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伯仁

    在激烈的争吵后,余玄观情绪失控,瞬间失去理智,他张开手,从他的身体中召唤出了三个魂灵,魂灵被余玄观操控,直直的朝徐白莹和顾念怀袭去。

    顾念怀立刻挡在徐白莹的面前,他张开手,手中金光闪烁,那眼前的三个魂灵被生生震碎,化为乌有。

    “怎么?还想打?你忘了上次你输给我的事?”顾念怀一抬眉嘲讽道。

    “谁让你挡我的事!”余玄观怒骂。

    顾念怀冷笑一声:“挡你的事?真是搞笑!我不能看你一错再错!”

    眼看着两个人又要再打,却听得门外响起了剧烈的打斗声。

    “住手!”顾念怀怒喝一声。

    “怎么?你怕了?”余玄观咬牙。

    “你听外面!”顾念怀提醒道。

    余玄观这才反应过来,门外的声响分明是一声声的嘶喊,就像是有人被袭击后倒下时最后的哀嚎。

    那声音怎么会那么熟悉?

    这不是他师兄师弟的声音吗?

    他容不得多想就冲出了门外,只见院中遍地都是还没冷透的尸体!

    顾念怀和徐白莹也跟着跑出门外,被眼前的一幕惊了惊!

    “怎么会这样?”徐白莹皱眉。

    “你看!”顾念怀朝天空的某个方向指着,徐白莹循着所指方向看去,只见在如墨的夜色之下,身穿一身白色西装的冷肆正凌空而立,他脸上露出阴冷诡谲的笑意,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地面上的一切,而他正用神力操控着眼前的弦月。

    余玄观跑到横七竖八的尸体中,遍地鲜血,他嚎啕大哭,泪流满面,他抱起地上还没冷透的尸体,一边恸哭一边想要寻找希望:“师兄!师兄!你快醒醒!师弟!师弟!你快醒醒!”

    然而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眼泪快速的爬满了他一脸,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分割成千万块。

    他摸索着,摇晃着众人的尸体,直到他走到周照的尸体旁,他用力抱起,哭喊道:“周师兄!周师兄!”

    周照还有一口气,他的眼睛睁开一条线,恍恍惚惚的看着眼前的余玄观,气若游丝道:“余师弟你你来了”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余玄观还没从打击中回过神来,至今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一出现就说要我们把你交给他,可是对我们来说你是我们的小师弟,是我们的家人,我们怎么可能把你交出去!”周照说话十分虚弱,言辞却是极为恳切,让余玄观的心更是一痛。

    愤恨和痛苦纠缠在一起,搅得他五脏翻涌,痛苦不堪。

    周照气息渐渐微弱,他虚弱的说:“本想永远陪在你身边,可是对不起,师兄要先走一步了”

    周照说完,立刻闭上了眼睛,失去了气息,尸体在余玄观的怀里渐渐冰冷。

    余玄观感觉自己痛苦的快要死去!他抱着周照的尸体朝天撕心裂肺的哀嚎。

    突然天地扬起剧烈狂风,院中的金色银杏树叶被狂风卷起,铺天盖地的掉落下来。

    “不要啊!师兄!你们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你们都走了!要我怎么办?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

    余玄观抬起通红的眼眸直直的看向冷肆,因为仇恨和愤怒,他的双眼充满了红血丝,他怒不可遏的看向冷肆,他颤抖着肩膀逼问道:“为何要杀了我的师兄弟?他们做错了什么!”

    冷肆却斜了斜头,阴冷一笑:“你问我他们做错了什么?”他挑了挑眉毛说道:“因为有他们的存在,你就不会跟我做朋友!是你跟我说因为你有家人,所以你不会跟我做朋友,你看现在我把他们都杀光了,你也没有家人了,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做朋友啊?”

    余玄观咬牙切齿,浑身颤抖,他就像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轻轻一触就会将世界炸的天崩地裂。

    “我跟你拼了!我要你为我的师兄弟们陪葬!”余玄观脚用力触地,飞跃而起,面对面悬空于冷肆的面前。

    他双手结印,轻轻念咒,只见他的身体周围被十个魂灵包围,魂灵的身上燃起了熊熊的蓝色火焰。

    地面上的顾念怀感受到了强烈的邪气。

    冷肆一脸无辜,他自言自语道:“怎么跟你们人类交个朋友那么难?我不过是想让你成为我的朋友,你说你有家人不肯,现在我把你的家人都杀了,你没家人了,为什么还不愿跟我交朋友呢?”

    “你这个疯子!我懒得跟你废话!”余玄观双手合十,开始念咒操控着周身那十个魂灵。

    十个魂灵受到了余玄观的控制,飞快朝冷肆扑去,冷肆却依然淡定,他抬起手,右手食指轻轻操控着眼前的弦月。

    “给我杀!”冷肆邪笑着淡淡说道。

    弦月被冷肆控制,睁开眼,原本黑色的眼眸瞬间变得通红,周身的蓝色火焰燃的更盛。

    “不好!余玄观不是冷肆的对手!”顾念怀担心道。

    顾念怀知道冷肆的神力修为与自己不相上下,余玄观上次与自己打架输给了自己,所以他与冷肆打斗输的概率极大。

    黑暗的天空被那流星般的缠斗被划分的四分五裂,冷肆单手操控着弦月,轻轻松松就化解了余玄观的进攻。

    一个又一个魂灵被弦月撕裂成千万碎片,在黑夜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余玄观大喘着气,他用尽了修为与冷肆缠斗,伤了原身,五脏六腑受到了震裂,手腕上那串妖心一个接一个慢慢出现了裂痕。

    浓稠的鲜血渐渐从余玄观的嘴角淌落,他捂着胸口看向冷肆。

    冷肆一脸无辜,还调皮的笑着:“小余同学,要不你再考虑考虑跟我交朋友吧!我对朋友一向包容,向来不会要朋友的性命”

    冷肆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余玄观怒斥道:“你杀我师兄弟,灭我全门,我不杀了你,我妄为人!”

    “哈哈哈哈!”冷肆听完捂着肚子仰天大笑,“你跟我说妄为人?这一切的缘由不都是因为你!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不懂吗?”

    像是有一条电流直直的穿过余玄观的心脏!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的心里滋长。

    看余玄观愣怔在天空不说话,冷肆继续放肆的大笑:“你懂了吗?哈哈哈哈!”

    余玄观觉得自己的心被践踏得粉碎!他咬紧牙齿,眼泪无声无息的从眼眶流下来,一直从脸庞流到唇边。

    “一切都是我的错!一切的源头皆是我!”余玄观抱头崩溃。

    徐白莹看天空中的余玄观情况不对,她扯了扯顾念怀的衣角说道:“你快去看看余玄观!他看上去情况不对!”

    顾念怀轻拍拍徐白莹的肩膀安慰:“不要太担心,我去看看他!”

    “一定要把他安全带回来!”徐白莹略带有请求的说。

    顾念怀用力的点点头:“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安全带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