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5章  故意找茬

    夏婉婉和容羲琤都愣了一下,然后相视一笑。

    容羲琤笑着说:“好,爸爸这就给你挑鱼刺,好不好?”

    “谢谢爸爸。”星星笑得眼睛眯起来,一脸的满意。

    “那爸爸我也想要。”辰辰跟着星星说。

    容羲琤则是一脸严肃的对辰辰说:“辰辰,你是男孩子,这些事情都应该自己做,而且家里的男孩子都要保护家里的女孩子。”

    “好吧。”辰辰小嘴努了努,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夏婉婉伸手加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辰辰的碗里,笑眯眯的看着他。

    辰辰含着排骨夸张的喊道:“还是妈咪最好了。”

    “辰辰,嘴里有食物的时候不要说话,这个是最基本的礼貌。”夏婉婉目光中带着严厉的说。

    “好的妈咪。”辰辰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小声说道。

    “对啦,过几天有你们思渺阿姨的演出,思渺阿姨特意送了票过来,你们还记得思渺阿姨吗?”夏婉婉问。

    “是那个戏精阿姨吗?”阳阳一嘴油抬头问。

    夏婉婉:

    容羲琤笑着说:“这个称呼对于她还是很贴切的。”

    “阳阳,可不能在别人面前说啊,特别是在你思渺阿姨面前啊,可千万不能说。”夏婉婉提醒阳阳。

    “但是思渺阿姨本来就是个戏精啊。”阳阳说道。

    “她可会演了。”

    “你思渺阿姨是个音乐剧演员,能演这个事情不是应该和正常的吗?”夏婉婉干笑了两声说。

    “虽然思渺阿姨是个戏精,但是我还是挺喜欢思渺阿姨的,因为她很有意思。”星星发表自己的感想。

    “她还会很多小动物的声音,可厉害了呢。”

    “还有,你们干外婆的生日快到了,你们要不要给自己给干外婆准备一份礼物呀?”夏婉婉问道。

    夏婉婉给了他们一个提议,但是具体是什么她就不说了,让他们自己去想,自己去做就是。

    “最好是有心意一点的。”

    “妈咪,我可以给干外婆画一幅画。”星星高高的伸手说道。

    “这是个不错的想法。”夏婉婉点点头说。

    “那阳阳玥玥辰辰呢?”夏婉婉看向三个男孩子。

    “你们有想好应该给干外婆准备什么礼物吗?”

    “那我给干外婆送花吧,华老师说,女孩子们都喜欢花。”阳阳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

    “花咱们家就有啊。”辰辰很兴奋,指着家里装饰用的鲜花说道。

    “我们可以拿我们家里的花过去。”

    夏婉婉:

    她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他们家辰辰原来是个小吝啬鬼啊。

    这送个礼物居然还想着要从家里拿。

    “容先生,你这小儿子可不像你一样的大方啊。”夏婉婉笑着看向容羲琤说。

    “男孩子勤俭持家一点也好。”容羲琤倒是没觉得怎么样。

    夏婉婉听着觉得这怎么如此的喜感呢。

    “鲜花太简单了,没有什么心意,你们可以再想想。”容羲琤对辰辰说。

    “嗯”

    辰辰很苦恼,他不知道干外婆会喜欢些什么。

    辰辰嘟囔说:“但是妈咪不论我送给她什么,她都喜欢呀。”

    “对了,你的生日也不远了。”容羲琤被辰辰提醒才想起这个事情。

    “还早呢,想这些还早着。”夏婉婉这些年对于生日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这些年她的生日也大多在忙碌中度过,很少有刻意庆祝的时候。

