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晚饭

    坐在温暖的家,顾念怀拿着徐白莹送的那个鸡腿用手机左拍右拍不知道拍了多少照片,直到坐在一旁的余玄观已经吃完了那根炸鸡腿,顾念怀才开始动嘴。

    看着顾念怀将那根炸鸡腿视若珍宝的模样,他不由得抽了抽眉毛,一脸嫌弃。

    这堂堂地狱死神,竟然为一根炸鸡腿折腰,说出去不要笑死人?!

    顾念怀正慢条斯理的吃着炸鸡腿,余玄观侧望了他一眼:“顾念怀,你很喜欢徐白莹,是吗?”

    顾念怀吃鸡腿的动作停下来,不置可否的看向余玄观:“这不是正常人都能看出来的?”

    余玄观眉毛抽动了几下:“”你还真是一点也不掩饰。

    顾念怀说完,继续吃他的炸鸡腿,一边吃一边说:“小莹呢?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对我最好的人,她给我买过衣服,给我煮过泡面,在最关键的时候没有离开我,我喜欢她。”

    余玄观听完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徐姐姐的确很好。”

    顾念怀听完立刻用警告的眼神看向余玄观,眼里含着凶光:“所以你不许打她主意。”

    余玄观笑着捂肚子:“顾大哥,徐姐姐在我眼里就是我的姐姐,我对她没有想法,你放心。”

    顾念怀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样就好。”

    余玄观笑着看顾念怀问道:“你当死神多久了?”

    顾念怀吃完了鸡腿,咋吧咋吧嘴,用纸巾擦擦油光发亮的嘴唇:“十万年。”

    “也是挺久的,若是人能活到你们的十分之一也是很厉害了。”余玄观道。

    “对于我们这样的生物,生命是永生,十万年不过是我们生命里微不足道的一点。”顾念怀道。

    “那,那个叫冷肆的家伙呢?”余玄观问。

    顾念怀扯起嘴角笑了笑:“他其实比我小一些,但是他的神力与我不相上下。”

    “为什么?说起来你不该比他强一些吗?”余玄观问道。

    顾念怀认真回答:“你懂什么,要不是当年我干了些蠢事,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蠢事?什么蠢事?”余玄观一听就来了兴趣,恨不得把顾念怀给掏掏干净才肯罢休。

    顾念怀却挂了个诱饵,死活不肯说下去,这可把余玄观给吊足了胃口,又搞的心神不宁。

    “你到底说不说!”余玄观站立在沙发上,摆出一副要打架的架势。

    “不想说。”顾念怀显得很不耐烦。

    “再不说我就出手了!”余玄观大叫。

    “出手就出手,我还怕你个毛头小子?!”顾念怀不屑道。

    就在两个人就要为此大打出手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有规律的敲门声,他们知道是徐白莹来了,顾念怀立刻跑到门口去开门。

    看着门口的徐白莹端着一锅飘着热气的东西,连忙笑盈盈的迎接:“小莹莹,这些事我来就好了,你还端过来。”说完就要接过徐白莹手里那个锅子。

    徐白莹将锅子传递到顾念怀的手上,笑着说:“这不是咱们有了个小老弟嘛!作为长辈,我们应该照顾好他。”

    顾念怀听完,恨不得把锅子扣那小老弟头上。

    自从这余玄观来了,徐白莹就总是唠叨他,虽然他知道只是亲戚关系,但是他就是心里不对味。

    感觉徐白莹不够在意自己,害怕徐白莹更加不会喜欢自己,于是就患得患失。

    顾念怀其实挺嫌弃这样的自己的,就算再喜欢徐白莹,也不该这么心思细腻成这样,胡思乱想。

    徐白莹招呼余玄观吃饭:“小余同学快来一起吃饭啦!”

    余玄观点点头,唇角稍稍弯了弯:“好,谢谢徐姐姐。”

    徐白莹笑道:“客气什么!你就是我的小老弟呀!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家人,这是应该的,有什么事,或者缺什么,就跟我们讲,不要客气。”

    余玄观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听着徐白莹的话点点头。

    顾念怀坐在餐桌的另一边,正与余玄观对面而坐,他暗自叹了口气。

    看徐白莹也不跟自己说话,正打算站起身自己去拿碗筷,伺候他们,没想到徐白莹看到他的动作立刻制止:“顾念怀,你坐下!”

