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六章 嫌疑人(二)

    “学校给司机提供了休息室,其他司机都不住,你为什么要住,而且几乎天天住?”孙警官问。

    “学校地方大,空教室多。又免费提供,别人不住,是他傻。免费提供的,我为什么不住。”柳浪回答。

    孙警官接着问:“那好!我想问你,你每天早晨四点半离开学校,去干什么?”

    柳浪翻了一下白眼:“说,干什么,你们做警察的,难道都没有调查调查,我是干什么的?”

    “嗯,柳师傅,咱们都好好说话。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现在咱们一个人,一个人地调查。你也别介意。”邵兴旺说。

    孙警官问:“柳师傅是咱们县公交公司的司机?”

    柳浪说:“恭喜你,答对了。但不能得满分。我是9路车司机,每天早上六点钟准时发车的头一班司机。我还兼任白马河学校五号校车司,也就是‘勤奋号’校车司机。”

    “呵呵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

    大伙被柳浪的回答逗笑了,气氛缓和了不少。

    邵兴旺问:“这个我们都清楚了。但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你老婆最近不是给你生了个儿子吗?你为什么不回家照顾儿子,天天住学校?”

    柳浪思索了一下,说:“这个嘛!你们真想搞清楚,我建议咱们到我家去一趟。一去,我啥都不用解释,你们全都明白了。”

    “方便吗?”邵兴旺问。

    “有啥不方便的,为了消除大家对我的怀疑,走十回,都值。”柳浪说得信心满满,邵兴旺等人面面相觑。

    邵兴旺看了看三位民警,想征求他们的意见。

    孙警官说:“去一下,也好。”

    出了办公室门,邵兴旺把胡力争叫到一边说:“胡老师,你看咱们餐厅还有没有水果和点心,带一点,到别人家里去,提点礼物也是一种礼貌和尊重。”

    “有香蕉和酸奶,还有盒装的纯牛奶。”胡力争说。

    “那都带一点吧。”邵兴旺说完,转过头对马河山和李振山说,“你们就不去了,在学校忙你们的工作吧。”

    “刘师傅,刘师傅,开门,开门!”邵兴旺大声喊。

    “这老头又跑哪里去了?”邵兴旺自言自语道。

    马河山过来,从门房的抽屉里取出钥匙,打开学校大门,送五位上车离去。

    邵兴旺、柳浪还有三位民警一起乘坐来时的桑塔纳出发了。

    半个小时后,汽车拐进了县城边上一处城中村。

    “到了,大家上二楼。”柳浪招呼大家上楼。

    “咚咚咚”敲门。

    “沈月芬,妈,开门。”柳浪轻轻地敲门。

    很快,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打开门。

    门开后,众人拎着水果牛奶进去。

    这是一间民房,和邵兴旺上高中时所租住的胡新远家的房子大小差不多。

    靠墙一张双人床,床边一个婴儿床,柳浪的儿子正在小床上睡觉。

    柳浪的妻子坐在沙发上织毛衣,看见陌生人进来,赶紧起身让座。

    从长相上邵兴旺判断开门的女人是柳浪的岳母。

    “这位是岳母大人吧?”邵兴旺问。

    “是的,是的,这是我妈!”柳浪的妻子沈月芬说。

    “长得可真像,一看就是母女。”孙警官笑笑说。

    “呵呵呵,呵呵呵”

    众人笑。

    “快坐,快坐!”柳浪招呼大家,然后对来的四个人介绍说,“这位是我们白马河学校的校长,这三位是是一起来的朋友。”

    五个人进去后,房间里立马被占满了,连个转身的空间都没有。

    于是,邵兴旺将手提的东西放在了餐桌上,对沈月芬说:“我是白马河学校的校长邵兴旺,柳师傅是学校的校车司机,听说你们得了个儿子,今天特意来看一下。孩子睡着了,我们也不便打扰。”

    说完,众人打算退出来。

    “哦,别急,别急,喝口水再走。”沈月芬说。

    “不了,不了,孩子睡着了,我们这一说话,把孩子惊醒了,不好。”邵兴旺说。

    “没事,没事,坐一下,歇一歇,大老远来的,还提了这么多东西。”柳浪岳母说。

    “让我看看小家伙!”邵兴旺说完,向小床前迈了两步,瞅了瞅婴儿床上的小家伙。

    看到柳浪的儿子睡得香甜的样子,邵兴旺忍不住夸奖了一句:“真是个帅气十足的小伙子!”

    “呵呵呵,呵呵呵”

    众人的笑声将孩子惊醒了。

    孩子大哭起来。

    “快走,快走,小王子,很生气!”邵兴旺开了一句玩笑话。

    柳浪也忍不住笑了,说:“谢谢,谢谢领导!”

    五人下楼,走到大门口。

    柳浪说:“我在公交公司一个月干满勤3200,在学校挣1000。我成家没多长时间,这又有了孩子,日子过得紧张,没钱买房,就在这城中村租个单间。最近工作忙,我丈母娘来帮我们照看小孩。你们也都看见了,家里没有我住的地方。要么睡沙发,要么打地铺。我是公交司机,晚上必须得睡眠充足。我这孩子还有一个毛病,白天呼呼大睡,晚上却精神得很,不睡觉,哭闹,老让人抱。”

    “跟我小时候一样。”孙警官笑着说,“把觉睡颠倒了。我小时候,我父母都上班,把他们都折腾美了。”

    众人笑,柳浪也笑了。

    他接着说:“学校不仅免费提供住宿,还可以免费洗澡。在这城中村的公共澡堂洗一次5块。”

    说完,用手比划了个“五”。

    “我们这些公交司机,哪个人一天出去,不是一身汗啊!特别是夏天,公交车厢里又热又臭人又挤,晚上睡觉前不洗个澡,觉还怎么睡?虽然说,学校离公交公司远了一点。但我一来不用再租房,二来省了洗澡钱。”柳浪说完,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邵兴旺呵呵呵地笑了,说:“你呀你,你可真精明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邵兴旺说完,众人也都笑了起来。

    “回家去吧。跟家人吃个饭,晚上记着回学校睡觉,还有免费的洗澡水。”邵兴旺说完,就和民警们离开了。

    在路上,孙警官说:“那天晚上,我们从监控中看到,柳浪摩托车后座上绑着的,的确是换洗下来的脏衣服。”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呢?”邵兴旺说。

    大家沉默不语,都陷入了思索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