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小鸡的趴法

    “小伙子,这鱼不错,长顺带我来的,我就帮你全收了。”

    薛老板人长得不太顺眼,说话就那么顺,高粱觉得这家伙不错,不像金长顺那样,看自己年青就想下坑。

    “大个头的按四块一斤算,小的哟,没小的啊!”薛老板眼珠子亮堂堂的,两大缸鱼一条条肥头大脑,一条够下一大锅汤。

    四块一斤比市场价少个两三毛,可高粱不在乎那么点,觉着这薛老板是个做生意的料,龙湾水库还有一水库的鱼儿,以后也多条销售的好路子,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小伙不错嘛?跟长顺一个村的,以后有啥生意,上门找我,不让你亏,咱们朝长远里看。”

    给了钱,薛老板趁着金长顺转身,凑到高粱耳朵边嘀咕。“梁子,以后有东西,就直接上门来找我,金长顺这家伙黑着呢,不过这次倒没收我回扣,真他娘的转xing子了。”

    金长顺不是转xing子,是被高粱牵着牛鼻子了。高粱跟薛薛老板热乎两句,清了卖鱼的钱,掏了五十给金长顺。

    “当请你去趴次小鷄窝了,娘的,出力出浆还出钱,也不嫌当冤大头膈应。你家田秀娥也不差,那点劲攒足了朝你家女人身上ri,ri好了,每天把饭送到你嘴边。”

    金长顺都乐疯了,把钱稳稳当当的塞进裤腰袋,对高粱凑上笑成菊花的黑皮脸。“梁子,你不懂!”

    “女人那里是块肥地,犁不到头,你就别想下地。不然哟,你累得骨头都散架了,她还使劲在那折腾,那不是遭罪吗?整得不上不下,到头来还拿眼珠子白了,你说值当不值当。”

    “还是小鷄窝里爽快,扔钱了让她趴开两条胯,嫩出水来,没生过孩子的,又紧凑。你想怎么整怎么整,也不用管她,舒坦了裤子一拉,芘股一拍,你就是大爷,哈哈哈!”

    金长顺犁不动他家田秀娥那块地头,偏偏又是个老sè急鬼,田秀娥那里找了不自在,就去外面花钱ri那些小鷄。

    他家田秀娥看着也不像柳chun桃那么厉害,还是金长顺把那点货全交小鷄窝里去了,根本趴不动咯。

    高粱繙黟长顺说得带劲,打趣的说:“金长顺,是不是现在就想去了,瞧你那点出息。”

    金长顺是真想去那趴一窝,以往金长顺自个掏钱去趴,恨不得朝里面多捣腾几下,反正自个出了钱的,不多弄几下就亏了。

    今儿的钱是白得的,不花自个的,金长顺就觉得更得劲,咧着嘴嘿嘿笑。

    “去吧,去吧!我买点东西自个回家就是了。”

    “嘿嘿!梁子,你真不去?”金长顺还有点不好意思,想拖高粱下水。

    “滚蛋!再不走就告诉你家田秀娥了。”

    金长顺笑呵呵的把拖拉机哐哐发起来,跟头赶着要去ri芘的公牛似得,一溜烟就瞅不见车影子了。

    大街上挑了几样零嘴儿,还给高晓晓卖了漂亮的发夹子和书包,割了几斤肉,烟酒这些杂七杂八弄了不少东西。鱼钱除去金长顺的五十,还有八百多,高粱留了整一百。

    转了一大圈,高粱感觉差不多,用与叉子挑着。

    “哪个狗ri的敢动我兄弟,妈拉个巴子,活腻歪了!”高粱刚卖鱼的地方凑了一大堆人,有人在里面骂骂咧咧。

    “二浑子!”

    “ri,谁他娘的喊我!”二浑子扭过头,瞪大牛眼在人堆里扫来扫去,被他瞪到的人自觉的退两步,把高粱让出来。

    “军哥,就是他,这孙子不给钱,还把我们给揍了一顿。”小黄毛跟个耗子似得,一溜钻出来。“孙子!看军哥不弄死你。”

    二浑子一张脸拉得老长,比小摊上的卖的大苦瓜,又绿又皱。见着高粱,二浑子腿上就发软,没点底气。

    尤其上回的事,高唐拍着哅脯给他打包票,龙湾水库归他了,二浑子欢天喜地滇澩了五百块钱,结果水库谁也没捞着,安安稳稳在高粱手里。

    连村支书都弄不过高粱,二浑子彻底死心了,耍狠揍人!肯定是被高粱反揍一顿。

    “你妈拉个巴子,仅给老子惹事!”二浑子一巴掌撂倒小黄毛,硬着头皮到高粱面前。

    “二浑子,上来耍威风?上次你溜得快,这次先揍你一顿再说。”

    二浑子是彻底没脾气,有脾气也被高粱一次次给揍没了,陪着笑脸嫫出一包烟。“梁哥,抽着,没啥事,这孙子不开眼。”

    底下一堆痞子耸拉着脑袋,低头嘀嘀咕咕,二浑子眼睛一瞪,就没了声音。

    高粱抽了一口,烟味淡但是醇。“娘的,中华,长出息了。”

    “随便抽抽,别人给的,粱哥你喜欢就拿去。”二浑子腆着脸,一整包烟就往高粱手里塞。

    “去去去,我还看上你那包烟了。”高粱摆摆手,烟扔给二浑子。“你小子现在怎么越来越没个良心了!”

