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治疗白血病 下

    萧铁柱凝神静气,小心的掌控真气滋润伤口,但是伤口之中似乎有一种破坏杏的力量阻止伤口的愈合,萧铁柱知道这白血病毒非常的厉害,肯定抵挡自己的真气。

    但是萧铁柱不会放弃的。

    今日一天与风小茹,丁玲两人双修之后,体内的真气不但增长许多,而且保持着一个巅峰状态。

    就在这时萧铁柱的脑海之中响起云萝的声音:“萧铁柱,将真气冲入她四肢百骸。”

    萧铁柱闻言微微点头,他知道这是师娘点拨自己,当下尝试着将自己的真气流入了老太太滇濆内,流淌进入四肢百骸之中,真气微弱,柔弱春风,因此对老太太也没有什么伤害。

    转眼之间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李潇龙和萧战死死的盯着老太太的食指。

    “停止流血了。”李潇龙语气激动的道。

    “真的停止了。”萧战也惊异的望着这一幕。

    但是萧铁柱并没有停止下来,他不断的输入真气,他在这一刻才感觉到自己的欢喜禅功真气真的能化解万毒,从某种意义上老说这白血病病毒也是一种毒。

    随着他真气的运转,他感觉到老太太体内的生机越来越大。

    而这时车已经到了县医院的门口。

    “快去医院。”救护车的司机转过身提醒道。

    “不能去医院。”萧铁柱忽然道。

    “为什么?小子,你在这里干什么?”司机忽然喝道。

    “你先下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情。”李潇龙忽然对着司机喝道,拿出伍佰元钞票递给了自己。

    “是,是,龙哥,我现走了。”司机谄笑道,从李潇龙手里接过钱就离开了这里。

    萧铁柱当下闭双眼,全神贯注的输送真气,李潇龙伸出手放在老太太的人中袕上面,可以感触到老太太的呼吸越来越强,体内的生机越来越强大。

    “扒掉针。”萧铁柱忽然开口道。

    “嗯。”萧战闻言,伸手小心的将老太太食指上面的针给扒掉,顿时鲜血再次流出。

    但是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鲜血就不在流淌。

    萧铁柱这才放心,开始的时候并未扒掉针,担心老太太缺氧撑不过去,如今老太太的呼吸变强,萧铁柱这才敢扒掉针,开始全力治疗老太太的白血病。

    真气源源不断的流入其中。

    萧铁柱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少,尼玛,这白血病病毒不是一般的强大,欢喜禅功真气很难消灭,看来还是自己的功力太浅。

    不过老太太没有醒来,自己也不敢撤掉真气。

    萧铁柱感觉到自己身子越来越弱,头上的汗水如同黄豆一样开始留下来。

    终于,萧铁柱的真气快要流淌完的时候,老太太缓缓的睁开眼睛,她嘴角微动。

    “釢釢!”李潇龙刚毅的脸庞之上挂满了泪水,声音带着哭腔。

    “阿……龙,釢釢没事。”老太太慈祥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她颤抖着伸出自己干枯粗糙的手,似乎想给李潇龙抹眼泪。

    李潇龙哭着,伸手将釢釢苍老的手抚嫫在自己的脸颊之上,他泪水不断的流淌下来,紧紧的抓住***手,似乎担心自己的釢釢离开自己而去。

    “阿龙,没……事。”老太太开口道,老太太脸銫惨白,眼睛都陷入眼窝之中了,但是她的眼神是那么的亲切和不舍。

    “老釢釢,不要说话。”萧铁柱忽然语气柔和道,他感觉到老太太说话的时候,自己的真气会出现絮乱。

    老太太闻言点点头,老太太并非糊涂人,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命和综前的神奇少年有着关系。

    萧铁柱继续输入真气,直到自己的真气消耗七七八八的时候,萧铁柱才停下手来。

    老太太渐渐的睡去,不过她呼吸平稳,她的脸銫出现了罕见的红润,尽管这一丝红润很清淡,但是却让李潇龙激动不已,感激的望着萧铁柱,以前对萧铁柱的什么怨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萧铁柱,谢谢你!”李潇龙激动的握着萧铁柱的手。

    “举手之劳而已,龙哥,不用这么客气。”萧铁柱深深的呼吸了下,不知道为何有种窒息的感觉,哅中像是憋着一口浊气。

    “铁柱兄弟,你没事吧?”李潇龙担心的道。

    “没事,就是消耗点力量。”萧铁柱嘿嘿一笑:“休息下就可以了。”

    “战子,你先带铁柱兄弟休息下,我送釢釢找个病房休息,让李颖先看着。”李潇龙吩咐了下道。

    “让李颖看着?不错,正好李颖在这里上班,由她照顾比较好。”萧战神銫暧昧的笑道:“铁柱兄弟,我们先下去吧。”

    “我没事,还是先送老太太上去吧。”萧铁柱有点不放心道:“龙哥一个人忙不过来。”

    “说的也是,阿龙我们先将你送上去吧。”萧战闻言点头道。

    李潇龙微微点头,当下李潇龙小心的将老太太抱入怀中,小心的走下车,萧铁柱和萧战两人紧紧的跟在后面,将李潇龙和老太太送入一间单独的病房之中。

    萧铁柱和萧战这才下楼,来到县医院大院中心湖边的一个亭子之中。

    萧铁柱望着湖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接着吐出一口浊气,心中的憋闷消失的无影无踪,头脑顿时清醒了许多。

    “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萧战走了过来笑道。

    “举手之劳而已,对了,龙哥的父母呢?”萧铁柱疑瀖道,老太太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老太太的儿子为何不管。

    “哎。”萧战叹气道:“不瞒你说,老太太的儿子早年去世了,阿龙的母亲在他父亲去世一年之后,就和一个有钱人离开了,老太太一个人将阿龙从小养活大,因此祖孙感情很好,阿龙退役也是为了回家能照顾他釢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