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第一日

    “是该说说了,这事儿瞒不住,你找个机会就摊了吧,不是多大的事,梁子这孩子不是狼崽子,大哥养了十几年,养亲了。”

    “不行,不行!”肖月梅把头摇得像锣鼓。“说了就不是一家人了。”

    高根明也觉得是这个理,不过也没什么好办法,挿不上嘴。

    肖月梅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看着高根明耸拉着脑袋,把身子靠近了。“我想了个主意,就是”

    高根明一拍大腿。“这个主意中,还不就是那么点事吗,咱们先干一下。”

    “这大白天的,孩子都在呢,你真要干啊!”

    “栓上门,先干一次,晚上再好好弄弄。”

    “哎哟哟”

    提着饭盒,高粱踩着高阳村踏实滇濓间地头,一步一个脚印,奔向龙湾水库小砖房,今天,高粱要开始他的第一ri。

    王银花还没那么快,小砖屋里,乌嘴岔开它下面两条狗腿,把它那玩意伸出来忝得光溜溜的。

    高粱轻轻滇澾了它一脚,乌嘴一翻身,就在高粱手上忝。

    “去去去,刚忝过你那玩意就来蹭我!”高粱给乌嘴扔了几块肉骨头,把它赶了出去。

    等了好一会儿,王银花没来,山坳子那边,高晓晓穿着小碎花衣,气呼呼的跑过来。

    “高粱,今晚我睡你这。”

    “怎么了!”

    高晓晓说这话高粱并不惊讶,高根明前几次回来,也有把高晓晓赶出来的。农村里床头少,小孩子挤一张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高粱以前或许不太明白,现在知道了,估计是怕夜里整得动静太大,让高晓晓听了墙根不好意思。

    “二丫打碎个碗,凭什么把我骂一顿,还把我给赶出来。”

    “那是因为你长大了。”高粱憋着笑跟高晓晓说。

    “什么意思?”

    “就是你是大姑娘,要让着二丫她们。”

    “是这样吗?”高晓晓瞪着灯笼大亮堂堂的大眼睛,有点不相信。

    “就这样,说多了你也不知道。”高粱嘟嘟囔囔,挺有意思的逗着高晓晓。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你听错了,我说我也不知道。”

    高晓晓觉得高粱肯定有问题,这丫头jing着呢!可就是再jing也猜不到高根明和肖月梅是为了干那事弄得畅快些,才毖她赶出来。

    仔细在高粱身上瞧了瞧,确实没发现什么古怪的东西,高晓晓红着脸。“晚上你不许妥裤子睡!”

    一想到那天早上高粱露出来的丑东西,高晓晓就觉得害怕,又丑又凶,都说弄到女人身上会很痛,她就怕高粱拿那东西戳她。

    “呵呵!”高粱笑嘻嘻的看着高晓晓把脸红得比窗花还厉害,一蟼愑脑袋一僵。“你今晚要睡这!”

    “对呀!”

    “那我睡哪?”

    “你也睡这呀?”高晓晓不明白高粱怎么这么问了,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想了想,又好像有点问题,撇着小嘴说:“要不,你睡小船上去吧!”

    娘的,王银花等下还要跟自己来小砖房干那事呢,被这丫头给搅了,高粱狠狠的瞪了高晓晓一眼。

    高晓晓也不少善茬,高粱瞪她,她也瞪回去。“凶什么凶,不让你睡小船就是了,但是你晚上不能妥裤子。”

    臭丫头你懂个芘,小爷要在这骑女人,全被你搅了好事,高粱在心里骂个不停,也没给高晓晓好脸子。

    “你真不能妥裤子,不然你那丑东西肯定会弄到我身上,我就跟妈说你欺负我。”高晓晓急了,小眼红红的,高粱还不满意,难道真要把那丑家伙露出来呀!她是怎么也想不到高粱根本没搭理她档子这事。

    高粱脸拉的老长,总在最关键的时候出事,指天骂地都没人理你,拿起衣服高粱就出门去,心里憋着气呢!

    “二五二五”

    刚出门,乌嘴就撒了欢似得朝山坳子那边叫,王银花东张西望的瞧了瞧,被乌嘴吓到,慌忙躲到边上的草堆里。

    “高粱,谁来了?”高晓晓在小砖屋里问。

    “没谁,乌嘴瞧见母狗了,叫着要去趴呢!”

    高晓晓知道趴是怎么回事,也没再问,高粱笑着踢了乌嘴一脚。娘的,把王银花说成母狗了,还让你这狗东西沾便宜。

    跑到山坳子那边,王银花被乌嘴吓得不轻,身上都流汗了,粘在大白nǎi上,都能看清里面白嫩嫩的肉。

    “梁子,吓死我了,你快把狗赶开,不然不把我咬死了。”

    两人约好今天干事,王银花还打扮了一下,穿着黑纱领子衣,往里看模模糊糊的白身子,裤子是白sè的,紧绷着两条腿,把两片大腚提拉起来,一晃就是一片肉,一走就是一层浪。

    “呵呵!银花婶子,乌嘴不咬你,我来咬你,还是拆开来咬。”

    “啥意思!”

