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三十章】救救我-顾灵溪

    “你是不是疯了?啊?是不是疯了?”独孤怜已经对顾灵溪嚷嚷五分钟了。顾灵溪真希望他像名字一样孤僻又寂怜,做个安静的美男子,然而他一开口就完全停不下来。

    “差不多得了。”顾灵溪在小型马球场的激光栅栏边杵着,又偷偷瞄了眼远处的孔家大小姐和她的两个跟班,一群仆人仍然围在她们身边擦这擦那儿。“我实在没忍住嘛”

    “没忍住?她是把你当自己人才告诉你,孔家赚钱的秘诀。你倒好,把玉露团直接糊在了人家脸上!”独孤怜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赚钱秘诀?她们把穷人当做水蚤,结果还从他们身上吸血!”顾灵溪激动地辩驳,身靠的激光栅栏杆子被压得摇摇晃晃。

    马球场里,打着球的几个人向他们投向异样的目光后,终于离开了。顾灵溪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们说烦了。

    一个看皮肤来自乌古群岛的仆人走向他们,说隆王已经在猎场等候各位宾客。独孤怜挥挥手,仆人就离去了。

    独孤怜抿唇不言,又回头看了看三个贵妇,她们已经被仆人拥入室内。

    顾灵溪还想继续说下去,独孤怜突然爆发出酣畅淋漓的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

    独孤怜抹着眼角的眼泪:“哈!你刚才真是太妙了!”

    “妙在哪里?我刚刚把玉露团糊在了长安第二富豪脸上。”

    “就妙在这里。”独孤怜收起刚才的严肃,神情轻松,但眼里含着哀怮,“我母亲就住在旧马区你一定没听过,但它就在天阙城底下,像刚刚孔大小姐说的,是天阙城的最底层。五年前,她患软骨病,死了。”

    顾灵溪知道,这是长期没有日晒导致。最后人会在阴冷潮湿的环境中蜷缩成一团,在无力中死去。

    “你知道我娘死前的遗言是什么吗?”独孤怜仍然在笑,但他眉头锁在了一起,“她说,让我去把房子再卖贵点。她生怕有某个外州的暴发户来占了这个便宜。”

    “我为你遗憾,真的。”这就是我要反抗的原因,顾灵溪想起自己的姐姐。在她们的父母双亡后,顾灵溪还在太学府。姐姐一个人撑起了家,她兼了三份工,媒体公司、餐馆送餐。她靠着亢奋剂勉强维持,却落了一身病。

    由于买了便宜的劣质亢奋剂,她大病一场,不得已将自己卖到了青楼,来勉强维持妹妹的和自己的生活。

    自从顾灵溪拿到了科举的奖费,就将姐姐接了出来,安置在以前的家中。前天,顾灵溪去看望姐姐,她却只愿意隔着房门和顾灵溪说话,说什么也不愿意见顾灵溪。

    “抱歉结果还是没结交到她们。白牵线了,对吧。”顾灵溪黯然。

    独孤怜看了她一会,“说不定,这才是我接近你的原因。如果你刚才没有糊那个玉露团,你就不是你了。”

    顾灵溪思索着这句话的含义,他们重新加入人群,顺着稀疏的五彩长河前行。人群中,不乏有富家子女神色古怪看向顾灵溪。大概是她穿的回纥仿古长裙,比起那些变色自如的分子材料异装,长裙就实在土不堪言了。

    前方的雷暴已经停止了,半椭圆罩下的天穹只剩那颗全息太阳,还在空中艳光四射。裸子植物从深绿,变成更生机勃勃的绿。脚边的动物也逐渐多了起来。

    在一片枝叶繁茂的森林前,众宾客停止脚步。在他们的最前方,一个穿着戎装的年轻男人正擦洗着他那黑亮的战地摩托车。

    “隆王备了这么多战地摩托,得多少钱啊?”顾灵溪前面的两个人正交头接耳。

    “谁管呢?二十来辆,也不够每个人都去坐啊。”

