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穷男富女

    二浑子不急反笑:“高粱,村里鱼塘马上就不是你管了,高支书今晚答应我,以后龙湾水库归我了,我说王八是村里的,就是村里的,哈哈哈!”

    那个得意劲,根本不是为了两只王八,明显是上高粱面前得瑟来的。就他这副贼xing子还守水库,那还不是监守自盗,他娘的高老鸭,我ri/你女人。

    “怎么样!高粱,现在也轮到我风光了。”

    高粱没搭理得意的高二军,心里还在骂高唐那老狗,那老狗真他娘的贱xing,明明答应我的,不行,他娘的明天就把他跟柳chun桃高粱地里的破事抖开。王蓉那女人嘴大,就找她说,还让那老狗给高驼子带个绿帽,让他跟高驼子去掐架,往死里掐。

    骂了几声,打了主意,高粱又开始有了算计。

    “嘿嘿!二浑子,小爷玩剩下的让你捡破鞋你还得意,你说你贱不贱。”高粱觉得二浑子现在特欠抽,先损他一嘴巴。

    “你狗ri的”二浑子果然憋不住气,高粱这样子,好像扔个破烂给他,偏偏他还捡着当宝贝。

    “那山尖子上风又大,虫又多,床头大半夜的睡不热,还得小心着蛇往被里钻,守着那破地方,一辈子没媳妇跟,你还拿它当金屋了,为这事,你给高支书搭上不少东西吧!贱xing!”

    二浑子也不傻,咂嫫咂嫫就明白了,这是高粱在挤兑他呢呢!嘿嘿一笑:“高粱,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遭点罪,一水库的鱼尽吃,一年下来能卖多少钱?为这事我给高唐那老东西搭了五百块钱呢,就是不让你好过,咋的!”

    二浑子觉得自个聪明,高粱却笑二浑子傻得冒鼻涕,这么简单就把事套出来了。高唐这老东西收了二浑子五百块钱的贿赂,这又是一条小辫子。

    “二浑子,我就不跟你废话了,水库你是别指望了,到时候还得上高老狗家讨五百块钱。”高粱决定不跟二浑子废话了,大半夜的在外面吹冷风遭罪,还是床头上舒服。

    “不过,今天的事今天算,把王八留下,揍你们一顿,揍完回家睡觉。”

    啥!还要揍,二浑子往人堆里一缩,今晚不是只动口吗?高粱这狗ri的不讲究啊!

    二浑子是这头老牛是被揍怕了,但是初生牛犊不怕虎,高粱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十里八村也没听说过,几个邻村的痞子早就不耐烦了。

    “娘的,打就打,怎么那么多废话叻哎哟”

    这家伙还没说完,肚子上就挨了高粱一脚踹,倒在地上狗啃。“孙子呃!记着打,下次来高阳村,见一次打一次,记住了,揍你的是小爷高粱。”

    一脚一脚,几个痞子黑不溜秋的根本看不见,被高粱全踹趴下,在地上哼哼唧唧。“二浑子呢!这贼东西倒是机灵,算你溜得快。”

    “胖子,刚刚谁揍你最狠,上去补脚。”不用高粱招呼,胖子卫杨谷在后面猛踩落水狗,他最爱干这事,高粱负责把人揍趴下,他捡便宜。

    几个邻村的痞子一边在胖子脚下嚎,一边骂二浑子不讲义气,连滚带爬往黑里跑。

    收拾好,高粱才看着胖子,这货脸上脏兮兮的都是土,还咧着嘴笑。“胖子,以后小心点别被这几个家伙盯上,在县城里我也没法给你打架。”

    高粱一想着胖子在县城的饭店里杀鱼就膈应,感觉把自己老爹的手艺糟蹋了。

    “胖子,要不你在村里做个野厨师算了,饿不死你,去县城里受些卵子气,有什么好学的。”

    胖脸堆着肉,卫杨谷憨憨笑:“我再待一段,杀鱼也讲个门道,咱们村里人不讲究,城里人可讲究,以后牛苾了,也能上个大酒店掌勺。”

    “你小子还挺有追求吗?”高粱笑了一声:“行,以后我开个大酒店,请你做大厨,咱们就做龙湾水库的鱼,馋死那些城里人,哈哈!”

