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6章比赛

    小家伙的身体很僵硬,动都不敢动,叶灵就跟在阳阳的身旁,控制着自己的速度,一边用余光瞄着小家伙的情况,一边开口安抚:“不要害怕,我就在着身边呐,你只要保持这个姿势,就不会有事哦,我都一点也不怕呢,和你一样的姿势。”

    “可我还是害怕~~”

    “阳阳,你刚才在上面摔在雪地上的时候疼吗?”

    “不疼”

    “那就是了,我们等下就算摔了,也不会疼,你要相信姐姐我,只要你不害怕,保持动作,就不会出事。”

    因为叶灵一直在旁边和阳阳说话,引走了小家伙一半的注意力,身体虽然僵硬,可好歹姿势一直没有变,也没有倾斜啥的,一路向下,没有出事,在平地上滑行了好远,两人的声影停下,下一秒,阳阳就给大家表现了一个平地摔。

    没等叶灵开始问,阳阳自己没有感觉到什么,就自己双手撑地,爬起来来了。

    “阳阳,你太勇敢,真的很棒!”叶灵满心的夸赞。

    阳阳露出笑脸,笑嘻嘻的点点头,“嗯~~”

    有一次成功,就会有第二次,途中,阳阳也真的有摔着,可就如叶灵说的,雪太厚,摔倒了只要身体不疼,就可以再次站起来。

    学会后,小家伙爱上了滑雪这项运动。

    后面,宋柔帮忙带着阳阳,叶灵跟着宁荣唐绵绵她们去了另外一片滑雪场地,适合她们这种熟练的人玩。

    “我们来比赛吧!看谁能先到达终点!”唐绵绵开始提议,成人飞行棋她输了,要在滑雪场地赢回来。

    宁荣无所谓的点头,她心里反正在想自己不在乎输赢。

    叶灵很兴奋,开口:“比就比,到时候,唐绵绵你可别又耍赖了。”

    “我我一直愿赌服输的好么!”

    请了个路人帮她们三个喊开始,省的不公平。

    “三、二、一、开始”

    当路人的开始出现,三个人的声影消失在路人的严重,陡峭的滑雪场地上,三道不同的身影你追我赶,速度很快,遇到的第一道关卡,叶灵没有降速,而是再次加速,当滑雪板飞向空中,整个人仿佛像个能够飞行的小鸟,自由自在,控制好力道和角度,滑雪板轻巧落地,顿时,叶灵比另外两人要超出一大截,唐绵绵选了绕弯,没有去过那个障碍,而宁荣则选择安全过度,不仅没有加速,反而还稍微减速。

    到了第二关弯道,叶灵稍微有点吃力,速度太快了,她稍微减缓了自己的速度,宁荣抓紧机会,她的速度刚起步的快,越来越快,直接在弯道超车,一跃成为三个人当中的第一名,叶灵第二,紧紧追在宁荣的身后,准备超越,唐绵绵和前面的两人仿佛脱轨了,离最近的叶灵有三个人的距离,离宁荣更不用说了。

    当然,唐绵绵也没放弃,玩飞行棋的时候,不就是宁荣后来者居上吗,这次滑雪比赛她也肯定能后来者居上。

    第三道关卡,是一个一米宽的裂缝,滑雪的时候遇到裂缝,有人会踌躇不前,也有人会直接过去,当然也会有人过不了。

    叶灵属于激进派,加速,加速,再次加速,速度极快,滑雪板直接跃过了一米的裂缝,成功过关,而且再次成为第一名,宁荣对裂缝迟疑了几秒,没有加速,就被叶灵超过,她打起精神,轻巧的从裂缝上方跃过,紧追着前面人的身影,竞争的激情彻底被燃起,她要赢。

    唐绵绵对那道一米宽的裂缝有点害怕,下意识的减速,安安全全的过了裂缝,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突然间发现,她的视野里面,没有了叶灵和宁荣后背,说好的比赛,怎么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不是这样的,她的逆袭去哪了?

    叶灵和宁荣可不知道唐绵绵在后面嘀咕什么,她们两人可没时间去关心别的,控制速度,想着怎么度过前面的其他难关,该提速的时候提速,该减速的时候减速,该发力的时候发力,两道在雪地上的声影一前一后,时而换了前后的位置,时而又变回原来第一名第二名,总之咬的很紧,偶尔还能看到其他往下滑雪的人,对这两人的比赛叫了声好,还有国外的人吹了声口哨。

    滑雪道很长,可再长也要有终点。

    终点有一片黑白格子的小旗子,叶灵盯着,再次发力,身体向前倾斜,加快速度。宁荣比叶灵查了一点,她也在加快,两人都对这次比赛有着必赢的心态。

    最终,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滑过黑白小格旗帜。

    到底是谁赢了?唐绵绵慢悠悠的从滑雪道出现,反正她也想明白了,不可能是她赢,而且注定了是第三名,所以她对谁是第一名有兴趣。

    在终点看到了两人,唐绵绵控制速度,慢慢降速,最后刹住,停在了两人的面前,问:“快说,你们两个谁赢了比赛?”

    叶灵一副失落的表情,宁荣则是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悦,也看不出失落。

    从两人的面上看不出什么,可把唐绵绵的好奇心给急坏了,再次问:“你们两个可不可以给我一点回应,到底是谁赢了?”

    “你猜!”叶灵不说,想多看看唐绵绵抓耳挠腮的样子。

    “哼!”宁荣是一句冷哼声。

    唐绵绵眼睛一转,狡黠一笑:“那我猜是宁荣赢了,叶灵你输了,对不对?”

    “错。”叶灵摇头。

    宁荣也摇头,看唐绵绵目光像是在看一块木头。

    “那是叶灵赢了?宁荣输了?”

    “错。”叶灵依旧是这个答案。

    唐绵绵这才想明白,“好啊,你们两个打平手了,没有输赢,都是同时到达的?”

    叶灵这才吐苦水:“是哦,没有计时器,也没有大屏幕,我们两个同时超过了旗帜,边上的路人也说看起来是同时。”

    比赛结束,宁荣再次恢复了之前对比赛无所谓的状态,开口:“输赢不重要,平手了。”

    叶灵:

    输赢不重要?那刚刚跟自己拼命的人是谁?再次发现宁荣的一个特质,那就是只要在意的比赛,就不能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