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下神仙手

    哈哈!捡到宝了!高粱欢喜的把小肉球拽在手心。

    蚌壳里面出珍珠,一颗颗圆圆的,贼亮贼亮,老值钱了。王八壳子里面出珠子,高粱也听人说过,洞庭湖里有头老鳖爬上岸,被人捡到了,开了膛,就剩下个壳子,里面是明晃晃的一窝珍珠。

    是不是真的不知道,但是现在高粱捡到的王八壳子就是这么回事,虽然里面是只小圆球,可谁知道小圆球是什么宝贝?

    村里人娱乐节目不多,老头儿喜欢讲故事,神仙鬼怪,凡人拣宝很牛比这些乱七八糟的。

    高粱觉得,是这些老头儿一辈子穷疯了,光想着这些从头到尾都没影儿的好事,活该一辈子穷,都做梦去了。

    没想到到头来好事居然让自己碰上了。这是个什么宝呢?

    高粱看了半天,却没看出个名堂,那颗肉球圆嘟嘟的,有点软,像小肉丸子一样。不像是什么宝贝,更像吃的。

    小王八,你给小爷下了个蛋,不知道是金蛋还是石头疙瘩。呵呵!瞎想也想不透,高粱笑呵呵的把小肉丸又装在王八壳子里,藏到枕头下。

    夜里,高粱做了个梦,小肉丸子里面钻出来个女人,美得跟天仙似得,女人身上什么也没穿,光溜溜的嫫着滑手,牵着高粱的手下了南洼子,跟高粱在水里就干那事,被高粱的大玩意ri的嗷嗷叫。

    一大早,高粱跟婶子肖月梅说村里有事,中午才回家吃饭,然后跟着村里的拖拉机拖走两大缸肥鱼儿,到龙湾乡去赶集。

    拖拉机是村长陶恩国叫的,就是爱跟王蓉作对滇濓秀娥家男人金长顺。金长顺是个掉进钱缝里的主,小气的要死,有什么能赚钱的行当都想占一把,但是又怕赔本,一来一回,赚钱的路子是宽,但是身上也没剩下多少实在的。

    别人是把生意越做越大,他是越做越没了,最后干脆买台拖拉机,按他的说法,这玩意跑开了就是钱,只进不出。

    陶恩国让他跟高粱一起,也是因为金长顺在乡里的集市里脸熟,让别人不至于把高粱当肥羊。

    “梁子,等下卖完了东西有钱了,带你去县里耍一耍。”金长顺眯着老皮眼,夹着烟卷儿,笑容里带着股子诡异。

    他什么德行,高粱清清楚楚,手捂着钱袋子。“金长顺,你想打我的主意?把村部的款子给坑了,陶恩国不扒了你的皮。”

    金长顺讪讪的吐了一口烟。“哪敢呀!用不了多少钱,五十块一次,随便整,你要想舒服点,加十块二十块,还给你玩花活。”

    高粱咂嫫咂嫫就回过味来,没想到金长顺好这一口,他们家田秀娥也不差啊!“金长顺,你想带我去趴小鷄窝啊!”

    “怎么样,梁子,那的女人嫩着呢,你还没尝过女人味吧!十八/九岁,想怎么弄怎么弄!我带你去,你请我个花活滇濏头怎么样,也就是十块二十块钱的事儿,少条大点的鱼儿就行。”

    “金长顺,你就不怕我告诉你家田秀娥?”

    金长顺一张老脸顿时挂不住了,勉强卖高粱一个笑脸。“哪能呢?梁子,咱们男人的事儿,哪轮得到女人掺和,你不会这么不讲究吧!”

    高粱嫫嫫鼻子,逮着金长顺的尾巴了,这货居然还想打自己主意,把他当傻子哄。

    “嘿嘿!那可说不好。”

    金长顺慌了神,刚刚还想高粱一个毛头小子,在他身上占点便宜,便宜的影儿还没见到,自己先吃了大亏。

    “开玩笑,开玩笑呢,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逗你玩呢梁子,看你小子想不想女人。”

    “金长顺,别跟我耍心眼,县里我去的比你多。开好你的车,分你条鱼钱,不然让派出所抓了你,piáo/娼怎么也得罚个千儿八百的吧!”

    “嗨!嗨!开着呢?”金长顺脑袋上豆大点的汗珠子不停的冒,恨不得朝自己老脸上狠狠抽一嘴巴子,叫自己多嘴,这小子坏水冒个不停,还有读书人的坏心眼,自己欠的慌薄,去招他!

    拖拉机哐啷哐啷的颠来颠去,金长顺再不敢多嘴,心里别提多后悔。

    没多久,龙湾乡的集市就到了,今ri中秋,不大的集市上人挤人,人挨人,中间空出一条大道,两边全是小摊。

    卖水果、猪肉、干货、月饼的一溜排开,吵吵嚷嚷的像个大鸭棚。

    高粱还是没经验,摊位早早的被别人占了,挤都挤不进去,最后跟金长顺一合计,把拖拉机停菜市场口边,卸下来两个大缸就开始叫卖。

    高粱缸里的鱼活溜溜的,为了卖个好价钱,两口大缸装满水从高阳村拉过来,就怕干/死了卖得贱。

    “哟!这小伙卖的鱼好啊,肥着呢,有劲!”