    众人面前,制式统一的战地摩托排成一排,它们的亮银二七式粒子缸正嗡嗡低哮。宽大的橡胶轮胎牢牢压在泥土上,即使不打开支撑架,也平稳地让人安心。

    王爷头戴幞头,一身短打,外套浮雕明光铠,披锦绣斗篷,手里还拿着一把古制弯弓。

    看起来是个打猎的常客。

    隆王是左耳王李绪的长子,而李绪从辈分上,是当今皇上李灼雪的舅舅。

    而大家都知道,梅花病是没有解药的,皇帝生不了孩子不说,自身也很难活过25岁。

    至于谁会在陛下驾鹤西去后继位,答案很明显了。非战功赫赫的李绪不能服众,而他的性格很可能会直接把儿子抬上王位。比起管理国土,李绪对破坏他人家园有兴趣的多。

    正因如此,隆王李白玚在朝堂外有出乎寻常的影响力。经过这几天的观察,顾灵溪大概知道朝廷里主要的两派:李派和武派。他们总是明里暗里争个不休,如果上任想办事,就得讨好一方,谨防另一方给你使绊子。

    讽刺的是,李派并不是为当今皇帝李灼雪立的派,而是在拥立隆王。就连武家刚及弱冠的小女儿,也暗定私事,约配给了隆王。

    “哟,你就是那个刚刚给孔大牙糊糕点的夏坊女官。”李白玚先看到高大的独孤怜,眼神才飘忽到顾灵溪身上。

    “王爷。”顾灵溪微微欠身,慌张地行叉手礼:“大人是说孔大小姐?”

    “哈哈哈,大小姐!”李白玚乐得前仰后合,朝顾灵溪走来,“你在本王面前,对孔大牙这么礼貌可没用,这女人记仇得紧。比方说我有她整容前的照片,她就好几次试着找韦氏集团把我相册的云端数据删除了。”

    顾灵溪尴尬笑笑,她捏捏腰间的回纥样式长裙。

    李白玚向顾灵溪伸出手:“来吧,你现在可是夏坊的明星。我可不在意你糊不糊我蛋糕,陪本王一起打猎去。”

    众人围着他们俩,简直要惊掉下巴。一旁的八卦群众甚至已经联系花边小报。

    顾灵溪对眼前这个外表平庸的男人并无二感,反而带些陌生的畏惧。

    她回头看看独孤怜,帅气的金吾卫轻轻点点头。

    顾灵溪搭上了李白玚的手,但同时,她感受到一股力量拉扯着她。

    “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常常就做什么样的事。”独孤怜按住顾灵溪的肩头,压低音量,一改他寻常的轻松,“但有时候,我们只有做出我们本不会做的事,才能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人。”

    说完,独孤怜向后退去,将自己淹没在人群中。他轻松的笑容也被众人起哄的欢笑掩盖。

    那一刻,顾灵溪体验到些许的依赖。

    隆王先教顾灵溪驾驶战地摩托,少女没花多少力气就学会了。

    他们沿着森林中雨露未干的小径前行,经过溪流河床,在一棵巨榆木的树荫下,找到了只巨大的灰兔子。

    隆王示意顾灵溪不要出声,他熟练地弯起弓箭。空气突振,箭矢破响而出。声音最后传出的地方,一根箭矢已经穿透了兔子,它正侧躺抽搐。

    “为什么这里的动物都这么大?”当隆王费力提起兔子耳朵时,顾灵溪问道。

    “呼,转基因啊,是上个世纪的科学了吧?”李白玚将兔子扛到他摩托车后的猎物筐中,“今天的第一只,记上记上。”

    灰兔子倒在猎物筐中,但它实在是太大了。筐里只装得下它的身体,顾灵溪能看到它的眼睛正紧紧凝视着自己。

    森林里黑如黄昏,阳光只能朦朦胧胧穿过叶片。

    但顾灵溪还是能看到,灰兔子铬黄色的瞳仁中缓缓燃烧。等她再一眨眼,就熄灭了,变成余烬的颜色。

    兔子的嘴巴微微张开,闭合。

    张开,闭合。

    顾灵溪瞬间冷汗直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分明是人的口型!

    救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