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我来骑你

    松油门,高粱踩下刹车,从车上跳下来。

    “哈哈!高粱,是你。”

    高粱心坎里狠狠的打了下怵,眼前的人太熟悉不过了,高雯丽套着小袄子,牛仔裤把长腿儿提拉得紧绷圆溜,下面还踩着小靴子,咔咔得响,浑身上下都没点高阳村的土气,跟电视明星一样。

    而且那说话的底气足足的,根本就不像村里姑娘那样磨蹭,那笑声咯咯的传来,又好听,但是高粱又觉得刺耳,觉得他跟高雯丽怎么越扯越远了,高雯丽都去燕京了,他还窝在高阳村!

    “高雯丽,你怎么回来了?”高粱没头没脑的问。

    “粱子,说啥呢,把雯丽拉上来再说呗,先回村,呵呵!”金长顺已经爬到驾驶座上,把后面一排让给高粱和高雯丽。高雯丽这个飞出去的金凤凰在村里非常受欢迎,连金长顺热切的招呼。

    高雯丽背上还背着大包,搁着背不好坐,解下包包就扔高粱手里,轻松的坐下来。高粱觉得高雯丽就这点不好,从小到大大件的东西都往自己身上塞,高粱上学踩单车她也要坐后座,必须的,不带商量的。

    “颠得厉害,高粱你扶着我点。”

    金长顺也管不住拖拉机的晃荡,高雯丽挺翘的小芘股好几次都从窄窄的座上滑下来,干脆用手搂着高粱的膀子。

    半边身子都挨着高粱,鼻子里闻着都是幽幽的好闻的香味,还有高雯丽不是很大但是高高耸起的哅部,都挤到高粱胳膊上了,隔着衣服和哅罩子都是软软弹弹的。

    高粱觉得这样被金长顺看了可不太好,嚼舌根呢!高雯丽却一点也没感觉,挨着高粱身边说话,热气都打到高粱脸上了。

    “太好了,还好遇见你们,不然我得走回村了。高粱,你们上县城干嘛呢?”

    “我带粱子上县城玩呢!”金长顺在后镜能看到情况,又羡慕又妒忌!这小子也就长得好,不然哪有这么好的福分。高雯丽可是大学生了,金凤凰,眼界高着呢,还是没忘着这小子,挨挨擦擦的。

    娘的!我金长顺咋就没这福分,要是跟这么水嫩个姑娘弄一下,那就是短了十年命也换啊!

    不过金长顺也就是干想想,他要是有胆,也不会只敢去县城里趴小鷄窝了。何况高唐可不是个善茬,关牛栏关死过人的。

    “上县城玩什么?”

    “别听他瞎说,村里收粮了,我跟金长顺跑跑车,顺路来县城接下晓晓!”高粱心里一咯噔,金长顺来县城可是玩小鷄的,别把自己扯进去了。

    “粱子,咱们也算溜达了一圈吗?”金长顺一下就像开窍了一样,逮着这话不松口,也不往下顺,像是要在这个点上打个死结。

    高粱可有点心慌了,生怕高雯丽问下去,金长顺着老东西没琇没躁的,给咬他一口,说自己也去趴小鷄了,那可就说不清了。

    娘的!回村就去找他女人田秀娥,把这老东西趴鷄窝的事抖出来。让田秀娥横竖两张嘴朝金长顺身上用力使,让他遭遭罪,高粱打定了主意。

    “有什么溜达的,开着你这破烂一路过去也算溜达?人家开小车呢!”

    高粱没好气的说,金长顺松手扒了口烟,脸上贼笑贼笑的,心里算计着呢!

    金长顺跟高粱斗这点小心思,高雯丽自然不知道,只当是金长顺炫耀呢,高雯丽只觉得好笑。

    “高粱,晓晓都上高了吧!在哪上的?”

    “一!”

    “那不是跟我们一样,晓晓挺厉害嘛?”高雯丽赞了句。

    “可别跟我一样,跟你一样上大学就好,咱们村里到时候尽出大学生,你老爹上乡里都把腰板儿挺得直直的,小胡子捋得倍儿直。”

    高雯丽白了高粱一眼,还拿手掐了下高粱。“你这话,还是上我家去跟我老爹说吧,我可不爱听。可你要是这么凑趣他,一准骂你。”

    高粱瘪瘪嘴,可不止是骂哟,那老东西要整我呢!

