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大人物来了

    “高支书,你最近把谁给得罪了,这是睡了谁家女人的仇啊!”高粱故意把高唐朝那方面引,要让高唐明白过来,去找高驼子的麻烦,被高驼子苾急。

    “睡了谁家女人?”高唐歪着脑袋,这事还真有可能,不然难得恨得这么深啊!不过高唐这些年干的女人不少,一下也想不起谁嫌疑最大。更不要说高驼子,赵晓翠还没干上呢,高驼子更是个怂样。

    高唐又把眼珠子放到高粱身上,说话语气怪得很。“也不说睡女人,我高唐结的对头可不少,睡个女人还不至于。”

    “懂的,懂的,高支书睡她们那是看得起人。”高粱唯唯诺诺,朝高唐恭维。

    “嗤”高唐嘴笑岔了气,又把伤口牵动了。“哎哟”

    疼!疼死这老狗,高粱在心里狠狠骂,嘴上却担心的慰问:“高支书,您悠着点,别喜别怒,不然自己遭罪。”

    手也没闲着,还给高唐拍着背,拍了好一阵子,高唐才好受了些,看高粱的阳光也柔了点,不像刚开始那么狠。

    “高粱,我也不跟你小子废话,我这伤,八成是你小子下的黑手。”

    高粱的脑子狠狠的震了一下,虽然不是他下的手,但还真跟他有关系,没想到高唐这老狗猜到了七分。

    噗通!高粱一哆嗦。

    “高支书,您还是我叔呢,咋能这么说,我还能害你!我要对你下黑手,断子绝孙,祖坟都要被人撬!”高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赌咒发誓。

    这发誓毒到家了,就是他高唐心再黑,也不敢拿断子绝孙和祖坟来赌咒,心里有点犹豫了。

    “再说,您做支书,给了我们姓高的增了多少光,我们感激您还来不及呢!他陶恩国是谁?一个外姓人,我们就当他是个芘。”

    这句话正挠到高唐的洋处,陶恩国就是他心头的一根刺,高唐恨不得拔掉,慢慢的对高粱的感觉又好了几分,难道这事真不是这小子下的手。

    “你敢说不是你!”高唐眼睛一瞪,想诈一下高粱,又怕疼,忍回去了。

    “唐叔,在高阳村,您的话就是圣旨,这我还指望您给我办守鱼塘的事呢,把您揍了,我守鱼塘的事还哪有谱,再笨,我也不能砸自个的饭碗啊!”

    “你小子抖机灵!”这话在理,高唐原本以为,自己又把柄握在高粱手里,所以这事十有八/九是这小子下的手。

    回头一想,他高唐是谁,高阳村支书,高粱的饭碗都捏在自己手里呢,晾这小子也没这个胆。

    “那你说这事估计是谁干的?”

    高粱知道,总算是混过去了,高唐只是怀疑他,根本抓不住把柄,再说这事真不是他干的,顶多算幕后唆使。解释的有理有据,高唐都这么问了,自己肯定把嫌疑洗掉了。

    心里算计着说辞。“高支书,您最近有没有睡谁家女人?”

    “你个毛小子,说什么呢?我大小也是高阳村支书,怎么会去睡别人女人,注意影响!”

    高唐骂归骂,高粱的说法还真给了他启发。以前就睡过的女人不说,那些男人也不敢向他下手。

    最近他正打着赵晓翠的主意,难道真是高驼子?高唐的眼睛一阵红一阵绿。

    高唐可不像二浑子,说多了恐怕反而让高唐怀疑,高粱也明白这把火烧得过了就会坏了菜。

    “是是是!我们小老百姓,觉悟不高,高支书怎么会乱睡女人,是那些女人妥了裤子往您被窝里钻。”

    高粱虽然越说越不像话,但高唐爱听,仿佛高阳村的女人都哭着喊着要他去ri一样。

    “行了,别满嘴跑火车,这话不要到处乱说,影响高阳村内部团结。”高唐心里笑开了花,尤其是想到赵晓翠那,老老实实的趴开腿让他干。

    想到赵晓翠就有高驼子,这丑货吃了豹子胆,居然敢下黑手,活腻歪了!

