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不日

    结束的时候高粱好受了些,黄美卿还说本来要采访高粱,这下都醉成烂泥了,还怎么采访。

    回的时候高粱好像jing神了些,看着没什么事儿,等走了一小段,被风一吹,脑子就开始涨,身上开始发热。

    后劲上来了,高粱身上就像有使不完的劲,扯嗓子吼了两声,又跳了几下。

    饱暖思那啥,酒壮怂人胆,何况高粱从来不怂,乘着酒xing,高粱的身上像火烧一样,想法很狂热。

    娘的,有个女人还在等小爷骑呢,ri女人去,抬起脚就往王银花家去。高粱现在的想法很简单,没那么多顾忌,想着到王银花家就把她裤子妥下来,ri进去就是了。

    “高粱,你发什么疯呢?”

    抬抬眼皮子,是村长女人柳chun桃顶着哅口的那对大nǎi,一颠一颠的,像小孩过年玩的大气球,高粱估嫫着那对东西得有好几斤重,闷在里面都出不来气。

    “我没发疯,我要去ri女人。”

    知道了柳chun桃高唐那老狗拱玉米地的事,高粱就觉得对柳chun桃这样的女人就该这么说话,说着起劲。

    “哟!你个小犊子,想去ri哪个女人,毛长齐了没?”

    柳chun桃指着高粱裤裆,眼神有热切,有期盼。那天王蓉在高驼子家子满月酒席上说高粱那是个大玩意后,没一天,全村女人都知道了,而且说得活灵活现,什么上面没毛都出来了,因为大西欧电影里那男的就没毛。

    女人骨架子大,那东西自然大,需求也惊人,一般的男人就像拿只小桨划大船一样,没力没劲,刚撩出味来就没了,时间长了,这样的女人就sāo得厉害。

    高粱知道柳chun桃sāo,平时还得装,闷在心里,一没人那股劲上来根本没人惹得住。往高粱身上一指,高粱就知道她欠ri了。

    “ri哪个女人也不会去ri你!”高粱嘟嘟囔囔。

    “嘿,你个小犊子,怎么说话的。”柳chun桃毕竟是个女人,女人还是要脸面的,不然也不会装那么像,跟高唐在一起搞了那么久,硬是连一点风声都没传出来。

    高粱哼了一声,转头不想里柳chun桃。高粱跟陶恩国还不错,现在两个人在一条战线上,刚刚还帮了自己的忙,转头就去骑他的女人,高粱还觉着有点不够意思。

    更主要的,柳chun桃被高唐骑了,要高粱在爬上去骑他就觉得心里堵,堵得厉害。

    扭头走了几步,柳chun桃又鬼鬼祟祟的追上高粱。

    “梁子,都说你的家伙大,我看不信,说不准就绿豆眼上扎牙签呢,一丁点儿。”

    本来不想理柳chun桃的,可事关男人的尊严,高粱血气往脑门一冲。

    “柳chun桃,小爷家伙大的呢,比ri过你的男人都大,ri得你哭爹喊娘。”

    “切光说不练假把式,你拿出来遛遛啊!”柳chun桃还不屑的朝高粱眨眼,小东西火气还挺旺。

    高粱人有点醉,头有点晕,但是脑子却是活的,嘿嘿笑。“柳chun桃,你就是为了看我的大家伙吧!”

    “什么大家伙,就桌签仔,绿豆眼大的玩意,还敢上我面前得瑟。”被拆穿了,柳chun桃不退窚鼬,一个劲朝高粱挤兑。

    “柳chun桃,我还就受你的激了,让你看看小爷的大玩意。”高粱红着脸扯着嗓子,幸这块很少有人经过。

    “好好好你妥呀”柳chun桃咽了口唾沫,身子蹲下来一小截,眼睛盯着高粱的裤裆就不愿意挪。

    高粱倒不着急了,歪着嘴看柳chun桃的sāo相,跟只发情的母狗似得。

    “柳chun桃,话是你挑的,让你看看我的玩意,要是比ri过你的男人都大,你得管我叫爹,嘿嘿嘿”

    “啥!”柳chun桃一愣,爆红这一张大脸。“我呸!你个小犊子咋那么缺德,我都能把你生出来了,还管你叫爹呢,受了都亏死你。”

    “你不肯就算了,想白看我的大玩意,没门。”高粱拉着裤子的手放下来拍了拍,转头就走。

    柳chun桃傻眼的咒高粱,这小犊子现在弄得她骑虎难下,都到这个份上了,女人的好奇心被挑上来,柳chun桃要没看到个真真切切,以后干那事的时候还不老膈在心里,多不痛快。

    高粱这主意馊到家了,柳chun桃是叫不出这一声爹的,个小东西,不行老娘就耍赖,说他的东西没别的男人大,反正也没处比对,还不是就凭她柳chun桃一张嘴来说,打死不承认不就是。

    想到这个好主意,柳chun桃眉毛心都笑成一朵花。“梁子,行,就按你说的,我倒要看看,你那只小雏鸟怎么个得瑟劲。”

