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二章荷花看望狗子哥

    赵雨荷安顿好两个上学的孩子,一大早便坐上了开往新沣县的大巴车。

    县医院刚好有站点,车子到站后,赵雨荷下了车,径直朝住院部走去。

    病房里,护士正在挂吊瓶。

    站在病房门口,看见戴着口罩,躺在病床上的狗子哥,赵雨荷心里一酸,眼泪便流了下来。

    突然看见美丽的妻子出现在病房门口,邵兴旺自然是又惊又喜,急忙坐起来,问:“荷花,你怎么来啦?”

    赵雨荷把提的水果和点心,放在床头柜上,说:“病得这么重,连个电话都不打?”说着,一串眼泪又滴滴答答地落下来。

    邵兴旺笑了笑,说:“没什么,别哭别哭,普通感冒而已。”

    赵雨荷说:“还说没什么!这么严重的肺炎,你不要命了!”

    “一定是李振山这小子告诉你的。”邵兴旺说。

    赵雨荷没有接话,心疼地看着瘦了一圈的狗子哥,想起了在海港时丈夫被打住院的情景。

    为逗妻子开心,邵兴旺笑着问:“你猜我怎么得的感冒?”

    赵雨荷回答:“不知道,我问李振山,他也没说。”

    邵兴旺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赵雨荷听得云里雾里,便问:“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干坏事啦?”

    看到妻子进到自己所卖“关子”,邵兴旺兴趣浓厚,又来一句:“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赵雨荷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丈夫,邵兴旺便将厕所堵塞、更换水箱球阀、三人捅厕所,被粪水灌头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咦臭死了,恶心死了。”邵兴旺绘声绘色的描述,令赵雨荷感同身受。

    邵兴旺接着说:“我们三个恶心得差点把胃都吐了出来。就跟当年那个光头一样,半桶粪水扣到脑袋,那家伙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嗷—嗷—嗷—’地呕吐不止。”

    赵雨荷破涕为笑,说:“你看,遭报应了吧。我不让你去,你非要去。这还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看来,以后还是少干坏事。”

    看到妻子笑了,邵兴旺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赵雨荷想起当年邵兴旺骑猪的事情,便说:“你当年在河边麦地,骑任三家怀孕的母猪,母猪流产,给人家陪了两千块钱。记着没?”

    “记着。”邵兴旺说,“我还想起了,咱俩第一次出去玩,在桃园偷桃子,被狗追。你把鞋跑掉了一只,我用手上的桃子打跑了狗,帮你把鞋子捡了回来。”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想起以前干的坏事,夫妻俩不由得笑了起来。

    正在夫妻俩说笑聊天的时候,病房外有个脑袋朝里张望。

    邵兴旺侧身一看,是胡力争,便叫了一声:“胡老师。”

    胡力争提着水果走进病房,看见坐在旁边的赵雨荷,说:“邵校长,我来看看您。”

    邵兴旺介绍说:“这是我妻子,赵雨荷。”

    “嫂子好!”胡力争问候了一句赵雨荷。

    赵雨荷很有礼貌地站了起来,给胡力争让座。

    胡力争没有坐,站在一边说:“校长,您怎么样了,好些了吗?”说完,低头不语。

    邵兴旺说:“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乡下的条件苦,你可要咬咬牙,坚持住啊!”

    两人正说着。丁惟实提着水果也来看望老同学邵兴旺。

    一看丁局长来了,邵兴旺说:“哦呦,丁局长来了。”说着就要下床。

    丁惟实说:“赶紧躺下,赶紧躺下。”

    “昨天打你电话,你的电话关机了。我又打侯文荣电话,侯文荣告诉我说,你住院了。”丁惟实说,“老邵啊,干工作不敢太拼了。工作要一点一点干,慢工才出细活,不要太着急。”

    还没等邵兴旺开口,丁惟实看见了赵雨荷,说:“你看,不好好照顾自己,让家属也跟着一起操心。”

    赵雨荷说:“我没事,只要狗子哥把工作干好,我这没事。”

    丁惟实又对旁边站着的胡力争说:“这位就是胡力争老师吧。”

    胡力争回答道:“丁局长,是我。”

