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084章刺客再现

    几条金色的鲤鱼从廊桥下游来了过来,

    余温婉看着它们,心里有一种说羡慕嫉妒恨的心理;

    她羡慕鱼儿在水里自由嬉戏,

    她嫉妒鱼儿在水里幸福生活,

    人不是比鱼儿更高级吗为什么鱼儿能得到的她却怎么得不到?

    她恨男人,她觉得她悲惨的命运都是男人赐给的;

    “嬴臻啊嬴臻,你以前对不起本宫的,本宫要加倍偿给你,本宫要你断子绝孙。”余温婉咬牙切齿,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

    “把鱼儿给本宫捞起来,放在太阳下,不要给它们水,慢慢晒死它们。”余温婉突然面露凶光,恶狠狠说道;

    “娘娘,我们已经捞了几批了,晒死几批了。”咏梅说道;

    “它们的行动太自由了,它们的生活太幸福了,别人不让本宫过着幸福的生活,本宫为何要给它们幸福的生活呢?在本宫面前过着幸福生话的都得死。”

    余温婉说着,眼睛闪烁着一丝悲伤、痛苦、恶毒的眼光;

    咏梅一看接触到这眼光,心里不禁一阵恐惧,虽然余温婉曾经救过她,照顾过她,但余温婉反复无常的情绪让她惊恐万分,她不知道为什么余温婉为什么会这么反复无常;

    咏梅心里很可怜这些鱼儿,她觉得这些鱼儿是无辜的,但主子的命令她是绝对不敢违拗的,她只能按照余温婉的命令,安排人把鱼儿捞起来,然后放在烈日下暴晒,

    看着鱼儿在烈日下无助地挣扎着,咏梅心里涌起了一阵阵的悲哀,她突然感觉到,她此生就像这些鱼儿一样任命运安排,任人摆布;

    不一会儿,鱼儿都死光了,咏梅偷偷看了一下余温婉,只见她的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死鱼,脸上露出狞笑;

    她不禁想起乡下的年老的父母和残疾的哥哥;

    咏梅原名叫林灵,父母是老老实实的农民,哥哥因上山砍柴,从山上滚了下来,摔断了双脚,一切行动都得父母照顾,她为了解决家庭困境,报名入宫当了侍婢,在宫里受尽了别人的欺凌,

    有一次被余夫人遇见,余夫人看到她聪明伶俐,就把她带在身边,赐名“咏梅”,教她琴棋书画,而咏梅也是聪明伶俐,不负余温婉的厚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余夫人的知遇之恩、对她家庭的照顾,她感激于心,她在心里默默地发誓:这辈子一定要感谢余夫人的恩情,即使是赴汤蹈火,她也会万死不辞;

    她隐隐约约感觉余夫人的这种反复无常的情绪,一定是以前受过很大的苦,受过太多的伤害,所以她理解余温婉;

    一个王的夫人她受到的苦难一定比她大了多,原来高高在上的夫人也是过着痛苦不堪的生活,咏梅想着想着,突然她同情起余夫人来,她的心突然觉得与夫人更贴近了;瞬间,她又在心里偷笑了起来:人家是王的夫人,她是一个奴婢,有什么资格同情人家呢?

    “母亲,也许您应该放下怨恨恨,因为怨恨,您一直过得郁郁寡欢,而在别人面前又强装欢颜,我们现在过得已经很幸福了,何必再自寻烦恼呢?”

    晋珩昱慢慢走了过去,他看了一眼已经死掉的鱼,叹了一口气说道;

    “放下心中的恨?哼,别人给我的,本宫要十倍还给他。你说这是自寻烦恼?就你这憨样子,永远只会任人欺负。”余温婉冷冷地说道;

    “母亲,您究竟有什么怨恨,这么折磨自己,值得吗?”晋珩昱说道;

    “母亲所做,付出什么都值得。”余温婉再次冷冷地说道;

    “母亲”

