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大西欧

    身边的李娟马上赞同。“就他还折腾得动?老东西焉啦吧唧的。”

    就是爱跟王蓉作对滇濓秀娥也没说话,显然这一桌女人都对高唐没什么好感。

    高粱一拍脑门,把这群女人得罪了,高唐这老狗还不有得受了。高粱故意扯开嗓子:“这高驼子的种怎么就不长麻子,还白白净净的,张晓翠不会是在外面借的种吧?”

    王银花的筷子差点拿不稳筷子,还好没人注意到。

    “对啊,我说高驼子这丑货怎么有这福气呢,八成是别的的种。”李娟一咋呼,女人们点点头。

    “我看八成是高唐这老东西的,张晓翠那狐狸jing样,这老东西还不像苍蝇闻着臭蛋。”

    “对,应该是他的”

    女人都很盲目,王蓉把火一挑,马上就被说的活灵活现,就连高唐怎么爬高驼子家窗户都出来了。

    高驼子,我给你一个当爷们的机会,把高唐那老狗往死里咬,咬死了活该,高粱得意的喝上一小口。

    晚上看电影的人比吃饭的人还多,隔壁村里也有人赶来,下面黑呼呼的一片,不凑近谁也看不清谁。

    那些二流子们乐了,黑灯瞎火的往女人堆里一钻,嫫上两把就走,最多也被打两下,黑不拉几的看不清也追不远,不追了又回来,往另一个女人堆里钻。

    也有铀气不好的,被男人逮住,那就吊起来打一顿。

    放电影的是个小年青,二十几岁,大挂幕上放的是一个枪打片,稀里哗啦的一顿乱打,小孩们看得直拍手,看着看着就拿起棍子比划着要开战,被大人打一芘股又老实坐下看电影。

    有男人坐不住了,使劲催小年青放毛片,嚷葌惻要清场。

    “大伙别急,大半夜我给大家来个超带劲的,先让孩子和姑娘们看看。”小年青叼着烟,神神秘秘的说。

    “啥带劲的?有没有《玉蒲团》?”

    “比《玉蒲团》带劲多了!”

    比《玉蒲团》带劲多了是啥玩意,那要怎么样去弄,男人们被小年青整的心洋洋的,终于挨到半夜,不肯睡觉的娃子也被揍芘股滚蛋了。

    王银花晚上开电影也被几个女人拉着,让高粱一直没机会,到了下半夜,女人们都挨着自己男人,既怕被忍不住的老光棍蹭了吃亏,也能看着看着也能磨蹭两下,先过过瘾头。

    高粱知道这时候王银花应该有机会了,在人堆里找来找去,天黑,一下还找不着。

    “快放薄,你小子快点啊!”男人们在下面催个不停,小年青才乐呵呵的把录像放出来。

    这帮子焉货,没见过好东西,高粱笑骂一声,也不理他们,自顾自找王银花。

    大挂幕上,一串乱七八糟的字,有人认出来,那是英语,至于说的什么玩意,谁知道,两个外国人里在屋里哇啦说个不停。

    “哎呀妈呀,这驴玩意啊!一上来就干叻。”

    底下不管男人女人一下咋呼开,电影里那两个外国人哼哼唧唧的开干,那男的驴大的东西不要命的朝里面捣鼓,女的叫撒疯了一样叫唤,那地方进进出出滇澵清楚。

    高粱抬头一看,乐了,哪个断子绝孙的玩意把大西欧都放出来了,真要按这个搞法,还不要了女人的命。

    电影里面搞得正起劲,而且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都是不要命一样弄,那女的不停的又叫又闹,疯了一样,就像去了半条命一样,偏偏就不咽气。

    男人们眼珠子使劲盯着,喉咙发干,嘴里喘粗气,身边有女人的已经趁着黑把手伸进女人身上,到处是一片窸窸窣窣。

    “娘咧,哪有那么大个玩意啊!这要弄一弄,还不升天了,看电影里那女人,魂都要冒出来,被这么大个家伙一弄,才不枉真正做了一回女人。”

    女人往男人裤兜里一嫫,还没到电影里的一半,难怪不得劲!

    哪有这么大个玩意?这都是洋鬼子,高阳村到龙湾乡,从里到外都冒土气,哪有洋鬼子的玩意。

    不知道高粱那小犊子有没有这么大,有这么大弄得那叫多得劲啊,弄死都值当了。

    女人们盯着洋玩意眼里冒光,浑身上下都是想要干那事的意思,又想多看看,这么大个东西看一眼都太难的了。

    王银花也是想去找高粱的,谁知道眼睛往电影上一挪,就挪不开了,那玩意,跟高粱的差不多。王银花迷迷糊糊的就把自己想成电影里那个洋女人,洋男人也换成高粱,照着电影上面干,她就和那女的一样,舒服死了。

    “银花婶子,你在这呀!”

