那么有意思?”

    “有意思,可有意思了!”

    看着高雯丽有那么点意动,高粱兴奋的直抓着高雯丽的小手,身子挤上去就要重新把高雯丽压趴下。没成想高雯丽这下学jing了,从高粱的咯吱窝里一蟼愱出来跳下床。

    “高粱,柳chun桃可说了,做你的媳妇也要活受罪,那还不痛死去。我才不要呢!”

    “那我难受呀!”

    “你难受找柳chun桃去,人家还巴不得哟!”高雯丽捂着小嘴偷笑,一点也不管高粱的懊恼,让高粱无可奈何,知道这小妞把醋坛子打翻了。

    “高雯丽,我也没跟柳chun桃干那事不是。”

    “你要真跟她干那事,我才不理你呢,就别想再跟我干那事了。还有,别再拿你那家伙碰我了,我刚才可看见柳chun桃吃了,上面有口水。”

    高雯丽是认准了柳chun桃这个事儿,说啥都是亏,高粱没办法了,只好试着耍赖。“高雯丽,现在我是你男人,你男人难受呢!你管不管。”想着这么说高雯丽估计还是不答应,高粱只好退一步。“要不,你使嘴也行。”

    “我才不理你呢。”

    高雯丽脸上一红,咬咬小嘴皮子,心里面想着给高粱用嘴的样子,那么大个东西,能吞得下么?还有刚才高粱可是给自己那样弄了一想到那个样子,高雯丽就像身子下面塞了块火炭,热乎难受!想走,高雯丽又迈不动腿!

    “二五二五”乌嘴追柳chun桃回来,进屋朝高粱绕圈。

    高粱一拍脑门!妈妈哟,差点要坏事,他娘的刚刚吓柳chun桃那一嗓子可会把人招来,这再弄来弄去又得遭吓,高雯丽衔着自己的大玩意头一遭,要是一个紧张给咬断了今天这是糟心了注定不让成好事的,放着高雯丽鲜嫩可口也吃不上嘴。

    高雯丽也意识到了,被乌嘴的叫声吓到,赶忙着说。“高粱,我要回去咯!”

    送走了高雯丽,高粱郁闷的朝水库甩小石子,心里面闷着火呢!还是被两个女人撩起来的。

    是不是该追上柳chun桃去ri一顿,把她ri好了!高粱对刚刚那一下其实有点小后悔的,柳chun桃也就是想找他ri一下,只不过没选好ri子和地方。把柳chun桃得罪死了,她肯定要恨死去,陶恩国肯定是向着自己女人的。

    要是陶恩国因为柳chun桃把自己给恨上咯,高粱还真感觉着有点不妙,虽然知道陶恩国蹦跶不了多久,但发了狠的冲自己来,不跟高唐死掐了,这不符合高粱心里面的算计。

    陶恩国,ri你女人对不住你,不ri你女人也要招你恨!小爷也没招你啊!这一点,高粱觉着挺委屈。

    最终高粱还是打消了把柳chun桃追上去ri一顿的想法,刚刚得罪滇潾恨了,柳chun桃待见不待见自个还是两说呢,没必要上去找不自在。

    叼着狗尾巴草,高粱坐在水库边想这事,手里面的小石子扔出去,在水面打出长长一票水涟子。心里一动,高粱掏出小铜钱,叮叮的敲两下,然后扔在地上正准备撒/尿

    “你要干什么?”

    “娘的,破烂玩意,害小爷丢脸,刚刚你为啥不冒出来?”高粱在地上捡起小铜钱,擦擦上面的灰。

    “我的灵力不够了,我也不想随便见到别人。”

    “那不是别人,以后是我媳妇呢,见她没事,我还舍不得让人拿走你这宝贝呢!”高粱抛了两下,离水库岸边远点,可别掉水里去了!

    “灵力不够?有啥办法?”

    “上次你算了一卦之后,我的灵力已经快没有了,你也没有去补充!”小铜钱幽幽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好像吃不饱饭一样。

    “补充!”高粱两眼放光。“你说我能补充,怎么个补充法子。”

    “我需要吸取ri月jing华,在水里待得太久,我的灵力流失了很多,快要枯竭了。我还需要yin阳相济,你跟女人交合的时候我就能够补充灵力,你要把我戴在脖子上,然后每天见到太阳和月亮,这样我就能够慢慢补充。有灵力才能说话和算卦!”

    给小铜钱补充灵力!娘的,以后ri女人又有了一件好事,越干越有劲咯!高粱心里也乐了,还有这好事。找到根红线,在小铜钱间穿过,然后系在脖子上藏好。拍一拍,以后小爷就靠你长本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