    晋珩昱好像还要说些什,但余温婉沉着脸挥了挥手制止了他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回到书房,余温婉支开了咏梅她们,她心不禁一阵隐隐作痛,突然不停地喘着粗气,整个身体似乎要倒下去,她扶着桌角,眼睛露出了愤怒、怨恨、悲哀的目光

    余温婉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幕不堪回首的往事:

    “臻哥哥,难道你真的就这么无情?一定要抛弃我娶鄢瑜?她可是一个乡下女子,能与我比吗?”余温婉拉着嬴臻的手哀求道;

    “鄢瑜虽然是个乡村女子,她才是我想要的人,你我只有兄妹之情。”嬴臻甩开了余温婉的手道;

    “不,臻哥,你是骗我的,那贱人根本就配不上你,只有我才配得上你。”余温婉哭着说道;

    “总是在找借口在掩盖着错误,总想让自己在别人面前变得完美,你不觉得你这样会活得很累吗?”嬴臻说完就走了;

    “不,臻哥,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呜”余温婉看着嬴臻在离开,大哭了起来;

    “你应该为了自己活着。”

    嬴臻扔下最后一句话离开了。

    嬴臻结婚的时候,大家都开心的笑着,

    只有余温婉一个人伤心绝顶,她远远地望着张灯结彩的赢府,

    “赢臻,我要让你不得好死”

    “夫人,小六送给你一书信。”

    咏梅走进八角亭说完递给余温婉一封封书信;

    余温婉拆开信封,里面写着:已安排妥当。

    信封最后的落款是一个慈眉善眼的山神。

    余温婉看完微微一笑;

    “母亲,信里说安排妥当,是安排什么?这图像象是个山神,这是什么意思?”

    晋珩昱凑了上去,看着书信的人与图像问道;

    “到时会有你知道的时候,就听母亲的安排就好了。”

    余温婉微微一笑说道;

    赵擎宇接到余温婉的召书后,他急忙赶到京城,又马不停蹄直接奔向永乐宫,

    永乐宫,余温婉早已在等候着他,

    “夫人这么急召微臣过来是为何事?”赵擎宇一看到余温婉就问道;

    “本宫一向都是把好事留给赵候爷做哦,这么急请赵候爷过来自然是好事。”余温婉微微一笑说道;

    “臣请夫人明示。”赵擎宇微微一笑说道;

    “赵候爷不是一直想除去你的死对头吗?”余温婉又问道;

    “臣安分守己,并没有死对头。”赵擎宇微笑着说道;

    “臣安分守己?可笑;本宫告诉你现在有时机到了,就得看看赵候爷的表现了。”余温婉说道;

    “夫人说的机会到了是什么意思?”赵擎宇问道;

    “赵王爷你准备一下城里的属下,到时你不但可以除去死对头还可以立了一件大功。”余温婉微微一笑道;

    余温婉接着把这两次王宫刺客的事和赵擎宇详细说了一遍,

    “刺客就在曲府,这是赵候爷立功的好机会啊,你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机不可失。”余温婉说道;

    “看来夫人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了,微臣一定竭尽全力而为,一定不会忘记夫人的恩典。”赵擎宇说道;

    “有刺客”

    皇宫巡逻队突然发现一个蒙面黑衣人,

    “有刺客”其他的巡逻兵也看到了黑衣人,也都叫喊了起来,警卫兵也敲起了铜锣;

    黑衣人一听到巡逻兵的叫喊声,急忙往王宫外跑,他跑到高墙,拉住了飞虎爪的绳子,借着绳子向墙上飞跃,

    另外几队巡逻兵,及禁卫军都跑了过来,

    巡逻队看到黑衣蒙面人将要跃上墙头,准备向黑衣蒙面人甩刀,

    “噗噗”

    几声响,从墙上甩下了几个黑呼呼的丸子,丸子落到地上便炸开了,地上顿时起了一阵浓烟,巡逻兵急忙后退,往皇宫大门跑出去;

    原来还有三个黑衣人匍匐在高墙上,他们看到黑衣人跃上墙头,急忙向巡逻队甩出了黑丸子;

    黑衣人跃下墙外,向着宫外不远的房子跑了过去,

    巡逻队急忙追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