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9章   意外

    “和你的关系大吗?”叶楚皱眉故意要挑刺问。

    “诶,婉婉是我姐妹,你说怎么跟我关系不大啊?”云思渺回怼道。

    “哎呀,没什么关系,只是当年一起创业的关系。容六那个人啊,是个认定了就不会放手的人。他和傅诗意一起创业那么多年,一直都只是同事和战友的关系,如果他真的心动了啊,也早就在一起了。”叶楚嘴里含着苹果含含糊糊的说道。

    “既然没有在一起过,那就证明傅诗意对他来说并没有多重要啊。”

    “你这什么乱七八糟颠三倒四的表达方法啊?你这些年的语文是怎么学的啊?”云思渺很嫌弃的说道。

    “总而言之就是,容六对傅诗意没有那个意思,不过傅诗意倒是一直想和容六在一起。但是可惜啊,神女有梦襄王无情啊。”叶楚将嘴里的苹果咽了下去说。

    “我又想吃橙子了。”

    叶楚故意对云思渺说。

    “你不会自己拿啊。”云思渺真的是一脸的嫌弃,她真的没有见过这么事精的男人。

    “诶,云思渺,你摆正你的位置啊,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你在这里就是来照顾我的。”叶楚双臂抱胸的说道。

    “你!”云思渺忍住了想要将叶楚暴揍一顿的想法,露出一个假笑,举起一个橙子,然后暴力的直接分开,递给了叶楚。

    叶楚看着云思渺这操作惊呆了:“云思渺,你还是不是女人啊?”

    “看来昨天晚上在医院的时候还应该替你检查检查眼睛和脑子,没想到你伤个脚,眼睛都脑子都不好用了。”

    云思渺扯了张湿巾擦手一脸鄙夷的说。

    “诶,云思渺,我是说,你身为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暴力?!”叶楚瞪大以眼睛说。

    他们圈子里的女生不都是一个个柔弱不能自理,吃个水果都恨不得用刀叉分成一小口一小口刚好可以入口的分量来吃。

    哪里会有云思渺这等粗暴的方法来对待一个橙子。

    “怎么?是谁规定了身为一个女人不能这样做的啊?或者是谁规定了一个女人就应该做什么?”云思渺挑眉看着叶楚问。

    “你们这些男人总喜欢往女人身上套各种框框,说女人应该这样做,女人不可以那样做,其实还不都是你们控制女人的手段,不都是为了满足你们的喜好。”

    云思渺冷笑了一声说:“但是我就偏不,我就是要按照我自己的喜好来过,我管你什么怎么可以这样做,我就偏要这样做。”

    云思渺干脆将那果篮里的橙子全都徒手掰开了之后,放在叶楚的面前,露出她洁白的牙齿对着叶楚一笑说:“既然你喜欢吃橙子,那就将这些都吃完吧,不吃完今晚就不许睡觉哟~”

    云思渺说完,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尖锐的犬齿说道。

    叶楚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寒凉,讪讪的拿起刚才云思渺掰开的那个橙子吃了一口,酸的他的牙都快掉了。

    这橙子简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长的那么好看,怎么吃起来简直和柠檬差不多,也真不知道是橙子劈了腿还是柠檬出了轨。

    “不可以浪费!”云思渺在一旁虎视眈眈的说道。“浪费可耻啊!”