    “咬拆开来就是口和交,使嘴的意思,就是你帮我那玩意。”

    王银花脸腾的红了一阵,又想到那晚被高粱拿那大玩意戳到喉咙里,心有余悸,脸上一阵发白。“梁子,你可慢点,那家伙太大了,放开了弄,还不把我给弄死了。”

    “放心了,银花嫂子,这回我慢慢弄,你喊停了我就不往里戳。”高粱打着秉票。

    “嗯!那来吧。”王银花搓着衣角,等着高粱拉她去小砖屋干事。

    高粱心里发苦,高晓晓还在里面呢,就是再憋不住,也不能当着高晓晓一个大姑娘的面把王银花给ri了!何况还是自己妹妹呢?

    “银花婶子,里面不行!”高粱挠挠头。

    “咋了!”王银花脸上一阵暗。“有人在里面?”

    高粱点点头。“晓晓在呢!”

    “那咋干啊,干不了了。”王银花焦心啊,想弄下事怎么就那么难呢。“要不,我晚上再来。”

    “晚上也不行,我叔叔和婶子今晚在家,晓晓今晚在这睡!”

    “那咋办!”王银花垂着脑袋,有些丧气。

    “梁子,要不!再等等,我明天再来。”王银花毕竟是女人,一出了岔子就容易慌乱,容易没底气,打起了退堂鼓。

    高粱也是非常懊恼,为什么每次都是ri到边上了,都还要再收回去,一次两次都算了,每次都闹这样,高粱的倔驴脾气犯了。

    “娘的,不改了,就今天,今天就把事干了!”高粱语气坚定。

    “真要弄啊!梁子,那也没办法啊,晓晓在里面呢,你当个姑娘家的面来搞,我”

    王银花是每天念想跟高粱把那事给办了,用那大家伙在里面倒腾,怎么舒服怎么弄。可她还是人,是女人,当着别人的面跟高粱疯了似的搞来搞去,她哪里做得来。

    小砖屋是不能去了,高粱朝四周望去,光秃秃的山头,几颗小树苗还没个人高,连个遮掩的都没有。微微凉意的秋风,吹得龙湾水库皱着一层层水纹,湖中间一片寂静,小乌篷船静静的靠在岸边。

    高粱眼前一亮,差点把这个给忘了。“银花婶子,咱们到小船上去ri,把船划到水库中间,他娘的,谁也够不着,翻了天也没人管。”

    王银花看到水库边上的乌篷船,宽也就两个人并排站,中间一截小棚子,遮不住人也抬不了头,心里面虽然很想弄,但是却有点不安稳。

    主要王银花是被上次的事情吓怕了,虽然划到水库边上是谁也够不着,但真要干起来,两个人还是要光溜溜的顶着ri头弄。高粱弄着弄着还不知道轻重,要是搞太厉害了,翻了船,不淹死人都要丢死人。

    “梁子,不去船上,这要是弄翻了船,你会水没事,我就要喂鱼了。”

    王银花后退一步,摇摇头不答应。

    “银花婶子,我慢点弄,就是掉水了我也能把你捞上来。”

    “不行不行!”王银花把头摇得更厉害。

    高粱急了,驴脾气上来了,今天还非要ri了不可。不过王银花的担心还是有点道理的,把船沉了还真要出大事,还得想个办法!

    “梁子,实在不行,咱们明天再弄,我身子干净了,什么时候都行。我先回了!”

    “回!回哪去!”

    “回家啊?”

    高粱的心尖子都要冒出来了,他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地方,那地方又不会给人看见,也很安全。

    “银花婶子,我知道了,今天咱们ri定了。”

    “梁子,你说啥!”

    “银花婶子,咱们上高粱地,高粱杆儿比人还高,往那里一钻,谁也看不见,走,咱们去那ri。哈哈哈!”

    高粱觉得他跟高粱地结缘了,跟王银花第一回就差点在这里面弄起来,要不过被那只猪搅坏了事。现在兜了一圈子又回来了,高粱觉得就该把王银花摁到高粱地里骑了。

    之前那么多次没ri上,就是留到今天的,这第一ri,必须从高粱地里开始。

    到了中秋,高粱叶子就有点发黄,饱满的穗花飘飘摇摇,再过一阵就能收了,到时候整个山苽愑就像剃了头的癞子,光秃秃的。

    “银花婶子,就这了,来吧。”高粱撕了一大把高粱叶子铺在地上,软软的,不撂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