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Cp461·弟弟说,对,没有标题了~

    其实那家事务所的结果早就在几个排名比较靠前的事务所话事人的预料之内。事实证明,于玥虽然已经不亲自代理案件很多年,但是真的有人不长眼睛踩到他的底线,结果绝对不会比挫骨扬灰好到哪儿去。

    “我们找到于老大,把想回来的心情和他说了,”弋阳接着说道,“于老大说我们可以回来,但是原谅与否这件事情最后还得你亲自开口,毕竟我们当时离开完全是打了你的脸。”

    “这两年,我们听过这些人无数次的说你回不来了,无数次的被我们回怼过去,但是随着时间越来越久,连我都在怀疑,我们是不是真的盼不到你回来的那一天,听不到你再次叫我一声‘小雪’了。”胥凌雪擤了擤鼻涕,带着哭腔继续说,“不过还好,你回来了,而且还是很健康很有精气神儿的回来了。”而且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他们撑腰,原本他们已经做好了陈然会给他们穿小鞋的准备。

    但是陈然没有,依旧像他们没离开之前那样对他们。

    遇到他们犯傻钻牛角尖的时候会耐心的开导,在他们难过的时候会主动过去安慰。

    “好了啊,我叫你们出来是为了庆功的,怎么还成了真情流露大会了。”陈然算是无奈了,虽然知道这俩家伙这两年来在事务所过得不会太好,当然,在她第一天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只是,既然她已经回来了,那这俩人的腰板就应该硬起来,能走,是他们的本事,能回来,也是他们的本事。

    如果不服气的话,可以考虑试试看,看你离开之后于玥还会不会松口让你再回来!

    “师傅”一点菜没吃就干掉两杯啤酒,而且酒量特别不好的陈诚打了个酒隔,双眼迷离的看着陈然道,“我是不是从来都没对你说过谢谢,如果不是当初你说的那句‘留下来好了,反正我们都是老陈家的,当我本家弟弟,修理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负罪感’,我现在可能还会和我那些同学们一样,每天背着电脑,被老板翻来覆去的各种问题弄得秃头。”

    “我的家庭什么情况师傅你是一清二楚的,我也不说什么矫情的话,这么多年来,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到现在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律师,而且还是非科班的那种,一切都是因为你,师傅,如果不是你每天都在不停的念叨,不停的敦促我,鼓励我,根本就不可能成就现在的我。”说着说着,这货又干了一杯。

    陈然:“”

    我最开始说的只是过来吃顿饭没错吧。

    “那个,橙子啊”

    “我挺讨厌你俩的,真的,”陈诚突然对着弋阳和胥凌雪说道,“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嫉妒你俩,师傅对你们多好啊,刚进来就可以接触那么重要的案子,师傅那是手把手的教导你们,告诉你们雷区在哪里,在法庭上一定要注意对方会不会从哪些地方问一些问题,你们呢,最开始对师傅还有尊重,到后来完全不把师傅给放在眼里了,师傅说什么,表面上答应,背后呢,还说师傅这个不是那个不是的,师傅欠你们的么?”

    “多少次我都想好好找你们理论理论,但是师傅不让,她说有自己的办案方式挺好的,她带出来的人不能是自己的复刻品,要有自己的个性,到这个程度了,师傅还替你们说话,就算是你们当初要离开,师傅也是随你们,最后还希望你们能在新单位过得好,你们当时是怎么想的啊?这么好的一个人你们都好意思背叛。”陈诚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弋阳和胥凌雪从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羞愧。

    “好了啊橙子,事情都过去了,我一个当事人都没放在心上,你干嘛还揪着不放,往前看往前看。”陈然轻轻拍了拍自己小徒弟的肩膀。

    “师傅说能过去,那是因为心胸广阔,我这人比较小心眼,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过去!”陈诚恶狠狠地等着这俩人,“你们当时走的这个叫一个洒脱,但是你们知道被留下的师傅,是怎么承受那些家伙的白眼的么,表面上大家一副好同事的面孔,背地里都在看师傅的笑话,你们都知道么?”

