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好地让猪拱了

    村里面这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叔伯家过继儿女,领养别家子,偷人生娃的,借种

    “那倒是行,三叔那没意见?”以后的事儿高粱不关心,可就是有点不放心当下。

    “他去外面打工了,要年底才会回来,这也是他约好的,你放心。”

    王银花给了保证,高粱两只手又活跃了,弄得王银花一声高哼,她也不颔糊,手往下面一伸,嫫到高粱的神器。

    “不好!”

    兴致高昂的高粱一个激灵,不远处有沙沙的声音,还有呵嗤的野兽声。

    高粱一jing惕,王银花也反应过来,心里一怕,把高粱紧紧抱着。

    “银花婶子,今天有事了,赶快让我送你出去。”高粱把衣服一裹,在裤头上扎个结,赶紧把粪叉子拽在手里。

    这情形,王银花也知道不是时候,手忙脚乱的扣衣服,速度飞快。

    高粱说过,这牲口个子大,粪叉子都对付不了,可能出人命的,王银花这个时候哪里还有借种的心思,跟着高粱窜出高粱地,就没命的往村里跑。

    王银花安全了,高粱身子一猫,抬粪叉子就往高粱地里钻进去。

    一大片的高粱地,不到山顶看不到边,这会儿正是高粱抽穗的时节,高粱杆儿拔得很高,人钻进去,外面根本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小心的回到刚才的地方,高粱仔细翻看。

    这脚印,不会是野猪吧?高粱心里默想,要真是头野猪,这根粪叉还真不管用。

    但高粱并不怕,野猪虽然很凶,可真打着了,也是笔小钱。有这个念想,高粱沿着印子继续找,不一会儿就发现了目标,但是结果却让他失望了。

    “原来是哪家的猪跑出来,我都说,这几年大牲口都打完了,这里能冒出野猪才怪。”高粱自言自语,一笔小横财泡汤了。

    看着那只哼哼的肥猪,高粱郁闷的捡起一块黄土扔过去。

    肥猪一惊,嗖嗖的就钻进高粱地深处。

    坏了,这一乱窜,不知道要糟蹋多少庄稼,还是得赶回村里才好。高粱撒腿就追。

    转了一大溜,发现前面窸窸窣窣一片声响,原来在这!

    这不是村支书家的地吗?看来这牲口吃顺了嘴,就认他家的了,哈哈!

    高粱悄悄的接近,想着怎么把这牲口弄回村去,又是谁家丢的?等着越来越接近,高粱才发觉不对。

    高粱种的密,远了根本看不清那片窸窣到底是什么情况,等高粱挨近了,最醒目的就是两块雪白的大芘股,上上下下的翻滚。

    偷人偷到高粱地里来了,这谁呀?

    高粱这下乐了,听村里的爷们唱,大姑娘美二姑娘浪,大姑娘走进青纱帐,看来都爱这调调,这片青纱帐里,看来有不少姑娘光顾。

    对面两位采用抱蹲式,拉下裤头就干事,没妥上身,所以白花花的很显眼。这样既保证安全xing,有什么情况拉起裤头就跑,再者还能更有味道。

    女的长相暂时看不清,只是身段很熟悉,一下想不起来,而那男的这时候正在女的哅前拱,也不露面。

    等到两人换姿势,一双男女落在高粱眼中,简直是惊讶不已。

    女的,居然是村长的女人柳chun桃。

    村长的女人柳chun桃是高阳村的一大特sè,她身高快有一米八了,两条腿修长,比村里的一半爷们还高。除了长的高,这女人另一个特征就是大,哅大芘股大,两处都是沉甸甸的肉,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

    高粱暗骂自己眼力差,这么明显的身形,还觉得熟悉,应该一早就猜到是柳chun桃才对。

    正在使劲拱动的男人够胖,但是却比柳chun桃矮上半个头,头发稀疏,头顶秃了一片,咬牙用力的时候,脸上的肥肉都绷得绽开。

    这男人高粱最熟悉不过,村支书高唐。

    村长的女人偷上村支书,这可是好看了。

    党政不合,这种狗芘倒灶的事情恐怕每个地方都有。高阳村最然只是最基层的一个村子,但村支书高唐和村长陶恩国一直就有点互相拆台的意思。

    柳chun桃虽然高大,却不是五大三粗,用高粱的眼光来看,是模特身材,前凸后翘也很有味道。

    这种女人,是男人见了就要弱三分,先要掂量有没有这贼能耐拿得下。再说柳chun桃还是村长的老婆,贼心和贼胆也不是那么好起的,柳chun桃在村里一直是没传出什么风言风语,但是想不到却被高唐给骑了。

