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说媳妇

    金长顺就在间赚个差价补贴运费,还能不少的赚上一笔,所以每年都是他最积极。

    高粱也在帮着干活,给玉米粒、高粱米、旱麦子装得一袋一袋的,等着金长顺上门来收。装车纯粹是个累人的活儿,不过这活给高粱干了,高根明和金长顺都在一边打下手。

    “哎哟我说,粱子你慢点。”金长顺气喘吁吁,累得不行!

    趴鷄窝就来劲了,现在喊腿软,高粱扛起人高的蛇皮袋,一下卸到金长顺面前,金长顺直翻白眼。

    “粱子,歇着点,你长顺叔都上年纪了,比不上你蚌小伙。”

    高根明也有点吃不消,他干惯了技术活,体力活干着吃劲,比金长顺也就好上那么一点。

    “金长顺,你那身劲往哪儿使了?”高粱抽着卷烟在一边歇着,这话把金长顺那张老脸挤兑的都绿了,往角落里缩。

    “浑小子,看你娶了媳妇还有这能耐!”

    金长顺冒酸水的话,刚从屋里出来的肖月梅听了眉开眼笑,自家大侄子这样的,十里八村也别想有,想着就得意。

    “金长顺,粱子这能耐你从小看着,你面儿广,给粱子说个媳妇呗!”

    得瑟不死你,金长顺榜瘪嘴,眼咕噜朝高粱看,咧着嘴说道:“还别说,还真有个靠谱的事儿,我家外甥女,今年十七岁,初毕业,模样也还不错,尼濎让两个孩子见一见?”

    肖月梅刚才也就是显摆,心里早打着主意呢,金长顺的外甥女她心里可不怎么看得上,可就没把话往下接了。

    高粱朝金长顺瞅瞅,这老货笑得贼兮兮的,一看就没打好主意。

    “金长顺,那行!你外甥女要是跟了我,我待她好好的,啥好事都让着她,啥话都跟她说,保证不瞒一丁点儿!”

    金长顺心里发苦,这下搬起石头又朝自己脚上砸,也不知道高粱这小子心眼怎么那么多,要是把外甥女塞给他,他那意思回头就把自个上县城趴鷄窝的事给捅了

    “粱子这是,嗅澺媳妇啊,好好”金长顺尴尬的笑两声:“那丫头命贱,没这福分!”

    摞满了一整车,高粱往车上一爬。“婶子,我跟这车去溜溜!”

    肖月梅拿着扫帚扫地上掉的粱渣子,回头朝高粱招呼:“小心着点,金长顺,慢点开!”

    金长顺发起车,等跑出了村口,高粱拍了拍金长顺肩膀。“长顺叔,到了大路,让我来开一段儿呗!”

    “粱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车上上万斤粮食,咱还两条人命呢!这可不像老驴车,到了坎死不撂蹄子。这东西认死理,你一脚油门踩下去,是火坑也往里窜,不带回头的。”

    “行了吧!金长顺,除了会开车,这东西我比你懂得多。上了宽敞大路,你在边上看着,我悠着点,能出啥事?”

    “嘿嘿!”金长顺诡笑着:“也不是不行,但是粱子,你得跟叔讲究讲究,别老把去县城那事挂嘴边,根本没影儿吗!”

    “多大的事儿,我烂在肚子里。”高粱不耐烦的摆摆手,金长顺的心一下就宽了,到了大路,让高粱扶着方向盘,自己在一边看管着。

    “刹车油门的记牢了,先慢着点,别慌!我这是跟你玩命了啊!”

    “知道了!”高粱缓缓踩着油门,把方向盘打起来,慢慢摇了一段儿,又有金长顺在一边提醒着,慢慢找到诀窍,速度也快了,摆弄新玩意的瘾还没过足,乡里的粮站就到了。

    下了车,金长顺一嫫脑袋。“嘿!小粱,还真是神了,我学这玩意整整三月,上路了还哆嗦,你这才跑一会儿就熟络,这牲口认你呢!”

    金长顺找着人帮忙卸粮,高粱没理他,走进粮站的传达室,给守门的老大爷掏了支烟。

    “大爷,农经站的宣传书还有没?”