    陈然叹了口气,这话橙子应该是憋在心里很长时间了,与其让他到此为止,还不如让他一次性的都发泄出来比较好,原本还想要劝说的心思也歇了。

    “三姐,我们没想到这些”胥凌雪眼泪掉的更大颗了。

    陈然觉得脑袋瓜子嗡嗡的啊。

    “你们当时只管自己了,完全不知道师傅当时可以算是被人砍掉了两只手臂,四姐多少次劝说师傅给提上来两个助手,但是师傅一次都没有同意,因为什么,就是被你们给伤到了~”

    陈然表示,其实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的好吧,她完全是觉得太麻烦了。

    就算是提上来两个人,还得需要有一段时间的磨合期,磨合期太长,她觉得有些浪费时间,如果忙不过来的话,临时叫过来两个人就可以了,没必要非得专门弄两个人填补下他们的位置。

    “三姐”弋阳张张嘴,只叫出了这么一个名字,也就没了下文,倒是眼神有些复杂。

    陈然嘴角抽搐,狠狠拍了一下陈诚脑袋,完全不在乎会不会把人给拍傻了,“行了啊我和你说,根本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我当时不想找人填补他俩位置完全是觉得麻烦,有你们几个在已经够了,根本没必要专门弄俩人给我当摆设撑门面的。”见陈诚捂着脑袋噘嘴不说话,这才看向一个哭的完全没有女人样,另一个一脸的复杂的俩得力干将。

    忍不住叹了口气,“我的确最开始对你俩的离开有过愤怒,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儿,毕竟选择权在你们手上,觉得在兴城做的不舒服,想要换个环境,这种想法很正常,别说是你们了,就算是我,如果干的不开心,也完全有可能辞职。”

    三人:“(`ω)”

    如果你要真辞职的话,于老大会哭晕在厕所啊你信不信,这话不能乱说啊~

    “但是我并不希望你们走的这么匆忙,来的时候是风风光光的,走的时候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狼狈。”陈然皱眉,这也是她为什么觉得不舒坦的原因,“我陈然手底下的兵,没有一个怂货,无论到哪儿,都应该挺直腰板,做事说话都要理直气壮,而不是畏畏缩缩,觉得我好像欠了所有人一样,你们并不亏欠我什么,不亏欠兴城什么,你们在兴城的时候,努力工作,手中并没有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任何一个接手的案子都能经得起推敲,”她顿了下,往嘴里送了口饮料,继续说道

    “即使你们那个时候离开,也不过是想要换个环境而已,在外面觉得还不如兴城好,所以就回来了,整个事件就是这么简单。”

    陈诚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更正一下自家师傅的话

    “这俩货当时明明就是根本无法在兴城待下去了好吧,所有人几乎都得罪遍了啊,如果不是大家碍着你的面子,早就被套麻袋了好吧。”

    但是既然陈然说对方是想要换个环境所以才离开的,那就这样吧。

    这种时候再纠结这个问题完全没有任何意义不是么。

    “三姐”陈然为什么要说这些话,胥凌雪和弋阳心里明镜儿的,弋阳的声音也带了些哭腔。

    “眼泪都给我收收啊,之前发生的事情,就算是你们有怨言也好,有悔恨也罢,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提也无济于事了,我说过了,事情就到此为止了,以后谁也不许再提了听到没。”

    见几个人都点头,陈然语气这才缓和了些,“好了,今儿个把你们叫出来是大家好久都没聚在一起好好吃顿饭聊聊天了,怎么还成了哭诉大会了,别白瞎我这一桌子好菜啊,虽然不是我亲自做的,但可是我安排的啊,怎么也得给点面子吧。”

    “对对,吃菜吃菜。”弋阳率先拿起筷子夹了一口凉菜塞进嘴里,边嚼边点头,“好吃。”

    总感觉这个称赞这么敷衍呢。

    “对了,师傅,你和墨神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啊?”被陈然刚才那一通话说的已经酒醒了大半的陈诚叼着筷子问道。

