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76章 白衣神秘女子

    青年队就是练兵场。

    不论是相声门,还是口技门。

    上座率降个不停,唐云风只能剑走偏锋,想出“花场”表演这么个法子。

    在相声的园子里,加上口技的表演。

    相比于相声,口技是一门“新”艺术。

    都多少年了,民间的舞台上哪见过这玩意儿?

    这下观众们有兴趣了。

    花个三十块钱,便能看到这种只从老辈人口里听说过的技艺,别说老观众,就连年轻人都感兴趣。

    有神技听,还有乐子听,这票买得划算。

    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德芸社广德楼剧院的名声,很快便在左近传开。

    园子拢共就两百个座位不到,想要满坑满谷,根本不需要天下皆知,只要附近的观众捧场,便已经完全足够了。

    从第二天开始,观众人数开始回升。

    几天工夫,唐云风便让每天的票数,能全部卖完。

    这可把师娘王慧给乐的,又动了挖自己丈夫墙角的心思。

    郭德刚这一段时间心情不畅,哪怕新园子出现了问题,她都不敢再给他添堵。

    直到现在问题被唐云风解决,她这才夸带捧的,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郭德刚。

    于是,第二天下午,郭德刚直接杀奔广德楼。

    其他人还没到,后台只有唐云风和林思月师姐弟俩,正坐在旁边讨论节目。

    现在林思月每天都来园子里表演,已经算是后台的一名常驻演员。

    唐云风还未出师,单靠自己一个人撑不起一个完整的口技节目。

    一人不行,两个人凑,请帮手是唯一的选择。

    口技门的人,老的老,上班的上班,盘算来盘算去,可不就只有师姐最合适吗?

    唐云风开口了,成五爷和林思月没有不答应的。

    小师弟有难,身为师父和师姐不帮谁帮?

    只是不知出于什么顾虑,林思月不肯露出真容,坚持用一块白纱遮面,还用化名“林月”。

    成五爷显然也清楚个中原由,没有反对。

    于是,观众们便看到舞台上,多了一位擅长口技的“白衣神秘女子”。

    相声班子就是和尚庙,清一色的男演员。

    林思月这么个漂亮姑娘一来,甭管在台上台下,那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后台还好,原本也是个讲规矩之地,大家单独给了她一个休息室,平时进出性子收敛一些。

    而台下的观众就没那么内敛了,每回林思月一出场,都是掌声如雷。

    尤其是她的“鸽子谈恋爱”,表演到最后,总是能将鸽子吸引过来,乖乖地站在她的手臂上。

    白纱遮面,白衣束身,白鸽相衬,简单美的一塌糊涂,圣洁得跟仙女似的。

    这会儿不但有掌声,还有尖叫声,都是年轻的男观众。

    每当这个时候,师姐都不自觉的将身子往唐云风身后缩。

    郭德刚一进后台,唐云风便看到了他。

    有些意外的,赶紧站起来拱手道:“师父辛苦,您怎么来啦?”

    郭德刚笑得满脸欣慰。

    票卖完,虽然赚不到钱,但至少能够少亏一点。

    想要保本略有盈余,那得两场开满。

    想要赚钱,得两场全都卖上站票。

    每个园子的盈收比,差不多都是这个节奏。

    现在新园子开张不到半个月,便能将一场票卖完,不容易。

    郭德刚感慨道:“少爷,这几天很辛苦吧?”

    “哈哈,没有,大伙都很卖力气。”

    郭德刚点头,笑着没有多说。

    转身看向林思月,心里一愣,这位该怎么称呼?

    这辈分乱的。

    林思月心思剔透,率先盈盈一礼,道:“郭老师辛苦!”

    郭德刚哈哈一笑,回礼道:“林姑娘辛苦!”

    唐云风请师父入座,林思月这边便奉上了茶水。

    师父既然特意过来了,那有些情况就得亲自汇报清楚。

    于是,唐云风便将自己的想法全部说了一遍。

    最后拿眼睛看着郭德刚,等着他拍板。

    开花场,有好处也有坏处。

    临时攒人气救场,那是没办法的事情。

    但德芸社毕竟是纯粹的相声班子,能不能持续这样下去,最终还得班主来定。

    以前在天桥园子也有几次花场表演,是师娘王慧上台表演京韵大鼓。

    只是外人不知道。

    那其实就是师娘技痒而已。

    王慧一开口,郭德刚敢不答应么?

    但凡他敢说半个“不”字,那晚上睡哪儿便是一个问题。

    而唐云风现在问的意思很明白,讲得是以后经营策略的问题。

    郭德刚沉吟半晌,这才开口了。

    “可以演下去,先让自己活着,然后再谈其他。”

    成了。

    唐云风心中大定,转头看了林思月一眼,后者的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月牙儿。

    开始上场,她还有些怯。

    几次下来之后,那些掌声就跟音乐一样好听。

    很优美。

    确实,掌声便是对艺人最好的回报,没有哪个艺人不喜欢听的。

    郭德刚又道:“林姑娘这边的演出费,回头我跟成老先生谈。”

    他一提起成五爷,唐云风便想起来了。

    “师父,其实老爷子这几天天天都搁台下坐着呢。”

    郭德刚闻言一愣,旁边的林思月更是惊得,一双美目瞧着唐云风。

    “你,你怎么知道的?”

    唐云风笑道:“哈哈,师姐,您以为我是老太太上鸡窝吗?”

    林思月又一愣:“鸡窝,什么鸡窝?”

    郭德刚笑着接茬道:“老太太上鸡窝笨蛋!”

    林思月恍然大悟,旋即乐了,相声演员说话可真有意思。

    郭德刚又道:“成老先生大驾光临,必须请到后台来以礼相待才对呀?”

    唐云风摇头无奈道:“我给老爷子打过电话,他都不承认自己来过现场。”

    郭德刚一想便明白了。

    旋即从包里掏出一张标致的卡,递给林思月。

    “林姑娘,麻烦你将这张卡带给老先生,德芸社的台前台后,随时欢迎老先生驾临。”

    唐云风一看便知道,这是班子里的贵宾卡。

    正是开年演出时,他在台上说完寻找老观众的话后,特意去找人做了几张。

    可这么多日子过去了,两位老观众一位都没来。

    今天搁成五爷这儿,倒是送出了第一张。

    可见,成五爷在郭德刚心中的地位有多么不一般。

    林思月见唐云风也点了头,这才收下。

    “思月代家师谢过郭老师的盛情了!”

    唐云风又道:“师父,张先生从开业第二天,也一直在这边帮忙盯场。”

    郭德刚又一愣。

    我的乖乖。

    新园子到底还藏着多少我不知道的事儿?

    干脆也不急着走了。

    郭德刚直接留下来,看完了一整场的表演。

    不但在后台跟张纹顺聊了很久,后来又跑到观众席里,跟成五爷聊了很久。

    于是,第二天。

    班主下了全员禁口令。

    所有人不许对外透露半点林思月的信息。

    同时,园子里开始出现记者,专门为报道“口技”而来。

    无论是林思月还是成五爷,半个镜头都不肯露,唐云风只能自己作为口技门的传人,全程处理对外采访。

    德芸社本就一直站在热点上,现在又多了一个“口技”,那更有话题来报道了。

    很快,新园子、唐云风、神秘白衣女子都有了不小的名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