    “但是这么酸的东西我怎么吃得下去啊。”叶楚说道。

    “是你说想吃的,我都给你全都弄开了,吃不完也得吃。”云思渺一副若是叶楚自己塞不下,那她就动手代劳直接给他塞下去的架势,这让叶楚不得不老老实实皱着眉头吃。

    吃完那几个橙子,叶楚干呕了一声。

    他以后再也不想吃橙子了,不,而是看着橙子就绕道走,他的牙多快要被酸掉了。

    叶楚捂着自己的腮帮子对云思渺说:“行了,你走吧,回去吧。”

    “不要我继续照顾了?”云思渺颇有兴致的问道。

    “你现在先给我走,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但是你明天还是要一大早过来给我报道!”叶楚对云思渺说。

    “行啊,那就助你有个好梦。”云思渺故意凑近了叶楚面前说。

    “我也就回家好好琢磨琢磨,明天怎么照顾你。”云思渺露出了一个恶魔般的笑容说道。

    叶楚看着云思渺那个笑容后背发凉,但是下一秒他觉得云思渺这样肯定是想要劝退他,但这怎么可能呢?他都还没有好好的使唤她,好好的折磨她,怎么就可以放过她了呢?

    她做梦都别想这事。

    那就且看看,他们两是谁计胜一筹。

    云思渺被叶家的司机送回了云家,回到云家,她家老头老太太,大哥大嫂二哥二嫂还有几个侄子侄女都在。

    云思渺的大侄子今年已经上大学了,也是一副大人模样了,冲着云思渺道:“姑姑回来啦。”

    “嗯。”云思渺点头,拖着步子来到了沙发上。

    她今天可是累着了。

    “姑姑今天累着了吧?”云思渺的小侄女云若甯给云思渺端上了水果说道。

    “嗯。”云思渺拿了个枣子啃。

    “那也叶楚就是个事儿精,我就没将见过这么事儿精的男的。”云思渺吐槽道。

    云家上下都知道她去照顾叶楚的事情了,毕竟这事情是他们家老头老太太亲自定下的。

    “还不是因为你将人家给弄伤了,不然哪里需要这样?”云老爷子说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说了,我当时是因为见义勇为啊,是他自己运气不好,刚好就被那个刀给找上了。”云思渺嘟着个小嘴说道。

    “小姑姑今天照顾了别人一天肯定累了,我们给小姑按摩。”云思渺三哥家的云珂然和云思渺二哥家的云若甯围着云思渺给云思渺捶背按摩。

    “珂然和琦甯,姑姑果然没白疼你们。”云思渺一脸享受的说道。

    “我真的绝对照顾叶楚一天,这简直是比我练武一天或者是表演排练一天都要累。”云思渺眯着眼睛边享受边吐槽说。

    “就是要这样才能磨一磨你的性子,一个小姑娘从小到大都这样咋咋呼呼的,是得需要有个人能够好好的治一治你。”云老太太说道。

    “妈,您跟爸不就治我吗?还有我大哥。”云思渺睁开眼睛说道。

    “怎么?你还指望我和你爸还有你大哥管你一辈子?”云老太太看着云思渺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其实这次让云思渺去照顾叶楚,他们还怀着一个想法,就是让云思渺和男性多接触一下。

    像是她这样的一个大好姑娘,长得漂漂亮亮的,可居然到了如今二十六岁都没有谈过恋爱。

    他们也知道,都是当年她遇到过的那样意外,别人家的糊涂事让她无辜受牵累,然后让她从此以后就不喜欢和同龄或者是年龄相仿的圈内的男孩子接触。

    叶楚也算是她难得的一个还能过比较近距离接触的对象了。

    他们老两口,如今儿孙满堂,家族事业蒸蒸日上,但是最挂念还是这个晚生的小女儿的终生大事。

    哪家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女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啊。

    他们之所以为什么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是将眼界放在他们这圈子里呢,这是在还是因为夏家的事情。