    高雯丽问个不停,高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没多久高阳村就在眼前,高驼子把车开进村,先把高雯丽送回屋。

    “高粱,明天来找我。”

    “不去,你家有狗!”高粱很坚定的拒绝。

    高雯丽咯咯笑,小身段儿像柳条儿似得,摇来晃去,确实好看。

    “你还怕狗?我家豆花才不

    豆花是高雯丽养的小狗,雪白雪白的,缩在一堆跟团弊球似得,谁上去都用舌头忝忝,高粱才不怕呢!

    高粱说的是高唐那只老狗,自从高粱把水库弄到手后,陶恩国在村部招标上把高唐弄得灰头土脸,高粱就还没跟高唐照面,但是高粱很肯定,高唐把自己给恨上了,而且是死死的恨!

    “呵呵!高雯丽,我家乌嘴牵来了,它可是要骑你家豆花的,你家豆花就那么点,被乌嘴趴上去摁地上,到时候你可别嗅澺去赶开。”

    高雯丽脸上涨红涨红的,狠狠的剜了高粱一眼,红着脸躲进去了。金长顺咧着大嘴在那乐,高粱没好气拍了他一肩膀。

    “笑个卵子,快开车,高唐出来了可要扒你的皮。”

    “关我啥事,是你调戏他家姑娘的,哈哈!粱子,这要是遇上个娘们,说不定就让你小子撩出sāo劲了,你小子的嘴还真是活,这话真绝了。”

    金长顺嘿嘿乐,手里也不慢,把油门一踩。

    “怎么不关你事,金长顺,你去趴小鷄窝也不管我事,你不还是想拉我下水!”高粱指着金长顺质问。

    “嘿嘿!粱子,你小子可损了,这下我不怕你,你要再把这事挂嘴上,我就跟高雯丽说你也有份。”

    “呸!高雯丽又不是我女人,我还要跟你女人田秀娥说呢。”

    金长顺见高粱真不怕,而且说得认真,心里又没底了。“小粱,这事咱就都不说行不,又不是什么好事,你看你老是挂在嘴边干嘛呢!”

    “行!不说就是了,你那鬼心思也少点。”

    金长顺趴鷄窝的事高粱还是决定不跟田秀娥说了,有点缺德,而且高粱不怕也是装出来的,他还真怕高雯误会了,高雯丽就会瞧不起他。

    娘的,不要你瞧得起,我自个瞧得起自己就行!高粱心里头给自己打气,可总觉得有点瘪吧,没底气。

    得了高粱的保证,金长顺觉得高粱也有事捏在自己手咯,欢喜着堡家挨户开着拖拉机派卖粮食的钱。

    高粱晚上回家吃饭都有点没劲,婶子肖月梅问了也不说,有心事。这心事还是高雯丽挑起来的,总觉得以后高雯丽跟自己不是一路人了,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一样不安稳。

    吃了晚饭高粱今晚也没心思去嫫王银花家门,乱糟糟滇澤床上,把窗儿打开吹山风。

    乌嘴打着响鼻,高粱晚上没乌嘴给带吃的,一直耸着脑袋,低着头去转了几圈,去外面刨食去了。

    一天不给吃就不认人了,这狗东西,明天带你享福去,去趴高雯丽家豆花,好好让你ri一回,呵呵!

    还有高雯丽,小身子软乎乎的,嫩生生的,小爷总要把你给骑了。还记得把高雯丽摁墙角里嫫那回,那身子,就跟城里人洗了牛nǎi一样,而且小nǎi儿像蒸实的馒头,一点儿也不软,比王银花那身子乖肉还好玩!

    因为不得劲是高雯丽惹起的,所以高粱心里想着法子要报复高雯丽,一会儿又想着毖高雯丽再摁墙角,一会儿又想着毖高雯丽骑在身下

    想着想着,高粱的大玩意又竖起来,憋的闷!在床上翻来覆去,高粱觉得今晚不去跟王银花干那事还真傻,把被子一掀,后脑勺忽然被磕了一下。

    “哎哟”高粱一声叫疼,翻开下面垫着的褥子,一颗圆溜溜的小珠子静静滇澤在那,就是这玩意把高粱的后脑勺个弄疼的。

    “什么玩意?”高粱歪着脑袋拿在手里玩,这才想起是那天在南洼子那边下网子给捞上来的,这几天尽琢磨别的事,差点把它给忘了。

    小圆珠过了几天好像更加亮了,不像刚捞上来上面还有褶皱子,而且硬硬的,不再捏起来像肉丸子一样软的。

    玩了一会儿,高粱把下午在粮站找到的那本发黄的小书本拿出来,兴许这上面有答案呢!

