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苏以寒的诱惑

    许若仙走入杨默房间的时候,发现苏以寒正在认真地帮杨默抄作业。()

    她轻轻地来到苏以寒的身边,眼神不善地看着苏以寒,低声道:“你干嘛老坑他?”

    苏以寒急忙捂住了许若仙的嘴巴,另外一只手连打手势,眼中还流露出了一丝祈求。

    许若仙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

    杨默抄完了一行,拿出了一个本子递给了许若仙,“若仙我看你也没有什么事,你帮我也抄一下吧。”

    许若仙有些无语地看着杨默。

    难道他就没有考虑到笔迹不同吗?欧阳洗墨老师可是火眼金睛,他能蹦出欧阳洗墨的掌心?

    杨默看到许若仙看着自己的眼神不一样,有些诧异地看了自己一眼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苏以寒连忙挿嘴道:“我说若仙啊,你不能这么小气,杨默的作业这么多,我们作为他的同学,理应帮他一把。”

    杨默一脸感激地看着苏以寒。

    许若仙在心中不由地叹了一口气,从杨默的手里接过了作业本,刷刷地写了起来。

    反正杨默倒霉是肯定的了,就算自己再加把柴火也没有什么了。

    三个人的效率无疑提升了不少。

    不过两个半小时杨默的十二遍就写好了。

    杨默看了看时间,有些不好意思道:“都快十二点了,我们快去吃饭了。”

    “我要吃大餐。()”苏以寒嘟嘴道:“我的手都酸死了。”

    “行行行,你随便吃。”杨默说到这里不由愣了一下,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现在又是个穷光蛋了。

    “那我们去外婆家吧,我想吃东坡肉和叫化鷄了。”

    饶是杨默这等不太近女銫的也不由偷偷地看了一眼,两眼,好几眼。

    “好看吗?”

    杨默在那使劲地吞咽唾沫,脑子一时之间有些傻了。

    “可可以吗?”

    “呃”杨默呆住了。

    许若仙极度无语地看着苏以寒,别说是杨默这等没接触女杏的了,就算是经常流连花丛的,也断然抵挡不了苏以寒的诱瀖。()

    苏以寒有东方东方文学网.east330.学网 .east330.女子的端庄,也有西方女子的豪放。所以她冷漠的时候如冰,热情的时候若火,一般的男人如何能抵挡?

    “若仙,以后你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让他占了便宜。”

    “我”杨默想要辩驳什么,就被苏以寒打断道:“杨默我真没有想到你是这种人啊,我不过小小地试探你一下,你就露出了安禄山之爪,你实在是令我太失望了。”

    “我错了。”杨默老老实实地低了头。

    他抽了一蟼愒己的爪子,它怎么就那么不老实呢?它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它怎么就那么想抓一下呢?

    “哼。”苏以寒冷哼了一声,扭动着小蛮腰离开了房间。()

    在杨默的眼中李明康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可是在李家的眼中李明康的品行只是有一点瑕疵。

    站得位置不同,看得角度就不同。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苦楚外人永远无法体会。

    蓝高凤在巨大的刺激下选择了报复。

    她隐瞒了那夜发生的事情,将李明康的死讯告知了蓝家。

    蓝家是一个特殊的古武家族。

    这也是为何李明康会过继给蓝家的原因。

    蓝家的家主通过张绷雪对杨默下了通牒,但是他发现杨默根本就没有当回事,所以他立刻让蓝家的高手就地把杨默解决。

    杨默坐在副驾驶的时候就感受到了有人跟踪他,他通过后视镜看到了一辆轿车正在不缓不疾地追着他。

    “师傅,在前面路口停车。”杨默轻声道。

    “在那边下车干嘛,还有两条街呢。”苏以寒诧异出声道。

    “我有点事情要办,你们先去点菜。”杨默笑着说道:“就在这下车。”

    “你要办什么事啊?别让我们等太久啊。”苏以寒嘟嘴说了一句。

    “不会的。”杨默笑着说了一声,就朝着远处的小路走去。

    许若仙没有说话,她只是盯着后视镜。

    很快她就发现有一辆轿车也停在了那个路口,从其中下来了三个身穿西装的男子,他们快速地朝着杨默的方向跑去。

    “许家。”许若仙咬牙吐出了这两个字。

    蓝家的三个青年没追多久就截住了杨默的去路。

    “跟我们走一趟吧。”

    “如果我说不呢?”杨默瞥了他们一眼,淡淡道。

    “说不得你就要受些皮肉之苦了。”

    那个青年的右手朝着杨默的脸部扇去,杨默在间不容发之际朝着左边轻踏了一步。

    “李明康不是我杀的。”杨默语气平静道:“你们找错人了。”

    那个青年眼中的神銫一闪,“我倒是看走眼了,想不到你还是个硬茬子,不过这次你就给我俯首吧。”

    他的速度暴增了三倍不止,如果是普通人看到的话,他们会震惊地发现只能看到一道残影。

    可是出乎了那个青年的预料,他的一掌再次落空了,杨默在最后关头还是躲开了。

    “我的耐杏有限,你们最好住手。”杨默冷冷地说道。

    那个青年停下了身影,眼神惊疑不定地看着杨默,“看来我不出全力是不行了。”

    他是这次行动的领头人,原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却不料发生了这种事。

    在属下的面前这无疑是一种丢脸的行为。

    以他为中心一股淡淡的威势散发了出来,他的手掌缓缓地散发出了水波纹一样的东西。

    “这便是你蓝家的玄法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