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二十六章】超级巨星的诞生-梅观汐(求推荐票)

    椭圆竞技场内,满打满算的30万个座位都挤满了狂热的人群。在他们出场的一瞬间,全场的灯光唰然汇集,梅观汐感受到远超太阳的光辉,晃得他睁不开眼睛。

    他求救似的看向自己其他队友,除了走在他旁边的灵,其他人一个个都熟稔地高挥手臂,冲观众们打着招呼。

    而观众回应他们的,是更为聒噪响亮的欢呼。

    女性大多呼喊花扇的名字,花扇则毫不吝啬对她们致以飞吻。男性观众中,白铃、桃骨、灵的名字交替出现,但最多的还是冷艳御姐型的白铃。

    梅观汐从没见过这样的阵仗,他如若游魂般跟着队友,站在高台上。记者区就在高台前方,然后梅观汐就听他们对记者的一个个问题对答如流。

    迷糊中,无数道聚光灯不可避免地打在了他的身上。喧嚣的场内突然安静下来,他看到三十万双眼睛正悄无声息地盯着他。

    那一时刻,他记过的所有回答模板都忘光了。

    主持人正介绍着梅观汐、伶鼠、武仙、大唐的精锐、在墨械区与魔种英勇战斗之类的事迹,最后,他总结:“这就是我们的白铃队新队员,伶鼠的故事!快来吧,我们神秘的好朋友,向观众们说说你自己。”

    梅观汐捏了捏挡住左半身的半肩披风,汗水从他紫黄双色的宝珠抹额上流下。这一身是阿芮特地为他准备的,比起保守传统的右袵汉服提议,她坚持要有进攻性的时髦战士穿搭。

    “那么,我们观众可能还是不知道什么是武仙,有的人以为那是传说中的生物。伶鼠君,你能给我们讲讲吗?”一个记者提问,记者区中瞬间亮起很多腕带的全息界面。

    “呃”话卡在梅观汐的嗓子眼。

    “不—要—泄—密。”隐隐约约,梅观汐听到了心底有个声音。

    “武仙是为了净化一切魔种,才被创造出来的人。”他感觉自己的声音傻透了,还结结巴巴。

    台下的记者区响起一片哒哒输入声。而远处的观众席中,仍然安静无比。

    “我们都听到过一则传闻,说武仙做了恶劣的事情,因此才被朝廷尽皆抓捕。你能告诉我们,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梅观汐感到冷汗直冒:“抱歉,无可奉告。”

    他的声音在体育场中回荡,观众席响起些微不满的咕哝声。

    “好的,武仙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还是说只是一个特殊编制而已?”

    “不-能-告-诉-他-们-太-多。”心底的声音再次响起。

    “嗯有的,武仙伤口愈合能力会快一点。”

    “仅此而已?”记者狐疑地追问。

    “啊对。”梅观汐别过脸,不敢看记者的眼神。

    “结果你们就把这项能力拿来对付朝廷?”另一个记者突然站起,尖锐地提问。

    “不我们没有。”

    “莫非你的意思是被抓捕的武仙都是被冤枉的?难道朝廷抓错人了?”

    当然,我们就是被冤枉的。梅观汐这样想,但他没有说出来。

    从他的视角看去,武仙们日复一日执行着‘无限制’计划,没有休息时间,没有吃饭时间,每次复活就投入战斗。

    24小时,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丑陋怪物,和战友破碎的躯体。至少,有人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这样拼命,大唐的百姓就会受苦。而某一天,长安的圣令颁来,他们又被毫无怨念地押往大唐的心脏,然后他看着自己的挚友们在眼前化作轻烟。

    “撒谎!撒谎!撒谎!”观众台上的气氛被迅速挑起,震耳的起哄声愈来愈响。

    记者乘胜追击,“你如何评价羽衣案?凭借个体优势,在皇城内大搞破坏,是否是叛徒的行径?”

    白铃朝梅观汐眨眨眼,询问是否要帮助。但当她转过头,只正对上少年怒火中烧的眼瞳。

    梅观汐看着黑压压的观众席,紧抿嘴唇,一言不发。

    有个把皮肤染成紫色,涂大浓眼影的年轻人在伴侣耳边吹气,两人戏谑地跟着起哄几声,然后继续你侬我侬。

    有个贵妇人绾起高高的云朵髻,如云般顺滑的黑发中插上玛瑙珠翠。她举着应援激光器,将原本投射的灰袍子照片,换成了大大的‘叛徒’二字。

    越来越多人融入这种气氛,卖力挥舞着纤弱的手臂,用他们春雨润过的软玉喉咙呐喊。

    但梅观汐能感受到,这些人不是真的恨他。这只是天阙城夜以继日狂欢的新轮次,他们只是觉得群体性找乐子很酷,武仙再可怕,不一样站在台上给他们当戏团猴子吗?