    当年那夏菁,一门心思的扑在了那个凤凰男穷小子身上,结果最后却不得善终。

    婚内出轨就算了,家业还全被他弄了去,连他们那个女儿也都是受尽了欺负,被那私生女踩在了脸上。

    不过还好她现在是立起来了,也敢直接的打脸了。

    所以啊,这算是给圈子里所有的有姑娘的人家提了个醒。

    还是不要让家里的姑娘低嫁,特别是那种人丁不兴旺的家里。

    一不小心,你家辛辛苦苦几代人攒下来的基业就要被人吃绝户,改名换姓了。

    “没关系,爸妈和哥哥们不管了,还有珂钰珂然他们呀,我的几个宝贝侄儿肯定都会孝顺姑姑的吧?”云思渺笑着说道。

    “当然会好好孝顺姑姑的。”云珂钰无奈又带点宠溺的笑道。

    “你这话说出来害不害臊啊?你一个当姑姑的,还要靠着你的侄儿们?”云老爷子问。

    “爸,别人家的男人哪里有自家的男人靠谱啊,大哥,你说是不是?”云思渺对云思谦问。

    “行了你这累了一天了,上去洗洗睡吧,别在这耍嘴皮子了。”云思谦说道。

    “行吧。”云思渺起身说道。

    “怪不得人家说远香近臭,我才回来多久啊,你们就已经开始嫌弃我了。”云思渺装模作样的感叹道。

    “我们不嫌弃姑姑,我们最喜欢姑姑了。”云若甯就是云思渺的小迷妹,她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姑姑了,她觉得姑姑是她见过最酷的女生了。

    “乖,我的宝贝甯甯,过来让姑姑亲一个。”云思渺在云若甯的脸上亲了一个之后才离开了客厅上楼回房间。

    “爸妈,让小姑去照顾叶少爷这样真的好吗?”云思谦的妻子陆卿问。

    “毕竟,这还是男女授受不亲啊。”陆卿觉得老爷子老太太还有自家丈夫这个决定还是不过妥当。

    “思渺这个丫头就是应该多和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孩子多接触一下,不然她要一直这样单身下去?”云老太太说。

    “反正这次也就只是一个理由和借口而已。”

    “难得她没有非常的抵触和反抗。”

    “妈,我的意思是怕小姑吃亏。”陆卿扯出了一个笑容说道。

    “就是她那个本事,几个保镖都不够她打的,她哪里能吃亏了。”云思谦说道。

    “行吧。”陆卿见自己的丈夫还有公公婆婆都是这个意思了,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对了,小卿,再过几天就是你姑姑的生日了吧?”云老太太突然想起了这个事情。

    “是的,给姑姑的生日礼物我已经准备好了,也替爸妈准备好了礼物。”陆卿说道。

    陆卿的姑姑就是陆琦潄,所以,其实夏婉婉和云思渺的友情也是和她有关,小时候是因为陆琦潄,夏婉婉和云思渺才认识的。

    “那就好。”云家老太太点了点头。

    “到时候我们不去,你就替我们问你姑姑的好。”

    “妈放心,我一定将您的话带到。”

    夏婉婉回到家里就用了那根验孕棒,看到上面一条深一条浅,以及是她上网搜了搜这样的结果代表着什么之后,整个人都处于一个很懵逼的状态,难不成孩子又要来了吗?

    她是真的没有想过这辈子还会拥有除了这四个孩子之外的其他孩子,而且这个事情,她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和这几个孩子说。

    她不知道孩子们能不能够未来家里再多一个弟弟妹妹。

    她并不想因为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影响到四宝们的情绪。

    其实她一直觉得挺对不起四宝们的,因为从小给他们的生活就不算特别安稳安定的。

    而现在他们的生活暂时的安稳安定了下来,孩子们的性格也都一一变得越发的自信和开朗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突然又出现了一个孩子

    夏婉婉不知道他们心里会是怎么想的。

    毕竟这个孩子如果一出生,肯定是从小就拥有一切最好的东西,最安稳的环境,从小就会拥有爸妈都在身边的陪伴。

    所以她不知道这会不会给其他的几个孩子心里带来影响,让他们心里觉得难受和难过。

    容羲琤今晚有应酬,夏婉婉坐在房间里,捏着那根验孕棒就一直静静的坐着,心里头划过很多很多的想法。

    直到是十点多,容羲琤才回家,身上带着一股酒味。

    容羲琤一打开房间的门,夏婉婉就闻到了。

    “老婆。”容羲琤的步履有些虚浮,看着夏婉婉叫道。

    “怎么喝的这么多?”夏婉婉很少见容羲琤喝的这么多的样子。

    “那几个合作方一直都在灌我,他们是容氏一贯合作的对象,这点面子不能不给。”容羲琤在床上坐下,解开了脖子上的领带。

    “刚才在想什么,想的那么的出神?”

