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三章 餐厅失窃案

    花卉离开后的第三天晚上,学校餐厅100斤生牛肉被盗。这做传统美食“牛羊肉泡馍”用的肉,放在冷藏室。

    一大早打开门,胡力争发现情况后,立即报告马河山,两人又一起到校长室,给邵兴旺汇报。

    “什么?”邵兴旺感到奇怪,问:“这一百斤牛肉,大概多钱?”

    “零售价是40,咱们批发的是38。胡力争说。

    “那就是说,这100斤牛肉拿到市场上卖的话,能卖4000。”邵兴旺问。

    “至少4000块。咱们餐厅采购的原材料,都挑最好的买。”马河山说。

    “门窗、锁子有没有被撬?”邵兴旺问。

    “完好无损。地面上连个脚印都没有。每天晚上,冲洗完厨房地面,我是最后一个走的。每天早上,我是第一个进门的。钥匙我从不离身。”胡力争信誓旦旦地说。

    “咱们去现场看看。”邵兴旺说完,三人便来到餐厅。

    果然如胡力争所言,一切完好无损。

    门窗既没有破损,锁子也没有被撬。甚至,地面上和昨晚胡力争等人离开时一样,连个脚印都没有。唯一的不同是,放在冷藏柜中的100斤生牛肉不翼而飞。

    “真是奇怪啊!一百斤肉,即便是出了厨房,也不容易离开学校啊!咱别的不说,学校的围墙不低,看门的刘大爷很负责。真是奇怪了?”邵兴旺说。

    “要不,咱们赶紧报警吧?”马河山问。

    “就是,校长,咱们报警吧?”胡力争也说。

    “等一下,让我再琢磨琢磨。”邵兴旺说,“你俩先坐下,咱们先分析一下。”

    邵兴旺说:“餐厅的几位厨师,周一到周五和咱们老师一起,都在学校住,这大门几乎从来不出,他们应该不会做这事。会不会你记错了,送货的就没有给咱送牛肉。”

    胡力争说:“校长,这怎么可能。我一个人忘了,餐厅的几位师傅都忘了吗?每次采购回来的物品,咱都要一一核对种类,过称核重量,登记造册,至少三个人都要签字。”

    “那会是谁呢?”邵兴旺苦思不得其解。

    马河山说:“咱报警吧,让警察来破案。”

    邵兴旺说:“第一次,我倒是不赞同报警。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警察来了之后,会对学生造成大的影响,极易引起家长和社会群众的恐慌,很容易以讹传讹,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第二,我在想,既然有人盯上了咱们厨房的物资,他肯定不会只干这一次。我想他肯定会来第二次。”

    “明白。咱们先不动声色,再过一周看看,说不定能抓住那个贼。”马河山说。

    “我去悄悄给食堂的师傅们强调一下,先不要走漏风声。”胡力争说。

    胡力争走后,邵兴旺对马河山说:“河山,咱们说几句私话,不必向外人道也。”

    “您说吧!”马河山说。

    “钥匙一直在胡力争身上装着。门窗和锁子都没有撬动的痕迹。而且胡力争走的最晚,来的最早。你说胡力争会不会,贼喊捉贼?”邵兴旺问。

    马河山说:“我是学法律专业的,而且在县法院也干过,这种贼喊捉贼的案子不少,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邵兴旺说:“但咱们没有证据,不能随便怀疑同志。”

    马河山说:“张军强有没有作案的可能?这家伙最近和彩票西施搞对象,手头肯定会紧张。而且这家伙周六周日在新沣县大酒店兼职,肯定认识不少干餐饮的。拿去随便倒手一卖,几千块钱就到手了。这家伙虽然改邪归正了,但谁也不能保证他老毛病再犯?”