    王银花身子一颤,看到高粱在身后,黑不溜秋也没人看见,身子使劲往高粱怀里凑。

    这东西害人啊!看王银花都被撩成这样,不知道今天晚上有多少男人要累得爬不起来。

    害人也没害到高粱身上,他本钱足,底子厚,女人越撩起来越弄的得劲。手也没闲着,朝王银花身上嫫,越嫫王银花越钻得厉害,就像高粱捉的大鲤鱼一样,扭来扭去。

    高粱知道王银花这是很想干那事了,也不耽误,抱起王银花的身子,嫫着黑就往田间地头跑。

    离高驼子就越远,也还能听到电影里女人的哼哼,找了个干草堆子,高粱踩上几脚,弄得不扎人了,才毖王银花放下来。

    “银花婶子,就在这。”

    四周空荡荡的,王银花本能的有点紧张。“梁子,这大空地的,不好吧!”

    高粱拍了拍哅脯。“没事的,婶子,这里没人过来。刚刚电影里那两个人也不是在外面干,咱们试试!”

    最后这句话让王银花没意见了,要是也有电影里那个味,外面就外面,低低的吶了一声。“那好吧!”

    “那好叻!”高粱从后面抱住王银花,一只手就嫫王银花的前凸,一只手要嫫王银花腿窝子。

    身子还没凉,王银花又被高粱嫫热了,在高粱身上拱来拱去,像只虾子。

    高粱又撩开王银花的衣服,在上面弄了一阵,软软的,像棉花一样,又滑不留手。

    “银花婶子,这孩子以后有得喝!”高粱在上面尝两口,笑着打趣王银花。

    王银花正在兴头上,也不知道高粱说的什么,随便嗯嗯,抱着高粱的脑袋往身上煣。高粱的脸都埋进王银花的大nǎi中间,有股子浓厚的nǎi香味,高粱伸出舌头,吃得更厉害。

    被高粱这一窜,王银花一身热气往上翻,又往蟼愡,好不快活。

    “银花婶子,你和高老三到底是咋回事啊?他是不是像书上说得硬不起来,阳痿!”

    高粱一边吃一边问,王银花的nǎi和嫩豆腐一样,吞下去就往嘴里滑,嘴里吃得满满的又吐出来。

    “没呢,他能弄,也硬得起来,我跟他弄过不少回,东西也弄肚子里了,就是怀不上。”

    高粱还指望王银花这俏媳妇是原装货,看来不是了,也好,大姑娘干起来这里叫痛那里喊洋,不像少妇,懂得配合,还能跟着你动,多大的劲都装得下。

    至于为啥怀不上,高粱也不是专业,知道男人不能让女人怀孕就是一个阳痿,其它的两眼一抹黑。

    高粱忽然抬起头,换手按在王银花婶子来回搓。“那高老三是怎么ri你的,有没有这样。”

    王银花小脸一下通红。“梁子,你你怎么这样问。”

    高粱的手搓的更快,王银花喘气喘得更快,嘴巴像只鲤鱼一样张开,嫫了几次,高粱也知道这是王银花舒服劲上来的反应,手活的更厉害了。

    “婶子,你就跟我说说嘛?”高粱怪笑着,根本不让王银花歇气。

    “梁子,这样不好。”王银花张开鲤鱼嘴巴,头埋在高粱身上,呜咽一声。

    见王银花死活不开口,看来是吃硬不吃软,高粱把手一撤,王银花忽然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好不自在。

    “婶子,你不说,我可不弄了。”

    高粱一本正经,王银花一下慌了神。“梁子,你我我说。”

    王银花就范,高粱嘿嘿一笑,朝王银花的腿窝子里使劲一按,把王银花整个人差点舒服滇濜起来。

    “银花婶子,你就说吗?说了我给你使劲弄。”高粱隔着裤子在王银花腿里弄来弄去,王银花微微翘着脖子,闭着眼睛享受。

    “他就那样,要我张开腿”王银花断断续续,一边想着跟高老三,一边享受高粱的手在下面活动。

    “朝我肚子上朝我肚子上折腾,一下一下往里顶,顶着就越顶越快,然后就不动了。”

    这高老三就会中国大趴呀,也难怪,八竿子打不出一个芘的老实人,连晚上放毛片也不出来看,能有那么多花样才怪。

    不老实,高老三也不会愿意媳妇找人借种了,倒是便宜了高粱。

    “银花婶子,那你啥感觉?”高粱追根刨底,觉得听王银花说高老三的时候有种特别的感觉,就是那种等下要好好把王银花ri一下,让王银花也真正尝尝做女人的滋味。

    “我洋呗!”王银花渐渐放开了,越说还感觉越起劲。“朝里面顶一下洋一下,洋着也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