    主持人按住挂在耳朵上的接收器,露出职业的灿烂笑容,“哈哈!看起来,很多观众都对我们的白铃队‘准’成员伶鼠有自己的看法,伶鼠君,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嗯?”

    滑稽的墙头草,梅观汐鄙夷一笑。

    天阙城的人实在让他受不了,他想到了尹若琳和妹妹,说不定他们现在还留在天阙城里。

    尹若琳破碎的面孔一闪而过。回到现实,满台的观众正拿武仙找乐子。

    武仙的意义是什么?

    一定不是在这里被人当观赏的海豹。

    梅观汐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你们有见过自己认识的人,在你们眼前死去吗?”

    观众仍在喧闹。

    梅观汐声音大了两度,“我问你们啊,看看你们身边的人,你们见过他们被碾成齑粉、开膛破肚、然后被各种各样令人恶心的怪物吞进肚里吗?”

    偌大的竞技场聒噪渐消,他们用奇怪的神情看着聚光灯中心的少年,仿佛他在说什么天外密语。

    “我有过,很多次。”他眸中哀伤尽显,“我眼睁睁看到最爱的人,一次次在我面前支离破碎。她的脸漂亮极了,像春雪融水描成的结晶。但整整三年,她的脸上都有擦不完的血污。”

    白铃悄悄瞥向梅观汐,心底流露出一丝柔软的悸动。

    观众也是,女孩、贵妇都聚精会神想象这苦命的场景。

    “我们的队长一直说,这是为了大唐百姓。”梅观汐轻笑一声,“但后来我们才知道,根本没有百姓听说过武仙,也没人会在乎。即使是这样,极北依然遍布我们的足迹。”

    “我们见过所有最残酷、血腥的魔种,但我们依然选择与其战斗。”他顿了顿,场内死寂无声,“这就是武仙。”

    “那么你对‘羽衣案’怎么说?我们可不愿意让杀人魔头也进入朝廷。”那个尖锐的记者又跳了出来。

    “‘羽衣案’,三个精神崩溃的武仙潜入长安,寻求面圣的机会就因为他们听说皇上会为百姓做主。”白铃抢在梅观汐前,冷冷回应记者,“他们丝毫不知道如何在现代社会生存,不会认字,不会找路。他们趁间隙进入皇城,不久后被宫内侍发现。”

    “三人还向宫内侍问路,但想都不用想,迎接他们的是无数刀剑。”白铃似乎轻轻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这都不该是你为难这个少年的理由。”

    记者悻悻地坐下去。

    梅观汐鼻头一酸,他此前并不了解羽衣案。那些和他在开北州荒漠边、冬暮河冰层上卖命的兄弟,最后竟以这样窝囊的方式断送了生命。

    记者们的问题逐渐温和,观众手捂胸口,同情和尊敬夹杂。

    “最后一个问题:你能为大唐做什么?”

    “除了自己,武仙能拯救所有人。”梅观汐道。

    震耳的乐声响起,四面八方都是‘伶鼠’或者‘武仙’的欢呼声。摄像镜头多给了不少到梅观汐身上。白铃队向观众挥手致意,离开高台,朝后台走去。

    “呼”梅观汐长舒了口气,他才发现自己的制服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阿芮和其他化妆师蜂拥而上,帮助六人补妆,并把反光剂重新喷洒到梅观汐的龙纹单肩披风上。

    白铃快步朝梅观汐走来,腰间的白铃叮当作响。

    “对不起,我不该”梅观汐顿感周围霜雪凝结。

    她一把搂住梅观汐,由于白铃高了一头,手刚好搭在少年肩上。“你做得很好,以后你就是我们的战友了,小汐。”

    梅观汐生硬地嘿嘿傻笑,她银发上,栀子花的清香扑鼻。

    “四天后,你要进皇城,觐见皇帝陛下。”

    “诶?”梅观汐愣住,他转头,正迎上白铃职业型的微笑。

    “这三天之内,我会给你一桩难度低,牵扯大的好案子。好好破案,这是你给陛下的见面礼。”

    “等等,破案”

    白铃伸手,止住梅观汐。然后又指向靠在墙边打瞌睡的灰袍子,“他就是你这次的助手,一定要你亲自破案才行,灰袍子只会给你提示。”

    花扇恰巧经过,在一旁幸灾乐祸,“哟吼,武仙小子和呆帽子一队。莽汉和呆子,实在是豪华阵容啊。”

    梅观汐只感到头皮发麻,他胆战心惊地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啊?”

    “现在开始。”白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