    而孩子们随便拿点什么东西送给她,她都很开心。

    “鲜花太简单了,不如我们去买一朵宝石花送给干外婆吧,我觉得干外婆她会喜欢的。”玥玥想了想说道。

    “爸爸妈咪,买宝石花的钱,你们可以从我们的零花钱里拿。”玥玥一脸认真的和容羲琤夏婉婉商量。

    “玥玥考虑的真周到。”夏婉婉满意的点了点头说。

    玥玥是这三个男孩子里最细心最沉稳的,想法也是最靠谱的。

    “好。”容羲琤毫不客气的应下了。

    晚上,容羲琤非要逼着夏婉婉先回去房间休息,他自己包了给孩子讲故事的事情。

    夏婉婉真是哭笑不得,看着容羲琤回来房间了才戏谑的说:“容先生,我寻思着给孩子们讲故事这个事情应该也费不了我什么精力吧?”

    “但我还是怕你会累着。”容羲琤脱口而出说。

    “我哪里就是个瓷娃娃了,而且你这样会让孩子们感觉到不对劲的。”

    容羲琤这样是典型的反应过度了,她真的很无奈啊。

    “你是想让孩子们知道这个事情吗?”夏婉婉问。

    “刚才我已经旁敲侧击的问过了。”容羲琤说。

    原来这才是容羲琤的真实目的。

    夏婉婉当即心上暖暖的,朝容羲琤挪过去几寸问:“那孩子们说了什么?”

    “孩子们并不排斥有个弟弟妹妹,但,他们说希望爸爸妈妈还是最喜欢他们。”容羲琤对夏婉婉说。

    生孩子真的不是一件表面上这么简单的事情。

    还得看家里已经有的这几个孩子的想法。

    所以不论从什么角度上来看,都不是他们再要孩子的好时机。

    不论是从夏婉婉的身体上事业上,还是从这几个孩子的态度上,现在都不是好时机。

    虽然他们已经尽可能的在给他们很多的爱了,但是孩子们还是有一种得失感。

    他们还是在害怕如果家里再有个弟弟妹妹,那么爸爸妈妈的爱肯定会比较偏向于这个弟弟妹妹。

    这不是他们自私,这是人之常情。

    “什么都没有他们重要。”夏婉婉对容羲琤说。

    如今她肚子里的还只是个胚胎,而这四个孩子从小就不容易,所以在他们可以完全接受之前,他们都不会考虑再要孩子的事情。

    “不知道你怎么想,在我的心中,他们永远是最重要的。”夏婉婉一脸郑重和认真说。

    夏婉婉抬眼瞄了容羲琤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当时其实是怀着一个自私的想法来要留下他们几个的。”

    “那天早晨我比你醒得早,我是看见了你的模样的。”

    夏婉婉说的还有些心虚。

    不过当时她想的是反正以后她也不会再回国了,孩子们的身世她也打算长大后再告诉他们。

    如果他们打算要寻这个亲生父亲她也不会阻拦。

    不过现在想想,她真的挺自私的,也很不讲道德,居然在容羲琤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生下了他的孩子。

    “我的意思是不是我将你当成了容君焱啊,我只是看你觉得长得还不错,以后孩子生出来肯定也不会丑,所以我才最后将孩子给留了下来。”

    夏婉婉越说越觉得心虚和道德上的亏欠。

    如果,假设如果。

    如果她这次没有回来,那么她和他肯定也不会这样重逢,然后在一起。

    容羲琤肯定也不会一直不结婚,到时候孩子们长大了之后如果想要回国来寻父

    夏婉婉想想就觉得狗血和头大啊。

    一阵恶寒,让她身上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了。

    “婉婉,在想什么?”容羲琤问道。

    “我只是在想,如果五月的时候没带着孩子们回来,后续的事情会是什么样子。”夏婉婉说道。

    容羲琤也跟着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可能又是一段扯不清楚的糊涂账了。”

    夏婉婉没反驳,因为的确如此。

    “算了,别想了。”容羲琤抱住了夏婉婉说。

    “稍微想想就怪头疼的。”

    “所以这就说明我们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老天爷也不忍心看我们分离那么久。”

