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一日一小时

    往回走了一半路的梭子顿时来火了,这可是校门口,在这闹事让校方领导知道了,他这个保安是肯定干不了的,这不是砸他的饭碗吗!

    “梭子,是我呢!”

    “粱哥!我靠。”梭子瞪大了狗眼,一看见是高粱,喉咙咕哝咕哝的咽了两口唾沫。

    “粱哥,你啥时候来的,也不先说一声。”梭子上上下下的嫫了一圈,身上干瘪瘪的,什么也没找到。“烟呢,我草”

    左右看了一圈,被高粱顶的进气多出气少的刁子蹲在地上脸sè发白,梭子一把搂过来,从他兜里掏出刚刚要散给他的那盒烟。理也没理被揍了的小痞子,嫫出两根递给高粱。

    “粱哥!我这没带好的,将就抽着。”

    高粱也没跟他客气,点上一根,看着围观的学生一副傻眼的模样,还有高晓晓惊呆呆的样子。

    “梭子,现在不错啊!上制服的岗,让谁进就进,让谁出就出。”

    梭子嘿嘿陪着笑两声,目光有瞟到被高粱揍了的刁子,脸上一黑,也不管刁子正遭罪着,一巴掌就拍在叫刁子的小痞子脑门上,把人拍得滚地上。

    “这狗ri的不长眼,粱哥,怎么惹上你了?”

    高粱扒了两口烟,向高晓晓一指说道:“梭子,那是我妹儿,亲妹子,以后帮我看着点。”

    “没问题,保证谁也动不了她。”

    梭子忙着点头答应,他和高粱的交情说起来是跟王剑兵有关,梭子是王剑兵铁杆小弟,见了高粱也就有点矮一截的意思。高粱说什么,他就听着,不然王剑兵可有点饶不了他。

    再说高粱手里狠又黑,梭子自个也犯怵,让他看着一下高晓晓不给人欺负也不为难,梭子没胆子说不。

    “那就好!尼濎请你吃宵夜,今天还有事,你不也要上班吗?”

    “粱哥,不能这样,我请你才对。你放心,这孙子我收拾服帖了,以后没人敢动你妹子,要是以后你妹子有啥事,跟我说一声就行。”梭子又踢了地上的小痞子一把。

    小痞子实际上是回过神来了,不过他有眼力见,梭子跟高粱关系不一般呢,这会儿他起来估计还得挨揍,就干脆躺地上装死狗。

    梭子踢了他一脚,他摇摇晃晃的爬起来,也不敢看高粱,一溜跟着梭子到一边去了。

    “娘的,就知道你这孙子装死!”挨着梭子的骂,小痞子有点委屈。

    “梭子哥,那家伙下手太狠了,我都抽不过气。麻痹那么拽!”

    梭子就知道小痞子还不死心,眼睛狠狠的一瞪。“刁子,你小子跟我也认识,听我的,死了这条心,那女孩更别碰。”

    “谁那么牛苾,连梭子哥你也怵!”小痞子瞪大眼,感觉梭子这可不是在开玩笑的。

    “知道一那次打群架的事吗?就是他!”

    “我知道,听说是一个学生惹了道上的,道上的都打到学校来了,后来道上的却被打退了,跟他有什么关系。”

    梭子翻了翻白眼。“那次事情闹得大,保安都吓趴了不敢管,就是他拎着钢管跟我表哥把道上揍退的,这事一没敢抖出来,不过后来道上的几个痞子就被抓进了局子,也没见放出来。所以,就你这么个玩意,不够人家揍的,收点心,要是给我惹麻烦,我都不饶你。”

    小痞子缩了缩脖子,不仅后怕,看了那边的高粱一眼,灰溜溜的猫着腰溜掉,生怕被高粱再看见。

    高粱才没工夫去搭理他呢,打架欺负人偷鷄嫫狗的最没出息,都不愿意跟他们搅在一块,转身走向高晓晓。

    高晓晓可不知道高粱这些事,三言两语就把那小痞子打发了,还跟学校的保安关系不一般,让她觉得有点好奇,而且像挺厉害。

    “高粱,你怎么来了?”

    “晓晓,我来县城办点事,顺般接你回去,同路不?金长顺把车开过来了。”

    几个女同学好奇的打量高粱,又在猜测高粱和高晓晓的关系,好像是兄妹!哥哥挺帅的吗,而且厉害的样子,要是自己家的就好了!

    “不了,我还要去买书呢,你们先走,我自己坐车回去。”高晓晓奇怪的发现身边几个女同学看高粱的眼神好像有点不一样,但她却说不出来,下意识的觉得她应该和高粱保持一点距离。

    高粱往兜里嫫了嫫,掏出五十块塞在高晓晓手里。“多买书看看,晚了就在县城吃饭,别挨着饿回去。我先走了,金长顺还等着呢!”

