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一章 厨师张军强投奔邵兴旺

    冬去春来,又是一年。

    一日下午,放学后,胡力争组织男女生混合编队,打对抗赛。

    足球场边围有不少观战师生。

    男孩子爆发力强,速度快,女孩子耐力好,脚法细腻。混合编队踢球,热闹,吸引了更多师生前来观战。

    这时,一女生接队友传球,左突右转向前带球,这女生动作灵巧,速度极快,吸引五六名球员,有接应队友,有对方后卫。离球门不到五米距离,女生飞起一脚,可惜踢得太正,被守门员没收。

    守门员拿球后,快速开球。结果,没有踢正部位,球朝着操场围墙外飞去。

    众人眼睁睁地看足球飞出围墙。

    几位观战师生赶紧跑过去。

    胡力争跑在最前面,轻松一纵,跃上墙头。

    胡力争身手敏捷,引来女生一阵尖叫,看来年轻帅气的胡老师粉丝不少啊!

    再说围墙外。

    厨师张军强,没错,就是和彩票西施吵架的那位,坐在河边一块石头上抽烟,忽然一只足球飞了过来。球在冰冻河面上弹了几下,落到他的脚边。

    这正是进学校大门的绝好机会。张军强想。

    “喂师傅,把球给咱踢过来。”胡力争趴在墙上喊。

    张军强嘴里叼着烟,手拿足球,踩着冰冻的河面走到围墙跟前,对胡力争说:“没问题。但你得帮我给邵校长传个话,就说张军强,和彩票西施吵过架的小厨师,来找他,门房大爷不让进。”

    说完,还没有等胡力争回答,张军强一甩手,将足球扔进围墙。

    胡力争看张军强胡子拉碴,衣服破旧,本不想传话。但又觉得这人不太像个坏人。

    胡力争回到球场继续看球,却怎么也看不进去。这人的样子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尤其是刚才那句话,还在耳边回响:“没问题。但你得帮我给邵校长传个话,就说张军强,和彩票西施吵过架的小厨师,来找他,门房大爷不让进!”

    “就说张军强,和彩票西施吵过架的小厨师。”莫非邵校长认识这人。想到这,胡力争还是觉得告诉比较稳妥,于是便朝邵兴旺办公室走去。

    刚好,邵兴旺从办公室出来,在门口伸了个懒腰,看见胡力争走过来。

    胡力争说:“校长,围墙外有人找你。”

    邵兴旺问:“围墙外?谁呀?”

    胡力争说:“他说自己叫张军强。”

    邵兴旺疑惑地说:“张军强,我咋想不起来。”

    胡力争说:“他还说,自己是个小厨师,和彩票西施吵过架。”

    “哦,哦!”邵兴旺恍然大悟,说:“我想起来了,豁山一小的餐厅厨师,我工作调到豁山二小后,他被开除了。”

    胡力争一听曾被开除,断定小厨师不像个好人,说:“那算了,不管他。”说完转身准备回操场继续看球。

    邵兴旺心想,他来找我干什么?便叫住胡力争:“等等,等等,是这,你把他找来,我问问情况。”

    邵兴旺回办公室不到10分钟,胡力争便领着张军强来到邵兴旺面前。

    见到邵兴旺,张军强竟然“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呜呜呜”地抹着眼泪。

    邵兴旺赶紧去扶,说:“使不得,使不得,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是怎么啦?”

    张军强被扶起来。胡力争倒了一杯热茶,递到手里。

    看着眼前胡子拉碴、衣着破烂的可怜人,邵兴旺不解地问:“怎么啦?受委屈啦?”

    张军强用袖子抹抹眼泪说:“邵校长,您是好人,是个大好人。呜呜呜,呜呜呜。”张军强又哭起来。

    “好了,好了,一个大小伙子,哭什么鼻子呀!有多大的委屈?”

