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承包的想法

    “鱼把头?”高粱身边一下凑近个大姑娘,白白净净的,头发又光又滑,一点也不乱糟糟。白领子上衣,腰身绑着小皮带,一双长腿就像胡萝卜,包在紧紧的裤子里面,笔挺挺的,怎么看怎么清爽,高粱一眼就喜欢上了。

    “哈哈!小黄,我们乡里小伙害琇呢,你可别吓到梁子。”王栋梁呵呵笑,对高粱面前的女孩说。

    高粱怎么肯被人看轻了,拍拍哅脯。“没事儿,我胆子大着呢!我叫高粱,你呢!”

    “我是县报的记者黄美卿,负责乡村专栏的,你就是鱼把头,怎么看着比我还小啊?”

    黄美卿好伸出手来跟高粱握了一下,滑溜溜的,像nǎi油一样。

    “鱼把头是看功夫的,不是看年纪,胡子一大把当不好鱼把头。”说到伺弄鱼,高粱自信满满。

    “呵呵!你还不服气了,等下我给你弄个专访,仔细说说。”黄美卿兴致勃勃的盯着高粱看,像要把高粱的秘密挖出来一样。

    村长陶恩国,副村长李时金,妇女主任谢杏芳,会计老宋,殷切的领着王栋梁一行人往龙湾水库去,人群里就差个村支书高唐。

    高驼子这一棍子敲得太及时了,这么好的机会高唐也没赶上,一路上陶恩国有意无意的给高唐泼脏水,惹得王栋梁直皱眉头。

    县报的记者黄美卿一路上跟高粱很亲热,对高粱问着问那,都是些村里的简单事,手里还拿着小本,不时的记上一两句。

    高粱也挺喜欢黄美卿的,不像村里的姑娘那样小家子气,扭扭捏捏人家大方,还有文化,跟高粱说得来,身上还有淡淡的香水味儿,闻着透心。

    除了黄美卿,还有个干瘦的小伙,叫候勇,总是跟在那个大人物后面,眼睛时不时往县报记者黄美卿身上瞟,对高粱就没有好眼子了,上上下下都看不顺眼一样。

    看得出,候勇喜欢这个县报的记者黄美卿,可是黄美卿又有点不搭理他,反而跟自己说得有滋有味,候勇就有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高粱才不管他,有说有笑,故意刺激人一样。

    小山坡上刮着秋风,淡淡的往人身上抹凉意,在袖子里钻来钻去,让人jing神头一下上来了。

    黄美卿一下忍不住了,打开本子沙沙的在上面写,边写还要去伸手抓一下风。这一下高粱感觉黄美卿有股子说不出来的气质,是文化人那样带着淡淡的水墨香味。

    王栋梁说了不是来指导工作的,几个人铺开了钓竿,在水库里开始钓鱼。

    “这个地方不错吗?”市里来的大领导赞了一口,手里一边搓鱼饵,跟王栋梁点点头。“可以发展水产,一年下来可以增加给村里增加不少收入,值得推广,可以让村干起一些带头作用,把经济搞活了。”

    王栋梁说是是是,然后又说了龙湾乡水库的来源,以及高阳村的一些基本情况。

    几个村领导也回过味来,人家说话的语气明明就是大领导视察工作,而且张口就来,肯定平常不少说。

    村长陶恩国使眼sè向王栋梁打听,王栋梁就像没看见一样,让几个村干心悬悬的,又不好直问。

    “对啊!”高粱一拍脑袋。“水库里放几万条鱼完全没问题,咱们就想着养鱼,怎么就想不到发展呢?鲤鱼大头这些不值钱,找点jing贵的鱼苗放下去,我看农经站的书生说桂花鱼就不错,外面卖几十块钱一斤。”

    “什么桂花鱼,那是鳜鱼。”黄美卿噗的笑了一声。“还鱼把头呢!”

    高粱嫫嫫头,他当然认识那个叫鳜鱼。

    这想法也不是一下心血来cháo,高粱两年的水库也不是白守的,闲着也琢磨把水库好好利用起来。

    大领导倒不像黄美卿一样,温和的看了高粱一眼,眼神有点赞赏高粱会来事。“小伙子不错嘛?”

    王栋梁在仕途上打滚了大半辈子,见风是雨。“嗯!梁子的想法不错,到底是年轻人,爱学习,动脑子,值得提倡。”

    “就是刚听了领导的话瞎想的,这就是指导工作吧!给人脑子开灵光一样,主意一下就冒出来了。”

    几个村干陪着王栋梁乐了,黄美卿笑嘻嘻的说了一句。“土鳖!”

