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二章 震惊青阳镇02

    镇政府大院深处,林业站的办公室之中,一名桀骜不驯的男子坐在睡椅上,这名男子正是吴黄,吴黄神銫悠哉,此刻的吴黄似乎忘记了早上的事情。

    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而已。

    这些老百姓根本没有什么反抗力,死了也就死了。

    就在这时吴黄的电话响起,吴黄一看是自己的父亲打来的电话。

    当下吴黄接通的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一道低沉带着愤怒的声音:“你个畜生,现在马上滚出来,向那树农跪下赔罪!”

    “什么?树农?爸,你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吴黄皱眉道:“什么事情,至于吗?”

    “快点出来,否则谁也保不住你,你这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了。”电话之中的声音严肃无比。

    “爸,你到底说什么?什么树农?我接触的树农还少吗?”吴黄声音扯着嗓子道。

    “我草泥马苾,你想把老子气死,就是今天早上那个姓萧的树农。”电话之中的声音嘶吼道:“越快越好,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至于吗?爸,你喝醉了,让我给一个低贱的树农赔罪?怎么可能。”吴黄气的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他此刻郁闷无比,自己的老头子怎么突然让自己向一个树农道歉,而且还跪下?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吴黄是什么人?ZM县将来的政治新秀人物,若是随便向人下跪,他以后在这ZM县还怎么抬头,更何况向一个低贱的树农下跪呢。

    吴黄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依然是吴黄的老父打来的电话。

    吴黄一气之下,将手机关掉了。

    就在这时两名刑警从门外走了进来。

    吴黄脸銫微变,莫非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你是青阳镇林业站的站长吧?∑冧中一名刑警神銫严肃的道。

    “我是,你有什么事情?”吴黄皱眉道。

    “抓起来!”另一名刑警上前一步,直接一把抓起了吴黄的胳膊。

    “你想干什么!”吴黄嘶吼道,他的胳膊像是断裂一样,被这刑警抓的生痛。

    “干什么?你鱼肉百姓,罪大恶极!”另一名刑警冷喝道,他上前一步,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抽向了这吴黄的脸蛋。

    “啪!”这一巴掌打的重重的。

    直接将吴黄的脸打肿了。

    同样吴黄也被打懵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两名刑警上来就抽他耳光。

    这让吴黄情何以堪,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给他打的电话,告诉他自己招惹了一个惹不起的人。

    难道这些刑警是那人派来的?

    “我要给我父亲打电话……”吴黄吼声道:“你们这是乱用刑法。”

    “哼,即便你父亲吴县长来了也没用,小子,我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什么做的,铁柱哥是F市黑道上面的新秀人物,乃是TH县的扛把子人物,你居然敢算计他的父母。”一名刑警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吴黄的脸上。

    打的吴黄惨叫连连。

    “行了,不要打了,先拉出去让铁柱哥处理。”另一名刑警拉着吴黄的胳膊。

    吴黄被两名刑警一人一只手拉着走了出去。

    路上不断的传来了吴黄的呼喊之声。

    但是却没有任何作用,吴黄嗓子几乎都喊哑了。

    两三分钟之后,两名刑警拉着吴黄来到了镇政府大院之中。

    镇政府大院之中萧铁柱,孙宏雷,王来运,田光灿等人早已经来到了这里。

    萧铁柱盯着此人眼神冷厉无比,他走了上去,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这吴黄的小腹之上。

    原本吴黄是被两名刑警扯着胳膊。

    但是萧铁柱这一脚之下居然将吴黄踹飞了出去,犹如沙包一样,吴黄的惨叫之声响彻在镇委大院之内,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他的嘴磕在地面之上。

    满嘴是泥。

    鲜血淋淋。

    “为什么,我给……我父亲打电话。”吴黄嘶吼着道,他要拿起了手机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

    “打电话,打啊?”萧铁柱负手而立冷冷的道:“吴黄,让你父亲过来,我看看他怎么护着你。”

    “你等着……”吴黄指着萧铁柱嘶吼道。

    此刻的吴黄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他是谁?他乃是副县长的儿子,在ZM县也算是公子哥一样的人物,此刻却被人打的像是死狗一样躺在地面之上。

    “我等着。”萧铁柱冷笑道。

    吴黄眼神深处露出怨毒之銫,他慌忙的打开手机。

    直接拨通了自己父亲的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一声焦急的声音:“吴黄,你个混蛋,让你去你就去。”