    “他现在在外面路演,等回来的吧。”陈然道,“你们几个也差不多快点吧,该找对象找对象,别每天都被工作给绊住,如果因为谈恋爱请假,我这边绝对给批条。”

    弋阳和胥凌雪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对了三姐,这个是我们三个人送给你的结婚礼物,”胥凌雪一边说边从包里套出来一个精致的锦盒,“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陈然接了过来,当着三人的面儿给打开了,里面是一对耳环以及一条项链,下面的坠儿都是一个小小的天平,看着别致极了。

    “花了不少吧,谢谢你们,这个礼物我很喜欢。”陈然笑着看他们,耳环上的碎钻可能不值钱,但是项链上天平中轴上面那颗大大的黑钻绝对不廉价。

    “嘿嘿,不管多少,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弋阳傻笑道,“三姐你喜欢就好。”

    “我很喜欢,婚礼当天我会戴着它们的。”陈然小心的把礼物放到包包里,由衷的感谢道,“谢谢你们。”

    “说什么呢啊,咱们之间的情谊是能用钱来衡量的么?师傅你帮了我们多少,别人不清楚,作为当事人的我们能不清楚么,多少都不为多啊”陈诚说说话声音便低了下来,然后

    “睡着了?”胥凌雪瞪大眼睛看着趴在桌子上直打呼噜的陈诚道。

    “让他睡吧,”弋阳道,“昨晚咱俩都睡了,就他还在整理材料,能撑到现在不倒下还是仗着自己身体好。”

    陈然抿抿嘴,决定回去就给这小子包一个大红包,犒劳犒劳这货。

    饭吃到最后,还是陈然亲自开车把这三个货送回去的没办法,三个都醉的不省人事了。

    等回到司徒茜那儿,人已经累得瘫在沙发上就不想动了,最后还是小锁去她卧室叼了个薄被子给她盖上才不至于一冷一热被折腾感冒。

    “你这是去开了个庭,顺便吃了个饭,没错吧,”司徒茜听到动静就慢悠悠的从自己房间挪出来了,只是现在刚挪到她面前而已,“怎么感觉好像是去工地搬了一下午的砖啊,累成这样。”

    “别提了,”陈然虚弱的摆摆手,“这三个货都喝多了,我挨个给送回家的。”

    司徒茜秒懂,“辛苦你了。”她是知道把醉鬼给送回家有多浪费体力,“案子怎么样,今天还顺利不?”

    陈然点头,“等结果了,明天给他们几个放假了,后天还有个庭,不过那个就没这么复杂了。”陈然实话实说。

    “那就行,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了啊我和你说,等你家墨神回来发现你瘦了,绝对拿我是问。”司徒茜噘嘴到,“不过我挺好奇的,橙子不是不喝酒的么,今儿个是怎么了,居然还喝多了?”

    “就半瓶啤酒。”对于自家小徒弟的酒量,陈然也算是无奈了,还不如自家一墨的酒量呢,最起码白墨一知道如果一定要喝酒,绝对会抿着来,不管是什么酒,不会空腹直接往嘴里灌进去两杯,还是连续的两杯,“也没什么,不过就是把藏在心里的话说说而已。”

    “橙子最终还是说了啊。”司徒茜一见陈然的表情,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他了?”

    “我说他干嘛啊,他也是为我抱不平。”陈然不解的看司徒茜。

    “弋阳和胥凌雪离开这件事情,在那小子心里也埋了这么多年了,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司徒茜叹了口气,陈诚一直以来都把陈然当师傅以及亲姐姐看的,陈然当初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让陈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显然不太可能。

    “他早就应该和我说的。”或许曾经他找过自己,但被她忽略了,说到底,还是她没做到位啊。

    “不还是怕勾起你的伤心事么,橙子那小子的确是个好孩子,”司徒茜叹了口气,“他一直把你当恩人看你也不是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两年,每次提到你他都是泪流满面的,你的消息当时被封锁,所有人都觉得你可能回不来了,只有他们三个一直坚定的认为你肯定会回来,我不知道你现在对胥凌雪和弋阳怎么看,但这两个家伙,真的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