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美女转校生

    似水年华匆匆逝

    无情岁月笑我痴

    念念不忘梦归处

    那年情窦初开时

    啪啪啪,“同学们安静一下。”

    很奇怪,教室的嘈杂都没把我吵醒,反而是这熟悉的声音,让我尝试着睁开了眼睛。

    “古扬,醒醒醒醒,擦擦口水,都初三了,还不知道抓紧呢。”

    “哦”

    我叫古扬,震古烁今的古,名扬天下的扬,也许父母是这样想的,可我并没有嫩么远大的志向。

    所以这开学第一天,我像往年一样机械。

    简单的擦过桌椅后,连桌布都没套便倒头睡了,可能我喜欢这光滑的感觉吧。

    叫醒我的是小周,我的班主任,也是我认准的大哥,但我讨厌他“杀我给其他同学看”。

    “给大家介绍一位非常优秀的新同学,来,进来跟大家打个招呼。”

    新同学?怎么初三了还有转校生?

    虽然不太科学,但无所谓,反正没人能阻止我征服全世界。

    “扬子,快看嘿。”

    回头叫我的是老冒,本名叫朱浩宇,听上去比我还霸气,所以必须给他起个土外号。这个货是我阴魂不散的好兄弟,同班了八年,想想都烦。

    老冒让我看的,是刚刚走上讲台的一个小姑娘,身穿蓝领日式水手服,衬托着白皙而修长的脖子,下穿与衣领颜色非常搭的蓝色半长裙,像极了漫画中的女孩儿。

    这应该是某所中学的校服,只是看不清她胸前的标志。

    大爷的,比我们的好看多了!

    “大家好,我叫蓝语萱,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大家欢迎!”

    啪掌声很热烈,但很抱歉,我不厚道的选择了卧倒,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周公的棋盘,和他眼睛里的期盼。

    “你先坐那儿吧。”

    “嗯,谢谢老师。”

    “扬子,别睡了,美女诶。”

    半梦半醒的我,没打算理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唉,让猪拱了。”

    接话的是海涛,他也是我同窗八年的死党,以后你们会发现,丫是个比我还爱吃,并且能把饭吃成马拉松的奇男。

    我一开始没理解海涛的话,直到察觉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嗯好像还夹了点香总之,当这股莫名的气流向我袭来时,我恍了一下然,之后大了一下悟:

    这是要坐我旁边的节奏啊

    “完蛋!要出事!诶?你大爷,哥们儿是人!而且有可能是神!”

    “古扬,别贫了,以后你在生活上多照顾照顾新同学。”

    “等等一下,老师。”

    “怎么了?”

    哼哼,既然你成心跟我过不去,那本天才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老师,这椅子是坏的。”

    小姑娘愣住了,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惊慌失措!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既然反击起了作用,那我必须加把火!

    “而且您看哈,后面挨着暖气,这大热天的,我怕人家女孩子扛不住啊。”

    理由充分,又体贴入微!

    嘿嘿,你们一定认为我成功了,没错,哥们儿赢了,但仅仅品尝了几秒钟的喜悦

    让我充满真诚的笑容僵在嘴角的小周,在说完“别扯淡”之后,居然让老子跑到储物室去搬椅子

    好在我正想活动活动,不然绝对跟他没完!

    要是往常,我一定在路上多耗一会儿,可想到有个可怕的姑娘,正坐在我的座位上,翻着我的课外书,吃着我桌洞里的干脆面,喝着我的哇哈哈(广告费谁给结一下),甚至趴在我的课桌上流口水,做着我做梦都想梦到的梦,我就绝不能忍!

    于是迅速返回教室,发现她正老老实实地反手靠在暖气上,样子还挺淑女的,我这才松了口气,开始认真打量起这个女孩子。

    她的头发微微发黄,不知是染了色还是天生营养不良,单边的长马尾“温顺”的搭在肩膀上,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螓首蛾眉,美目眇兮,就像诗经中描绘的那样。

    而在我与她那纯洁中带有一丝狡诈的眼神对视之后,有一种宝藏被发现了的紧张感

    “你想干嘛?”

    “没事,谢谢你帮我搬椅子啊。”

    “哦”

    她俯身想要接过椅子,作为绅士的我当然不能让她“得逞”了,于是把椅子规规矩矩的放在课桌前,只是离我要稍微远一些,不然睡觉多不方便。

    “椅子我帮你擦过了,桌子就先这样吧,给,这是新洗的桌套,你先用着。”

    “哦,太谢谢你了!”

    我当然不是这么好心的人,而是先收买她,争取以后帮我放个风儿啥的!

    唉,我真特娘的是个天才~

    “古扬,一会儿把坏椅子放我办公室去。”

    我就你咋早不放屁!

    “好嘞~”

    “行了,大家先准备一下,听打铃后马上到操场集合,男生别忘了帮女生搬椅子。”

    可能是临近中考的缘故吧,暑假作业特别多,导致我疯狂补了三天三夜,现在的精神状态,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所以啥也不管了,睡觉最重要!

    铃

    “古扬,走了嘿。”

    “别闹,我再睡会儿。”

    “靠,你个猪,椅子帮你搬下去了啊。”

    “谢了谢了。”

    “海涛,你丫去搬那把行吗?”

    “滚,别跟我抢。”

    “没事没事,我自己搬就行。”

    “嗨,甭客气,诶?老冒,你”

    “别废话了,搬上赶紧走。”

    “你大爷!”

    唉,很烦,听着他们为了我而吵吵闹闹的。

    后来,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人鱼,挺美的那种,在大海里无忧无虑的游来游去。

    可在我游到最兴奋的时候,一个可恶的家伙把我拽了出来。

    放开那条美男鱼!

    “你没看见别人都下去了吗?就你还在这儿睡,放学给我留下扫地!”

    “哦。”要不是为你那点破作业,我会这样吗?(-路人贾:不会!-路人我:说得对!)

    还好桌子上没留下“海水”的痕迹

    “诶?你怎么也没下去呢?”

    “我刚去了趟洗手间,回来放东西。”

    “哦,那让古扬带你下去吧。”

    “哦好。”

    好毛线啊,我同意了吗?为啥带个路都要找我?用我用得就嫩么顺手吗?

    “今天谢谢你啊,回头我把桌套洗好了再还给你。”

    “嗨,不用,都小事儿。”

    “我看老师说要罚你那会儿,你咋这么镇定。”

    “啊?那不然呢?”

    “不该惊讶吗?”

    “惊讶啥,你知道人这辈子最可怕,却又最强大的技能是啥吗?”

    “不知道。”

    “是‘习惯’,如果你把一件那个啥的事做成了习惯,那么恭喜你,‘那个啥’在你眼里,已经成了屁”

    “呃好像挺有道理的,就是有点恶心。”

    “嗯,你习惯就好了。”

    “再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蓝语萱,从外省转来的。”

    “我知道。”

    “啊?你知道?”

    “这不写着呢吗?”我不是故意要看她胸口的,只是单纯好奇她从哪儿来罢了。

    “哦,怪不得。那你呢?”

    “古扬。”

    “好怪的名字”

    “”咱俩谁名字怪啊大姐!

    “对了,你不用搬椅子吗?”

    “海涛他俩不是帮我搬了吗?”

    “我当时没好意思问,那把椅子不是坏了吗?”

    “”

    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