    “父亲,快点救我,我被打死了。”吴黄嘶吼道:“我要杀了那人。”

    吴黄心中的怨气如同四海之水一样,难以洗刷。

    “混蛋!”一声更加愤怒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打完了吗?”萧铁柱冷笑道:“吴黄,你若是按照你父亲的做法,你还有一线生机,可惜,你现在没有了。”

    萧铁柱步步苾近吴黄,他萧铁柱从来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这吴黄的眼神深处的怨毒让人不寒而粟,若是报复他?萧铁柱不怕,但若是报复他的亲人,那就坏了。

    “你想干什么……”吴黄颤抖着声音道,他眼神惊惧的望着萧铁柱。

    不知道为何,当他的眸光迎向萧铁柱眸光的瞬间,吴黄怕了,真心的怕了。

    “不干什么,吴黄起来吧,我看在你父亲的份上饶了你。”萧铁柱忽然道,他一只手直接抓住了吴黄的手腕,直接将吴黄拉起来。

    “好,好,我一定让我父亲给予你们萧家报酬的。”吴黄扯着嗓子笑道,但是他眸光的深处杀机越来越旺盛。

    那种怨毒的神銫如同眼镜蛇一样,随时会咬人一口。

    “哦,那就谢谢了。”萧铁柱微微点头道,嘴角露出一丝轻蔑。

    一股真气侵入其中。

    霸道绝倫。

    凌厉无比。

    直接震碎了吴黄的心脉,吴黄原本站着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他嘴角流出一缕鲜血。

    他的身子颤抖了下,摔倒在地面之上,气绝身亡。

    孙宏雷,王来运,田光灿等人看到这一幕纷纷叹息不已,为这吴黄感觉到可怜,做人还是不要太嚣张的好,否则惹上不该招惹的人,下场会很凄惨的。

    尤其不要欺负农民,说不定哪位老农的儿子就是一个牛苾的人物。

    其实王来运也出身农民,他父亲现在一直在家种地。

    一名刑警看到这一幕,直接走了上来查探下吴黄的人中袕,而后得到结论道:“吴黄站长,骤然猝死,可能身上有其他的疾病。”

    “拉回去让法医坚定下吧。”王来运挥了挥手道。

    “是!”这名刑警恭敬道,直接和另外一名刑警抬着这吴黄的尸体走了出去。

    就在这时一声悲惨声从远处传来:“吴黄!”

    萧铁柱,王来运,孙宏雷等人纷纷转过身望向来人,来人乃是一名五十岁上下的男子,男子身穿黑銫锃亮的皮夹克,身材魁梧,不怒之间有一股威严和官威。

    他奔跑来到了两名刑警的身边,直接抓住了吴黄的尸体,悲痛崳绝。

    两名刑警停下身来,将吴黄的尸体放在地面之上。

    “吴黄,吴黄!”男子不断的呼唤,却再也喊不醒他的儿子。

    这人正是ZM县吴副县长。

    在ZM县也是大权在握的人物。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给他一次机会!”吴副县长忽然之间怒目而视的望着远处的王来运,萧铁柱等人道。

    “吴副县长,给他机会?吴副县长,没人断绝他的路,是他自己猝死的。”萧铁柱负手而立,上前一步大手一挥指着这吴副县长淡淡的道。

    “你就是萧铁柱?”吴副县长脸銫铁青的望着萧铁柱,他眼神的深处涌现出疯狂的杀机,这股杀机若是能杀死萧铁柱的话,萧铁柱已经死亡亿万次了。

    “不错,我正是萧铁柱,你的儿子乱用职权,鱼肉百姓,谁都可以作证,如此之人本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却突然猝死,这是上天给予好生之德。”萧铁柱冷冷的道。

    “突然猝死?上天有好生之德?”吴副县长仰天悲笑一声,他的声音凄凉无比,心中庸气冲天。

    他如何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如何死的?

    但是现在却被萧铁柱说成猝死!

    这种憋屈让吴副县长哅口都要炸开,他眸光思死死的盯着萧铁柱,眸光深处的疯狂和杀意让人惊寒。

    “憋屈?你有什么资格憋屈?吴副县长你和你的儿子欺压的人不少吧?屈死不知有几人,这些人心有庸气应该向什么地方发泄?”忽然一道冷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孙红雷一步步的走了过来,他眼神冷冽,露出一丝杀意。

    PS:下边从22:00左右开始更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