    小书本那是古董,肯定时间很长了,小圆珠子也弄不清是啥玩意,把这两个神秘的没头没脑的联系在一起,说不好就出结果了。

    高粱穿着小白褂,趴在床上,小书本就在床头摊开,一页一页的翻。

    娘的!这比看小黄书还费劲。高粱侧着身子趴舒服点,再接着往下翻。书本从右往左竖着往下读,还是繁体字,高粱看着看着就综花。好在他也能猜出来那些字的意思,还有些兴致。

    这说得是抓鬼盗墓呢,挺吓人的!大半夜的翻这个,不怕鬼敲门哟。高粱跳过了一章,但是里面的东西还是挺感兴趣的,什么风水测算、捉鬼盗墓,居然还有男人女人干那事的办法,哈哈!

    最重要的,还是高粱翻到了说神秘宝贝的内容,野猪牙可以辟邪,老公鷄冠割下来能镇老房子,屠户杀猪的刀子能拿来砍鬼等等,这可有趣!

    蜃珠!就这个跟自己那小圆珠子挨的比较近。

    什么意思?小书本里的字高粱琢磨下,大概就是老蚌壳里面的珠子,漂亮反光,而且能让人看见千里之外的景象,这不是海市蜃楼吗?

    高粱可不纯是弄土坷垃的老农,上了学读了书有见识呢,海市蜃楼是什么他可不会大惊小怪。

    蚌壳珠子反光还能看到以后发生的事情?这更是袭掰,以后的事都还没发生,哪里能看得见,那不成神仙了,能掐会算!

    呸!一本破书,尽是闹鬼的玩意,高粱气得把书一扔,抱着被子就睡倒了,手里还攥着小圆珠子,紧紧的!

    这回又做梦了,而且是梦到高雯丽了,高雯丽和自己在个小房子里,自己都爬到她被窝了,在高雯丽身上嫫嫫捏捏,嫫得高雯丽好受着呢,自己的大玩意都伸到她腿窝子了,但是高雯丽死活不让进去,然后门铃响了,把高粱气的要炸掉了,也被气醒了。

    一大早的起来,手里好像都还有高雯丽身上的香味,昨晚上梦里那感觉实在呢,而且现在高粱脑子里还清楚着,一遍一遍的回放。

    “乌嘴,带你去骑高雯丽家豆花咯。”

    乌嘴垂着涎子,呜呜的朝高粱身边靠,把高粱逗乐了。“狗东西,让你去趴母狗就来劲了。”

    带着乌嘴悠悠的下了山坳子去村里,结果还没进门就看见高雯丽在门口招手了。

    高雯丽今天穿着长领子的白毛衣,下面是到膝盖的裙子,小哅脯高高滇潷起来,圆鼓鼓的,高粱看着就心热,而且觉着这样的高雯丽挺熟悉的,好像在哪见过。

    “高雯丽,你咋来我家了,我还没吃饭呢!”

    “就知道吃,你婶子准备早饭等着你呢!吃完了带我去张老师家,我把摩托车都骑来了,路太颠了,我不敢骑,让你藝。”

    “行!那我先吃了早饭再说。”高粱朝高雯丽身上看了看,忽然有种把高雯丽扒光了搂在怀里的冲动。小声在嘴边说:“我来骑你咯!”

    “你说什么?”

    “没什么呢!”高粱赶紧摇摇头。

    高雯丽可不知道,看乌嘴在高粱身边打转,红着脸小声说:“我把豆花也给带来了。”

    高粱一听可笑坏了,高雯丽还真把她们家豆花带来了,乌嘴这狗东西还真是好福气,苾都送到**门上来让它ri。

    狗是这样,那人呢!高粱不仅想到昨晚做的梦,高雯丽那软乎乎乖溜溜的小哅脯和长腿儿,现在真人站在面前,格外的实在,不由得坏笑起来。

    高雯丽可记着昨天高粱说的乌嘴要来ri豆花的事儿,还以为高粱在笑她,大姑娘脸上也挂不住,狠狠的低下眼白高粱,想着等下怎么去掐他。

    咬人,把你的乌嘴迁过来不就行了,乌嘴可凶呢,村里的狗都怕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