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97章  不合时宜

    【那片云朵儿:我突然觉得老祖宗的智慧是真智慧,多少年的经验积累啊。我今天才理解到老祖宗所说的日行一善是什么意思了,这不仅仅是让我们每天都做一件善事,而是同时告诫我们,也只要做一件善事,善事做多了,也会遭报应的。】

    【LF:发生什么了?】

    夏婉婉也睡醒惺忪的窝在容羲琤的怀里发出了消息:【summer: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你发出如上感言,请说出你的故事。】

    【那片云朵儿:就我们送完小姑娘回学校,我就让骆美人儿将我放在临近和平路那边的那条商业街上,等着我家的司机来,就在骆美人儿刚走不就,我就遇见一个抢劫的,然后我就顺手见义勇为了。】

    【那片云朵儿: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制服那个男人之后,那个男人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尖锐的水果刀,想要刺向我,当然未果。】

    【那片云朵儿:然后我为了安全着想,当然是想要将他的凶器给弄开吗,不就一脚将那个凶器给踹开了,然后,那把水果刀就好死不死的插在了一个倒霉的路人脚上】

    【LF:】

    【summer:】

    这个操作真是叫人觉得峰回路转,跌宕起伏啊。

    【summer:那个倒霉的路人还好吗?】

    【那片云朵儿:还好,伤口不算特别深,就缝了几针。】

    【LF:不严重那还好。】

    【那片云朵儿:不,姐妹们,这还不是真正的核心重点,核心重点是这个倒霉鬼我还认识,婉婉你应该也认识,叶家的叶楚。】

    【summer:这还,真都是熟人。】

    【那片云朵儿:我觉得叶楚那小子肯定是上辈子做了什么亏欠我的事情,所以这辈子遇见我就没好事,每次遇见我他总会倒霉,从小到大都这样。】

    【LF:你们从小就认识?】

    【那片云朵儿:家里住的近,然后在一个师父那里学的散打,但是他按照今晚的反应来看啊,明显的就是生疏了,很久没练过了,不然怎么会连最起码的危机意识都给丢了呢?】

    【summer:但是按照你所说,这暗夜里贴近地面的地方突然飞来一把刀,这个事情谁会预料得到?】

    【那片云朵儿:学习散打武术的人,都会有这个最起码的战斗意识的,他从小就打不过我,长大了还没个长进。】

    【summer:你若是不学音乐剧,其实也可以考虑考虑进娱乐圈往女打星方面发展。】

    【那片云朵儿:你还别说,真的有好莱坞的电影找过我,但是我给拒了,那人设没意思。】

    【LF:那这个事情最后就握手言和,大事化小了?】

    骆菲又将话题给扯了回来。

    女人聊天就是容易跑题,聊着聊着这个话题就歪到天边外去了。

    【那片云朵儿:叶楚那小子以前在我面前倒霉悲惨过那么多回,这次可以讹我了,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等我演出完,就去照顾他,然后直到他痊愈。】

    夏婉婉没有在群里说话,而是对容羲琤说:“老公,我感觉思渺和叶楚之间好像有点东西诶。”

    “他们家住得近。”容羲琤只知道这个。

    “你看。”夏婉婉直接将手机递给了容羲琤让他看聊天记录。

    容羲琤粗略看过之后说:“先别胡乱猜测,这一切都未可知。”

    “估计他们两谁都没有意识到这个事情。”

    “这样不就更有意思了。”夏婉婉笑着说。

    “今晚他们的这次见面,简直就是有种宿命般相见的意思。”

    “且看着吧。”容羲琤说道。

    “老是想着别人的事情没意思。”

    “我这不就是八卦两句。”夏婉婉说道。

    不过夏婉婉这样回过头来一想,如果真的是最后他们两在一起了,那好像她和容羲琤就绑的更深了。

    夏婉婉这个时候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好像她一直在有意无意的将她和容羲琤之间的关系绑得更紧了。

    不过容羲琤好像和她心有灵犀说:“婉婉,你有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你和我之间的关系,好像被绑的更紧了呢。”

    夏婉婉干笑了两声说:“这个,应该也就是巧合吧,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都是因为互相吸引的,这个我可干系不了。”

    “行了行了,赶紧睡吧,我明天大早还要去公司呢,明天顾夫人和龙夫人都会来公司的。”夏婉婉赶紧在群里发了个晚安,就将手机丢在一旁滑进了被子里。

    容羲琤也丢下手上的书,在夏婉婉的唇上印下一个吻,然后关上了灯。

    第二天大早,夏婉婉坐在餐厅里吃早餐,赵妈突然问:“太太,您这个的例假还没来?”

    “嗯。”夏婉婉愣了一下然后点头。

    “太太,虽然您之前好像也不是太规律,但是却也没有这么长的时间没来啊。”赵妈很隐晦的提醒了一句。

    “您要不要去检查一下?”

