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吃大白馒头

    高粱差点笑岔气了,脸上好像没事人一样。“银花婶子的蜂蜜水很好喝,大白馒头更好吃,以后我要吃了,一定会找银花婶子的。”

    王银花白了高粱一眼,越来越没琇没臊,把头拉的更低,在徐凤音眼里,就是个笨样,这样的便宜都不知道占。

    “那大侄子,今天中午就在这里吃了,我让银花给你准备大白馒头。”徐凤音说完就朝王银花骂:“看你那傻样,大侄子今天留这吃饭,你去准备大白馒头,蒸一锅,让大侄子吃个饱。”

    “大侄子,我把那条鱼去烧了!”

    高粱越来越忍不住了,这样下去肯定要露馅,挥挥手。

    “不了,徐姑,今天已经吃过了,也是大白馒头,现在还饱呢,银花婶子的馒头就留着以后慢慢吃,银花婶子好不好。”

    “好!”王银花低低的嗯了一声。

    “大侄子,这怎行呢?”

    高粱知道徐凤音在装腔作势,这女人那么爱贪便宜,可舍不得一条鱼赔上一顿饭,抬脚就走。

    “来徐姑家就吃饭,那还行,我以后可不敢来了,银花婶子的大白馒头都吃不上了,以后吧!”

    高粱嘻嘻哈哈的出门,徐凤音追上来:“大侄子见外了吧,那我送送你。”

    “不用了,徐姑,以后过节了,我挑大条的往你家里送。”高粱本来还想说只要以后银花婶子给大白馒头吃就行了,还是怕徐凤音起疑心,没敢说。

    高粱心里乐翻了天,王银花的那对大包馒头要让他吃饱,还是她婆婆徐凤音死乞白赖硬拉上的,这女人,就是要ri,嘿嘿!

    找个时间,早点把王银花ri上,还不能让她马上怀上了,让自己多ri几次,至少要把高粱上高中那会看得小电影按里面的样子都ri一遍。

    打定了主意,还要等个好机会,高驼子就摆酒那天应该就是个好机会,王银花也要去喝酒的,就在那天把她ri了。

    高粱找卫杨谷要了一小片猪肝,王八爱吃腥,用猪肝做鱼饵最好。

    不只是王八爱腥味,村子里的土狗闻着那一串猪肝腥,留着哈喇子远远的掉在高粱身后,冲着高粱嗷嗷叫。

    “狗东西,叫乌嘴上来ri死你们。”

    高粱骂骂咧咧也骂不退这些土狗的热情,也可能是不怕乌嘴ri,还是远远的跟着,忝忝掉在地上的血滴尝个鲜。

    前面花白胡子的老头摇摇晃晃的凑上来,老头鼻子尖,一闻就知道高粱背着猪肝。

    “哟!梁子,你这是要去钓王八啊?”

    老头子眼珠子冒起jing光,朝高粱的背袋上看来看去。

    “是啊,翁叔公!”

    翁叔公八十几岁了,是高阳村辈分最高的人,威望很重,就是高唐也要看翁叔公几分脸sè。

    至于德行,高粱就不好说了,这老家伙前年还踹了周寡妇的门,也不知道老家伙哪来的劲,脖子都要埋进土里了,还干得动女人。

    老家伙眼珠子咕噜咕噜转,坏水就往外冒。“梁子,你钓上了,匀一只给我怎么样?”

    “翁叔公,这东西在里面贼着呢,不好钓。”高粱很为难的样子。

    “小兔崽子,跟我玩心眼。”翁叔公捏着两根稀疏的胡子。“你老爹鱼把头的本事交到你身上喂狗了,跟我装孙子。”

    “翁叔公,我本来就是你的孙子辈啊!再说,人家花了大价钱,就买咱们龙湾水库的几个种了,你再多要,就真绝了。”

    高粱滑溜溜的,老东西像逮泥鳅一样费劲。“小兔崽子,我也不要大的,巴掌大的都行,但只认咱们龙湾水库的野种,这事成了,我那只火枪借你玩玩,想玩多久都行。”

    “行!多大个事啊,翁叔公,你就等着嫫女人家门鄙!”

    “孙子,怎么说话的,记得别弄死了,死的不算数。”

    高粱哈哈大笑,翁叔公家里的那把枪是这十里八乡的独苗,这么多年了都没缴去,高粱早就看着心洋,有了这玩意,老林子高粱都敢去。

    咱们龙湾水库的王八就是有劲,翁叔公这老东西都能干得动,可惜就那么点数,捉多了绝种,如果有千条万条,那是要发啊。

    “婶子,我回来了!”

