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三章   强行碰瓷

    “云思渺,你这是故意找茬要和我们董家和段家过不去吧?”董迎曼气得发抖。

    她真是没见过像是云思渺这样不讲道理之人。

    “我说了,我今天就是要将人给护住了,你想怎么着?”云思渺一身匪气的说。

    “云思渺!”

    “我说了,你真的有本事就去找段元晔去闹,你找人家一个小姑娘闹什么?你今天不放过她你还想怎么不放过?”云思渺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董迎曼说道。

    “已经闹到人家的学校来了,已经闹得她的校领导老师同学都知道了,你还想怎么办?而且你现在还不是段元晔的未婚妻,你用这样的名义来闹,说的不好听点啊,是你在强行碰瓷!”

    “准确来说这个事情的确没这么简单,因为你还要向人家小姑娘道歉!”

    “云思渺,你这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董迎曼胸口剧烈的起伏,显然是被气到不行了。

    “董迎曼,你这是强行碰瓷强行上位!”云思渺是个向来战斗力惊人的人,所以才不会这样三言两语就被董迎曼占了上风。

    “嗯,两位。”院长想要出来打个圆场。

    不过的确这位“女侠”说的也没错,人家文舒蔓也没做什么,她才是最后的受害者,这里头真正最委屈的,还应该是她。

    这位董小姐显然是蛮狠无礼的。

    这如今已经是闹到了这样的地步了,这位董小姐还是不愿意就这样揭过是想要怎么?要逼到文舒蔓退学离开燕都?

    院长虽然要为学校的声誉着想,但是也要保护他们学校的学生。

    他们的学生没有错却要被逼要离开要退学,这让他这个院长的老脸往哪搁?

    他身为燕都舞蹈学院的院长,在燕都也能算得上是个有些许话语权的人。

    一个和文舒蔓都没有什么关系的人都为她仗义发声,那他这个院长自然不能就这样看着他的学生就这样被逼走。

    “这位董小姐,之前我们只是听了你的一面之词,而现在我们知道了,您和段先生还不是未婚夫妻的关系,并且还是我们的学生和段先生交往在先,所以我们的学生也没有任何插足你们感情之事的行为。”院长对董迎曼说。

    董迎曼忌惮云思渺这个疯子,但是却对于院长就没有这么客气了,将在云思渺那里受的气全都发泄到了院长的身上。

    “她一个小姑娘小小年纪就想着攀附高枝,原来是你们学校教育的好啊!”董迎曼直接一顶大帽子扣在了院长的头上。

    “怎么?原来谭院长是想着要培养一群这些漂亮的年轻的姑娘去攀附权贵,然后为了你的仕途保驾护航是吧?”

    “董小姐,你!”谭院长没想到董迎曼这么的无理取闹。

    “董迎曼,你这样不要脸贴上来,看起来也是家学渊源啊,你们董家人对你也教得好啊,教你强行碰瓷,教你就这样贴上来。”云思渺看着这个谭院长的战斗力是不行的,还是由她来吧。

    “你这样强行贴上来,段元晔都还没有说要不要你呢,如果最后他不要你呢?那你今天闹得这一出,简直就是丢死人了。”云思渺毫不客气的嘲笑。

    “怎么?你还想搬出段夫人来?就算搬出她来又能如何,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又不是封建社会,段元晔要是自己不愿意,难不成段夫人还能强行将他给压去民政局和你登记结婚?”

    董迎曼傻了。

    “怎么?你没想过如果段元晔不要你你会怎么办啊?”云思渺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天真啊。”

    “行了,你别在这里自找羞辱自找不快了,早点回去洗洗睡吧。”云思渺脸上带着不屑的说。

    “等你真的成为了合法的段太太了,你再来闹吧。”

    “行了,关于学校里的事情,你们这些老师和领导还是要向其他学生解释一下吧。人呢,我们现在就带走了,晚上关宿舍门前我们会将她送回来的,安全我们可以保障。”

    “这个是我的名片。”骆菲从手包里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文舒蔓的老师,然后再众目睽睽之下,将人给带走了。

    骆菲牵着文舒蔓先出去,云思渺在后面还朝着董迎曼还有老师校领导们挥了挥手,才离开了。

    骆菲和文舒蔓在楼廊的尽头等着云思渺。

    文舒蔓咬着唇看着云思渺,等着云思渺走了过来,朝着云思渺深深的鞠了一躬。

    “谢谢你,云小姐。”

    “不用谢,小意思。”云思渺对文舒蔓说道。

    “你没有怪我多管闲事就行了。”云思渺说。

    “走了,我们下去吧,婉婉已经在下面等我们了,你还是得要谢谢你的室友,是她拿了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骆菲说。

    “是蕴雯吗?”文舒蔓问。

    “嗯,不过以后手机的密码还是不要设自己的生日这样简单的密码,不然下次落入那些熟悉但是对你不怀好意的人手里,那就麻烦了。”骆菲对文舒蔓说。

    “好。”文舒蔓点头。

    “这个董迎曼也真是有意思,什么都还不是,就敢上门找麻烦。”云思渺边走边吐槽。

    “也就你这样一个小可爱会被她欺负。”

    文舒蔓不说话,但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云思渺。

    “姐姐,你是不是Mandy?”