    夏婉婉还是有些懵。

    “应,应该不可能吧?”夏婉婉说道。

    “我这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的压力太大了,太忙了吧。”

    夏婉婉还是想着每一次他们都有做好措施,而且她的身体医生已经跟她说过以后是很难再怀孕的,所以她还是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不大。

    “太太,我是觉得稳妥起见,您还是去医院去检查一下,不然买个验孕棒试试也是行的。”赵妈对夏婉婉说。

    突然从门前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是容羲琤带着孩子们晨练回来了。

    夏婉婉赶紧对赵妈说:“这个事情我心里有数了,但是在事情确定之前,先别跟先生说。”

    “好的太太,我明白。”赵妈说道。

    这样的事情没确定之前当然是不好乱说的,免得这只是个乌龙怎么办。

    而且家里已经有了三个小少爷一个小小姐,再来一个新生命也只能算是锦上添花,于这个家庭而言帝的确不算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看太太这个样子,应该是没有和先生沟通好,如果真的有了,那就只是个意外。

    而对于现在的太太而言,好像并不是十分期待这个意外。

    “刚才在说什么呢?”容羲琤领着孩子们去洗了手才来到了餐桌前。

    “没什么,赵妈在问我关于中秋节的安排。”夏婉婉随口胡诌。

    “中秋节中午在家我们自己过,晚上去老宅。”容羲琤说道。

    “嗯,好。”夏婉婉点头。

    “对了太太,秦老师一大清早来了电话,说是今天有事可能得请个假不能来了,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二次请假了。”赵妈对夏婉婉说道。

    “第二次请假了?有说是什么原因吗?”夏婉婉眉头一拧问。

    “没说原因,就说是私人原因。”赵妈说道。

    “行吧,下次来好好的问一问,如果是她实在忙不过来,换个老师也是行的。”夏婉婉说道。

    “好的太太。”

    “那星星今天不用上钢琴课,打算做什么呢?”夏婉婉问。

    “妈咪,虽然我不用上钢琴课,但是我还要上舞蹈课语言课和绘画课呀。”星星对夏婉婉说道。

    夏婉婉:

    夏婉婉转向容羲琤说:“我们是不是给孩子们太多的压力了啊?”

    “你们喜欢现在这些课吗?”容羲琤问几个孩子。

    “喜欢呀,而且也不难。”阳阳说道。

    “我觉得也不难。”玥玥也跟着点头说。

    “我也觉得还好。”辰辰高举着小手说。

    星星也跟着点了点头。

    “而且我听说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是学这么多东西的,他们有些人学的比我们都多呢。”星星又说道。

    夏婉婉真是为现在的孩子感觉到累啊,这小小年纪就背负的太多啊。

    这么小就要身处内卷之中了。

    “只要孩子们觉得压力不大,那就证明安排是合理的。”容羲琤对夏婉婉说道。

    “这倒也是。”

    行吧,只要孩子们自己觉得压力不大,可以hold住,她也没有必要多么的担忧。

    他们家这几个孩子的智商好像普遍都比同龄的孩子要高一些,接受能力也更好一些,好像对于他们来说学习都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那既然他们能够从中体会到乐趣,那就让他们好好享受学习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吧。

    夏婉婉去到了公司,想了想对小锦说:“小锦,你帮我跑一趟附近的药店,买个验孕棒。”

    “总监您?!”小锦瞪大了眼睛。

    “这个事情别乱说,千万别乱说,任何人都别说,明白吗?”夏婉婉对小锦说。

    “我现在还只是在猜测的阶段。”

    “好的总监,我明白。”小锦重重的点头。

    夏婉婉等到小锦退出办公室,她自己伸手抚摸了一下肚子,心情真的很复杂。

    虽然这个事情莫芝也问过她,她当时觉得是不大可能的。

    可是现在的确心里也在犯嘀咕了。

    难不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而且,难不成她的孩子们总要这样意外,不在计划内的前来?

    虽然她以前也可以怀着孩子一边上学一边想着工作的事情。

    可是如今,她心里还是觉得这个孩子来的不算是时候。

    毕竟,他们二人现在手里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再加上家里已经有了四个孩子了。

    如果再添上一个孩子,那就真是不好照顾了。

    可如果真的是已经有了一个孩子,他们也做不到不要。

    这个事情真是愁人啊。

    小锦还没回来,顾夫人和龙夫人就已经来了。

    夏婉婉将顾夫人和龙夫人请进了办公室,给她们送上了茶。

    “感谢顾夫人和龙夫人还愿意相信我,继续选择我们铅华。”夏婉婉对顾夫人和龙夫人说,在解释昨天网上的那些流言蜚语。

    “夏总监的反应很及时,其实在我们知晓的时候,你已经辟谣了。”顾夫人和龙夫人对视了一眼说道。

    “没办法,我也实在是很怕会影响我们的客户,影响我和铅华在客户心中的印象。”夏婉婉笑着说。

    “夏总监应该从小就挺不容易的吧,不过现在也算是否极泰来了。”龙夫人说道。

    这都说英雄不问出处,一开始曝出夏婉婉是私生女的时候她们心中想的是,这人的出生又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再加上她现在已经嫁人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了。