    “还剩一半,拿去吧!家里却草纸是不!”老大爷把半张没了书皮的书扔给了高粱。

    还真只剩一半了,侧边一大堆烟嘴儿,撕下拿去裹烟草了。一半就一半吧,总比没有的好,高粱在里面翻了翻,这一期没有渔业的内容,也没什么好关注的,不由得有些失望。

    “不是,我看看呢,谢谢啦!”

    高粱把半本烂书卷衣袖里,正要出门,发现老大爷桌上还有一本旧得发黄的书本儿,纸张都卷边儿了,上面还沾了些灰蒙蒙的颜sè,破烂的不像话。

    “老大爷,你这本也借我去看看。”高粱往里面翻了翻,字还是字,可愣是看不明白,原来这本破书是竖着写的,而且是从右往左。

    老大爷不高兴了,想这小子真不懂事,也不给留着给裹烟丝抽上一口,吧嗒吧嗒蹲门口不答应。

    高粱往兜里翻了翻,剩下的大半包带嘴儿的一股脑子塞给老大爷。“大爷,这玩意我也就抽不出好歹,都给您抽了,书借我看看,下回还您!”

    上回胖子给的芙蓉王,高粱也就路上跟金长顺一人一只,还剩下大半包,老大爷掂量掂量,眉开眼笑。

    “拿去呗,还啥还,都发霉了,裹着烟丝儿往里抽还带苦味儿!也不知道搁家里藏了多久!”

    高粱心里咯噔一响,估计这书都好多年了,不定是个宝贝!这老头居然拿着裹烟丝,真是糟践好东西!

    自以为淘到宝了,高粱心里轻松得意,回头来找金长顺。粮食已经卸完了,金长顺腰上别了个鼓囊囊的大包儿,走起来倍儿有底气。

    “粱子!走咯,走咯,回村”

    高粱一芘股爬到驾驶座上坐下,金长顺在前面把车发起了,拖拉机哐啷哐啷的扭出粮站。

    “妈妈的,这玩意颠的难受,蛋都要被挤碎了。金长顺,你这玩意开着遭罪,我有钱了就买个小车。”

    从粮站一路往下都颠得厉害,高粱摇摇晃晃的,骨头都要散开了一样。金长顺热乎乎的捂着裤腰带上的包儿,眼皮子抬了抬。

    “我这辈子就指望这玩意了,小粱等你长出息了,我也坐一回你的小车,听说那东西里面还带空调,冷丝丝的风儿往外冒,大热天进去贼凉快,干那事都不出汗。”

    “噗”高粱真是服了,这金长顺三句话离不开那事儿,这老东西今天赚到了,估计又起了歪心思。

    “金长顺,你又想去趴小鷄窝了?”

    没别人的时候金长顺也没个躁xing,嘿嘿笑了两声。“在前面转个道,去趟县城呗!粱子,这回去了添玩个花活我请你,用小嘴儿往你下面使,想都没想到吧,那滋味咕”

    金长顺是打了死主意把高粱拖下水,不然什么时候就得捅出来,为了安心,金长顺肉痛的自己掏钱都愿意!

    “金长顺,都说干司机的和干小姐的都是一路货sè,每天给人上上下下,一个被嫫得nǎi/子都木了,一个被磨得蛋蛋都酥了。哈哈,走咯”

    高粱把拖拉机往县城里开,一路上金长顺就跟受了发/chun的母狗勾引了一样,眼神深处都是冒着光。

    “粱子,你真不去!”

    “金长顺,你是要我跟你家田秀娥嚼耳根子是吧。要是她知道了,气得破罐子破摔,当场看上我了,要跟我那啥!我可不跟你客气!”

    金长顺扒子都气歪了,张口就骂。“你个缺德东西,你”

    骂也骂不出口,金长顺榜了,在高粱这里永远是找不自在,还不如去趴窝小鷄的爽快。

    “粱子,不去就不去吧,不过这事可别说往村里说,说了我也咬你一口。让你小小年纪趴鷄窝,娶不上媳妇!”

    “去去去!我先上学校看看晓晓,你办完事了在这等着。”

    “哎,好叻,很快!”

    金长顺一溜烟就往那小巷子里窜进去,里面一间间没牌儿的小发廊,白花花的大腿在外面搁着,朝金长顺招手叻!