    邵兴旺说:“我也想过。不过还是那句话,没有十足的证据,咱还是不能随便怀疑同志。”

    周五晚上九点多,邵兴旺早早睡了。

    周六凌晨四点钟,邵兴旺又早早醒来,他今天要回秦都市看望妻子儿女。

    这时天还没亮,他打开台灯坐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突然想起一个月前,给妻子荷花买的“蜜蜡”吊坠。

    这是他刚学会用智能手机网购商品,看到一款非常不错的毛衣吊坠,就买下来。

    邵兴旺本打算直接把地址写到家里。最后一想,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给妻子买过任何首饰,给他个惊喜。

    先买条“蜜蜡”吊坠,等以后有钱了,再买一条金项链。邵兴旺心想。

    两个礼拜没有回家,邵兴旺现在满脑子都是妻子和两个孩子,还有最近牛肉失窃的事情。

    邵兴旺穿上衣服,走出宿舍,突然看见学校大门口,柳浪骑着摩托车,驮着一大袋子东西,正在等待刘大爷开门。

    刘大爷打开门,柳浪便扬长而去。

    这么晚了,柳浪才走。按理说,周五送完学生回到学校也就八点半左右。即便再忙,也不会超过晚上10点,谁会等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半走,有点不正常啊!

    周五下午,除了几个还没有成家的单身,学校里绝大多数人,都回家与妻儿团聚去了。

    天亮了,邵兴旺坐上班车,回到秦都市的家里。

    “咚咚咚,咚咚咚!”邵兴旺敲门。

    “来啦,来啦!谁呀?”赵雨荷听出了狗子哥窍门的节奏,知道是狗子哥回家了,故意问道。

    “当然是我啦!”邵兴旺看见美丽的妻子张开双臂。

    赵雨荷扑到丈夫怀里,邵兴旺在妻子浓密的头发上亲吻了一下,感慨道:“家有贤妻万事兴。”

    “爸!”

    “爸!”

    看见儿子女儿从卧室出来,妻子赵雨荷松开双手结过丈夫手里的行李。

    “快去洗手洗脸。”赵雨荷说。

    “嗯!”

    邵兴旺换上拖鞋,走进卫生间,洗完手脸瞧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苍老了许多!”邵兴旺自言自语道。

    坐到沙发上,邵兴旺从包里拿出来一个首饰盒,问:“猜猜我给你买了什么礼物?”

    “戒指?”

    “不对!”

    “耳环?”

    “不对!”

    “手镯?”

    “不对!”

    “蝴蝶发卡?”

    “不对!”

    “猜不出来了。”

    “打开看看?”

    邵兴旺将盒子递到妻子手里。

    赵雨荷将首饰盒徐徐打开。

    “这是啥呀?”

    “蜜蜡吊坠,我给你戴上。”邵兴旺说。

    赵雨荷今天穿了一件漂亮的绿色毛衣,黄色的蜜蜡水滴型吊坠挂在胸前,显得格外漂亮。

    “真漂亮,真好看!”邵兴旺仔细端详了一番,不由自主地夸奖道。

    “你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你给我买的礼物好呢?”赵雨荷笑着问丈夫。

    “好马配好鞍,好船配好帆。夫人本来就是个美人胚子,戴上它更好看。”邵兴旺说。

    “这是啥?”赵雨荷问。

    “蜜蜡。”邵兴旺说。

    “哦,对了,你刚才说过了。蜜蜡是啥东西?”赵雨荷问。

    “蜜蜡,就是琥珀。中国人把不透明的琥珀叫蜜蜡。”邵兴旺说。

    “确实像蜂蜜,像蜡。不过真的很好看。谢谢你啊!”赵雨荷说。

    “爸,给我买的啥?”儿子邵谦诚问。

    “给你和姐姐都买了礼物。你把包拿过来。”

    “给,闺女,这是给你买的‘随声听’,带蓝牙耳机的。给,这是给你买的光头强,还有他的枪。”

    “谢谢爸爸!”

    “谢谢爸爸!”

    “不用这么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