    “以后,可得注意了。你看你上次跟孩子一起捅了马蜂窝,惹了多大的事情,捅了多大的炉子。高副县长都知道了这事情,连我差点都受了处分。本来教育局要给你一个记大过的处分,邵校长说啥也不同意,说要处分,先处分他。还说你是城里来的教师,学历高,能力强,科班出生,能到咱们这穷山僻壤之地转任交流就已经很不错了。”

    胡力争看见丁局长批评他,赶紧道歉:“丁局长,您批评的对,我以后一定注意。”

    丁惟实说:“邵校长比你年长,遇到事情多问,可不敢再义气用事,吊儿郎当。”

    胡力争觉得自己留在病房里,还会继续受到局长丁惟实的批评,便以赶紧回学校给孩子上课为由,离开了医院。

    胡力争走后,丁惟实说:“我今天来,还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邵兴旺一听到好消息,眼睛一亮,问道:“啥好消息?”

    丁惟实说:“财政局拨款,给咱们学校买了两辆校车,就是那种大鼻子黄颜色的校车。周一早上把孩子们从山上接下来,周五下午再把孩子们从学校送回山上。”

    邵兴旺问:“多少座?”

    丁惟实说:“五十座。”

    邵兴旺说:“五十座?除去司机和乘务员,一辆车最多拉48个孩子。学校一共有266个孩子。这跑一趟拉不完,跑两趟也拉不完,跑三趟又来不及。”

    丁惟实说:“先接送一二年级学生。其他四到六年级学生大了,家长自己想办法。”

    邵兴旺说:“三到六年级的学生家长会不会有意见?”

    丁惟实说:“会有啥意见?接送他家孩子,是给他帮忙,不接送,是理所当然。社会上,有些人就是得寸进尺,你给他帮了忙,做了好事,他反而认为这是他应该享受的权利,不帮他,不给他好处,他还就不答应。”

    邵兴旺说:“接送都接送,不接送都不接送。不患寡而患不均。一碗水端不平,我担心时间一长,三到六年级学生家长会闹事。”

    丁惟实皱了皱眉头,说:“你的担心其实也是有道理的。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不过现在没有办法,就这两辆车,都是我在老冯那里,拿我这张老脸蹭的。我赖在他办公室不走,他才勉勉强强地答应我的。”

    听了要给学校配校车,赵雨荷显得也很激动,便赞美了局长一句:“丁局长,你可真牛!”

    丁惟实说:“不是我牛,是我的一句话戳到了他的痛点上。”

    赵雨荷好奇地问:“啥话?”

    “你们猜。”丁惟实说。

    邵兴旺笑了一下,说:“这哪猜得着!”

    丁惟实得意地说:“干教育的人都知道。”

    赵雨荷说:“猜不出来。”

    丁惟实说:“我坐在他办公室,说,你今儿给我不解决问题,兄弟我就不走了。结果冯局来了一句,不走更好,你天天陪我办公,我还正巴不得呢。这一句话够厉害,把我给将住了。你猜我说了一句什么?”

    “什么?”赵雨荷很好奇。

    “我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我这一句话,直接杀了个回马枪,老冯立马愣住了。”丁惟实激动地把手一扬,接着说,“这话,咱们上小学的时候都听过。可现在,山上孩子大冬天,零下十几度,还要坐着‘敞篷车’上下学。”

    “啥敞篷车?”赵雨荷又好奇地问。

    “就是‘三蹦子’。”邵兴旺回答。

    三个人都笑了。病房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邵兴旺似乎忘记自己得了肺炎,还正在发着高烧呢。

    邵兴旺又问:“丁局,司机怎么办?咱们招聘专职司机吗?”

    丁惟实笑了笑说:“这个我早都考虑了。孩子们只是周五下午送,周一早上接,一周就来回跑两趟。雇个专职司机太浪费了。我请公交公司给协调配人,学校把加班费给司机和乘务员一出。这样,既节省了费用,公交公司的司机和乘务员也额外增加了收入,一举两得的好事。”

    “太好了。”邵兴旺说。

    听完丁惟实和邵兴旺的谈话,赵雨荷也说了一句:“有丁局的大力支持,学校肯定会越办越好,不会有家长不满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