    “你知道我?”云思渺有些惊讶。

    “我看过姐姐演的音乐剧的官设。”文舒蔓说道。

    “看来你还真的是我的粉丝啊,行,姐姐今天也没帮错你。”云思渺伸手搭在文舒蔓的肩上说。

    “走了,先上车。”

    刚才骆菲给夏婉婉打过了电话,夏婉婉已经将车开到了行政楼的楼下。

    夏婉婉滴了一声,提醒骆菲她们。

    骆菲上了夏婉婉的副驾驶,云思渺和文舒蔓上了后座。

    “婉婉姐。”文舒蔓和夏婉婉打招呼。

    她的心里很暖。

    她没想到这几位日理万机的姐姐会听到她的消息就赶来。

    这让她真的很感动,让她想哭。

    “真的很谢谢几位姐姐,感谢几位姐姐过来替我解围。”

    文舒蔓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这本就是和她们没有关系,还有可能会得罪了那位董小姐和董家。

    为了她一个什么斗没有的学生去得罪了那样的人,她都会想,这到底是不是值得的。

    “怎么?你还在想我们帮你解围这事值不值得啊,我告诉你啊,你别想这个事情,我们帮你也不是为了看这值不值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那么的功利性,看值不值得这样做,而是应该看应不应该这样做。”云思渺脸上是难得的认真。

    “你以后也是,不要去想这个事情值不值得这样做,而是要去想这个事情应不应该这样做,这样做是对还是错,选择你觉得对的事情去做,而不是选择你觉得值得的事情去做。”

    “好。”文舒蔓点头说。

    “舒蔓,你也还没吃东西吧,我们去附近找个地方吃东西去。”夏婉婉转动着方向盘说。

    “我来请几位姐姐吃东西吧。”文舒蔓赶紧说。

    “是我上次给菲姐当模特菲姐给我的酬劳。”

    文舒蔓怕她们误会还特意做了解释。

    “行啊,那你知道你们学校附近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地方,我们就去吃吧,我们也已经挺久没吃学校附近的东西了。”夏婉婉说。

    “就在靠近美院那边的那条街上有家店不错,上次我们同学过生日的时候就去了那里。”文舒蔓说道。

    “行。”夏婉婉说。

    夏婉婉的手机突然响起,夏婉婉看了一眼是容羲琤打来的电话直接伸手挂断了。

    “怎么了?”骆菲看着夏婉婉问。

    “不想接。”夏婉婉说道。

    但是容羲琤的电话还是你在坚持不懈的打过来。

    夏婉婉再次伸手挂断。

    “行吧。”骆菲扬了扬眉毛,也没说什么。

    “婉婉姐,就是那家店。”文舒蔓说。

    “行,是这家店啊。”夏婉婉看了一眼,这是一家老店了,她和骆菲上学的时候也来吃过的一家店。

    “你们先下车,我去停车。”夏婉婉说道。

    此时容羲琤的电话再次打来了。

    夏婉婉很不耐烦的接了电话:“干嘛一直给我打电话,我在开车。”

    “婉婉。”容羲琤下了车之后,来到了夏婉婉的车旁,敲了敲车窗。

    夏婉婉降下了车窗:“你来干嘛。”

    容羲琤叹了口气:“来哄你。”

    “哼。”夏婉婉傲娇的哼了一声。

    “我们要去吃饭,还没吃饭呢。”夏婉婉说。

    “那我陪你们行不行?”容羲琤放软了姿态问。

    “我们四个女生,你跟着来算什么?”夏婉婉才没有答应。

    “那我在外面等着你?”容羲琤问。

    “你就将孩子们丢在家里啊,孩子们不管了你就出来了?”夏婉婉这是故意要找茬。

    “孩子们好哄,但是容太太可没这么好哄。”容羲琤说道。

    “算了,你还是跟我一起进去吧,那就不要人家小姑娘买单了。”夏婉婉说道。

    “而且这也算是你兄弟造的孽。”

    “好。”容羲琤无辜被连坐,但是如今也只能认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