    “你还是想想嘛。”夏婉婉就是故意想要为难一下。

    “那还能有什么后果,不过就是一场家产的争夺战啊。”容羲琤很无奈的对夏婉婉说。

    “所以当时你就是为了避免这个事情才立刻表明要娶我的是吗?”夏婉婉盯着容羲琤。

    那个意思就是要容羲琤给她一个满意的回答。

    “你才答应过我的啊,不许骗我。”夏婉婉说。

    “嗯。”容羲琤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

    “果然啊,男人都是现实的。”夏婉婉眉头皱在一起脸上带着嫌弃的说。

    “婉婉,你讲点道理好吗?”容羲琤真的很无奈。

    “那个时候我们差不多算是才认识,难不成你还指望着我是对你一见钟情然后就非你不娶?”

    “也不是不行啊。”夏婉婉说道。

    看着容羲琤头疼的样子夏婉婉又说:“好啦,我知道你也不是这样的人,一见钟情大多也都是看脸的。”

    夏婉婉也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她虽然也能算上一个美人。

    但是她肯定不是容羲琤见过的最美的那个。

    如果容羲琤是那种见色起意的人,也不会在遇到她的时候还是个单身。

    “你也是挺大胆的。”夏婉婉不得不说,也不怕她不是个什么好人。

    “大胆敢直接要娶你?”容羲琤挑眉问。

    “嗯。”

    “但是也没有办法,不然呢?看着这四个孩子流落在外?”

    “这也是。”

    “那如果我不是个善茬你打算怎么办?”夏婉婉又问。

    “那我也会给你容太太的体面,只要你不作妖过头了。”容羲琤实话实说。

    夏婉婉干笑了两声。

    “那你之前还那样想限制我的事业啊!”夏婉婉突然话锋一转质问道。

    容羲琤:

    不过容羲琤也没有生气觉得夏婉婉这是在故意找茬。

    昨晚失眠的时候,他已经在网上看了很多的资料了。

    他也知晓女人怀孕的时候会因为体内雌性激素的分泌而导致情绪不稳定。

    脾气也是时好时坏。

    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不是解释,而是好好的认错。

    “婉婉,我错了,以前的我想法是太过于狭隘了,也有些大男子主义,不应该认为女人就应该好好的在家相夫教子。”容羲琤说道。

    “而且你对于我的能力也没有什么足够的信心是吧?”夏婉婉看着容羲琤说。

    容羲琤没有做出回答。

    不过夏婉婉知道,容羲琤没有做出回答,那这个意思就是他之前的内心的确是这样想的。

    夏婉婉还真是挺生气的。

    “你们这些人,也真是太自以为是和高高在上了吧?都不了解我的能力,就这样的来从心里来评判我!”夏婉婉开始闹别扭生闷气了。

    她很讨厌这样的不被尊重的感觉。

    “婉婉,我错了,我真的很后悔我有这样的想法,是我之前的眼界太狭隘了。”容羲琤继续乖乖认错。

    容羲琤虽然没有经验,但从他那些下属对他的经验来说,认错积极一点,才不会后续被骂的太惨。

    “你是对于职场女性有偏见呢?还单单只是对我有偏见呢?”夏婉婉挑眉问。

    这个问题就比较严肃了。

    很容易就上升到一种性别对立的高度了。

    “我”容羲琤苦笑了一下。

    “婉婉,这真是我的问题,以后我不会再这样想了,不论是对于你,还是对于其他的职场女性。”容羲琤先低头认错说。

    “你这个认错还是有点态度的。”夏婉婉听着还算是比较满意的。

    容羲琤这样的精英高层虽然说起来是很尊重女性的,但是很多在骨子里还是有着传统的男主外女之内的思想。

    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

    几十年前的伟人就说了,这妇女能顶半边天。

    可如今这社会和职场上都还有那么多人在搞性别歧视。

    “这个社会终究还是不公平的。”夏婉婉感叹。

    “你应该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公开我们的关系吗?”夏婉婉问容羲琤。

    “我知道。”容羲琤面色凝重的点头。

    因为如果他们的关系早早的曝光了。

    那么很多人都会忽视夏婉婉自己的能力,而将这一切全都归功于她背后有容羲琤这样的丈夫支持。

    “可能你觉得这样挺幼稚的,但是这是我向这个世界和社会宣告的一种方式。”