    高粱是突然记起今天是星期五,高晓晓放学了,正好金长顺的拖拉机开过来,顺般接回家。

    高生全部是住校的,周末才回家一趟,ri子过得挺不容易,每天窝在学校里人都要发霉。

    县一是省重点学,在这上学的孩子要么是成绩好,要么是家里有钱,硬塞过来的。

    学校平时管理的比较严,学生不能出来,社会流氓也不能进去。高粱到了大门,估嫫着差不多到放学时间里,蹲边上抽根烟一边等。

    “乌拉”

    几台小摩托哗啦啦的在高粱身边飞过去,一大片的灰尘飞起来,几个小卷毛花里胡俏的从车上下来,朝土里土气的高粱瞟一眼,打着口哨!

    “这群傻/B!又是裤叉里捂着的玩意长在脑门上。”高粱心里笑了笑,没搭理他们。

    门卫室的保安出来瞧了一眼,几个小痞子也没闹腾,也就没多管,几个痞子蹲在一溜抽着烟,安安分分的好像也在等下课。

    滴!一的放学铃声一响,学生就跟放鸭子一样一群群的往校门口跑,高粱烟也不抽了,瞪大眼睛在人群里找高晓晓。

    没找多久,高晓晓就跟几个女同学一起有说有笑的出门,高粱正要上前,几个小痞子被几个男同学指指点点,等到高晓晓几个人刚出校门緡了上去。

    “是她吗?∑冧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歪嘴叼着烟的痞子指着高晓晓问身边的男生。

    “刁哥,就是她!”

    高粱一看就知道不对路,拨开了围观的学生人堆就往里钻!

    “你们想要干嘛!”几个女同学都往后缩,高晓晓叉着小腰儿,不仅不躲,反而嫩生生的手指头儿一指,很有婶子肖月梅的厉害劲。

    “哟!小美女,挺烈”叫刁哥的痞子甩着脑袋把烟头往地下一扔。“跟我们出去玩一会儿,上次你把我弟弟踢了的事我就算了。”

    “呸!我还没说算呢,是他们自己想耍流氓,我告诉你,这是在学校,你敢乱动试试。”

    高晓晓一点也不怵,小痞子也不敢把胆子放开乱来,原以为几个女学生,吓一吓还不怕的要死,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想到还遇上个硬茬。高晓晓说得没错一点,县一是重点高,保安室的人就出来了。

    “刁子!干什么玩意,叫派出所把你狗ri的扣起来。”

    学校的保安请的也是就近的人,社会关系也挺复杂,保安室出来的这瘦小子跟刁子认识!而且一上来就抖威风。

    高粱在人堆里暂时没路面,但是这小保安让他眼睛刷的一下亮了。小痞子被这威风抖的一哆嗦,赶紧递上烟。

    “梭子哥,没什么事儿呢,就跟几个小同学闹着玩。”

    “玩你妈个比!”梭子呸了一口,烟也给扔回去了。“刁子,你狗ri的在外面玩我管不着,但是别玩到学校去,听到没。”

    “嗯!是呢,梭子哥,怎么也要给你面子。”

    梭子没去理小痞子,转头跟高晓晓几个女生说:“你们几个要不要等下再走,先进去学校躲一会儿。”

    几个女同学连忙点头,高晓晓虽然不怕,但也不傻,知道去学校里躲一会儿这几个小痞子自然就散了。

    但是高粱不乐意了,今天高晓晓没事是在学校,尼濎在外面碰上这几个痞子,一个女孩子还不得被欺负死去。

    那小痞子也不甘心,张嘴就骂:“艹你个臭sāo比,老子今天就在这守着,你躲一辈子去!”

    这一下可把高粱给惹火了,从人堆里站出来,指着小痞子的鼻子。“有种你再说一遍。”

    叫刁子的小痞子被高粱冷不丁一下窜出来给整懵了,等看见高粱穿着小褂子,一副土不拉几的样,脖子一粗,底气瞬间就上来了。

    “娘的!原来是个土鳖,这年头土鳖也想露出/头。英雄救美,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吧!”

    高粱一抬腿就顶在这家伙的肚子上,下手狠着呢,刁子都弯成个大虾子,手捂着肚子,嘴里半天也说不出话。

    “刁哥!”身边的男同学慌张的喊。

    “狗ri的,谁他娘在这搞事,刁子,你这孙子不记打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