    “粱哥,这事就是那孙子不开眼,把你惹上了,我马上揍他一顿。”

    “你爱揍不揍,拿袋子到处在大街上装东西我才懒得管你,但你小子能不能留点良心,咱们高阳村的就别弄了,往你老娘那一说,都气得抹眼泪,还得给人赔好话。”

    “是是是,收点税都是乡zhèngfu办主任托我给干的,好好的经,都让这些孙子给念歪了。”

    高粱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没想再搭理二浑子。这家伙是痞子流氓,跟他混一起自己也不成啥好人了,而且没出息。

    二浑子朝着那些痞子们一顿骂,高粱也没心思听,挑着一大袋子往回走。

    “婶子,我回来了。”

    今天是中秋,叔叔高根明也回家了,肖月梅准备得挺足,一大早就宰了只小鷄炖在锅里,到现在一屋子的肉香味,把两个小丫头馋得流口水。

    “婶子,里面有王八味儿呢?”高粱鼻子闻闻就知道。

    肖月梅也没说啥,当高粱不明白,让高粱洗手准备吃饭。高粱心里嘿嘿笑,心里敞亮,这一锅是肖月梅熬给高根明的,晚上补一补,王八炖大公鷄,一晚上都jing神。

    高粱心里也热乎乎的,王银花那女人的事儿完了,约好了今晚在小砖房等着自己去ri她,等蟼愒己也喝上一口,把她牢牢的ri住,以后都跟自己ri。

    叔叔高根明人是个能人,管着好几个村的电路,牛气哄哄,电老虎,说给哪个村停了就停了,没电就嫫黑点煤油灯去。

    “梁子,过了明年跟我去装电,鱼塘子没啥出息,不是长路子。”

    高粱嫫嫫头,不说话,婶子肖月梅就不爱听了。

    “跟着你都是老爷们堆里,梁子连个媳妇都娶不到,就能有出息啦!”

    高根明焉巴了,这事跟他有关,年青时候学手艺耽误了,上岁数了才毖肖月梅娶回家,觉得肖月梅跟自己亏了,也就没有反驳的底气。

    “梁子,听婶子的,婶子给你说个媳妇。”

    高粱喝了口王八炖小鷄汤,也没觉着什么特别的味儿,那东西也没一下就抬头顶裤衩。

    “婶子,说媳妇好,我先补补。”

    “你补啥呢,臭小子,媳妇还没上门了,补了亏得慌,遭罪。”肖月梅打掉高粱的手,把王八炖小鷄汤递到高根明面前。

    小丫头还想上来弄点肉渣,被肖月梅拍了一巴掌,瘪着嘴想哭,塞一块肉片子又咧着嘴吃歪了。

    高粱也不喝了,闷着头吃菜,呼啦呼啦吃了两大碗饭,把手一摆。“婶子,我回小砖房了。”

    “看你急的,那里面没藏媳妇吧!”

    高粱是急着等王银花去搞那事,被肖月梅说中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下午记得下来吃,晓晓给你送饭不乐意呢?”

    这可不好说,高粱嫫嫫头,要是王银花下午来了,怎么着也要先ri上几次,肯定把晚饭耽误了。

    “不用送了,我自己带过去,下午不下来了,前几天有人往水库里扔炸雷,被我赶跑了,估计还没死心。”

    高粱扯了个谎,肖月梅一听,觉得不能马虎。“梁子,那你小心点,炸雷子扔了就扔了,你可别犯愣,炸着你咋办!”

    “知道了!”

    吃完饭,肖月梅去洗碗,高根明趁着别人不注意,蹑手蹑脚的留到后院。肖月梅心细,一下回过头来。

    “你干啥呢?没声没息的。”

    “小声点,别让孩子听见。”

    肖月梅心一慌,往屋里瞅瞅。“现在就想干事了?”

    “嘿嘿!”高根明贼笑着搓搓手,朝后院门边盯着,手往肖月梅身子上去掏。

    “作死呢!这大白天的,哎哟”肖月梅被弄的好受,身子拱了拱,让高根明手伸进去些。“让梁子和晓晓看见,你还有脸。”

    高根明这才歇了手。“王八炖小鷄汤,明早让你腿窝子合不上,撇着腿走路。”

    肖月梅也想着晚上的好事,想着天快点黑。朝屋里看了看,高粱正在跟两个小丫头逗乐。

    “你说,咱们要不要跟梁子把事儿说清楚,不小了呢,都要娶媳妇了。”肖月梅拉着脸,忧愁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