    待张军强的情绪平复之后,便把自己的故事讲给俩人听。

    张军强说:“自从那次和彩票西施吵完架后,我就金盆洗手了。”

    邵兴旺说:“花点小零钱,买个三五注,其实也没什么,但不能天天去,成百上千买,更不能为此影响工作。”

    张军强继续说:“这我都改了,和彩票西施吵过架后,我都改了。结果,在你调到豁山二小当校长后,我被新来的总务主任开除了。”

    “谁把你开除了?”邵兴旺问。

    张军强回答:“教育局新调来的郝仁义。”

    “郝仁义!我想起来了。我到二小当校长,李本初被提拔为副校长,总务主任缺个岗。”邵兴旺说。

    “你认识他?”张军强问。

    “我只知道他叫郝仁义,没见过,也不认识。”邵兴旺。

    “你和李本初李主任,人都不错。我们年轻人犯错,你们该扣钱扣钱,该批评批评,这些我们都认。结果,我就迟到三次,就被这个‘郝’东西给给开除了!呜呜呜,呜呜呜”说着说着,张军强又哭起来。

    “行了,别哭了。那后来呢?”邵兴旺问。

    “后来,我到一家餐馆打工,没挣到钱。你知道,这几年,餐饮外卖火了后,开餐馆的十有八九都在赔钱。后来,我买了电动摩托车,跑外卖,结果,在社区把一小孩给撞伤了。那不是我撞的,我的车都刹住了,是小孩骑滑板车,骑得太快,撞到我的车上。辛辛苦苦积攒的回家盖房娶媳妇的三万块钱,被讹走,电动车也被没收。呜呜呜,呜呜呜”

    “我把农药都买了,心想,打开盖子一喝,死了算了。突然,我又想起你,想起你是一个大好人,也许能帮帮我。我身无分文,从秦都走了一天一夜来到新沣,又从新沣走了一上午,来到这儿,可我怎么说,看门的大爷就是不让我进来找你。”张军强说。

    邵兴旺问:“那你肯定还没有吃饭吧!”

    看张军强沉默不语,邵兴旺便对胡力争说:“胡老师,你先领着小张师傅到餐厅打碗饭。如果没饭,就让重新做一碗,做两碗吧。然后你让马主任过来,我有事情给他交代。”

    胡力争给厨房交代完之后,便到总务办公室回话。

    马河山和胡力争来到办公室,邵兴旺便将张军强的事情接着说给他们听:“这是我以前的一个部下。吊儿郎当,不好好上班,总想着一夜暴富。天天到彩票店去买彩票,成百上千块的买。”

    马河山说:“那玩意儿,偶尔去一次两次,买个十块八块的,碰碰运气还行,不能把那当正经事。”

    邵兴旺说:“天天去,就跟赌博一样,上瘾了。不过,从今天的情况来看,这家伙应该是受到教训。我想把他留下来,到餐厅当个厨师,刚好咱也缺少人手,你们看行不行?”

    马河山说:“我觉得行。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邵兴旺说:“我也这么认为,人总会犯错的,改了,重新做人,咱们应该给他一次机会。”

    胡力争说:“我没意见,同意。”

    邵兴旺说:“今天晚上,你就在总务库房,给他支张临时床,那里面东西多,也不冷,提醒他不要吸烟。明天早上9点多吧,你到我这来,拿一千块钱,领他到县里洗个澡,从里到外,给买上两套新衣服,把头发理一理,胡子一刮。哦!对了,记着到医院做个体检,如果体验合格,让医生给开张健康证明。所有进学校食堂工作的人员,必须持有健康证明。”

    第二天,马河山骑着摩托车,将邵兴旺交代的事情全部办妥。

    张军强也正式成为白马河学校餐厅里的一名厨师。

    为节约粮食,胡力争与张军强一起,制作了班级节约粮食量化考核制度。

    制度中,其中有一条规定:凡每天坚持吃一枚鸡蛋,喝一杯牛奶的学生,餐厅每天奖励一个水果。每周三奖励一个秘制肉夹馍(或者秘制汉堡包),周五奖励一只“手枪型”大肌腿(或者带骨烤羊排)。

    为将这事做得有模有样。每周三的午餐时间,张军强都会蒸上10个“麸皮黑馒头”,与秘制肉夹馍摆放在一起,供孩子们取餐时对比。周五,将10条鸡肋骨摆放在“手枪”大肌腿跟前,也作对比。

    其实,周三的秘制肉夹馍和周五的“手枪”大肌腿,本就在食谱中。他们故意这么做,也算作“善意的谎言”吧。

    麸皮黑馒头和那“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骨,是猫粮。张军强专门在小煤气灶上,给校园流浪猫做的“美食”。

    在校园灭鼠方面,流浪猫立有功劳,享用这些美食,无人反对。孩子们有时带着猫粮喂野猫,乐趣多多,可谓一举多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