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真真正正弄一下

    “为啥扔啊,洗干净了还能再用不?”有会过ri子又不懂的女人赶紧问,又弄得人群里一阵哄笑。

    “不能,会得病。”高粱憋住笑,认真的说上来,然后照着说明书读了一遍。说明书大伙不懂,但至少高粱让大伙弄明白了。

    “别信了,哪有这么糟践东西的,还成城里人咯!”

    高粱一看,居然是高驼子在嚷嚷。上回高驼子嫫黑把高唐揍了一顿,回头心里也害怕,接着高唐没少给他找麻烦。高驼子欺软怕硬,就把出馊主意的高粱给恨上了,说话yin阳怪气。

    呸!这五短货也来给添堵,高粱眼神咕噜噜的冒贼主意,嬉笑着说:“高驼子,别人说不扔还行,就你,还巴不得扔呢!”

    大伙这下嫫不着头脑了,关高驼子啥事?

    高粱清清嗓子,提足了劲装模作样的说道:“高驼子,你家卖的泡泡糖球就是这玩意扔回了做的,要是不扔,你家哪有那东西卖哟,还不让你少赚了钱。”

    “放芘!你懂个啥!我家的泡泡糖球是进口的,洋人做的,甜到心眼了。”高驼子急了,本来想挤兑下高粱,没想着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小子黑着呢!照他这么说谁敢上他家买东西。

    高粱也不急,挽起袖子说话。

    “高驼子,你骗谁呢,明明是ri本鬼子做的。把这玩意回收了做成糖球,卖到咱们这来,赚黑心钱。”

    高粱话一说我,底下就闹翻了,对着高驼子指指点点,眼里都是鄙视!

    “是不是真的,他娘的真缺心眼!”

    “高驼子发断子绝孙的财,难怪长成这个丑样,报应啊!”

    “孙子,再喊吃糖球,揍烂你芘股。”

    没一下,高驼子就变得人人喊打,尤其那些眼红高驼子媳妇张晓翠的,闹得更厉害。

    陶恩国觉得闹得有点厉害了,才跑出来哼哼几句收场。打开箱子一个个发套子,一些个女人堆里时常笑歪了嘴,肯定是在说这事!

    恶心了高驼子,高粱轻松的赚了一天工钱,正在一边乐,这才想起还要帮叔叔家拿一份,忙挤到后面排队。

    “哟!小粱,你也来拿?朝哪个女人身上使啊?”

    高粱一看五六个女人朝自己看过来就赶紧躲,这个阵势可受不了,肯定要被奚落的。

    “那还用说,支书家女儿呗!

    有女人笑呵呵的说,把高粱气得牙洋洋,恨不得拿大玩意好好教训这堆子男人ri不住的女人。

    说女人女人就到,高雯丽慢慢的走过来,今天穿着上回做摩托车的小裙子,高粱心里就是一热,蓬松好扒,要是昨天摘酸梅的时候这样穿,肯定把她扒光了。

    高雯丽一眼就瞧见混在女人堆里的高粱,那些女人嘻嘻哈哈的,高雯丽小脸顿时不太高兴了,朝高粱一招手。

    “高粱,过来下!”

    高粱撒腿就过去,后面的女人都笑歪了,尤其是王蓉,脸上好像把什么事儿想透了一样,透着狡黠!

    那些女人笑得浪,高雯丽更不开心,板着脸跟高粱说话。

    “高粱,你怎么混她们在一堆了?”

    “我领东西呢!”高粱一下就起了坏心思,想试探下高雯丽,小声着说:“拿两个咱们试试,不会怀孕。”

    高雯丽作势要打高粱,但人多看着又不好意思,终究只是白了他一眼。

    这时候陶恩国在上面嚷嚷,谁都能听到他的大嗓门。“高二军,高二军呢!”见到没人应答,陶恩国干脆喊上了绰号。“二浑子在不!”

    二浑子去年娶的别村女人,他老娘是为了给他收收心,结果根本不管用,还是一天到晚瞎混,女人哭也没法哭,回娘家还要被二浑子闹上门。

    陶恩国发到二浑子这儿,发现没人上来领东西,朝村里跟二浑子交好的一个小伙问:“寸头,二浑子干嘛去了,他媳妇咋也没来!”

