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女人说长短

    高唐挥挥手,高驼子也不好意思再腆着脸往上凑,去招呼别的客人。

    高粱给了份子钱,先去找了卫杨谷,两天晚上的收获不错,胖子、翁叔公、婶子肖月梅三家都匀到了。

    “嘿!粱哥,真有本事,这么大的玩意,要值得一千多块了,我下回给你钱。”

    卫杨谷正在炒菜,高粱把王八送上来他也顾不上了,扔给帮闲的,一对小绿豆眼瞪着袋里的两只大王八壳子,嘿嘿乐着。

    高粱没去理他,满堂子找王银花的身影。

    王银花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婆婆徐凤音早就去厨房里帮闲了,那样能多吃一些。

    要说王银花不想这事,那是不可能的是,这念头一开,关都关不住。上次高粱地里被头猪撞黄了事后,王银花也和高粱一样,都在想方设法找个机会。

    只是婆婆徐凤音白天看的紧没机会,断黑了王银花也不敢一个人上后山水库,看得到可惜吃不到,王银花心里像猫挠了一样,一晚上要想着高粱的样子用手指弄几次,早上起来内裤浉漉漉的。

    今天是个好机会,婆婆徐凤音去了厨房帮闲,没空管,而且高粱也会来喝酒,等下两人碰上了,合计合计,找个地方一钻先把事美美的办了,不然憋滇潾难受了。

    有了这第一次,第二次也就不难了,这事都是这么想的。

    女人对偷人的事天生比男人jing觉xing要高,王银花到了地方才知道,今天看来并不好下手,这里人山人海的,单独找高粱说句话都难。

    更让王银花难受的是,她一来,就被一对小媳妇拉过去道家常了,高粱在人堆里窜来窜去,她都不好上去说话。

    “你们说柳chun桃那样的女人一晚上能整几回,我觉得没有两三个壮小伙根本不济事,你看那nǎi大的,那芘股浪的,娘咧,坐地上都要磨穿个洞!”

    说话的是叫王蓉的小媳妇,大大咧咧,没琇没臊,什么话都能说,一堆小媳妇被她挑起了兴致。

    “你怎么知道,你家男人去试过柳chun桃回来跟你说的?”有的小媳妇看王蓉不顺眼,拿话堵她。

    王蓉也不恼,腆着脸越说兴致越高。“我男人还用得着试她,我就让他爬不下床了。”

    立即一大堆小媳妇红着脸咯咯笑,王蓉反而沾沾自喜。

    “你看他男人,就是村长陶恩国就知道,这些年,陶恩国上过哪家女人?喂她柳chun桃都喂不饱,哪还有力气去外面偷吃。”

    想想这也有理,陶恩国是高阳村的村长,大小是个官,他要ri别的女人,还真不是个太难的事。事就怪在,陶恩国一直没什么风言风语传出来,连点影子都抓不住。

    “我看啊,是柳chun桃把她男人累不行了,不然这都多少年了,就是没下个种。”王蓉昂着脑袋像只得意的大母鷄。

    “就是,你看柳chun桃那劲,还不生生的把男人累死”

    “我看像,男人就没有不吃腥的,陶恩国肯定有问题。”

    女人说到能不能生的事,是最来劲的,不能生的女人见到人都没底气,说话都弱,到处低眉顺眼。

    王银花心里咯噔一下,脸上惨白,她恰好就是不能生的一个,虽然问题出在高老三身上,但村里人都不会说男人有问题,母鷄没下蛋,怪不了公鷄没留种。

    这一说,王银花非常迫切的想跟高粱今晚把事给办了,不然抬不起头来。

    “你说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弄得住柳chun桃这样的女人,要得要多大的劲啊!”另一个小媳妇咂嫫咂嫫,觉得不太现实。

    “对对!柳chun桃就是个sāo狐狸,哪个男人弄得住,要不,你让你家男人试试”

    “呸呸!你家男人你就舍不得了,怕他累趴了没你的份是吧!”

    几个女人针锋相对,一时间场面有点乱,王蓉冷笑一声,场面就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她要说话了。

    “弄不弄得住,这可说不定!”

    “啥!”有几个女人惊跳起来。“谁弄得住,不被榨干了呢?”

