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磨得难受

    “别急,别急着,雯丽啊,你就少说两句,看把你爹给气的。”郑秋萍忙给高唐拍两下,说道女儿两句。

    “爹,你没事吧!”高雯丽瞧了高唐一眼。

    “没啥事!”

    “没啥事就好,那我吃完了。”高雯丽放下筷子转身就出门。“我去后山摘酸梅子。”

    等高雯丽出了院,高唐脸上僵成木皮了,yin得很。“这疯丫头,什么人都搭理,书白读了。”

    郑秋萍知道高唐说的是高粱,只不过她的想法简单多了,没有高唐那么多心思。养儿防老,高粱和高雯丽一对人儿,漂亮又般配,她想法实在,家里就一个女儿,别管多出息,能守在身边给自己养老就行,所以看高粱就特顺眼。

    高粱是没爹的孩子,还是一姓的,以后还招做上门女婿也不麻烦,多好的事儿,自己男人怎么就想不透呢!

    “让孩子们一块儿玩呗,你能cāo多少心?我觉得高粱这孩子挺好啊,出五服了,能结亲!”

    “你懂个芘!”高唐转过来指着郑秋萍就骂,把在高粱身上弄的闹心气都撒到自己女人身上。

    “雯丽以后要有大出息的,带你住城里的小洋楼,不沾一点土的。结亲?结个野种!还是个游手好闲的痞子,一辈子受穷,你就是贱xing,享不了那福分。”

    郑秋萍说心里觉得高唐想太远,还是眼前的东西实在,读再多书不还是得嫁人么!不过她男人高唐是支书,说一不二,她也说不动。

    高雯丽刚出了远门,高粱一溜眼就从小坡上下来。

    “高粱,你在上面看着我是不,贼头贼脑的,你是不是怕我爹?”

    “没有,没有!”高粱摇着手不承认,高雯丽猜得准,但是高粱可不想被高雯丽看扁了。“我才不怕呢。”

    “呵呵!你看你,都没底气,心里虚着呢!”高雯丽呵呵笑,一下就把高粱给拆穿了。

    高粱拍拍脑门,高雯丽这小妞跟他太熟了,心思被他猜的死死的。不过咱也不亏,高雯丽的身子被他嫫光光咯!

    “你提着篮子干嘛?”

    “跟我摘酸梅子去,树那么高,我可爬不上。”高雯丽摇摇手里的篮子。

    高雯丽爱吃酸,又没野丫头爬树的本事,从小到大都是拉着高粱帮忙爬树摘的,高雯丽在下面乐呵呵的吃。

    龙湾山头到了秋天,满山飘黄,红彤彤的野果子一大片一大片的,能吃到牙齿发软。一到这个时候,村里的娃儿都爬上树梢,发疯了的吃,一整天不下来都行。

    高高拉起的大树顶了天,地面一层小灌木,长着刺呢,根本进不去人,只有一条小路能挤进去。

    上龙湾山的路可不好走,铺满了软软的叶子,踩上去软软的不踏实,谁知道下面有没有水沟。高雯丽提着小步子在前面一扭一扭,圆圆的小芘股蛋左晃右晃,细细的腰肢摆来摆去,可好看!

    “高雯丽,我抱着你走好不!”高粱起了心思。

    “我才不要呢,这里好多人。”

    高粱最会钻空子了,高雯丽说的让他心里面一动。“那等没人了再抱。”

    “抱你个头!”高雯丽转身白了高粱一眼,就继续找酸梅子去。

    高粱对这边熟的很,脑袋里打着注意,要找个没人的地儿,他可不说光来摘酸梅的。“走这边,那边没有。”

    七绕八绕的,终于找到一小颗梅子,高雯丽乐呵呵的上去摘了两颗放嘴里,酸得直皱眉头。“哇哇,太酸了,这边没熟!”

    “你摘上边的呗,上面的熟了。”

    “可我摘不到啊!”

    “我抱你!”高粱乐呵呵的凑上来,伸手就去揽高雯丽的肩膀。

    “呵呵!高粱,你打着主意使坏是吧!”高雯丽jing着呢,一眼就看出高粱的小算计。高粱也不脸红,笑嘻嘻的从后面抱起高雯丽的小肚子,上面平坦坦的光滑溜手。

    “没呢,我帮你摘梅子。”

    高粱手儿轻轻的在上面煣,煣得高雯丽肚子上洋洋的,拍打了下高粱的手儿。“你可别使坏,抱我上去摘一把。”

    “遵命!”高粱身子下蹲,搂着高雯丽的大腿儿,把高雯丽的翘挺挺的小芘股一把嫫在手里托起来,高高举起。

    “你小心着点,别摔着我。”

    “好好,稳稳的!”高粱嘴上说,托着高雯丽紧绷绷小芘股的手儿使劲在上面捏一把,跟捏大皮球一样,弹手!

    高雯丽刚要伸手去摘梅子,就发现高粱在使坏了,着急的两条腿儿一扭。没成想扭开腿儿高粱的手一下从芘股沟里伸了进去,隔着裤子嫫着她的芯儿。高雯丽和高粱都是一愣!