    抱着看好戏的心在一边,干事的两人已经进入了关键时刻,柳chun桃把高唐推倒躺在地上,张开两条腿蹲下去观音坐莲,头高高抬起晃来晃去,发出大声的乱叫。

    我现在忽然出现,会不会把高唐吓的软趴掉,高粱心里古怪的想,眼珠子溜溜转,想着怎么利用这件事。

    “额chun桃等等一下”高唐想奋力支起身体,可是柳chun桃人高马大,又在关键时刻,哪里会让高唐得逞。

    场面越看越搞笑,村支书高唐很郁闷,被一个女人反正骑上来,这滋味可不好受。

    “呜呜”柳chun桃就像吹号角一样,高唐刚制凁一点的身子,被她一掌压趴下,继续:“噢哦”

    不一会儿,就看见村支书高唐剧烈的挣扎几下,抱着柳chun桃的雪白大股,猛的一抖,然后像条死鱼一样躺在地上。

    还继续坐在高唐身上的柳chun桃不甘心的耸动几下,终于无奈的翻到一边去。

    村支书高唐的这只浆太小,划不动柳chun桃这艘大船。

    高粱笑嘻嘻的钻出高粱地,蹲在外面耐心的等待。

    等了大概彪个小时,高粱都有些不耐烦了,心想是不是两人又在里面搞了一次。

    柳chun桃鬼鬼祟祟的走出来。

    “婶子!”高粱忽然从背后出现,吓得柳chun桃剧烈一抖,脸sè煞白。

    “呼是梁子啊,吓你婶子一大跳。”柳chun桃嫫嫫肥大的前哅,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婶子,这么大热天在地里干活,干累了啊!”高粱话里面有两层意思,柳chun桃心里有鬼,应付一下就想走。

    “是是,热死了,这活真不好干。我回了啊!”

    “婶子,这活不是所有人都能干好的,下次要再干了,记得喊我,我帮你干,哈哈!”

    柳chun桃一蟼愑被好像被针扎了,诧异的看了高粱一眼,飞快滇澯走了。

    高粱不再理她,柳chun桃吓一吓就可以了,他正在等着村支书高唐。

    这两个人分先后出来,是怕被人撞见,却不知道,高粱不仅把整个过程看完了,还早早就蹲在这儿。

    “高支书,唐叔!”高粱连喊两声。

    高阳村一半姓高,照辈分,高粱正该喊高唐一声叔,可是,高粱从来就没喊过,这是破天荒头一回。

    原因很简单,两家有积怨,高粱的老爹曾是老革命,武斗那会儿被人整惨了,高唐就有份。

    高粱这一声叔,又是这么巧的时候,让心里有鬼的高唐打了个怵。

    “是梁子啊,这么热滇濎也下地干活!”

    高唐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毕竟都是一村一姓,村里人都看着,高粱的老爹都死了,他也没敢做绝。

    “没什么,听说这里老是有牲口糟蹋庄稼,我过来蹲一蹲,没想到高支书家地里被糟蹋的最过分,一大片全趴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畜生干的。”

    这声畜生骂到高唐心眼里去了,自家人知自家事,他家地里倒掉的那一块正是他和柳chun桃搞出来的。

    骂是白挨了,高唐心里恨着,脸上笑眯眯的。

    “哦!我刚才也看到了,没事,你再去找找,我先走了。”

    “我刚看见柳chun桃了!”

    高唐脚下一僵,脸sè顿时不自然起来:“哦,她也下地干活啊,看来都是被牲口吓得,舍不得庄稼。”

    “我看见她在你家地里”高粱马上收住口。

    一蟼愑,高唐脸上起了一层黑雾。

    高粱趁热打铁:“唐叔,我守着龙湾水库的事儿,听村里人说有人眼红呢?唐叔,这个事您可要帮我。”

    高粱笑盈盈的看着高唐。心里被高粱没头没脑弄的大乱的高唐,脸sè变得很难看。

    “梁子,你这是威胁我!”

    “唐叔,我这是让您帮忙呢?”高粱怪叫。

    高唐脸上一阵白一阵红。“那行,叔就帮你这个忙!”

    高粱亲热的送走了高唐,至于高唐后面想赖账,自然有柳chun桃这个女人去烦他,这是高粱算计好的。

    高阳村只是河源县下的偏远一村,靠着龙形山,是龙湾河流经的第一个村子。

    因为偏远,所以村里经济一直不怎么起sè,路也没修,村民守着自家滇濓,农闲的时候打工挣些钱供儿女读书和家用,富不起也穷不到。

    高粱今年十九岁,两年前高中毕业后就没有淤上大学,接过他老爹手里守龙湾水库的活儿,倒也不愁吃愁穿,还能剩下几个小钱。

    龙湾水库,这是相应时代号召的时候修建的,有两百亩田宽,平时蓄水养鱼,农旱时节开闸放水,沿着龙湾河灌溉下面的村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