    过去原生家庭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但是没想到夏婉婉居然会这么老早的就直接直播澄清了。

    而且还摆出了一份份的证据,直接将那些个假新闻全部辟谣,还直接将凌梦涵那边给锤死了。

    有些人是觉得夏婉婉这样做事太绝了,但是她们却觉得,像是夏婉婉这样行事才合适。

    不主动冒犯。

    但是如果真的惹到了她的头上,那也绝对不退让。

    而且废话也不多,直接将你锤死了。

    现在网上大多数的人都在扒关于夏婉婉那个亲生父亲凌天的事情,在扒他当年是怎么当的赘婿,然后怎么又爬上现在的位置的。

    “夏总监的行事也是雷厉风行,我很欣赏夏总监这样的行事风格。”顾夫人说。

    “谢谢两位夫人的支持和理解,两位夫人请先随我来吧,我们先去参观一下工作间,二位的礼服现在正在进行缝制。”

    “好。”

    顾夫人和龙夫人也还是第一次踏足这样的工作间,对于这样的一切都觉得挺新奇的。

    短短的几天时间,看着她们的礼服从设计稿就变成了半成品,她们真的很意外。

    “我们缝制这些珍珠还有金银线刺绣的师傅都是些老师傅了,特意请来的。”夏婉婉说道。

    “这一次的时间实在是紧急,不然,还可以更加重工一些。”

    “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你也知道,像是我们这样的身份,穿的太过于奢华了,也不合适呢。”龙夫人说道。

    “挺不错的。”顾夫人参观过后说道。

    “就这几天的时间里,你们可以做到这样,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本就是我们时间给的太少为难你了。”

    “不为难,顾夫人和龙夫人是给我和铅华一个机会,向更多人展示我们铅华的礼服的机会。毕竟铅华在我的手里才刚起步。”

    “夏总监有能力也有野心,是可以有所大作为的。”龙夫人对于夏婉婉的夸奖毫不吝啬。

    “感谢二位夫人的夸奖了。”夏婉婉不带谦虚的欣然接受。

    夏婉婉送走了顾、龙两位夫人,回到办公室,小锦才神神秘秘的进来,然后悄咪咪的将验孕棒递给了夏婉婉,这全程偷偷摸摸的,像是在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一样。

    “小锦,你觉得你自己是否太夸张了?”夏婉婉问。

    “没有啊,不夸张啊。”小锦赶紧否认。

    “不是总监您说要小心一点隐蔽一点不让别人知道吗?”

    “但是现在这是在我的办公室。”夏婉婉捏了捏眉心说道。

    “嗷,也是。”小锦挠了挠后脑勺憨厚一笑说。

    “行了,你出去吧。”夏婉婉说道。

    “好的总监。”

    夏婉婉捏着验孕棒的盒子,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情又开始忐忑和复杂起来了。

    如果没怀

    但如果又真的怀上了呢?

    夏婉婉的心里真的挺犹豫挺忐忑的。

    这样的犹豫和忐忑一直持续到了下班的时间。

    今天本就是周末,夏婉婉虽然下班了,公司里的设计师和各位裁缝师傅们都还在加班加点的工作。

    公关部和法律部那边也都没闲着。

    一边在背后推波助澜推动和引导舆论,法律部在就昨天那些造谣的营销号发律师函。

    夏婉婉准备离开铅华,被凌梦涵给堵住了。

    当然,跟随着凌梦涵来的,还有一些她联系或者是闻风而来的记者。

    “姐姐。”凌梦涵远远的看着她,就冲着她叫了一声。

    凌梦涵看着情绪和状态都不是很好。

    她穿着一条白色的宽大的棉布连衣裙,然后脸上是一个淡淡的裸妆,一副我见犹怜的感觉。

    跟在凌梦涵身后的记者们,看见了这副场景,举着长枪短炮咔咔咔的就开始拍了起来。

    夏婉婉皱眉,给保安室打了电话,随后铅华的一大堆保安全都出动了。

    夏婉婉就远远的看着凌梦涵没动。

    “姐姐,我是来给你道歉的,关于昨天热搜上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是我的粉丝听到关于容家和你我的一些消息所以就开始在网上胡言乱语,给姐姐带来了困扰我真的很抱歉。”

    凌梦涵脸上泪欲要落下如泣如诉的对夏婉婉说。

    “姐姐,我真的很抱歉。”

    “是我给你带来了困扰,但是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网上的那些事情我已经解释和澄清过了,你的确也有必要代替你的粉丝向我道歉,这个事情的当面道歉我接受了,你再联系你的团队在网上发一篇吧。”

    夏婉婉对凌梦涵说道。

    “那既然如此,姐姐可不可以让那些人将那些话题给撤下来?”凌梦涵又问。

    “话题?什么话题?”夏婉婉假装不明白。

    “就是关于私生女的话题。”凌梦涵咬着唇说。

    “嗷,这个啊,这个话题可不是我买的,是网友自发顶上去的,可不能什么锅都甩在我的头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