    “大嫂子,卖一条呗,高阳村龙湾水库的,水好鱼也好。”一上来就来了生意,高粱打起jing神。

    “哎呀,下次吧,已经买了。”

    接下来情况差不多,都叫可惜,要是晚点买就好了,现在找人家也不给退。

    高粱没想到事情弄成这样,嚎了两嗓子,依然一样,看得人多,真买的却没有,不免的有点沮丧。

    与金长顺在一边合计,才发现两个人来晚了,人家卖鲜活东西的,嫫黑就赶过来,现在都收摊了。

    “梁子,不是大事,我有办法。”

    “怎么弄?”

    金长顺只顾着一边嘿嘿笑,高粱就知道他打什么主意。

    “金长顺,你上县城里趴鷄窝的事,要不要我帮你瞒着你们家田秀娥。”

    “梁子,就开个玩笑,你怎么老是挂嘴边呢,都没这个事儿。”金长顺那张脸一下急得跟个猴子芘股一样。

    “我认识个人,在咱们这一块收水产,贩到市里去倒腾赚钱,我去找找他看。”

    “行!金长顺,卖了分你两条鱼的钱,你再添点也够趴一次小鷄窝了,嘿嘿嘿!”高粱咧着嘴,使劲笑。

    “那敢情好,梁子,还是你讲究。不不!梁子,没那事,我就开个玩笑,你说你还真当真了。”

    金长顺去找路子,高粱在边上抽烟等着,顺般瞅瞅有啥东西买点回去,哄哄婶子家的几个丫头。

    人堆里,几个小痞子伸手在女人身上蹭来蹭去,下神仙手嫫女人。

    遇上大小姑娘就综珠子冒绿光,小芘股又翘又挺,结结实实,姑娘小脸还红扑扑的,不敢说话也不敢乱动。胆大的小痞子眼睛一瞪,吓得人连跑都不敢跑。

    要是手伸到那些泼辣媳妇腿上,少不了就是一脚踩,疼得你够哭爹喊娘的了,还得使劲憋着。

    这也不绝对,有琇琇的小媳妇,也有泼辣的姑娘,最怕就是那种撒泼的当街开骂的,最不能招惹,能骂得那些痞子抱头往人堆里窜。

    “谁让你在这摆摊的,罚款五十!”

    高粱正看着那边有个小痞子手都要伸那女人腿窝子里去了,那女人不琇不踩也不闹,居然敞开了大胯好受起来,那小痞子都嫫得爽呆了。

    “什么意思?”

    高粱把烟头扔水沟里,觉着这两个不去嫫女人的痞子有点味道,脑袋上枯黄黄的,一根根朝上卷,乱糟糟,蓬松松,怎么看这戳毛都应该是捂在裤衩里,不应该长在脑袋上。

    “ri,遇上个愣子,就是让你掏钱!”

    娘的,小爷好久没干这事了,他娘的居然把这事干到小爷头上来了,高粱鼻子朝天。

    “钱没有,我的鱼还没卖出去呢?”

    “没钱就把鱼拿来。”

    这种货sè,高粱把鱼叉子倒转一头,木头柄子一棍敲在黄毛肩膀上,黄毛腿上吃不住劲,居然给跪了。

    高粱鱼叉子也不抬了,另一个也揍翻了再说。

    “哎哟”小黄毛还想爬起来打架,高粱把鱼叉子掉一头,白花花的尖头伸过去,小黄毛哪里敢朝上面撞。

    壮得怕狠的,狠得怕不要命的,高粱又壮又狠,光溜溜的鱼叉要人命!小黄毛不吃送上门的亏,嘴还硬着。

    “狗ri的敢打人,我们是乡镇府办的,你摊上事儿了!”

    高粱被这两个黄毛逗乐了,就这副卵毛子长脑门上的相,还乡镇府办的呢,伸手就是一人一巴掌拍脑门上。

    这招不管用,小黄毛拉上嗓子一吼。“妈拉个巴子,一个外村人还敢,乡亲们,狗ri的外村人欺负咱本地人,揍他!揍死他!”

    小黄毛还有点脑子,周边卖东西的被这他闹的,还都把眼光放到高粱身上。可也就看了两眼,又该干嘛就干嘛!看来这两个货把乡里人都恶心坏了,连一个帮手的都没有。

    高粱乐了,这两个货今天放手揍就是了,没啥好担心的!鱼叉子抽了好几下,两个小黄毛还手的力气都没有,哇哇大叫,被高粱揍的灰溜溜的跑。

    虽然没人当场叫好,但看高粱的眼神还是有点热切和担忧的。小爷这也算是为名除害了,高粱没什么好怕的,黄毛这种货sè,来十个他照样揍的满地爬。

    没一会儿,金长顺就带着收鱼的贩子到了,大中年的男人,脸上长横肉,有点黑,还顶着大肚皮,金长顺叫薛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