    “老陶,我看高阳村还是挺有前景的吗?水产就是一条好路子,你们要带好头,尤其要重视年青人的想法。敢想敢干,有什么困难,向乡里反应,工作上的事,我尽量争取。”

    陶恩国合不拢嘴,夸了高粱,还不是在他陶恩国的领导下,王栋梁发了话,以后向乡里争取资金什么的就方便多了,腰包里不亏。

    王栋梁没空管陶恩国的小算盘,瞅着大领导对高粱感兴趣,这小子也滑不留手,拉一把也能赚个大人情。

    “军属烈士后代,总是走在革命的前列啊!”王栋梁感叹一声。

    高粱心里欢喜满满的,王栋梁这话是在给他铺路呢!

    “老王,这小伙子还是烈士后代?”

    “是啊,高维明老烈士的后代,打过抗美援朝,立过大功的烈士。”

    “哦!”大领导感兴趣的看了高粱几眼,让高粱有点小紧张。“小伙子叫高粱是吧,很好!很jing神!”

    黄美卿一脸兴奋的跑过来,她又发现了高粱的新亮点,烈士后代,这个比刚才的鱼把头更值得关注。

    “老王,不要忘了老一辈的革命jing神啊!烈士后代要多关注,有什么问题要支持,解决!”大领导的语气很坚决,王栋梁说是,乡zhèngfu每年都有慰问。

    “王乡长,有个不知道是不是困难的事得向您反应一下。”

    “梁子,还不知道是不是困难呢!王乡长让你反应,你就汇报一下。”陶恩国上岗上线,高粱却看笑话,还汇报呢!

    “就是龙湾水库的事。”

    陶恩国知道高粱想说的是什么事,示意高粱打住。

    “这个事我知道,王乡长,梁子守了龙湾水库两个年头,蓄水养鱼、放闸灌田可一点没耽误,心里头积极又有想法,是个好小伙。”

    陶恩国先把高粱夸了一顿,这话里里外外透着舒服。

    “可高支书说两个年头不短了,再守下去还不守成自家的了,要把这个事让别人来干。我当场就不赞同,梁子办事让人放心,村里一年账上的水产收入可没少过一分,怎么就成自家了呢!梁子还是这一块的鱼把头,换人,还真干不好这活。”

    “这个事,我也要自我检讨,当时没注意工作内部团结,跟高支书闹的不太愉快,也没给梁子彻底争取下来。”

    王栋梁一张脸立马拉长了,这事不太光彩,大领导就在一边听着。高阳村党政不合,他这个副乡长有羽任。

    有点怪陶恩国说话不分场合,但要抓住问题并解决,还是要把高唐摆出来。

    “老陶,你这个xing子要不得啊,内部不团结会影响到工作,要注意改正!”

    陶恩国表情严肃,表示一定接受领导的批评。

    “老高这个思想更不行,咱们是人民干部,不是土匪水贼,怎么就变成自己家的了。老陶,你把这个事情关注一下,以人民群众的利益为基础落实下来,梁子就很不错吗?”

    几个村干连忙说是,看面上是陶恩国和高唐各大五十大板,但实事还是落在了高粱头上,高唐吃了挂落。

    这事完了,王栋梁就说打住了,今天就是来钓鱼,不说工作上的事。跟着大领导甩钓杆子,几个村干就在一边作陪。

    高粱后面就没说话了,心里琢磨琢磨着,眼珠子时不时的朝王栋梁转一下,心里算计着呢!

    不行,今天的机会太好了,王栋梁在这里,只有他能压得住高唐,一定要把守水库的事情定下来,让高唐再弄不出什么幺蛾子。

    高粱拍了拍小腿儿,把王剑兵一把扯到没人的地方。

    “剑兵,想不想弄个赚钱的路子玩玩。”

    王剑兵把还有半截的烟头掐掉,朝土里一扔,两个眼珠子冒光。“粱哥,你就直说咋弄,跟你混还能亏着,干了。”

    “你就不问问我干啥?让你小子抢银行呢?”高粱也乐了,王剑兵就这副德行,只要高粱一开口,拎着刀片儿就往前冲,除非是王栋梁在前面横着,不然就都一刀子。

    王剑兵贼笑两声。“粱哥,你就说怎么弄吧!”

    “承包鱼塘!”高粱吐了口唾沫。

    “娘的,龙湾水库一年到头卖鱼的款子也有几万,年年都让村部给贪了,到头来连个鱼苗子钱都抠不出来。”

    “那不是捧着金饭碗哭穷!这几个孙子够狠,粱哥,准备怎么弄!”王剑兵露出白森森的牙口。“要不要绑了,讹上一笔。”

    高粱被气得翻白眼,王剑兵也知道这不靠谱,嫫嫫大脑袋。“开玩笑呢!就是看这些孙子惹眼。不能绑,那要怎样搞?”

    “有机会把水库承包下来,咱们合伙弄,稳赚不赔。”

    “那还等毛!”王剑兵就是个急xing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