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六十章 我要嫁给你

    一天晚上,邵兴旺刚躺到床上,就听到总务主任在校园大喊,厕所的水怎么从楼梯上流了下来。

    紧接着,一阵吵闹声传来。

    邵兴旺穿上衣服,起来查看。他发现三楼厕所大便池的下水道堵住了,正巧冲洗便池的水箱球阀坏了,大水溢满了大便池,又从三楼厕所,沿着走廊流到了二楼,从二楼又流到了一楼。带着臭味的粪水流到了校园,被正在校园进行安全巡查的总务主任马河山发现了。于是大声喊叫保洁员和后勤的几位校工。

    水电工姜小波很快跑到四楼,从上面关闭了水阀。保洁员花了两个小时,把二楼一楼楼道以及楼梯的粪水冲洗干净后,回宿舍休息了。

    现在三楼只剩下水电工姜小波正在换新球阀,马河山扶着梯子,邵兴旺打着手电。

    球阀换好了,三人冒着阵阵恶臭,开始清理大便池的垃圾。

    一只只牛奶盒子和鸡蛋被打捞上来,堵塞下水管道的杂物非常顽固地躲到里面。

    三人轮流着用带钩的铁丝掏,折腾了近一小时,下水道丝毫没有退水的意思。

    姜小波说:“校长、主任,从上面越掏越实,除了牛奶盒子,我估计里面还有别的杂物,比如说石块,铁丝等。咱这样掏下去,到明天早上估计都掏不出来。

    马河山问:“姜工,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姜小波说:“我看,可以到二楼试一试。”

    邵兴旺说:“从二楼怎么弄?”

    姜小波说:“三楼管子里面已经塞实了,上面水压较大。最好从二楼,把屋顶上的U型管拆下来,就能解决问题。”

    邵兴旺说:“拧开阀门,粪水会喷出来。”

    姜小波说:“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咱们给身上套上大塑料袋,粪水喷下来,有塑料袋罩着,应该没事,就是会臭点,戴上口罩遮一遮。”

    马河山说:“口罩医务室倒是有。到哪里去找那么大的塑料袋?”

    邵兴旺说:“嗯,上一周,教育局不是送来了两台移动显示屏,那箱子还在没?”

    马河山说:“箱子还在总务处库房。”

    邵兴旺说:“箱子如果在,里面套显示屏的大塑料袋应该还在。”

    五分钟后,马河山手里拎着两只大塑料袋来了。说:“校长,只有两个,我把库房找遍了,只有两个塑料袋。”

    邵兴旺说:“够了,够用了。你们两个套在身上就行了。”

    姜小波说:“那不行,上面的螺母拧开后,粪水会喷你一身。”

    邵兴旺说:“你在梯子上,马主任扶着梯子,我打着手电,等粪水快出来的时候,我躲开不就完了么?”

    说干就干。

    三人抬着梯子,带着工具下到二楼。

    姜小波套着塑料袋,站在梯子上拧螺母,马河山套着塑料袋,双手扶着梯子,邵兴旺则站在梯子下打着手电筒照明。

    随着姜小波手中的板子一圈一圈地转动,下水管道U型拐弯处,开始有粪水渗出。

    “校长,注意!”姜小波提醒完邵兴旺,又拧了一圈,没有动静。于是又拧了一圈,管壁仍然没有动静。

    姜小波又使劲拧了一圈,螺母完全被拧了下来,还是没有粪水排出来。

    姜小波说:“真是奇怪,管子锈蚀得这么厉害。”说完,他用手中的板子在管子的外壁上敲了敲,管道的接缝处开始有粪水往外喷。

    “小心,校长,快跑。”姜小波的话还没有说完,“嘭”管道里的粪水在巨大的压力下,喷涌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邵兴旺赶紧后退,却突然脚下一滑,一屁股滑坐到了地上。喷涌而出的粪水从邵兴旺的头部一直灌到脚底。

    “啊!校长!”马河山看到邵兴旺摔倒,赶紧去扶。姜小波看见邵兴旺摔倒,正要从梯子上下来,不料巨大的水流冲刷下来,他没有站稳,连人带梯子摔倒进小便池。

    即便身上套着塑料袋,此时也无济于事,带着恶臭的粪水还是把三个人的衣服全部浸湿了。

    “嗷,嗷,嗷”

    “嗷,嗷,嗷”

    “嗷,嗷,嗷”

    三个人从粪水中连滚带爬地起来,跑下楼。

    “刘大爷,刘大爷,快起来,快起来。”

    此时已是午夜一点钟,在门房睡觉的刘大爷听到喊声,连外裤也没有来得及穿,穿着一条秋裤就跑出来。

    刘大爷一看三人满身粪水,带着恶臭,也不由自主地恶心干呕起来。

    邵兴旺说:“赶紧,赶紧,把浇花的塑料管拉过来,给我们冲一下。”

    刘大爷从门房后面拉来浇花的塑料管,打开水龙头,给三个人从头到脚冲洗干净。

    学校的澡堂还在进行内部装修,三人只好在一楼男厕所旁边的水房,各自洗了一个凉水澡。

    深秋季节的气温已到个位数,三个人均被冻感冒了。姜小波和马河山毕竟年轻力壮,抵抗力强,吃了两天药,感冒的症状便缓解了不少。

    邵兴旺却越来越严重,到了第四天,突然发起高烧来,并伴有严重的咳嗽。

    老大姐乔美娥看了后,怀疑邵兴旺得了肺炎,让他连夜去医院。

    邵兴旺却说:“明天期中考试,等考试结束再说。”

    邵兴旺不听众人劝阻,坚持要到明天他巡查完考场后再去。

    第二天起床后,邵兴旺感到疲惫不堪,天旋地转,浑身发烫,虚弱无力。他正要走进考场巡查,便被教导主任乔美娥大姐拦住了。

    “邵校长,你得了重感冒,现在咳嗽得很厉害,不建议你进教室。我担心你会把感冒病毒感染给孩子们。”

    邵兴旺一听,心想,嗯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光想着这是建校以来第一次质量检测,必须高度重视,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感冒有可能传染给别人。于是,便同意去医院治疗。

    邵兴旺拿了一件大衣裹在身上,李振山骑着摩托车,送他去医院。

    在医院,拍完肺部片子后,李振山把片子递到了马大夫手里。

    马大夫对着灯光看了看,转过头,对还在不停咳嗽的邵兴旺说:“很严重的肺炎,怎么今天才来,你这发烧最少两天了,得立马住院治疗。”

    李振山替邵兴旺办理完住院手续,觉得有必要给荷花嫂子打个电话,于是便在没有征求邵兴旺意见的情况下,拨通赵雨荷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