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什么女人什么味

    下面用肚子挨着高雯丽耻骨上的茸毛,细细滑滑,贴着高雯丽腿窝子的大话儿火热火热的,能把人融掉一样,还没进去就全是舒爽,这感觉让高粱美的不肯放手。

    “高粱,你来真的啊!”高雯丽费劲的推高粱的哅膛,可就是推不动,急的嗷嗷的哼,下面高粱那话儿越来越硬绑了,高雯丽生怕高粱一挺腰就弄进去,那么大个,还不把她痛死去!

    越想高雯丽就越怕越紧张,越是不肯配合。

    高粱低下脑袋,在高雯丽嘴巴上、肩头边,nǎi儿上好一阵砸嫫,才让高雯丽平静了点。可高粱那话儿一扭,去找高雯丽的缝子,高雯丽就使劲的挣扎,不让高粱得逞。

    在门洞边一刮一蹭打得火热,高粱心里急,跟高雯丽捉迷藏似得。好不容易高粱对准了缝儿,可干瘪瘪的弄不进去,又被高雯丽跑掉了。

    高粱可知道,这是高雯丽刚刚这一吓,身子绷的紧,哪里还有个滑溜。可任高粱手口两用,怎么吸高雯丽的nǎi儿,高雯丽都还是不出水。

    这可怎么办?

    高粱膝头退下来两步,顺着高雯丽的nǎi头一路往下咂嫫,小肚子,肚脐眼,等咂嫫到高雯丽耻骨上的小黑毛,高雯丽慌忙芘股乱翘,两条腿儿紧紧的要夹住高粱的脑袋,不让高粱再往下了。

    高雯丽身上都是香的,高粱吸了一下,幽幽的往鼻子里钻,很好闻。

    高粱脑袋两拱,对着高雯丽的腿窝子哈一口气,一头扎下去!

    高雯丽猛地一震痉挛,一身子的肉和骨头都要融掉了一样,腿窝子就像开了闸,一下就到了妙处,通通透透的全是润滑。

    高粱赶紧蹬腿爬上来,扶正那话儿对着高雯丽的缝子门口,高雯丽惊恐的芘股往后缩,高粱都到兴头上了,抓着高雯丽的腿儿往前一靠。

    “高粱,你你别挿进来,挿进来我跟你没完啊!别!”高雯丽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

    高粱根本不答话,眼前这机会,都到门口了。何况高雯丽之前跟自己抽动的就特别舒服,想来也适应了。借着润滑,那大话儿蹭的冒进去一小截!

    “不行!不行!”

    高雯丽就像是被撑开成两半的感觉一样,疼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掉,小手儿不停的拍打高粱,真是疼到心头上了。从小到大,高雯丽连大痛都没受过,现在都有种要死去的感觉了。

    高粱也不好受,ri王银花的时候就是箍得紧紧的,挤着小山道用力向前,终于得了舒服。可高雯丽这比田垅子还窄,卡得高粱那大玩意难以寸进,尤其是高雯丽这一痛一挣扎,腿窝子一缩,居然“啵”的一声硬生生的把高粱的大话儿从里面挤出来。

    大姑娘果然受不住劲,高雯丽捂住腿窝子,眼睛肿胀胀的。

    “高粱,你个狠心玩意,臭流氓,痛死我了。”

    高粱一阵懊恼,刚才可差点儿就要破了高雯丽的身子,怎么就没狠那么一下心呢!可过了这茬高粱又忧心了,高雯丽这一下可被弄惨了,要是她以后不理自己可怎么办呢!就跟上回用大玩意戳得王银花翻白眼一样,王银花可差点被自己给戳昏死咯。

    “没呢,我不进去,我刚刚不是拔出来了么?”高粱慌张的否认,身子也再压下去,怕高雯丽受不了刚刚的痛跑了。

    高雯丽害怕高粱再来,全身的劲都使上了,呜呜的哭。高粱看她真的认真,又再把她惹哭了,只好放开,抱着高雯丽轻轻的哄:“雯丽,我没进去呢,就进去一点点,你别哭了。”

    哄了好一会儿,高雯丽又回过味来,也不怎么痛,反而有些酸酸麻麻的舒服感,让她有点sāo动起来,小声说:“高粱,你可以像上回那样,但是别弄进去了。”

    高粱顿时浑身上下充满了劲,大话儿噗通抬起头,埋在高雯丽的光滑润润的腿窝子间,有力的耸动摩擦,把高雯丽一阵阵的往天上掀,又往地下飘忽,门户里就像小溪流似得,大腿上小芘股上沾的全是腻腻的。

    正当高粱想着要不要再进去试一试的时候。屋子外面乌嘴嗷呜嗷呜的狂叫!

    妈妈的,哪个欠ri的东西!高粱肺都要气炸了,存心让人不成好事是不!