    高粱又说了好多拍马芘的话,还把高唐的女儿高雯丽夸了一遍,高雯丽就是高唐的命根子,把高唐哄乐颠颠的,确定不怀疑到他头上才放心。

    “娘的!迟早有一天要在他身上双倍讨回来。”高粱耿耿于怀,觉得今天在高唐面前点头哈腰的像电视里的公公,扯着鸭公嗓子把高唐逗开心了。

    可是不低头不行,要不是自己机灵,让高唐真要认准了是高粱敲的闷棍,高粱就要倒了血霉。高粱是光棍一条,大不了门打工,不回高阳村。

    但叔叔高根明家肯定也要受影响,高唐这老狗心眼小,还不要作死里给小鞋穿。

    “艹,当个村支书就这么牛苾,以后小爷也当支书。”高粱气愤愤的在村里走。

    嘟嘟!老远两台小轿车在村口按喇叭,村长陶恩国领着妇女主任、会计等等一干领导班子亲自上去迎,嘴里还喊着欢迎指导。

    “肯定又是哪个大干部来了,人家可比高唐牛多了。”高粱一看人家两台小车的排场,高唐就是个渣滓,浑身上下冒土气。

    以为就当个热闹看了,高粱正要往回走,后面一台车子上的王剑兵从人堆里溜出来,一眼就看见高粱,在那使劲招手。

    “王剑兵,你老爹给你放风了?”

    王剑兵一上来,拿出包芙蓉王,并且亲自给高粱点上火,像个忠实的马仔。

    王剑兵这个马仔也不是当一天两天了,干这事特顺手。两个人从读高中混起,王剑兵就一直是高粱的忠实小弟。

    吸了口烟,王剑兵指了指人堆里被陶恩国和一帮子村干部围着的老爹王栋梁,表示是跟着老爹一起。

    王栋梁是龙湾乡副乡长,在龙湾乡是个人物,尤其到了高阳村,平时在村民面前抖威风的村干作死的巴结。

    “小兵,最近干啥了?”高粱瞅了瞅那两台小车,乐呵呵的拍了拍王剑兵肩膀。“不错嘛!”

    老烟枪一样玩了个花活,王剑兵苦着脸。“我老爹给弄的活,在乡镇府当司机,搞的一天到晚像个婊子,让人上上下下。”

    “咳咳”高粱一口烟没吸顺。

    “粱哥,还是你潇洒,守着鱼塘想怎么畅快就怎么畅快,还能搞些村妹子,摁草堆子里妥裤子就上。”

    “缺德!你以为强/jiān啊,被人揍半死还要吃牢饭。”高粱踢了下王剑兵。“你小子就知足吧,挂着你老爹的招牌到处耍威风,到哪个村头都像供祖宗一样。”

    王剑兵耸拉着脑袋:“最近不行,风头太紧!”

    “什么情况!”

    王剑兵神神秘秘,朝人堆里指了指。“看见没,那个带眼镜的。”

    带眼镜的就一个,白白净净,站在王栋梁身边,脸上好像总是挂着微微笑,也不说话,光看着高阳村一大帮村干在那热情。

    高粱的眼光比陶恩国他们高了好几倍,觉得这个人不太简单,人家往那一站,有种千军万马吓不退的气势,估计来头不小。

    “是县里来的领导?”高粱往顶里猜,王剑兵还是摇摇头。

    “市里来的,听说级别很高,我老爹都不肯跟我说。”王剑兵眼珠子里冒着兴奋劲。

    高粱撑死也就想到县里,没想到居然是市里来人,难怪人家身上不一样呢,大领导的有大领导的风范。

    “市里?来高阳村干嘛?”高粱纳闷,高阳村最大的官也就是龙湾乡乡长一年视察那么一回,村部还弄得过年一样,到处贴横幅。

    应该陶恩国他们也不知道这人的身份,不然还不得闹上天。高粱算计着这是不是个机会,怎么去抓住。

    王栋梁对几个村干的热情有点冷淡,耐着xing子等陶恩国他们平静了点,才问起来。“高支书呢?怎么不在村部!”

    高唐的事大家都明白,王乡长问起,陶恩国第一个站出来,他一直跟高唐不对付的,这么好落井下石的机会放过了,夜里睡觉都不安稳。

    “前两天村民家办满月酒,高支书晚上多喝了几口,夜太深,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疯狗给咬了一口,跑得有点急,掉沟里了,伤得有些重?”

    “问题大不大?”王栋梁问了下伤情,又板着脸:“这高唐也是的,身为人民干部,怎么这么经不起考验,影响多不好。”

    陶恩国和几个村干点头称是,心里乐着呢!

    “那算了,就你们几个,找个懂行的,我们上龙湾水库看看。”

    “行!”有撇开高唐的机会,陶恩国最乐见。“王乡长您多多指导,多给我们高阳村指条明路。”

    王栋梁手一摆。“今天就钓个鱼,没什么指导的。”

    陶恩国说是,看高粱正好在一边跟王剑兵说话。“梁子,过来一下!”

    王栋梁认识高粱,不只是因为王剑兵的关系,逢年过节乡里慰问军人家属,高粱也是被慰问的对象。

    “王乡长,梁子您认识,年纪小,却是咱们这一块的鱼把头。”

    “没问题,就梁子了。”

    王栋梁对高粱印象不错,小伙子眉清目秀,人也灵巧jing神,鱼把头的手艺王栋梁也知道,肯定让身边这位满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