    不过现在网上随着她和容羲琤之间的关系曝光之后,也有很多人开始忽略她的努力和能力,觉得她都是靠老公获得的这一切。

    那样的人夏婉婉也不想过多的进行争辩。

    毕竟,你永远叫不醒一个正在装睡的人。

    对于那样的人,她只能拿出一次比一次更加优秀的作品来打那些人的脸。

    在现在这个社会,一时的名气是可以炒出来,可以买出来的。

    但是想要大家一直记住你的名字,是需要作品来证明的。

    “我会用我的能力和设计,让你们和那些之间对我能力不信任的人无话可说的。”夏婉婉说道。

    “嗯。”容羲琤点头。

    “而且不仅仅是在这个事情上,感情上的事情也是如此。”夏婉婉冲着容羲琤说道。

    “就拿上次文舒蔓那个丫头的事情来说吧,那个董家小姐不敢直接找段元晔,却直接上门去找了文舒蔓,而且这事情说出去,大多数人都会觉得文舒蔓小小年纪不学好,一心想着怎么攀高枝,怎么靠男人。”

    夏婉婉看着容羲琤说:“当然,我不否认有很多这样的人。”

    “可是一开始不是你们这些男人见色起意?”夏婉婉问。

    “硬生生将人给拉进一个不属于她的世界,然后却又想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将人直接甩在原地?”

    “婉婉,这个事情我跟段元晔说了,他现在还在A国处理工作,等到工作处理完之后,就会回国来处理这边的事情的。”容羲琤很无奈的说道。

    他现在渐渐的习惯了她的借题发挥思维跳跃。

    “别觉得人家小姑娘在这里没个家人就可以随意欺负的啊,要欺负了她我们可不同意的,就算是要分手要做什么,也得要有个妥善处理的办法。”夏婉婉态度坚决的说道。

    “好,这个我会告诉段元晔的,老婆大人还有什么需要指示的吗?现在一并说出来,我一并进行整改,先做个整改计划行不行?”容羲琤问道。

    “态度不错吗。”夏婉婉对于容羲琤这认错态度表示还是满意的。

    “没办法,在老婆大人面前,态度当然要好。”容羲琤宠溺的笑着说。

    “既然你说了要做整改方案,那就明天给我吧。”夏婉婉说道。

    “做好了让我批阅签字。”

    “行。”容羲琤说道。

    虽然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好歹安抚下了夏婉婉的情绪。

    “婉婉,早些睡吧。”容羲琤在夏婉婉的额间印下一个吻。

    “你去干嘛?”夏婉婉问。

    “我?我去书房给我们家的女王大人做整改方案。”容羲琤说道。

    而且还有些工作需要处理。

    但是容羲琤不会说出来,因为不想给夏婉婉增添烦恼和负担。

    “行吧,去吧。”夏婉婉打了个哈欠,翻身窝进了被窝里。

    容羲琤只留了一盏灯光很昏暗的小壁灯,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去书房。

    下午回来的时候余梁送过来的几份让他们修改过的文件他还没有看完。

    这些文件最迟明天中午之前就要解决通过,然后执行,耽误一天都是在烧钱。

    虽然夜已深,但是容羲琤只要想起熟睡的妻儿,也就有了动力。

    只是之前安排的一些计划,是需要进行修改了。

    这个家里如果真的需要有人牺牲一些,那他愿意这个人是他。

    他想看见夏婉婉发自内心溢于言表的笑容。

    他想看见她闪闪发光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