    高粱一进院子,看到门开着,就知道婶子肖月梅在家。

    “梁子,进来吃饭!”婶子肖月梅在屋里喊。

    肖月梅对高粱是极好的,连生了三个女儿,就算再想生儿,肖月梅也不得不认命,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点,肖月梅把高粱当亲儿子看。

    三个丫头肖月梅还又打又骂,就舍不得动高粱一根手指头,把几个丫头气得嗷嗷哭。

    就着一碗肉汤,几张饼,高粱吃了个半饱。

    “娘,我没吃饱。”大女儿高晓晓嘟着嘴巴,很不高兴。

    “死丫头,我再去做了,吵什么吵,作业写完没!”肖月梅骂了一声高晓晓,到厨房里再做一顿。

    “婶子,我在胖子那里拿了半斤猪肝钓王八,用不了那么多,你炒一半,晓晓正在长身体呢。”

    “哼!不用你好心。”高晓晓白了高粱一眼,回到房间里面去,两个小丫头没高晓晓多事,知道有吃的,馋得流口水。

    没多久肖月梅就再做好了饭,从厨房里出来,高粱才吃痛快。

    “梁子,高驼子家天摆酒了,你拿着钱替你叔叔给驼子家给个份子,你叔不在家,就你一个男人,咱别丢人。”

    “嗯!行,高驼子家的钱不白花,我马上就赚回来。”高粱拍拍哅脯保证,胖子要的王八今晚就能弄好。

    “好,梁子,婶子就知道你能干。”肖月梅很盲目,高粱也没说怎么赚,她就先夸起来。

    高晓晓最见不得就是自己老娘这样,什么事都依着高粱,好像高粱才是她儿子,她像捡来的一样。

    “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给钱吗?谁不会!”高晓晓从房间里出来,憋不住气朝高粱喊。

    肖月梅脸一下就冷下来,高粱知道婶子和堂妹一直不对付,一吵吵就没完。“婶子,晓晓的成绩单下来没,应该考得不错吧,要不要咱们家也摆几桌。”

    “县一中呢,跟你一样,不该就是个闺女,他高唐就也就是个闺女,还捧上天了呢?”

    高晓晓更气:“我才不要跟他一样呢,他连大学都没考上。”说完都不等肖月梅发脾气,哐当关上门。

    “这死丫头”

    “婶子,胖子让我给他钓王八,我给你们匀只大个的,给晓晓她们补一下。”

    一提到王八,肖月梅也没心思跟高晓晓生气了。“真的,留两三只小的吧,几个丫头不够分,大的拿去卖。”

    高粱知道王八烫高晓晓是喝不上嘴的,这东西小孩吃了就贪个馋,叔叔高根明吃了才jing神。大个的一锅熬了也就保几天的劲,小的分成一顿一顿能jing神大半个月。

    喔喔喔!在翁叔公家大公鷄的领头下,高阳村迎来了热闹的一天。

    宰羊杀猪,村头高驼子家忙忙碌碌,村里的闲汉和手巧的妇女都上门去帮忙,好赚顿便宜酒喝。

    孩子今天满月,床头还坐着娇嫩媳妇儿,四十多岁打了半辈子的高驼子心尖子都乐的一颠一颠的。

    “妈的,好苾都让狗艹了。”村里面一些妒忌的男人都在骂。

    高驼子扭着短了一截的左腿,驼着背弯着腰一点也不在乎,谷树皮的老脸依然笑呵呵的把人往屋里请,请酒的份子也收了一大兜。

    高阳村里最丑的男人就是高驼子,一只脚长一只脚短,脸上皮打皱,大圈圈加小圈圈,中间还有黑点点,活生生就是水浒传里走出来的武大郎。

    高驼子还真有武大郎的命,媳妇赵晓翠才二十四五,脸圆圆,下巴尖尖,上面大下面翘,还生了一对桃花眼,把男人的魂都勾走。

    背地里女人们都说赵晓翠比潘金莲还sāo,把自家男人管得死死的。

    赵晓翠倒没勾男人,才嫁过来一个月,就被高驼子搞怀孕了,挺着大肚子,成天窝在家里。

    “驼子,你狗ri的ri的真准啊!”

    村支书高唐今天也在,高驼子把全村人都请到了。高驼子嘿嘿笑,把高唐往里面迎,又是说好话又是散烟。

    “高支书,抽烟,我们这不算什么。你们家雯丽丫头才有出息,都考上燕京的大学,是我们山窝子里飞出的金凤凰。

    高唐一张老脸都笑成了菊花,“那是,那是!雯丽以后就是城里的人了,跟你们不一样。”

    高驼子脸上有点不好看了,再神气也是个闺女,还不是要嫁到别人家里去,哪有带把的有底气。

    “小翠呢?”高唐一双老眼溜溜的往屋里瞅。

    “在里面nǎi孩子,我不让她出来,女人晦气。”

    高唐一听,眼睛发直。“高驼子,你他娘的什么思想,这些都是封建迷信,要搁以前,老子抓你关牛栏。”

    高驼子那双瘸腿一软,“高支书,您开玩笑呢。”

    “行了,行了!我去看看孩子,你忙你的去,这种思想是要不得的,女人怎么了,女人也是半边天,去去去,跟你说这玩意你也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