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挑衅

    说着说着,黄银松感觉道车子的速度好像慢了下来,不一会的时间就不动了,他眼神迷离的看向窗外,那正是他的家,他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坐在驾驶位的看守看到黄银松下了车,说道:“黄先生,到地方了,我也完成任务了,就不进去了,以后,厄瑟大人一定会跟您有合作的时候,希望您要来啊。”

    驱动车的声响在黄银松耳边传来,车子的速度很快,不一会的时间就消失不见。

    黄银松望着离开的车子,魂不守舍的回到了家,他想着在车上的时候看守跟他说的话。

    盖伦·厄瑟这个人太过于危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如果在古代,他可能成为一个皇帝,但是现在却会造成很大的威胁,黄银松像过跟他合作到底是不是件正确的事情。

    现在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时候,黄银松总感觉在那封信里,有一些不详的预感,自从他坐上车,右眼皮就一直跳,俗话说的好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另一边,警视厅。

    目暮警官正坐在椅子上休息,只不过他今天注定休息不了了,一个小警员手里拿着一封信来到他面前,说道:“目暮警官,有人寄了一封信,您看一下。”说着,他把信递了出去。

    目暮警官接过信封,一脸高兴的说道:“难道是有民众向我们警方致感谢信了,果然,我们这么久以来的成果没有白费。”

    但打开信封的一瞬间,目暮警官却一脸茫然,毕竟以他的知识量根本就看不懂英文,而且还是这么一整张。

    “咳咳”目暮警官咳嗽了两下,并示意一下身旁的小警员,想要缓解一下尴尬。

    小警员走了过来,一边看着纸上的内容一边解读导内容“亲爱的警官们好,今天致此信与警视厅的各位,是想对各位说一些话。”

    “嗯”听到这里时,目暮警官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人还是挺有礼貌的,果然辛苦没有白费。可是他却完全不知道,后面到底会说些什么。

    信的内容还在继续:“其实我就是昨天晚上在XX路持枪杀人的凶手,我一枪射中了他的额头,在开枪之前与他激烈的搏斗,而且我不止只做了这么一件事情,我曾经在很多个夜晚,持枪杀掉了近二十多人,但是你们警方却完全没有计算在内,我对自己的情况感到一丝丝庆幸,我今天给你们致信,就是想向警视厅的所有警察挑战,希望你们能抓住我,蓝色的笨皮猪,我告诉你们一个比较相当好的事情。在你们看这封信的时候,在米花町Ss路现在正有两具尸体,如果你们信的话可以去看一下,但是如果不信的话,那就只能让他们露尸荒野了。”

    信的内容到此为止,小警员的嘴巴停了下来。

    目暮警官阴沉着脸,但是拳头却攥的很紧,已经有了发怒的迹象,这也太嚣张了,敢直接向警视厅宣战,做一个挑衅的,还用上了蓝色的笨皮猪,这副行为就跟美国处名昭著的黄道12宫一样,他以为他是谁?

    目暮警官指挥着身旁的小警员:“你现在就带人出警,去SS路去找找看有没有尸体,现在就去。”

    小警员立刻向目暮警官了敬个礼,回答道:“是,警部。”

    小警员离开了,目暮警官站在原地,仔细回想着刚才的事情,如果真的按照信里的内容所述,那个人杀了近二十多人,而警方又没有查出来的话,那绝对会让警方的脸上蒙羞的,高层也会跟着动怒,而他这个警部也可能官职不保,事情的严重性不是他能承担的。

    他劝导自己冷静下来,慢慢的坐到椅子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情平复了一些。

    眼下只能期望小警员在Ss路找不到视频,那样的话,这一次事件也只是一个恶作剧,否则,问题就大了。

    只不过现在也做不了什么,目暮警官只好守在电话面前,等待着小警员的电话,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目木警官是急得焦头烂额,好像每一秒都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

    “叮铃铃,叮铃铃”是电话铃声响了。

    目木警官瞬间接起电话,好像是他的希望一般,迫切的问道“喂,怎么样了?”

    “额,这个”电话那头却显得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说。

    “你说呀!”目暮的语气明显加重了一点,电话那头越是这样的说话,他就越是急切。

    “是,我们在ss路这边公园荒野上,找到了两具赤裸身的尸体,一男一女,双手都被捆绑过了,现在他们身上还有什么绳子,他们身上还有两张四菱银行的银行卡和一些散碎的零钱,具体检查尸体我们就不清楚了,只能从外表看出一些比较简单的了,其他的,没有办法,只能尸检了。”

    “唉,找法医哪有这么简单呀。”目暮警官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他这顶乌纱帽可能是不保了,看来应该为自己谋一下后路了,听说毛利开了一家侦探事务所,当了侦探了,毕竟当年也是同事,说不定可以去投靠他。

    (这里解释一下,日本是全世界尸检率最低的国家,日本的47个都道府县中,20个都才有一个尸检专家,平均1亿人之中还不一定有200个法医,而且法医待遇还不好。如果一定要尸检的话,可能要开车从一个县跑到另一个县,所以日本的私家侦探很多,警察多半无能。如果在中国的话,是不可能有这么多侦探,所以还是待在国内比较安全。)

    正在目暮警官为自己人生大事考虑的时候,电话那头却再次传来了声音。

    “那个这两具尸体该怎么办呀?”电话那头疑惑的问道。

    “先抬回来吧,放在停尸房内,就算没有法医也得先放在那里,打电话给他们的家属来认领尸体,确认身份,先这样吧,弄好之后就回来吧。”目暮警官说这一系列的话,然后挂断了电话,静静的躺在椅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