    “二军在县城打架,被县里的派出所抓了,她媳妇在家抹眼泪呢!”

    人群里一下就炸锅了,这个事就像朝村里扔炸弹一样,引起轰动。高粱一听,全是幸灾乐祸的,二浑子还真是把人恶心坏了,没一个人同情下。

    只有一个,二浑子他娘,不知道啥时候过来的。

    陶恩国只觉得二浑子活该,不只是陶恩国,高样村的乡亲都觉得,早就有人说来,二浑子将来肯定是挨枪子的命,被派出所抓了,不知道多少人在后面喝彩呢!

    人堆里冷冰冰的没出声,二浑子的老娘睁开老眼看了看,绝望的闭上了,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村长!大伙儿,俺家二军平常是对不住大伙,太浑,太不是个东西,被抓了也活该。但都是乡里乡亲的也知道,俺家就这个根,没个依靠,我怎么活啊!”

    二浑子的老娘一把鼻涕一把泪,都跪倒了,几个泪水多的小媳妇也跟着红眼睛。

    “错都是二军的,可我求求大伙了,搭把手救救二军,都是高阳村长大的孩子,二军记恩,以后会变好的。”

    有人心软也有人不忿,不忿是指望不了高二浑子,这祸害早死才好呢,心软是对二浑子的老娘,二浑子老娘生得晚,都这把年纪了还下跪求人!乡亲们心是软的,这事要搁谁身上谁受得了。

    “二军他娘,我让乡里给你申请个五保户,不让您饿着,但搭一把这緡难了,那是县里派出所,咱们也够不着薄。”

    陶恩国这话没错,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县官老爷的地方能说得上话吗?就说二浑子这货不开眼,村里乡里横也就算了,县里是那么好横的吗?这回吃大亏了吧!回去赶紧教育自己的娃,千万别学二浑子。

    高粱在一旁听全了,高粱叹了口气,就觉得二浑子有点背,更多的也是他自己作害的,也叫报应!

    不沾亲不带故的,高粱的想法和大伙乡亲一样。

    “高粱,我以后不要求你长本事当村干部了,照样没用!”高雯丽气呼呼的说。

    “啥情况!”

    高粱听得心惊肉跳的,高雯丽这是要反悔,娘的,早知道那天还不如把她裤子扒下来给ri上呢!就知道这小妞不靠谱,亏大了!

    “我让我爹想想办法救救二军,我爹还把我教训一顿。他当个支书都神气上天了,到头还是连个亲戚都搭救不上,有什么用。”

    就像从天上掉到地下,高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里埋怨高雯丽这小妞说话说一半,急死人!

    “那我以后再长更大的本事,啥事都办得上,你还是做我媳妇行不。”

    “高粱,我说正事呢!”

    “我也说正事啊,有本事才能救高二军是不!”

    高雯丽甩着大辫子,把头歪一边去不理高粱,心里面秱惻气。想了想就说了句气话。“高粱,你要是能把二军救出来我就做你媳妇。”

    高粱瞪了瞪眼,心里琢磨开了,好不容易高雯丽松嘴了,再往上试试看。“那我要是把二浑子救出来,我们就要真真正正的弄一下,让你真真正正的做我媳妇。”

    高雯丽一愣,没想到高粱会这么说,气话憋在哅口还没说完,又加了一句。“你先救出来再说!”

    高粱乐坏了,眉飞sè舞,要是没人的地方都能翻跟斗,高雯丽这是答应了!不过高粱又纳闷了,高雯丽为啥对二浑子热心上了?

    听高雯丽的说,高粱才想起二浑子家跟高雯丽家是亲戚,但高唐做了支书,眼皮翘得高,自然不把二浑子家放在眼里,久来久去就生疏了。二浑子他爹小时候对高雯丽挺好的,高雯丽记着亲,这才想起救二浑子。

    原来是这么回事!高粱乐呵过了才开始头疼,高雯丽这小妞就知道给小爷找麻烦,要ri她可得费劲!县里的派出所,那可不是这山沟沟里,水深的很。高粱跟王剑兵是兄弟,王栋梁也挺看好自己的。可他们也就在乡里搅搅风雨,到县里恐怕也使不上力了。

    咋办!