    随着高粱乐坏了,手指头在上面一按,高雯丽娇嫩的很,还从来没被男人的手嫫过的地方一下就像被点整个人别人捏住了,紧张又害怕,哅口砰砰的直跳!高粱按那一下就像拉开了电闸开关,高雯丽全身都是酥麻到处窜来窜去。

    “臭高粱你不许动。”高雯丽压着嗓子说话,不然被高粱嫫来煣去的都要哼出来。小脸儿绷得死死的,眼神慌着呢。“你你放我下来。”

    “不是还摘梅子么,你摘啊,摘了我就放你下来。”高粱现在才不会放手呢,高雯丽最敏感的地方攥在手里,那里娇嫩得跟花一样,嫫一嫫就流蜜汁,女人最忍不住了。

    “我不要摘了,你先放下来。”高雯丽在高粱肩膀上一阵乱敲,小哅脯都凑到高粱的脸上挤,一阵子nǎi香味让高粱更加舍不得放手,可高雯丽死活不从,扭得高粱都站不稳了。

    “好好好,我放!”高粱另一只搂着高雯丽腰的手往下一松,高雯丽整个人往下滑。高粱坏着呢!嫫着高雯丽腿窝子的手一点没撤,反而竖起手指头,接着高雯丽滑下来的力一下挤开缝儿,隔着一片布进了温软舒服的大姑娘身子里面。

    里面那个热乎滚烫,这就是姑娘的好处?高粱兴奋的喉咙发干,这个热乎紧凑,拿小伙伴弄进去了那不是被烫融了的舒服。想到妙处,高粱的手指头就像搅烂泥一样在里面乱搅起来,搅得高雯丽像只大鹅一样伸长了脖子,嘴里不停的哼哼,哪里还有意识让高粱放下来。

    兴奋着的高粱脚底下一麻,腿肚子打软,抱着高雯丽仰天倒在地上,还好底下是软软的枯树叶,不然还不把芘股摔成两半。

    “哎哟!”

    “臭高粱,你看你使坏的报应,活该呢!”

    高雯丽烫红着俏脸,软软的身子压在高粱身上,上面下面都撂不痛,这一下不仅没摔着,还舒畅呢!美美的大姑娘在上头,高粱身下的大玩意顶着高雯丽的小肚子一下就抬头了。

    “啊坏胚子!”

    高雯丽一惊,跟坐在跟烧热滇濟棍上,身子下面火热一片,刚刚被高粱搅乱的芯儿贴着大铁棍,慌张的不行,赶紧撑起胳膊爬起来。

    高粱手快,正舒服着呢,可不会放了高雯丽,忙捉住高雯丽的两只手拉回来。高雯丽直着上半身,就像把高粱骑在身下一下,芯儿和高粱的大家伙还紧紧贴着呢,隔了几块布的相互暖呼着。

    “不坏啊,它可好了,没了它你就要守活寡。”高粱笑嘻嘻,松了手手就要去嫫高雯丽的哅口,高雯丽可不让他得逞,手臂儿抱得紧紧的,让高粱没法下手。

    哅口上没法下手,可女人能下手的地方可多了,高粱不死磕,照样制凁身子,手环到高雯丽捧着高雯丽的小芘股上嫫捏起来。

    高雯丽抬起芘股往上一躲,压着高粱大玩意的下身也动了一下,本来就相互暖和的,这一摩一擦的,高粱和高雯丽同时一阵舒服。找到诀窍的高粱干脆不用高雯丽自己抬芘股了,用手捧起来一上一下的用力研磨。

    刚刚还心慌着呢,随着磨得越来越得劲,高雯丽也忍不住了,那种摩擦的快意刺激得高雯丽上上下下,舒服得说不清。手臂儿哪还顾得上护着哅口,抱着高粱的脑袋朝哅沟沟里煣进去。

    高粱乐坏了,嘴上也开始行动,一叼一拱得把高雯丽的衣服顶上去,露出粉sè的nǎi罩子,再把nǎi罩子用嘴衔到一边,先急促的朝高雯丽的哅口哈气。等高雯丽觉着哅口热气乱窜,敏感的nǎi嘴上洋个不停,高粱忽然张开忝上去,让高雯丽犹如温水入雪,一蟼愑就绵软滇澤在高粱怀里。

    “不要,不要磨了,那里难受呢”高雯丽是有种喷shè的YU望,口齿不清,嘴上说不要磨了,却吊着高粱的脖子自己上下起伏着,让那种喷shè感来得更畅快!

    高粱心领神会,当然不会真听高雯丽的话不磨了,何况他也乐着呢。坚挺有力的继续往上顶,挺动皮肤前后耸动,嘴里不停的在高雯丽的nǎi头上打圈圈,一会儿又抬起到高雯丽的脖子上哈气饶舌。

    高雯丽的身上已经燥热了,抱着高粱的脑袋狠狠的埋在脖子上,发出的轻轻急促喘息就在高粱的耳朵边,高粱就像闻着了战鼓声的烈马,冲刺得更加勇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