    高粱咧着嘴,拉了拉裤头,喝得有点上头,不太利索,一下个卡住了,硬是拉不下来。

    柳chun桃急呀!一步走到高粱身边,跪下来把高粱的裤腰带一拔。

    喝了酒这玩意就软趴,不过有了柳chun桃这一逗弄,高粱的大东西不知不觉就抬头了,被柳chun桃急急忙忙的拔掉裤子。本来盘在里头是条蛇,一挣出来就是一条龙。

    硕大的玩意就跟软胶管一样,腾的弹出来,从下往上,上面那一截结结实实的打在柳chun桃下巴,发出趴的一声轻响。

    没点心理准备的柳chun桃下巴都被掀起了,好像要把人挑飞了一样。

    “哎妈呀!”柳chun桃眼前就是一个大黑影钻出来,吓得她肉呼呼的大腚一芘股坐地上,飞起一层土。

    高粱没想到柳chun桃居然被他的话儿戳飞了,吓倒在地上,心里得意的很。

    “柳chun桃,大不大!”

    “大,好大!俺滴娘耶,比洋鬼子那玩意都jing神,这是怎么生的呀?”

    高粱嘿嘿直笑。“柳chun桃,是不是牙签小雏鸟。”

    柳chun桃嗓子发洋,直吞口水。“哪是牙签啊,明明是这是大蚌槌!”

    “柳chun桃,别的男人有没有拿这么大玩意干、你?”

    柳chun桃看到高粱的大玩意震撼的心都酥了,哪还记得高粱要她管他叫爹的事,被这么大个玩意往里使劲ri,那还不要上天了。

    “被这么大个玩意弄下都要舒服得劲死,哪去找呀?”

    柳chun桃伸手就要把高粱的家伙抓在手里,感受下那大玩意的劲,想着看着都要软了身子,这要是夹一夹,哪是什么神仙味儿!

    高粱眼疾手快,可不会让柳chun桃得逞,把大家伙放进去,嗖嗖拉上裤子,柳chun桃来不及反应,尴尬的举着手在半空中。

    “柳chun桃,快叫爹!哈哈!”

    风呼啦啦的吹,酒劲热气往上冒,高粱意气风发,用自己的大家伙把女人征服的滋味太畅快了,就像高阳村都被踩在脚底下那样踏实。

    “梁子,你让我嫫嫫,嫫一下。”

    柳chun桃一咕噜在地上爬起,拍了拍大腚,凑上高粱。高粱觉得这模样就像是乌嘴要ri那些发情的母狗,朝母狗胯下闻来闻去。

    sāo成这样,高粱更觉得柳chun桃添堵。

    “柳chun桃,你还没叫爹呢?”高粱退一步里柳chun桃远点,觉得这个女人不能沾,沾了就甩不掉。

    “你个缺德的小犊子!”柳chun桃骂着骂着眼睛里就冒绿光。“梁子,你先给我嫫嫫看,我再叫。”

    高粱的酒一下醒了,后悔刚刚去招柳chun桃,大白天的,被路过的人看到了不说。柳chun桃还跟牛皮一样,现在一个劲的往身上凑,明摆着就是让高粱拿那大东西作死的去ri她。

    “不行!”高粱很坚决。“你先叫爹!”

    高粱是想柳chun桃拗不过这个坎,就没脸往自己身上粘,灰溜溜的走开。毕竟柳chun桃比他大十来岁,农村里十来岁的女孩都生娃了,柳chun桃说能把高粱生出来不夸张。

    谁知道,高粱还是小看了柳chun桃这把浪劲,柳chun桃一想到高粱那大玩意弄得自己像洋鬼子女人那样要死要活,什么都顾不上了。

    “你喜欢听我叫你爹啊,行啊!拿你那大玩意给我使使,想怎脺餍都行,来吧!”

    高粱真没话说了,柳chun桃为干这事脸面都不要,人不要脸,天下无敌,高粱还真没招。

    “柳chun桃,我说了,ri谁都不会去ri你。”

    “呃你个小犊子。”柳chun桃真气了,高粱这话太伤人,村里想骑她的男人多着呢,现在求着让高粱骑,高粱还就是不骑。

    “柳chun桃,你要大家伙,找谁家借头驴去使啊,牛也行,我就是不ri你。”

    被高粱那张缺德的嘴损得柳chun桃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你个不得好死的小畜生,你家”

    把“你家婶子才使驴玩意”这句话咽下去,柳chun桃是怕高粱真跟她翻脸,那就真没法享受下那要舒服死的滋味。

    “高粱,我不骂你了,省的说我欺负小孩。”

    柳chun桃知道今天没戏了,不知道高粱犯了什么倔驴脾气,要他回头给自己弄一弄看来是不可能。

    一次不行也没必要去死磕,还有下次不是,柳chun桃也知道心急吃不上高粱那根好东西,打定主意,柳chun桃就放手,等下次再捞机会,就不信妥不了这小犊子的裤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