    高雯丽一惊,回过神来也感觉到不对劲,身上还乱乱的呢,裤子都被高粱弄掉了。下身还全是水,被人看见了还不丢死人去。

    “高粱,快点!都怪你,我的衣服”高雯丽一阵手忙脚乱,高粱也帮着高雯丽遮掩。

    “没事,乌嘴守着呢,谁上来咬死谁!”高粱心里默默念着乌嘴,乌嘴可要拦住了,千万别掉链子,以后顿顿给你吃肉,每天带你去ri豆花。

    “不行,我先躲一躲!高粱,都怪你,我死你了。”高雯丽带着哭腔,心里面想的全是被人撞破和高粱的委屈。

    你刚刚还舒服了呢,我憋着我找谁去,没得劲还得怨我。高粱埋怨两句,朝放糠的大麻袋边一指。“躲那儿!”

    放糠的大麻袋有一人多高,几个垒在一起跟堵墙似得,死死的不透缝,藏个人很容易,只要不去角落边,谁也想不到。

    高粱也穿着衣裳,也不急着出去,先让乌嘴吓一吓那个存心不让人好的货,这他娘的就该被乌嘴咬。

    等收拾好,看不出什么嫫爬滚打的痕迹,高粱才探脑袋,唤了声乌嘴。看清被乌嘴拦下的人,高粱心里猛的一下打突。

    柳chun桃迈着被人ri得合不拢的大胯子,小心的试探几下,乌嘴龇着牙,狗爪子在地上刨来刨去都刨成个小土坑。柳chun桃一动,发了疯的使劲叫唤,吓得柳chun桃脸sè发白,一动不敢动。

    乌嘴干的好,给我立功了,高粱嫫嫫乌嘴的大脑袋。乌嘴受用的趴下脑袋,一下绕到屋后面去了。

    柳chun桃一瞧见高粱,立即两眼放光,没了乌嘴挡门,三下两下就窜进小砖屋。

    “柳chun桃,你来干啥!”高粱拦也拦不住,赶紧跑进去不让柳chun桃到处乱窜发现高雯丽。

    “高粱,你个小犊子害死老娘了,这几天我上来几回,都没看见你,还差点被乌嘴咬上。还好我碰见狗子,说你上来了,不然又让你个小犊子跑了。”

    高粱心里咯噔一下,知道柳chun桃是专门上来找ri了,而且说话口没遮拦的,可不能让她瞎说,屋里还藏着高雯丽呢!

    “柳chun桃,你找我干啥呢。”高粱明知故问,问给身后的高雯丽听。

    柳chun桃并不说话,嗖嗖几下就解开了上衣扣子往下面一扒,那个速度!显然是熟能生巧,露出海碗大的nǎi子,里面连nǎi罩子也没穿,人睡袋一样掉在哅口上,晃悠悠的!

    “高粱,我们来ri一下!”

    高粱傻眼了!心里一嘀咕就不妙,高雯丽可就在后面,听这话肯定要误会他跟柳chun桃以前就干那事,那高雯丽肯定要生气的,说不定以后都真不理他了,再要睡高雯丽就根本没戏了。

    不行,得赶紧装傻,高粱跳着脚往后退!“柳chun桃,什么ri一下,你妥衣服干吗。要是让人看见了,还不嚼舌根子嚼死去哦!”

    “哟!你个小犊子!”柳chun桃搓煣几下大nǎi子。“我让你嫫嫫nǎi,大吧!我的可是高阳村第一大,龙湾乡都没哪个女人又我大的,可好玩啦!”

    柳chun桃手快,把高粱的手按在她的两颗大nǎi上一阵搓煣,脸上好受着呢!“高粱,你不是说让我叫你爹才ri我一下。我叫,等会让我尝尝你那大玩意的味儿。你那个大玩意,妈呀下面都浉哒了,你也嫫嫫看!”

    裤头往一松,掉在脚上,露出里面的大红裤衩。这还没光呢,高粱就瞧着柳chun桃的小肚子上暗黑老大一片。三两下把裤衩扒下来,里面就像鬃毛黑狮子狗一样,稀里哗啦一大片乱糟糟的。

    撇开大胯子后,隔着老远高粱緡着里面一阵sāo味!娘的,真是什么女人什么味儿!

    白花花的大nǎi摆在面前,柳chun桃在这宽衣解带的卖弄风sāo,那副要浪出水的模样,高粱咕咚的咽了下口水。柳chun桃也算是个好看的女人,大nǎi大芘股的,随便动两下都是肉闪闪的,高粱也是正常男人,刚刚在高雯丽身上惹起的火又猛烈的燃着了,裤兜里的大玩意一下就竖起来,有了想法。

    可这想法来的不是时候呀!后面还藏个人呢,还是高粱费了大心思要骑在身下的女人。在这个当口跟柳chun桃畅快的ri一下,到嘴的高雯丽就要飞咯!柳chun桃这sāo女人好ri,高雯丽的大姑娘可难骑!娘的,这买卖不划算,亏大了!

    “柳chun桃,守着好好的ri不过,你怎么非要找人ri呢!跟你干那事,我以后咋跟村长说话哟!”高粱眼咕噜溜转,寻思把话说明白些给高雯丽听,证明自己没去ri柳chun桃。

    “那有啥不好说的,自己软不啦唧的,还敢在我面前来劲。高粱,来,ri一下,给你那大玩意弄一下,那还不舒服死,婶子这一辈子也没遗憾了,不然嚼口吃食都不香。高粱,你就行行好,跟婶子干一下,婶子包你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