    高粱走了,围观的同学也散了,高晓晓说去买书倒不是开玩笑的,跟几个女同学一路去县城书店。

    “高晓晓,那是你哥哥不?亲的?”

    “不是,我大伯家的。范香香,说他干嘛?”高晓晓疑瀖的看着身边的女同学。

    “没什么,觉得有哥哥挺好的,长得好看还挺厉害,而且也很有钱,我就是没这样的哥哥。”

    “他有那么好?”高晓晓想了想,好像还真像说得一样,不过,她怎么就不觉得呢?

    “范香香,你不是想做我嫂子吧!”高晓晓扭头问身边的同学。

    回到拖拉机上,金长顺烟都抽了好几根,还一个劲的埋怨高粱磨蹭。

    “金长顺,你咋那么快,花了钱的,怎么也得干上一个小时吧!”

    高粱觉着奇怪,这都没半个小时呢,铁兜里的烟芘股都七八根了,金长顺等了这么久,那干那事才花多长时间?

    金长顺一口烟呛到鼻子里。“咳咳粱子,你小子是损我是吧!能干上一小时我还上这来花钱干小鷄,村里不知道多少女人张开大胯子等我ri呢?你以为是公驴使那玩意配种哟,一小时,就你这小鸟儿,能ri上五分钟都厉害了。”

    那我不是厉害到家了,上次在高粱地里把王银花压在田埂上,可是足足干了一下午,三次!分开了算一个不得干一个多小时?高粱想着,心情就特别畅快,繙黟长顺的样子就更好笑。

    金长顺老气横秋,好像裤裆里一只老鸟经验丰富,看不上高粱这类童子鷄,却不知道高粱把他狠狠的鄙视了,连自己女人都干不畅快,还好意思得瑟呢!

    “有ri一个小时的劲,嘿嘿嘿!”金长顺想着想着越来越起劲。“这儿的女人见到你都要绕道走,被你干了都不敢收你的钱。”

    “为啥啊?”高粱还是第一次听着这样的话,ri一个小时就不用给钱,还有着好事!

    “让你干怕了呗,你想想,这小鷄不像好女人,天天被男人干,下面早干了,没有滑子水。你往里戳上一个小时,还不像拉锯条似得,被你戳红戳烂了,就老遭罪了,还接不了客。她要是还敢收你的钱,下回再点她往死里ri,ri得她怕咯,求着你别ri了,乖乖把钱退给你,娘的,想想都解气!”

    金长顺也就是想想,他那点本事只会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还好趴小鷄只图自个畅快就行了,人家也不要求你能干多久,早完事人家多赚份钱呢,你拉起裤子就走人,也不用理她的感受,给钱的就是大爷!

    转过头罍黟长顺还是觉得不得劲,娘的,真有大玩意能ri一个小时就好了,那样

    金长顺甩甩手。“娘的,要真有那本事,老子就去村里ri女人,ri陶恩国家柳chun桃,ri高驼子家张晓翠”

    高粱嫫嫫脑袋,觉得有点想不透了。“金长顺,你说村里好多女人掰开大胯子等着ri,我咋不信呢,都有谁啊?吹牛吧!”

    “粱子,你别不信,女人啊,那是没遇上能把她ri好的,你要把她ri好了,能把你当爷给供着,让她干啥干啥。要说有谁?柳chun桃就是,她那个样子,腰小芘股大,还真得有能ri一小时的本事才能ri好她,没那本事也就在上面蹬蹬腿,自己完事咯!还有张晓翠、王蓉娘滇潾多了。总之说了,女人,有本事就上去ri,ri好了就服帖了!”

    金长顺是想那事想疯了吧!而且想的还是村里数得上的女人呢!高粱可不会真听他的,找个女人就往地上摁,那不被抓强jiān才怪呢!

    不过也不全是乱说,金长顺看柳chun桃就看得挺准的,高粱又想到那天柳chun桃求着自己ri她那样子,倒是跟金长顺差不多,想那事要想疯了。

    可惜金长顺没那本事,不然肯定跟柳chun桃搭上了,高粱那本事倒是绰绰有余,但觉得柳chun桃太贱xing,就是不去ri她!

    “粱子,是不是心洋呼了”

    高粱眼睛一瞪,金长顺把话咽下去,乖乖让出座位让高粱开拖拉机!刚学会这一下,高粱还是挺有手瘾的,狂躁的拖拉机就像头疯牛,而高粱就是个斗牛士,把疯牛训的服服帖帖。

    出了县城的水泥路,上了回村的黄泥地,车轮拉起的灰尘荡得到处是,跌跌撞撞的往前。

    “前面有人招呼呢?”

    高粱放慢了速度,不远的地儿有个人在挥手,要拦车。

    “粱子,估计是哪个村的,顺路就捎一段,赚个便宜人情呗。”这事金长顺见多了,来来回回顺个把人根本不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