    容羲琤眼神略带迷离的看着夏婉婉问。

    夏婉婉深吸了一口气,将放在一旁的验孕棒递给了容羲琤说:“你自己看吧。”

    容羲琤被塞了一根验孕棒,头也有些懵了。

    过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问:“婉婉,你这是?!”

    “还不能确定,最好是去医院检查才能得出最终的结论,但是我自己有感觉,这可能是真的。”夏婉婉对容羲琤说。

    此时容羲琤的酒全都醒了,直勾勾的看着夏婉婉,似乎探知夏婉婉的情绪和想法。

    “婉婉,我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出来我们再来谈这个问题好吗?”容羲琤握住夏婉婉的手说道。

    “嗯,你去吧。”夏婉婉点头。

    “你先去洗,我去给你拿睡衣。”

    “好。”容羲琤起身径直进了浴室,进了浴室之后,容羲琤满脑子都是夏婉婉刚才的情绪和表现。

    这个孩子来的不是计划之中的,这完全是意外之喜。

    只是看夏婉婉的样子,却好像并不觉得这是个意外之喜。

    容羲琤其实很遗憾,在当年夏婉婉怀孕生下四宝的时候他不在身边照顾。

    而现在夏婉婉可能又怀孕了。

    容羲琤打开淋浴,手忍不住的有些颤抖。

    他现在心里的想法,及时喜悦又是紧张和复杂。

    “羲琤,衣服。”夏婉婉给容羲琤找来了睡衣说。

    “好。”容羲琤打开门伸手去拿了衣服,但是手在接触到夏婉婉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有些发抖,他的心里是从所未有的忐忑和不安。

    这真的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体验这样的情绪。

    就在之前和夏婉婉还没有心意相通的时候,也不曾这样的。

    如果夏婉婉不想要这个孩子怎么办?

    容羲琤忍不住的在想这个事情。

    其实他们家已经有了四个孩子,儿女俱全不留遗憾了。

    但是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冒出了喜悦之情。

    心脏不由自主的跳快了几拍。

    可是看着夏婉婉的表情,他的心又沉了下来。

    但不得不说,这个孩子,真的是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啊。

    如果真的要这个孩子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整个计划安排也会有影响的。

    水流打在容羲琤的脸上和身上,让容羲琤的情绪冷静了下来。

    其实夏婉婉更多担心的,应该是那四个孩子的情绪吧?

    容羲琤从浴室里出来,夏婉婉盘腿坐在床边玩着手机。

    “这样对眼睛不好,也有辐射。”容羲琤下意识的说道。

    夏婉婉的动作停滞了一拍,然后抬头看向容羲琤。

    容羲琤从夏婉婉的眼神中读出了纠结挣扎复杂和难受。

    这让容羲琤的心跟着揪了起来。

    “婉婉。”容羲琤走过去,将夏婉婉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对不起。”容羲琤先对夏婉婉进行了道歉。

    他刚才仔细的想了想,最有可能的那一夜,就是他生日的那天晚上。

    他们很激烈,也的确防范出现了漏洞。

    “婉婉,是我的不对,你打我骂我吧。”容羲琤说道。

    “现在打你骂你有用吗?”夏婉婉对容羲琤说。

    “那你说,想要怎样惩罚我?我都可以接受的。”容羲琤对夏婉婉说。

    夏婉婉看着容羲琤的眼睛问:“你很想要这个孩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