    顾念怀刚站起身,就被徐白莹用力一按,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徐白莹看着顾念怀说:“今天我来吧!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都要好好照顾。”

    顾念怀一时间有些感动,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徐白莹真的是很温柔,又很顾人感受。

    虽然他知道有时候她对自己挺凶的,但并不是无理取闹,在大是大非面前,她总是很清醒,她对他很好,很顾他感受。

    顾念怀承认自己无可自拔的爱上了她,而且越陷越深。

    顾念怀看着从厨房拿着碗筷走出来的徐白莹,只感觉她的笑容,就感觉她的身上有光,不停的闪耀着。

    “好亮。”顾念怀自言自语着。

    “顾念怀,你在说什么?”余玄观问。

    顾念怀立刻转过头看向余玄观,瞪着那双明媚好看的眼睛:“没什么!”

    徐白莹拿着碗筷走到跟前,分好了碗筷,笑着说:“好啦!好啦!快吃饭了!”

    “嗯。”顾念怀和余玄观不约而同的应声。

    看着他们的模样,徐白莹忍不住笑。

    徐白莹揭开了锅子,只见是一锅寿喜锅,看着那一锅子东西红红绿绿的冒着热气,鲜香的味道不停往他们的鼻子里钻,馋的他们不停咽口水。

    徐白莹看着他们还不动筷子,连忙催促:“饿了就快点吃吧!还等什么!”

    顾念怀和余玄观不约而同的拿起碗筷,一起往那锅子里夹东西吃,吃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

    徐白莹看着他们的样子,乐的哈哈大笑。

    顾念怀嫁到了一根排骨放到徐白莹的碗里:“小莹莹,我夹到了一块排骨,给你吃。”

    徐白莹笑着说:“谢谢。”

    余玄观也不甘示弱,从锅子里夹起一块培根放在徐白莹的碗里,笑着说:“徐姐姐,这培根你吃。”

    “谢谢。”徐白莹开心的说。

    看着这两个人在眼前叽叽喳喳,吵闹不停,原本冷清的房子变得热闹了。

    这就是家的感觉吧!吵吵闹闹却热热闹闹的。

    无论天宫月河多么好,还不如人间这一番烟火气。

    吃完了这一锅子东西,三个人都捂着暖和的肚子坐在餐椅上舒气,最终还是徐白莹先站起来,她说:“今天这些碗筷我来洗。”

    顾念怀这是站不住了,他立刻腾一下站起来帮着徐白莹收拾:“小莹莹,我帮你一切收拾。”

    “好。”徐白莹应道。

    余玄观静静看着他们两个人在厨房间忙来忙去,他枕着手,看着里面的画面,不由得弯起了唇角。

    “看上去,你们还真像爸妈。”他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就呸呸呸,“他们是爸妈,我不就是儿子!呸呸呸!我才不是!”

    余玄观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板看着电视上有趣的综艺,听着厨房里的声音,虽然有点吵,却觉得十分的有意思。

    这有意思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觉得要是以后一直能这样也挺好的。

    顾念怀帮余玄观在半山公墓那打点了几块风水正好的墓地,余玄观将自己那些赚来的钱全部用来买墓地后,几乎一分不剩。

    那日下葬,他将师兄弟以及师父的骨灰盒一个个放进了墓地里,哭的不像个人。

    他跪在墓地前重重的磕了好几个响头,乒乓作响,徐白莹就担心余玄观那头骨给磕碎了。

    额头上流了血,但是他一眼都不眨,像个大人那般,立誓:“师父,师兄弟们,你们放心,以后我一定活出个人样,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不辜负你们的养育和照顾,要是有缘,我希望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可以跟你们是家人,一辈子都不分开。这辈子路长缘短,可是我会把那段快乐的时光永远记在心里,我真的好爱你们再也不会有任何人可以比你们还要重要你们永远无法取代”

    余玄观本来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一次噼里啪啦的落下来,哭的撕心裂肺,眼泪和鼻涕混在一起。

    最后是顾念怀施了法让余玄观昏过去,才把他扛回家的,不然这个人可能就要在那墓地住着了。

    无论是友情,爱情,还是亲情。

    最苦不过情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