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八章 母女竟然做了同一个梦

    跟着旅游团,一家四口在山里又玩了两天,其乐融融。

    10月4日下午,一家人返回到家里。

    外出旅游,其实不比上班轻松。虽然很累,但为了两个孩子的身体健康,晚饭,赵雨荷并没有凑合,一样的认真对待。

    “荷花,累了的话,咱们就到外面吃吧!”邵兴旺说。

    “在外面已经吃了三天了,把胃都吃坏了,还是在家里做吧。”赵雨荷说。

    “我怕累着你。”邵兴旺说。

    “俩孩子正在长身体,吃饭的事情还是尽量不要凑合。”赵雨荷说。

    “那我帮你。”邵兴旺说。

    “你去菜市场买点菜,今晚吃顿饺子,拌两个凉菜,你想喝酒的话,再买瓶白酒。”

    “买啥菜?”邵兴旺问。

    “四天不在家,冰箱里冷藏的东西都坏了。需要买韭菜、鸡蛋、青虾,我再泡点木耳黄花,今晚吃顿三鲜水饺。”赵雨荷说。

    “拌两个凉菜,想吃啥?”邵兴旺问。

    “嗯你想吃啥就买啥?”赵雨荷说。

    “牛肚、豆腐皮、芝麻酱,算一个。小青葱拌嫩豆腐算一个。”邵兴旺说。

    “小葱拌豆腐,俩孩子都不爱吃。”赵雨荷说。

    “那就买半只椒麻鸡。”邵兴旺说。

    “还需要个素菜?”赵雨荷说。

    “芹菜豆腐干花生米,怎么样?”邵兴旺说。

    “两个菜,变成了四个菜,能吃完吗?”赵雨荷问。

    “能,过节呢!”邵兴旺说。

    “那你快去快回,我先和面。”赵雨荷说。

    “我骑自行车去。”邵兴旺说。

    俩孩子回到家,洗簌完毕,坐在卧室书桌前,邵谦诚静静地看书,霍艺德全神贯注地写作文。

    看到两个孩子不浮不躁,赵雨荷满脸欣慰。

    “妈,我饿了。”霍艺德看见站在门口的母亲说。

    “妈,我也饿了。”邵谦诚说。

    “妈现在就做,好好学习,少玩手机。”赵雨荷提醒道。

    “手机在外面,我们都没动。”霍艺德说。

    “太好了,你俩太棒了。”赵雨荷夸奖了一句。

    “妈,这次度假,太刺激,太好玩了,等下次放假的时候,咱们再去一次。”邵谦诚说。

    “好!”

    “老师布置的作文,终于有素材可写了。”霍艺德说。

    “写完了吗?”赵雨荷问女儿。

    “马上就完了,剩了最后一段了。”霍艺德说。

    “妈去和面,写完后让妈看看,看看你最近的作文进步了没有?”

    “好,不过你看完可别批评我?”

    “好好的,批评你干嘛?”

    “我写的是我做的一个梦。”

    “幻想题材的啊!”

    “不是幻想题材,是我做的梦。既然是梦,就属于真实情况。你可不能再批评我胡编乱造啊?”

    “好吧,好吧,你赶快写,写完作文,吃完饭,带弟弟到楼下和小朋友一起玩一会儿,把你们这今天遇到的有趣经历,和大家分享一下。”

    “好!”

    “好了,妈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赵雨荷说完,又一次回到厨房。

    一个小时后,客厅的餐桌摆上了四个凉菜,四盘素三鲜水饺。

    四个凉菜:酱香牛肚豆皮、小葱拌豆腐、手撕椒麻土鸡片、凉拌三丁。

    三鲜饺子用韭菜、虾仁、木耳、黄花等材料,再拌上生抽、香油、耗油、采油、精盐、五香粉等调料,鲜香四溢、回味无穷。

    “好吃好吃!”邵谦诚说。

    “好香啊,妈,你的厨艺真不错!”霍艺德夸奖道。

    “好吃,你们就多吃点。”

    吃完饭,两个孩子下楼找小伙伴玩去了。

    邵兴旺收拾碗筷,赵雨荷查看霍艺德刚才写的作文。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霍艺德的作文题目是《我的梦》。

    赵雨荷看得后背发凉。

    “狗子哥,狗子哥,你快来。”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赵雨荷朝厨房高。

    “怎么啦?”

    “你来,你快来,你看德德的作文。”赵雨荷将作文递给邵兴旺。

    邵兴旺用围裙擦干净手,接过作文一看作文题目,说:“又再写幻想题材的作文。”

    “不是,德德高速我说,这个梦,是她真实做的梦。”赵雨荷说。

    “写了就算了,下次提醒她,多谢谢身边的人和事,少写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作文。”邵兴旺说。

    “不是,狗子哥。你仔细看作文内容。”赵雨荷说。

    “怎么了?”邵兴旺问。

    “德德写自己做的梦,竟然和我做的梦一模一样。”

    “啊!还有这事!太奇怪了!”

    “太可怕了,狗子哥,我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我们真把德德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啊,怎么两个人都会做这样的噩梦呢!”

    邵兴旺将妻子楼在怀里说:“别怕,别怕,梦都是反的。”

    “嗯!”

    “真是奇怪,最近我老感觉,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做,但到底是什么事?我又想不起来。”

    “我知道!”赵雨荷突然醒悟过来。

    “国庆节,车祸,罗芙蓉的祭日,我们忘了给她烧纸钱,祭奠她了。她是不是用这样的方式再提醒我们。”赵雨荷说。

    “嗯呀!就是这事,就是这事,国庆节放假前,我还记着这事,结果事情一多,把这事给忘记了。”

    “那咱们赶紧下楼去,到街道上的墙角,给罗芙蓉烧点纸钱。”赵雨荷说。

    夫妻俩所在的小区门外,就有一家土杂商店,夫妻俩买了冥币、香烛等物,又从土杂商店老板那里借了一铁桶,在街道的十字路口,摆上香烛,烧了冥币,做了祭奠。

    回到家里不久,姐弟俩满头大汗,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赵雨荷招呼两个孩子喝了些凉开水,又分别让洗了热水澡。

    回到自己卧室,不但半个小时,两个孩子躺在架子床上睡着了。

    邵兴旺关上了卧室门,打开了浴缸龙头,一股温暖的水流缓缓流出来。

    “泡个热水澡,解解乏。”邵兴旺将妻子搂在怀里说。

    皮肤和温水接触的那一刻,整个天地都松弛下来。

    夫妻俩躺在温暖的水里,闭目休息。血液加快了流淌的速度,精神却完全放松下来。

    “热水澡真解乏啊!”邵兴旺感慨道。

    “我帮你再冲一下!”赵雨荷说。

    “瞧瞧,瞧瞧我这一身的腱子肉,不比那健美运动员差。”

    “你就吹吧!你要有人家的那身板,背着我走回家,也不至于大汗淋漓。”

    “嘿嘿嘿,嘿嘿嘿!我被着你到炕上,肯定不费吹灰之力。”

    “你讨厌!嗯,哥,你讨厌!”

    “我这不叫讨厌,我这叫非常讨厌。”说着,邵兴旺用浴巾裹着妻子,将她抱回到卧室的穿衣镜前。

    邵兴旺打开吹风机,帮妻子把头发吹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