    “高粱啊!”王蓉得意的说:“你们不知道,高粱这小犊子那玩意厉害着呢,好家伙,那么大的个头,扎在裤兜里一大团。”

    拿手比划了一阵,女人们目瞪口呆,长大了嘴巴想象高粱的东西。

    “王蓉,你吹牛吧,你嫫过高粱的裤裆,哈哈!”几个小媳妇带头笑闹起来,指着王蓉。

    “那小犊子爱下水,正好我尼濎去水库,小东西穿条裤衩,那玩意哪里包得住,一大团圆鼓鼓的,这要是杵起来,还不把人给ri死了。”

    王蓉说的越来越过,连“ri”都蹦出来了,不过这些女人也就笑闹几声,心里头更是一荡一荡的,腿窝子不由得夹紧了点。

    这里面最不自在的就是王银花了,她和高粱都把事定下来了,就差正经办一回,被这么一说,王银花觉得高粱那大东西嗖嗖的从裤脚往腿窝子里钻,在里面一跳一跳的,很不安分。

    “王蓉,你说让高粱去ri柳chun桃,是你想和他去ri吧!”一直跟王蓉作对的几个小媳妇又把火烧到王蓉身上。

    “这有什么不想的,那么大个玩意谁不想,田秀娥,你说你不想!”王蓉忽然指着人堆里一直跟自己作对的女人。

    “我我我”田秀娥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憋得脸都红了。

    几个没被点到名的女人赶紧往后躲,田秀娥我了半天,急的连滚带爬滇澯出去。

    “哼!都是一些瘪货!”王蓉昂着脖子,像只斗赢了的大公鷄一样,身边的小媳妇们落荒而逃。

    被这么一说,王银花大白天的脑子里都是高粱拿个大东西往自己两条腿中间捣鼓,两只胳膊摁着她两个nǎi,把人都要撞散架了。

    夹着两条腿磨蹭磨蹭,酥酥麻麻的有种想尿又尿不出来的感觉,王银花生怕身边的女人看出不同,连忙起身往厕所里去。

    高粱在一旁看了半天,女人说话他也不敢去挿嘴偷听,不然会被骂。人家竖一人两张嘴,高粱肯定骂不过。

    等看到一堆女人莫名其妙的散了,王银花一个人往厕所里跑,高粱知道机会来了,跟着她后面慢慢走,尽量不惹人注意。

    厕所在屋后面,高粱绕开高驼子家,正准备趁没人看见一溜眼窜过去。

    “高粱,你小子鬼鬼祟祟的干啥呢?”高驼子刚从屋里巴结好高唐,正好看见高粱鬼头鬼脑的。

    高粱吓了一跳,看见是高驼子,笑着脸过去。“驼子叔,我想去上厕所叻。”

    “上厕所?”高驼子往后面望了望。“你小子是不是想去偷看女人?”

    这狗东西猜得还真准,高粱心里骂开了,脸上嘿嘿笑。“驼子叔,你可别乱说,我真的想上厕所,不行,尿急了。”

    高粱跑了两步,高驼子又在后面叫:“高粱,回来,我跟你商量个事。”

    “啥事也没尿急啊,这就憋不住了。”

    “你先憋一下,我跟你说,等下孩子出来了,你给我抱第一下,让孩子沾点书气,以后也好像高雯丽一样考大学。”

    高驼子摇头晃脑,美美的想道。

    高粱虽然没考上大学,但是在村里人眼里,多少也算个文化人,还透着机灵。

    高驼子大半辈子才留了个种,比高驼子命根子还贵,想着以后儿子使劲往外冒出息,好给他这个当爹的挣面子。

    自己是什么货sè,高驼子心知肚明,生怕儿子沾了他的气,随了又瘸又丑的驼子样,打上半辈子光棍。

    要是随着高粱,不仅人长得好看,还会读书。要是也像村支书高唐的女儿一样考上大学,高驼子埋进棺材里都会笑出声。

    这丑货做得好梦,要想像我,你媳妇张晓翠那时候怎么不让我ri一下,现在都ri出来了,才求上来。

    “驼子叔,我真的尿急,等会再说。”

    “耶!你个小犊子。”高驼子急了,想骂又怕高粱拍芘股走人,那不是把自己儿子给祸害了,这可不行。“高粱,我不让你白抱了,回头去我家冰柜里拿几块牛肉,给丫头们解解馋。”

    嘿嘿!这冤大头不宰白不宰,高粱心里偷着乐。“我就给你抱一下,你儿子以后出息一辈子,高驼子,你说你这是不是沾了好大便宜。”

    这么一说,高驼子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一辈子的事,花多大价钱也买不回来不是,不行,这事一定得定下来。

    “你小子说得有点道理,高粱,你今天帮我抱一下,以后在我家店里,想吃什么随便拿,但先说好,不准往家里带。”

    高粱觉得这还差不多,正好看见高唐在屋里嚷嚷,要不要让高驼子给那老狗添点堵。

    “行!高驼子,你儿子我帮你抱了,长大了肯定有出息,肯定不随你。”

    高驼子最爱听这话,村里来喝酒的人都说他高驼子走运,还是第一回说他儿子有出息的,就冲这句,高驼子今天都觉得不冤。

    “你看看,这文化人说话就是比那些泥腿子有份量,高粱,等下敞开了吃,我让胖子给你留一桌菜,全带回去,顿顿有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