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秋天的下午

    浮萍一生轻,半世半飘零。

    邵兴旺还未出生,父母就为他设计好了人生之路:跨越农门,改变命运。

    世上有无数的东西可以被设计,但人生却不能。他前半生的经历就证明了这一点:人生是无法设计的。

    邵兴旺,1972年生。比他大的,人叫他狗子,比他小的,人叫他狗子哥。有关狗子的故事,就从1987年讲起吧。

    这一年,邵兴旺在县高中读二年级。他个头又长高了,进入青春期后,身体比以前更加强壮,晚上偶尔会有遗精的生理现象,对于从他面前走过的漂亮女生,总忍不住多看几眼。

    一天下午放学后,线团来找他:“狗子哥,几天没见,你个头又长高了?”

    “没有啊!”

    “至少长高了五厘米。”

    “胡说八道。树都长得没你说的那么快。”

    “我敢打赌,不信,咱俩到医务室门口量一下。”

    “你肯定输。”

    “我不会输。”

    邵兴旺背着书包,跟着线团来到学校操场边的医务室,放下书包,端端正正地站在标尺墙前,说:“你可看仔细了,一会儿别耍赖。”

    线团装神弄鬼,一会儿离邵兴旺两丈远,一会儿又把脸凑到邵兴旺的脸跟前,挤眉弄眼地说:“一米八,把你那破烂鞋脱掉,就成一米七八啦。哈哈哈哈。”说完,线团在邵兴旺胸脯上捶了一拳,急忙忙跑开了。

    邵兴旺追,线团跑。

    邵兴旺继续追,线团持续跑。

    线团一边跑,一边喊:“狗子哥,我爱你。”

    “别喊,小心让其他同学听见!”

    “我就要喊,我就要喊,我要让新沣中学的所有人都听见,我罗芙蓉爱狗子哥。哈哈哈,哈哈哈。”

    邵兴旺背着大书包,线团一身轻。邵兴旺从医务室门口追到操场,又从操场倒塌的豁口,追到了麦田里,沿着麦田的小径一直追到了杨树林。实在跑不动了,邵兴旺就停下不追了。这性感女神罗芙蓉,天生一副大长腿、小细腰,翘屁股,跑起来,像电影里的女机器人。

    邵兴旺停下来了。线团也停下来了。

    “老罗,你刚才那拳打得我岔了气。我必须得还一下。”邵兴旺对停下脚步的线团说。

    线团靠着大杨树,说:“狗子哥,我想让你抱抱我。”

    说完这话,线团突然眼泪旺旺的。

    “怎么啦!蓉儿。”邵兴旺急忙问:“刚才还那么开心,怎么马上就哭了呢。”

    “我爸我妈闹离婚,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呜呜呜,呜呜呜”线团突然哭了起来。

    “哎!别哭,别哭。”邵兴旺说,“刚才不是还挺高兴的,你这情绪?怎么比翻书还快?”

    “不打你一拳,不喊我爱你,你能跟我过来吗?”线团说,“每次放学,都像个饿死鬼一样,急急忙忙往回赶,有时候叫你,你都不理我。”

    “咱都高二了,明年就高考。不早点回去,作业能写完吗?”邵兴旺说。

    “你抱抱我。”线团说。

    邵兴旺走过去,把线团揽在怀里。线团身上发出的少女特有的体香,让他有一丝眩晕。

    突然,邵兴旺头上掉落的一滴汗水,落在了线团的额头上,线团抬头看了他了一眼。

    邵兴旺看到线团的眼里有泪花。

    “今晚,我想住你哪里?”线团对邵兴旺说。

    “不行。你晚上不回家,你爸你妈非急死不可。”邵兴旺说。

    “那我在你那里把作业写完,再回家,可以吗?”线团问他的狗子哥。

    “这个可以。”邵兴旺说。

    “不早了,咱们得赶紧回去。你的书包还在教室没拿呢。”邵兴旺在汗水刚才滴落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这让线团感到一阵暖意。

    牵着线团的手,邵兴旺走出了杨树林,沿着麦田中间的小径,从操场倒塌的豁口处又进到了校园。他们远远地看见学校总务主任,正招呼几个民工搬运砖石,准备连夜修补昨晚倒塌的操场围墙。

    邵兴旺租住在房东胡新远家二楼,这座楼共四层,位于新沣县最大的城中村永沣村。二楼的隔壁住着小吃店老板和她的新婚妻子。最近,他们刚在一楼开了一家小吃店。邵兴旺请线团在楼下吃了一碗湖南米粉,他自己则要了一碗馄饨,一个肉夹馍。

    吃完饭,上了楼。邵兴旺给线团倒了一杯热水后,他俩便趴在书桌上开始写作业。

    热水是房东的老婆提前烧好的,放在每个房间的窗台上。

    除了隔壁小吃店的夫妻外,二到四层,全部住着新沣县高级中学的学生。像邵兴旺这样的农家子弟,一周回家一次。像线团这样的城镇孩子,离学校比较近,天天都可以回家。

    晚上九点多,房东胡新远敲门查房,看见线团,问邵兴旺:“你同学?”

    “有几道题不会,我俩商量商量。”

    “晚上不能在这儿过夜,我得为你们的安全负责。10点半我就关门了。”

    “知道知道。”

    “嗯,狗子,下个周,你得把这个月的房租交了。别人都是提前三个月交,你这老是拖着。哎,不过不要紧,叔也理解。你们这些农村来的孩子,上个学都挺不容易的。”

    “一定一定,叔,谢谢啊!”

    “不谢不谢,记着不能过夜啊。要不然,我给你们的爸爸妈妈都没法交代。住我这里,首先,我要保证你们的安全。”

    邵兴旺知道老胡的脾气,有人晚上回来晚了,老胡总会劈头盖脸地训斥一顿。大家都知道老胡的好心,每次都不会和老胡计较。唯一觉得尴尬的是,老胡的口臭带着浓烈的烟臭味,让人总要恶心老半天。

    10点20分,邵兴旺提着线团的书包,送线团下楼。门口电线杆上有一根深入到地下的钢丝绳,线团的自行车就锁在钢丝绳上。邵兴旺把书包放在车筐里,线团掏出钥匙打开了车锁,骑了上去。

    “靠边骑,注意安全。”

    “知道了,狗子哥。”

    “再见!”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