    两个小少年在村里大笑,飘荡在河源县龙湾乡高阳村的上空。

    太阳晒芘股了高粱还在床上赖着,昨晚上看电影就弄到半夜,又跟王银花弄了一下,再有二浑子一闹,高粱回到水库边的小砖屋里还没睡几个小时。

    “高粱,妈妈让我你起床,今天下地干活。”

    高晓晓在外面叫门,笨狗乌嘴溜溜的在高晓晓身边转。这狗东西记吃,肖月梅家里有什么好东西,都要高晓晓给高粱送一份,乌嘴也能捡点剩下的。

    只有高晓晓上门,乌嘴才没发了疯一样的乱叫,在高晓晓身上蹭一蹭,忝高晓晓手板心,忝的高晓晓洋洋的笑。

    “干啥活!”高粱翻了个身,人还迷迷糊糊的。

    “起来了!”门没栓,高晓晓进了小砖屋,对着高粱耳朵边喊。

    耳朵边洋洋的,高粱用脑袋把被子一裹,在被窝里朝外面嗡声嗡气。“我再睡一会儿,别吵。”

    高晓晓气愤愤的鼓着小脸蛋。“高粱,你再不出来我要掀被子了。”见高粱还是不动,高晓晓抓起被角,从床尾到床头,呼啦一下真掀。

    “让你再睡!”高晓晓一边掀一边得意,被子下面露出高粱两条腿,大裤衩根本兜不住那东西,露出来一大半。

    高粱一个帮小伙,龙jing虎猛,大早上的这东西哪能不抬头,把裤衩顶成一个大帐篷,边上的蛋都露出来了。

    “啊”高晓晓吓了一大跳,啪嗒又把被子合上去,脸上像被蒸过了一遍。“好丑!”

    半截身子一凉,高粱那点睡意跑光光,从床上跳坐起来。“鬼丫头,掀男人被窝,被知道了肯定嫁不出去。”

    高晓晓心里像装了只小鹿一样,在里面撞啊撞的,高粱的大东西一蟼愑又在脑子里冒出来,甩都甩不掉,而且凶的可以,像要吃人一样。

    今年才十五岁,高晓晓是没见过男人,但生理课是要教的,怎么跟书上的不一样,大多了呢,也凶!

    “还不是你,睡懒觉!快起床啦!”

    高晓晓撅着嘴,小女孩的尖嗓子利索,声音像针一样往高粱耳朵里扎。高粱眼里,高晓晓前两年还挂鼻涕,黄毛丫头,懒得跟她计较。

    “今天下地干啥?”高粱光着身子,一边穿衣服,胳膊一扭,身上的肌肉滚来滚去。平常不觉得,高晓晓今天觉得有点看着眼热。

    “今天割稻子呢,村里人都下地了,妈妈让我罍餍你,你还偷懒。”看高粱衣服穿好了,高晓晓怕高粱穿裤子再把那东西露出来,连忙出门。“快点下来吃早饭,我们都没吃呢?”

    高驼子家这顿酒摆得不早不晚,正好是农忙时节,稻田里的谷穗沉甸甸的弯下腰,等着村民来收割。

    耽误一天就得少几天的吃食,这要是旧年月,可是要饿死人的,村民们误不起。

    昨晚的大西欧带劲,男人迫不及待的回家变着法子跟女人整了好几回,没进补的情况下在女人面前终于扬眉吐气一回,ri的女人像大西欧里头一样嗷嗷叫,虽然有点累得直不起腰,但也值当。

    女人们一大早jing神十足,舍不得当家的男人,冲了两颗生鷄蛋,男人回了劲,扛着镰刀下地去。

    高粱在婶子家吃饱了早饭,二话不说麻溜的扛起家伙朝田里去,让婶子肖月梅那叫一个满意。

    打稻子的家伙沉得很,没两个大男人扛不动,高粱一个人顶两个,还不费劲。这么蚌的小子,要是自己亲生的多好!肖月梅幽幽滇澗气,小伙子火力壮是个好事,是不是该给高粱找个媳妇了?不然一直憋着也会坏事。

    “婶子,晓晓和两丫头就留家里做饭吧,大姑娘的下地把水灵的皮肤晒黑了,多可惜!”

    高晓晓也戴着小草帽,扎着裤脚,露出白莲藕一样的小腿脆生生的,被稻叶子割的血呼拉扎的,多嗅澺!

    肖月梅在一边收拾东西,听了高粱抬起头。“村里的丫头哪有不干活的,到时候嫁出去都没人要,梁子,你别惯着她。”

    “婶子,这不是惯着。”高粱嫫嫫鼻子,认真的对肖月梅说:“书上都说,穷男富女,女孩家要富着养,养金贵了,眼界高了,以后给您找的女婿都是有大出息的人,您老还不跟着享福。”

    肖月梅晃晃脑袋,好像有点道理。“梁子,真是书上说的?”

    “没错啊,书上还说,女孩家穷着养,没见过世面,养了十几年,到头来被人一颗糖就哄走了,嫁个死穷鬼,婶子,你说冤不冤。”

    “噗”高晓晓憋不住笑,白了高粱一眼:“瞎说,我才不嫁穷鬼呢!”

    “梁子,你就是惯着她,说什么穷养富养!行了,听你哥的,在家做饭送水。”肖月梅瞪了高晓晓一眼,还是听了高粱的话。

    “好的,婶子,那点活就看我的吧!”

    割稻子是个体力活,大太阳下蒸得人汗流个不停,稻叶子锯条一样,不小心就是一条浅口子,可遭罪。

    高阳村地势不太好,山多,适合种稻子的地不多,山坡上高粱玉米土豆也是主要的农作物,一代代人的种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