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四章 又是一桩失窃案

    邵兴旺在家待了一天,星期天上午,又坐车返回新沣县。

    邵兴旺没回学校,买了烟酒茶和点心,回邵家棚去看望父母。

    父母明显比以前老了,背驼了,腿弯了,和他们说话,邵兴旺需要把嗓门音量再提高。

    邵兴旺没有过多停留,吃完母亲包的一碗大肉水饺,便一个人离开了邵家棚。

    母亲送儿子出门又送儿子到村口,眼里仍然是依依不舍的神情。

    “常回家看看啊?”母亲刘云朵站在村口,向儿子挥手。

    “回去吧,妈。我会的,你和我爸都要保重身体啊!”邵兴旺说。

    “再见!”邵兴旺说。

    “下次把荷花和两个娃都带回来,啊,我这天天做梦都在想孙子。”刘云朵说。

    “好的,我会的。你回去吧!”邵兴旺说完,向母亲挥挥手。

    已经走出去很远距离,邵兴旺回过头,看见母亲仍然站在原地目送自己,不禁眼眶湿润了。

    时间还早,邵兴旺沿着田间小径往走去。

    他好久都没有在田野里散步了,今天难得有这么一段闲暇时间,便一个人沿着田间小径往县城走去。

    路过自家菜地,邵兴旺停了下来。

    地还是那块地,庄稼和蔬菜依旧是当年的模样,只是在菜地忙碌那个男孩已经长大,再也见不到好哥们线团,再也不能回到那个天真烂漫无忧无虑的年代,想起当年和线团在菜地里嬉闹,在小河里洗澡的事情,邵兴旺不禁眼眶湿润了。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邵兴旺想起了李清照的一句词。

    过了邵家棚,穿过花家堡子村,就到了妻子荷花家的村子赵家坡村。

    邵兴旺没有进村,他知道没有人住的房子荒草丛生,野花遍地。他直接去了菜地,去了他和荷花耕种的草莓园。

    经过一个冬天的能量聚集后,草莓园里的草莓,现在正在快速生长,密密实实的叶子之间已经有白色的小花绽放。

    虽然曾经耕种的菜地还在,不过现在已租给了别人。

    菜地里仍旧长着几乎和当年一样的蔬菜。

    想起当年在赵家坡的日子。荷花怀孕后,邵兴旺把地里的蔬菜和家里的鸡蛋,从“零售”改为“批发”,节约出了大量空闲时间。

    他有时会陪挺着大肚子的荷花在地里走走,转转,看看花,听听鸟叫。更多的时候,邵兴旺像今天一样,一个人孤零零地在散步。

    和城市紧张忙碌的日子相比,邵兴旺更喜欢乡下这种闲散的生活,喜欢无所事事地到田野里散步的感觉。

    这个时候,是人心情最放松,最惬意的时候。

    邵兴旺非常享受这样美好的时光,他既不去采摘,也不去耕作,只是单纯地到地里转转,看看庄稼、闻闻泥土、轻轻地捋捋路边的草叶,数数黄的白的小野花,有时干脆就坐在田埂上,看鸟儿一群一群地飞来又飞去,经营着它们快乐而又美丽的生活。

    在关中农村野地里讨生活的鸟儿,常见的有麻雀、燕子、喜鹊、啄木鸟和斑鸠。

    麻雀数量最多,房前屋后,树头花丛,都有它们的影子。

    现在乡下几乎没有瓦房,也没有土墙,麻雀们就把家安在土崖上。

    土崖上长着酸枣树,有孤独一棵斜生的,也有一片连着一片的,互相交错着。

    邵兴旺分不清谁是谁的根,谁又是谁的枝,就像他无法分清落在上面的麻雀谁是谁的父母,谁又是谁的兄弟姐妹一样。但他能远远地听见它们欢乐的交谈声,嘁嘁喳喳,喳喳嘁嘁。走进之后,这声音就戛然而止。

    邵兴旺常常把步子悄悄地移到树底下,抬头看麻雀。麻雀们也都静静地歪着脑袋看着他。人和鸟的目光就这样互相注视着对方,谁也不说话,谁也不愿意走。

    如果邵兴旺悄悄地转过身,悄悄地走开,背后定会响起清丽的叫声。一定是这族群的长者在说,那人走了,没事了,继续开会吧。邵兴旺心想。

    接着麻雀们熟悉的声音就会再次响起。

    如果邵兴旺的动作太大,比如挥一下胳膊,或者大喊一声。麻雀们会惊得疾飞而走。

    天气晴朗的日子,邵兴旺把菜地新长成的蔬菜采摘回来,赶在早上七点前批发掉。

    回到家,吃完饭,休息一会儿之后,便又到菜地开始忙碌。

    给割完韭菜的韭菜地施一些氮肥和磷肥,又烧少许草木灰洒在上面。

    他把收获过的青菜地,翻了一遍,用“三蹦子”拉了一车鸡粪撒在土里作为底肥。

    无论是人类的粪便,还是饲养禽畜所产生的肥料,都不可以直接给庄稼或者蔬菜施用。

    粪便里含有太多的未消化的有机物,需要发酵和腐熟。

    另外,禽畜粪便中含有大量病菌和虫卵,也需要经过发酵腐熟后将大部分病菌和虫卵杀死。

    邵兴旺的眼前长着一排健壮的大葱。他想起了自己在菜地劳作的事情。

    有一次,他把自己育的葱苗挖了一竹筐,用铁锨在原来的青菜地里,翻起一道八十公分的斜沟,把一棵棵小葱苗,以每棵五公分的距离摆靠在斜沟上。

    邵兴旺在小葱苗的根部又撒了少许草木灰,用旁边的湿土盖住。

    就这样,每过七天给葱秧培一次土,直到它们长成一米左右长,大拇指一般粗的,能够上市销售的大葱为止。

    路过邵兴旺家菜地的人,再也不会觉得他是一个无用的教书先生,至少从表面上看,邵兴旺已经是一个种菜的行家里手了。

    时光飞逝,世事变迁。

    邵兴旺从一个菜农又变回教师,如今又成为白马河这所乡村寄宿制学校的校长。

    赶天黑前,邵兴旺回到学校。刚踏进办公室,马河山和胡力争又来找他,说餐厅采购的6桶食用油又失窃了。

    “每桶50斤,共三百斤。周六下午刚送来的,晚上就不见了。校长,咱得报警。”马河山着急地说。

    “好!报警。”邵兴旺这次同意了。

    半个小时后,警察同志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