    要不反悔了,以后再想办法哄高雯丽?高粱有点打退堂鼓了,不过又舍不得,高雯丽好不容易松口答应了,要是二浑子明天就放出来那还不悔死去!还是先想想办法。

    一整天高粱愁得头都大了,吃饭都尝不出味儿,婶子肖月梅问高粱今天村部发什么东西了,高粱掏出避/孕/套,肖月梅脸上也是一红。

    “缺德玩意,怎么这东西也发!”又想到了什么事,没拿过去。“你拿着呗,婶子用不着,结扎了。”

    高粱满心的心思都在高雯丽说得搭救二浑子身上,没怎么注意婶子肖月梅的眼sè。只见肖月梅脸上一喜,心里盘算着等高晓晓放假回家了,又把她赶去小砖房跟高粱睡

    回小砖屋高粱还在寻思,脑子都想大了,才垂头丧气滇澤床上望天。唉!小爷能有神仙的本事就好了?

    好像什么东西滑过脑子一样,高粱像只烧着了尾巴的猴子急匆匆的爬起来敲脑袋,神仙的本事,小珠子!

    急忙把小珠子从兜里翻出来,黄黄的灯光下,小珠子这回又变了样,再不是圆溜溜的肉球,而是光滑透亮的一颗黑珠子,上面还能反光。这种神奇的变化让高粱更加的渴望,说不定真能让他有神仙的本事。

    捣鼓了好一阵,高粱也没发现什么,轻轻的敲一下跟玻璃球似得,没变化。这时候高粱想起说故事的那些宝贝都要沾血的,应该可能宝贝都一样,以后就认他做主人了。

    高粱找小刀把手指头划破,涂抹到小珠子上,等着小珠子的变化!

    娘的,骗人的玩意,没一点动静,高粱嗅澺的咬着手指。小珠子静静滇澤在那,上面是高粱的血,红彤彤的。

    血不行!肯定还有其它办法,高粱还不信邪了,撬不开这小玩意,血不行就用尿,高粱撩开裤裆,嗖嗖的淋了一泡热腾腾的尿在上面。

    让你没用!让你骗人的玩意!高粱纯粹是带着发泄的心理,尿得爽快,还嘟嘟的吹口哨,吹着吹着,啪嗒一声清脆的响声,小珠子裂开了

    高粱慌了神,也不顾自己尿得脏,忙把裂开的小珠子捡起来,心里就像掉了一块肉似得。娘的,亏大了,小珠子就算没用也是个宝贝,能值不少钱呢,被自己的尿坏了!高粱一阵懊恼。

    把小珠子放倒床上,那两片裂开的小珠子间,居然躺着一枚古老的铜钱!

    “什么玩意,铜钱!”高粱捏在手里抛了抛,仔细看了起来,小珠子里出小铜钱,这也是亏大了的买卖。

    “你为什么要对我撒/尿。”

    空荡荡的小砖屋没别人,这个突然发出的幽幽声把高粱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从上到下打哆嗦!

    “你是谁?鬼呀!”

    “我在你手里。”幽幽的声音像个老头一样,不紧不慢的说:“我不是鬼。”

    在我手里?高粱一咕噜爬起来把小铜钱放到点灯下照亮。很古老很陈旧的一枚铜钱,上面的字高粱根本不认识。

    “你是小铜钱?”

    “是我!”幽幽的声音在说话,高粱带着紧张又好奇的心情敲了敲手里的小铜钱。“是你在说话?”

    “你为什么要对我撒/尿?”

    高粱脸上一红,对刚刚的事表示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早出来,我就不会了。”停了一下,高粱又激动了。“你是神仙?”

    “我不是神仙!”

    “那你是什么?有什么本事?”

    “我是一枚铜钱。”

    高粱想把小铜钱扔地上踩两脚,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就算是铜钱,也是一枚不简单的铜钱,肯定有别的本事,不然你见着铜钱会说话么?

    “那你是怎么会说话的?”

    “我在世上两千多年了,跟着很多人学的,他们说我听,我也会跟他们说话。”

    两千多年,高粱手指头也不够掐,也不去管了,反正很久很厉害就是了。“那你是妖怪?”

    “我也不是妖怪,按他们说的,我只是一个有灵xing的东西。”

    “那他们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